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北京「卵子黑市」盛行 衝擊生命尊嚴

?"
「卵子」黑市交易在北京乃至全中國頗為盛行。(AFP)

在北京一個由多家仲介操控的「卵子黑市」,形成了包括體檢、取卵、代孕等多個環節的黑色產業鏈。他們瞄準北京高校女生,出價數萬元,自己從中牟取暴利。「卵子黑市」引起學者們對健康、倫理、法律以及對生命尊嚴的考量。

文 ◎ 李佳

一間咖啡廳內,沙發上的十餘名年輕女孩,都來自北京的知名高校。不遠處坐著客戶,多是夫妻倆,仔細打量著每位女孩,他們很挑剔,眼皮是單是雙都很在乎。其中一名身穿皮裘大衣,肩挎LV皮包的女性客戶還踱步上前挑選。雖然相隔幾米,但客戶和女孩之間不能對話,有專人負責傳話,內容多為女孩身高、血型、嗜好等信息……這是目前在北京乃至全國頗為盛行的「卵子」黑市交易的一幕。

「高薪求購卵子」的仲介公司在網上很普遍。在北京多家高校的校園論壇內,可以發現不少求購或求捐「卵子」的廣告,這些求購者和賣卵者通過仲介,利用QQ、電話等聯絡方式私下約見,完成交易。整個過程中,捐卵者和客戶不會有溝通,雙方屬於「互盲」。仲介與捐卵者及求卵者之間也從來不簽合同。

北師大「蛋蛋網」,一篇帖子稱:「求愛心捐卵,營養費2萬」。

北京交大論壇,兩位「美院畢業生」自稱為了籌錢上學,以3萬元出售卵子。

「人人網」「北京大學生兼職and實習」欄目:「急聘清華北大女生捐獻卵子」。應聘者淨身高163cm以上,雙眼皮等,薪酬是3萬。

「陽光代孕網」的一名人士對《大紀元時報》記者稱,要對賣卵者進行全面檢查,合格者才談補償,條件好的補償高一些。賣卵者合適的年齡範圍在22至26歲。「具體事宜要面談。檢查時間要花10多天。最高補償約3萬元,招募卵子的主要對象是大學生,因為孩子要遺傳她的基因。」

今年20歲的女孩李青(化名),就讀於北京一所大學,2010年年初通過一家仲介做了捐卵手術。李青對《新京報》記者回憶,體檢合格後就打催卵針,「連著八天,一天一針」,打針那幾天她身體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就是針扎的胳膊有些痛。

接下來是取卵手術,李青稱其實並不需要開刀,只是從陰道插入一根管子,通到卵巢後把卵子取出,並立即冷凍。李青坦言,手術時很不舒服,但休息了幾天就恢復正常了,手術之前李青先拿到營養費。

仲介對每位「捐卵志願者」都稱沒有損傷,多名「捐卵」成功志願者也表示「身體未見異常」。

仲介內部人士透露,卵子取出後採用人工方法讓卵細胞和精子在體外受精,並進行早期胚胎發育,隨後植入女方客戶或代孕者體內。

如今,李青並不知道自己的卵子去了哪裡,「我也不想知道,想慢慢淡忘這件事。」她表示,絕不能讓身邊的任何人知道。
 
報導披露,一般需要他人捐卵的客戶支付仲介5萬到10萬,其中8,000元為仲介費,僅購買卵子一項,仲介一般支付給捐卵者5,000元左右的報酬,醫院方體檢、打針、手術等費用一萬左右,「仲介支付的費用遠不止這些。」從事捐卵、代孕等仲介服務八年的王超(化名)說,由於是違規操作,醫院這塊風險較大,醫生、護士凡是知情的都需要打點,「聽說醫生做這個,一年收入幾百萬。」

王超還透露,國內從事捐卵、代孕等業務的仲介至少有數百家,工作人員有上萬人,每年服務一萬餘戶家庭。

取卵是否對人體有害?

中國衛生部2003年重新修訂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規範》中明確規定,禁止任何組織和個人以任何形式募集供卵者進行商業化供卵行為。贈卵只限於試管嬰兒治療中的剩餘卵子;對贈卵者必須進行健康檢查;嚴禁買賣卵子;每位贈卵者最多只能幫助五名女性懷孕。

中國家庭不孕不育比例已超過10%,需求基本逐年遞增,而供給卻基本為零,客觀上存在著大量需求,使這一規定並不能禁止非法交易的產生,只是迫使其走入地下,更加無法監管。出售卵子者以及購買卵子者的權益,如果受到損害,難以依法維護。

山東大學生殖醫學研究中心主任醫師高芹對《檢察日報》表示,卵子提取技術屬於一種侵入性手術(利用長針穿刺取卵),有可能對供者造成健康損害,比如臟器損傷,出血、感染等。

公益科學傳播網站「健康朝九晚五」表示:「捐卵不可當副業」,卵泡數量有限,用完為止。長期使用會導致更年期提前,內分泌紊亂、乳腺腫瘤等副作用。

「取卵手術」,和做試管嬰兒取卵手術一樣,需要用激素類藥物抑制卵巢活動,同時將閉鎖的卵泡「催熟」,促進排卵,這一過程會引起水腫、腹水、肺栓塞等併發症風險,嚴重可能致死。一般女性22歲以後,卵細胞才發育成熟,過早或頻繁「催熟」有提早絕經的可能。

學者指商業供卵有違倫理

也有專家指出,仲介的違規操作,私下裡進行手術,一旦發生醫療事故,志願者很難維權。同時,由於仲介審查等機制相較於正規醫院十分薄弱,在「捐購」雙方互盲的情況下,所導致的後代親緣婚配也是有違人類繁殖倫理。

「從某種角度來說,卵子買賣實際上是將女人視為一種『生殖工具』。」日本明治大學從事家庭法律方面研究的石井美智子教授說。

清華大學副教授蔣勁松在博文中表示:生命作為不可剝奪和讓渡的權利,是人權最重要的內容,是不可以交易出售的。卵子是生命的重要源頭,一旦卵子成為可以交易的商品,生命自然的尊嚴和價值就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