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輾轉美容路 李玉圭讓世界認識韓國

?"
韓國美容教育協會中央會會長李玉圭。

近年來韓國的整容技術不斷發達,而韓國的傳統美容技術最初被世界認知,則從李玉圭1982年在法國舉行的世界美容大賽中獲獎開始,當她穿著韓服上臺領獎,全球美容界都在關注著一個新鮮的國家——韓國。

文 ◎ 文龍、金明耀
圖片提供 ◎ 李玉圭

電視劇裡,韓國女星的皮膚總是細膩得似乎吹彈可破,髮型無論長短都透出精緻靈動的女姓韻致。而隨著韓劇風靡亞洲各國,韓國的美容風潮與美容技術儼然處於世界領先水平。而事實上,早在1982年法國世界美容錦標賽上,站在領獎臺上的李玉圭,已經第一次讓全球美容界認識了韓國。

從事專業美容美髮四十多年,韓國美容教育協會中央會會長李玉圭認為,美容的成功取決於對髮型的設計和護理,對不同的臉型搭配合適的髮型,更能恰到好處地映襯出每個人獨特的氣質和自然的美感。

正因如此,李玉圭憑著她對美髮技術的長期研究和探索,著述演講、開業授徒,贏得了國內外美容界的廣泛讚譽。

家庭變故 「女兒夢」難圓

1943年出生的李玉圭是家中最小的女兒,再加上父母「老來得女」,更將她視為掌上明珠,父親開金礦,家庭富足。上中學前,李玉圭就定下了她的未來理想——當播音員。孰料天有不測,她的父親事業轉型失敗而且去世了,償還債務後,家庭經濟狀況墜入谷底。

遭逢家庭的突然變故,當時上高二的李玉圭被迫退學,轉而就讀韓國當時一所有名的美容學校,學習美容技術,最初想當播音員的「女兒夢」碎了。失去父親的痛苦、中途被迫退學、最初理想的破滅,至今回想起這些變故,李玉圭的聲音仍在顫抖,她說:「當時我每天步行二、三個小時,往返於美容學校,故意不坐公車,不打雨傘,不帶午餐,一路上風聲伴著我的哭聲,任由汗水、淚水、雨水在我臉上流淌……這樣還能分散一點精神上的痛苦。」

在美容學校,李玉圭將全部時間和精力用在學習美容技術上,為的是讓大腦沒有時間去想家庭的不幸。憑著付出的努力和特有的天分,李玉圭很快成了當時美容學校同期學生中的佼佼者。

在美容界嶄露頭角

學得技藝畢業後,李玉圭開始到美容院工作,憑著她的美髮技術,每到一處都會聲名大噪,吸引周邊名流、貴族夫人們慕名而來。從70年代開始,她就在國際美容界嶄露頭角。

1970年李玉圭參加韓日美容親善大賽(I.B.S),在這次國際選手大賽中獲理髮項目金獎;1973年在日本發行的《韓國新聞》中,李玉圭以韓國美容發展史為主題,連續發表三個月的美容專文。

1979年,去韓國首爾最繁華的商業街明洞考察回來後,李玉圭認為憑自己的實力完全可以在那裡站穩腳跟。不久,她獨自創辦的美容室在明洞開業並一舉成名。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李玉圭創設兩個美容店和兩個美容學院,她也成了顧客心中的偶像。

李玉圭說,當時來理髮的常客多數是有身分的人或者是貴族人士,包括知名演員、歌手、一流模特、首爾大學校長夫人、將軍夫人等。由於顧客應接不暇,經常還要提前預約。

巡迴12國考察講學

「韓國人非常誠實而且積極,面對任何一件事情,都會一做到底,選定任何職業都很專一,直到成功為止。」韓國人的這種性格也打造出韓國特有的「專家文化」,李玉圭對美髮技術的追求也是如此,敬業、專一的特質,引領她走上專家之路。

從1980年開始,李玉圭先後赴法國、英國、瑞士等12個國家巡迴考察研究美髮技術,同年赴日本山野愛子美容專業學校的研究系參加研修。海外考察歸國後,李玉圭同年在韓國著名的新羅酒店舉行了「美容新作品個人發表會」,讓李玉圭記憶猶新的是:「當時2,500多名美容業人士從全國各地早早地來到新羅酒店,等著聽我講課。」

1980年,李玉圭擔任了法國著名的美容機構S.H.C.F韓國分社副社長,並擔任了全國美容研討會講師,在此後的15年間,李玉圭一直巡迴於韓國各地講授美容技術,在當時韓國的經濟水平不算太高的年代,李玉圭兩個小時的講課酬金即達100萬韓幣,相當於韓國人那個年代一個月的平均工資。


李玉圭為模特現場設計的髮型。

她讓世界認識了韓國

近年來韓國的整容技術不斷發達,而韓國的傳統美容技術最初被世界認知,當從李玉圭1982年的獲獎開始。

1982年法國舉行的世界美容大賽上,來自世界各地100多名頂級美容師參加了國際組的比賽,並為前五名選手頒獎,李玉圭恰好榮獲該項目的第五名。當時上臺領獎的場景,至今仍在李玉圭心中留下美好的回憶。

「因為我是第五名,主持人先念我的名字讓我上臺去領獎,可是我也聽不懂外語,再說也沒想到能獲獎,所以我也沒動,這時臺上的頒獎者、臺下的各國嘉賓、媒體的攝像機都靜止了一樣在那裡等著。直到翻譯催促時,我才反應過來。」

「當我穿著韓服上臺領獎時,現場的各國美容專家及媒體記者全部聚焦在我的身上,從全場驚呼聲中可以知道,他們沒有想到韓國人會在這種世界美容大賽中獲獎。儘管我獲得的僅僅是第五名,但是我領獎時的熱烈氣氛已經壓過了隨後幾位更高的領獎者,因為全場都在關注著一個新鮮的國家——韓國。」

李玉圭說,自從她得獎後,韓國也有不少人在美容界獲獎,但是從她那一代開始,全球美容界已經開始關注韓國的美容技術。


在1989年東京Beautopia國際大會上,李玉圭(右二)擔任評委。

就在獲獎的同一年(1982年),李玉圭擔任了法國著名美容機構 C.A.C.F韓國分社的技術理事長;1987年,李玉圭在韓國發行了《美容高級時裝和取得資格證的方法》教材;1989年在東京Beautopia國際大會中擔任評委;1998年在世界美容選手大會中擔任組織委員、統計議員、評委。

2001年開始,李玉圭擔任「大韓美容協會中央會」副會長,李玉圭說,那時她曾經以韓國70萬名美容業者的代表身分,與52個團體知名人士一起,陪同當時的總統金大中出訪。


李玉圭(左一)應英國美容俱樂部邀請,赴英國演講。

對華人學員的期待

李玉圭粗略估計,師從她學習美髮技術的弟子超過幾萬人,出師後單獨開設美容店的人也非常多。但是接收了幾批中國朝鮮族學徒後,讓李玉圭頗為傷感:「我手把手地教他們技術,而且想從中選出合適的人才,將所有技術傳授給他們,讓他們成為真正的美容專家,從中也發現了幾個人,就安排他們做美容師,但是他們聽說飯店服務員工資高後,都先後離開了。」

韓國政府近年對朝鮮族施行訪問就業制,他們來韓國後需要參加相關專業的技術培訓方可就業。李玉圭即擔任其中美容美髮的培訓任務,到目前為止共培訓了五批,第一批培訓了八人,三個人考試合格,「這個合格率在目前的培訓機構中算是很高了,當時引起了媒體的關注。我想把所有技術傳授給他們,並幫這幾個人辦理在韓國的經營資格證,在這裡取得韓國的國家資格證後,不論在韓國還是回中國開美容店,都是非常有前景的。但是到目前為止,沒有發現一個中國人真心想在這兒學習技術的,如果發現掙錢多的地方,馬上離開這兒。」

「美容業很辛苦,對技術的要求也非常高,而且一開始學徒時的收入並不高,因此中途退出去的人也不少。」李玉圭感嘆:「現在的年輕人普遍缺少吃苦耐勞的精神,像過去那種技術非常精深的美容師已經不多了。」

目前李玉圭開設了兩家美容院,一家負責美容美髮,一家負責培訓新人。她說:「利用周六周日時間來這裡學習一年(30萬/月學費,材料費另交15萬韓幣),或者每天都來學習的話,三個月左右就能取得韓國的經營資格證,完全掌握高檔美容技術,以後無論到哪兒每月至少掙150到250萬韓元是沒問題的。」

李玉圭說,實際上這個培訓制度是給韓國人定的,朝鮮族同胞來參加培訓後,另外給予了一些方便。「來韓國掙錢的心情可以理解,但不要只看眼前的得失,學到真正的本領的時候,才有前途。」◇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