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佛光下的昂山素姬

?"
昂山素姬沒有權力、沒有金錢、沒有官銜,卻擁有了緬甸人民的心。(AFP)

「我從不憎恨軟禁我的人」,被囚禁20多年的緬甸反對黨領袖昂山素姬說。

這位表面弱不禁風的女子以和平方式跟蠻橫獨裁的軍政府周旋多年,卻從不見凶悍強硬,依舊髻端插花,談吐優雅,溫柔委婉,她強大的內心力量從何而來?

文 ◎ 孫芸

參加了就不能半途而廢

昂山素姬兩歲失去父親,從小隨著母親在外國生活,長大後獲得牛津大學的哲學、政治學、經濟學學士等學位,畢業後留校任職,並任職於聯合國等處。1972年,昂山素姬與英國學者、牛津大學教授邁克.阿里斯(Michael Aris)結婚,相夫教子,在外共生活了28年。

一個偶然的機會,她回國探母,正逢緬甸人民反抗軍政府殘暴和腐敗的統治。當她看見緬甸軍隊向自己的人民開槍,比當年的英國殖民者和日本軍隊還要不如。憤怒之下,她站了出來。從此跟丈夫和兩個兒子天各一方。

「我不能對祖國所發生的一切視若無睹。」1988年8月26日,仰光近百萬群眾在瑞德貢大金塔西門外廣場集會,昂山素姬第一次面對這麼多的民眾發表演說。緬甸人民發現,他們盼望已久的領袖誕生了。

從那一刻起,昂山素姬不再是一名旁觀者:「我參加了,就不能半途而廢。」

1988年9月27日,昂山素姬組建了政黨——緬甸全國民主聯盟(民盟),並出任總書記。民盟很快發展壯大,成為全緬最大的反對黨。

追求民主 20多年囚禁

1989年7月20日,軍政府以煽動騷亂為罪名對昂山素姬實行軟禁,她拒絕了將她驅逐出境而獲自由的條件。1990年5月緬甸舉行大選,昂山素姬的「民盟」贏得絕對優勢。她應該能夠成為國家總理,但軍政府不承認大選結果,宣布民盟為非法組織,繼續監禁昂山素姬。

1991年,昂山素姬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她無法親自前往挪威領獎,讓兒子代替自己發表了答詞。這份答詞引述昂山素姬的名言:「在緬甸追求民主,是一國民作為世界大家庭中自由與平等的成員,過一種充實全面、富有意義的生活的鬥爭。它是永不停止的人類努力的一部分,以此證明人的精神能夠超越他自然屬性的瑕疵。」

2010年11月13日,昂山素姬再次被釋放。在過去的歲月中,昂山素姬被逮捕,被釋放,被軟禁,再被釋放。據統計,昂山素姬在過去22年中竟然有15年被囚。

擁有了緬甸人民的心

為了獲得民主權力,她不肯離開緬甸。

丈夫來探親,被禁止入境。丈夫在英國去世,軍政權催促她去英國,與兩個兒子團聚,她選擇留下。昂山素姬知道,一旦離開祖國,就再也不能回來。她在日記中寫道:「我家庭的分離,是我爭取一個自由緬甸所必須付出的代價之一。」

對緬甸人民而言,昂山素姬是他們脫離高壓軍事統治的希望。自此,昂山素姬這個外表柔弱、身材單薄的女子,成為軍政府最頭疼的人物。她沒有權力、沒有金錢、沒有官銜,卻擁有了緬甸人民的心。

沒有了恨 就有力量

這位被譽為「亞洲最美麗的女人」從未有過恨。當年軍政府拒絕她丈夫入境,事隔十多年仍憤怒?她搖搖頭告訴《壹周刊》說:「我沒有憤怒,但很傷心,在他末期的日子,我連信也不能寄給他一封。」以她柔弱嬌美的身軀,如何有這麼大力量撐起緬甸千萬人對民主的渴望?

佛教是緬甸的國教,將近90%的人信仰佛教。

探索昂山素姬的人生歷程,可以看出她的精神植根於東方傳統佛教,這是緬甸文化的基礎。出生在「佛教之國」的緬甸,昂山素姬血液裡浸透了佛教的因果論和慈悲觀。昂山素姬的一篇著名散文〈佛陀樹下最清涼〉,系統地表達了她的世界觀、倫理觀和政治觀。

她追求的是一種遵從佛陀教導的人生,相信因果律,「我是佛教徒,我相信因果律,因此『命運』對我不是那麼重要。因果意味著行動。你創造你自己的因果律。如果說我相信命運,它就是我為自己創造的。這就是佛教徒的方式。」「沒有人超越因果律,無論他們多麼無法無天。他們可以超越人間法律,但無法超越因果律。」

慈悲常在 恐懼消散

她強調慈悲的意義,「慈悲是我們大家在這個世界上都需要擁有的東西。」「要克服自己的恐懼,你首先要對他人表現出仁慈。一旦你開始以仁慈、善意和理解來對待他人,你的恐懼就消散了。」而「仁慈和智慧必須相互平衡」,這樣才能做出正確的決定。

她還期待符合佛教精神的政府。在〈追求民主〉一文中,昂山素姬談到:「統治者必須遵從佛陀的教誨。這些教誨的中心是真理、正義和仁愛的觀念。緬甸人民在他們的鬥爭中所尋求的,正是建立在這些品質之上的政府。」

美得令人肅然起敬

此外,啟發昂山素姬精神靈感的還有印度的國父甘地,出身名門的她一直在倡導非暴力反抗,暴力或許最有效,但那不是和軍政府一樣了嗎?她開始全國行走,號召群眾,要求緬甸當局進行民主改革,舉行大選。長在西方的她也崇尚西方的民主自由理念,美國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啟發她持續的追求平等自由。

有評論說,她的美並不是因為她長得好看,天生麗質,而是因為她內在的氣質,堅定自信、謙虛跟溫和。人們看到她,總是非常感動,她在群眾集會中,低頭微笑,甚至有一回,她面對冷漠地舉著槍的軍警,仍然保持著她一貫那種溫婉的狀態。美得令人肅然起敬。

1988年8月26日,昂山素姬在仰光的瑞光大金塔發表第一次政治演說,人們後來回憶說,「當時就覺得她已經與背後的瑞光塔融為一體,成為我們國家的象徵。」◇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