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生平篇】 戴笠 一代護主救國奇才

?"
隨侍蔣介石身邊。(新紀元資料室)

從小懷有「希聖、希賢、希豪傑」的戴笠,年屆30歲才考入黃埔軍校。由於成績突出,戴笠被蔣稱為「文可安邦,武能定國」,畢業後任蔣介石的祕書、保鏢兼副官,從此踏上了民主革命的大路。

文 ◎ 王淨文

從戴笠30歲給自己取的名字就能窺見他早年生活的起伏。「戴笠」取自晉周處《風土記》:「卿雖乘車我戴笠,後日相逢下車揖,我步行,君騎馬,他日相逢君須下。」人們常用「乘車戴笠」來比喻不因為富貴而改變貧賤之交。

1897年5月28日,戴笠出生在浙江省江山縣保安鄉一個殷實家庭,原名春風,字雨農。小時候母親藍太夫人找人算命,說他宿命不錯,但命中缺水,「父在母先亡」。戴笠4歲喪父,6歲讀私塾,14歲入江山縣立文溪高等小學,17歲考入浙江省立第一中學,因勇於自承過失,三個月後就被學校開除。很快他以第二名考入聯合師範,但未入學即投效浙軍第一師模範營充學兵,後部隊作戰失敗,流落寧波,藍太夫人聞訊親往接其回家,18歲時娶毛秀叢為妻。

為了找尋救國救民的良方,戴笠20歲時重新外出闖天下,那時他在江浙一帶小有名氣,有「蘇杭第一才子」的美譽,因其年少俠義,曾與幫會往來。後在湖州與王亞樵、胡宗南、胡抱一金蘭換帖結為兄弟。22歲時,戴笠與許世友等人在少林寺習武,希望能以高超的武藝除霸安良,三年後回浙江開辦春風武館。24歲時他在上海與青紅幫老大杜月笙結為兄弟,27歲蘇浙戰爭時,他在故鄉發起自衛團,憑藉仙霞險要阻止閩軍入浙,使江山縣免於塗炭。


戴笠(右)與杜月笙(中)。(新紀元資料室)

人說「三十而立」,「人過三十不學藝」,然而戴笠的生活可以說是30歲後才開始的。從小就懷有「希聖、希賢、希豪傑」的他,1926年(民國15年)快30歲時,聽說「革命朝氣在黃埔」,就自改其名為戴笠,考入黃埔軍校第6期騎兵科,當時黃埔軍校的校長蔣介石只比戴笠大十歲。由於成績突出,戴笠被蔣稱為「文可安邦,武能定國」,畢業後任蔣介石的祕書、保鏢兼副官,從此踏上了民主革命的大道。

為了革命理想 甘當無名英雄

一位美國軍官這樣描述中等身材、體格魁梧的戴笠:「他走起路來像是脊粱骨上了鋼條,步子大而有力,像是中國戲臺上的英雄人物誇大了的步伐。他那犀利審視的目光,像是要把人的五官和個性記下來以備日後之用。」不過年輕時戴笠很為自己這張長長馬臉自慚形穢,特別是他患有鼻炎,經常發出像馬哼的聲音。很相信命運的他偶然看見相書上寫:「觀君之相如馬,此主大貴,君之前程無量。」從那以後戴笠就常常以馬自居,在其27個化名中,常有「馬行」之類的假名,當然由於命相缺水,戴笠的化名中帶水字旁的最多,如「沈沛霖」、「洪森」等,以補命中不足。


抗戰時期戴笠在忠義救國軍基地招待美國盟軍。(翻拍/宋碧龍)

戴笠所領導之軍統局(國民黨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的簡稱),業務多至數十種,不光是人們常說的暗殺、情報這幾種,還包括政治、經濟、文化等多個方面,其工作人員累計達十萬以上,「誅倭鋤奸、除暴安良,所捕元惡大憝以千計」。由戴笠一手組成的「忠義救國軍」與各地游擊部隊,以及戰後吸收輸誠中央之偽軍,總數不下一百萬人之眾。

戴笠稱他的一生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繼續孫中山和革命烈士未竟的事業」,他也一直要求自己和部下要忠於「國民革命的理想,不計個人名利得失」。在重慶軍統局山坡上有塊無字碑,戴笠經常要求部下「清除一切私心雜念,甘當無名英雄。……無名英雄就要隨時準備作出犧牲,他們是堅韌不拔忍辱負重的典範,他們是領袖的工具,只有領袖才能創造偉業名留青史。」蔣介石也曾評價說:「革命的成功,全靠特種工作人員能做革命靈魂、國家保姆。」下面概舉戴笠精忠數事,以見一斑。

抗日功績

1933年,原本在一二八事變中英勇抗敵的19路軍軍長蔡廷鍇,受共產黨影響,假借抗日之名宣布福建省獨立。戴笠派人策反其將領,不到三個月蔡宣布下野出國流亡。假如當時未能及時阻止中共發動的這種分裂行徑,以當時軍閥割據的勢態,加上日本乘虛而入、分而治之,今日中國可能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1934年6月13日,戴笠破獲了日本駐南京副領事藏本英明自導自演的失蹤案,使日本出兵陰謀在國際間顏面無存。1936年7月,陳濟棠與李宗仁發動「兩廣政變」,不過戴笠早已從海、陸、空三方面暗中部署,一夕間多名將領被他策反,兩個月內兵不血刃地結束叛變。至於西安事變,戴笠一再向蔣介石匯報「西北軍心不穩」,蔣依然前往。待蔣被抓後,戴笠冒死陪同宋美齡赴西安救蔣。事後他自請處分,反而獲得蔣的信任,因為當時很多蔣的親信幹將都躲著不敢出來。


西安事變時戴笠前往營救,留下手稿。(新紀元資料室)


西安事變後戴笠隨侍蔣介石安返南京。(新紀元資料室)

1937年七七事變後,抗日戰爭全面爆發。淞滬抗戰之前,戴笠很堅定地對其他人說,這次我們一定要打了。國民黨元老吳稚輝問他,武器經濟都差得那麼遠,拿什麼打呢?戴笠說:「哀兵必勝,豬吃飽了等人家過年,是等不來獨立平等的。」這句話給其他人的震撼很大,後來成了軍統抗日的經典創見。據軍統大員沈醉回憶,抗日戰爭中軍統犧牲者達一萬八千人之多,而當時全部註冊人員僅為四萬五千餘人。

1937年戴笠負責成立的蘇浙抗日武裝別動隊(後稱為忠義救國軍),在敵後方起到了很大作用。淞滬大戰前,戴笠趕到上海,吩咐軍統的人從日本人的眼皮底下搶來了五六千隻軍火庫武器。戴笠還找到杜月笙,在短短一個月內成立了一萬人的「蘇浙別動隊」,在掩護正規軍撤退時,一萬人只回來了兩千人。


戴笠與忠義救國軍團長以上合影。(翻拍/宋碧龍)

當時戴笠白天忙於組織對日情報戰和武裝別動隊,晚上他坐車從上海到南京,向蔣介石彙報戰況和分析情報。那時鐵路已經不通,汽車也只能熄燈行駛,日軍飛機不斷轟炸掃射,時時如身臨鬼門關,他卻犯險如常。當時日本人對他頸上人頭的懸賞金額,猶在對毛澤東懸賞之上。

1938年1月,奉蔣介石手令,戴笠將敵前抗命退兵的軍閥、山東省主席韓復渠,以誘捕方式押送漢口軍事法庭審判槍決。並於同月在萬國醫院病房毒死與韓復渠同謀通敵的四川軍閥劉湘。當年七七及八一三周年,別動隊還在上海發起全市大暴動,迫使日軍不得不在上海周邊留駐重兵,有效分散了日軍兵力。

1939年戴笠親自到越南河內,部署刺殺投靠日本的大漢奸汪精衛,行動失敗後,戴笠又繼續部署,1944年汪於日本就醫時,戴笠密令潛伏的中日混血日籍女傭以慢性毒物致汪併發症死亡。

1940年,日皇裕仁派遣其親表弟高月堡大佐來華北視察,11月29日,高月被軍統特工擊斃。當時物資緊張,卻有不肖官商乘機走私囤積民生必需品,哄抬物價,大發國難財,軍統於是成立經濟檢察隊,將屯糧的成都市長楊全宇判處死刑,將走私貪汙的財政部中央信託局經理林世良活埋。

1941年,為加強南亞抗日活動,戴笠兩次親赴緬甸建立情報網,在東南亞做到了「只要有華人血統的地方,就有戴笠的情報員」。他還通過孔雀公司領得商用大卡車牌照1000張,保證了戰時國際物資的運輸。

1942年可以說是戴笠諜報生涯最成功的一年。國民政府破譯了日軍密碼,不但能提前轉移物資,有效避開日軍的轟炸,還將日本偷襲珍珠港事件提前通知美國。後來美國從戴笠那學會了破譯日本海軍密碼,這為美國取得中途島之戰、以及徹底改變太平洋戰事起到了決定性作用。

1943年戴笠兼任國民政府財政部緝私總署署長和戰時貨物運輸管理局局長。1944年日軍發動開戰以來最大規模攻勢,國民政府由北至南除了緬甸之外全線潰敗。戴笠麾下的所有忠義救國軍及中美合作所游擊隊全線出擊,有效牽制了日軍的總攻擊。

1946年戴笠組織中國交通總局。3月17日,戴從青島乘專機赴滬轉渝,飛機在雷雨中撞上南京附近板橋鎮200米高的岱山(又稱戴山),最後葬身在困雨溝,年僅49歲。「戴機撞戴山,雨農死雨中」,這讓人想起《三國演義》龐統(號鳳雛)死在了落鳳坡,莫非天命難違?或者應了百姓常說的那句話:「搞詐術的,都不得好死。」◇


 蔣介石與戴笠遺族合影。(新紀元資料室)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