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貼金援外 中共的國際主義精神病

?"
11月25日,中共外交部網站公布中方向馬其頓捐贈23輛高級校車。(中國外交部網站)

在甘肅發生校車嚴重超載車禍,導致21人死亡後數日,中共外交部就宣布對一歐洲國家援助23輛豪華校車。中共此等為己貼金的外援引起國際議論、學者嚴譴,民眾憤怒之餘,稱中共得了「國際主義精神病」。

文 ◎ 駱亞

11月16日,中國甘肅省慶陽市正寧縣榆林子小博士幼兒園的嚴重超載的校車(核載9人、實載64人)發生車禍,與卡車相撞,造成21人死亡(幼童19人)、43人受傷的悲劇,震驚全中國。民眾對校車事故悲憤不已,對當局輕視公眾生命表示極大不滿。


11月16日甘肅發生校車事故,21人死亡。中國老百姓形容為「血染的校車」。(AFP)

距此校車車禍僅九天,11月25日,中共外交部官方網站出現一則新聞:中國駐馬其頓使館向馬其頓捐贈23輛校車。中共駐馬其頓崔姓大使在交接致詞時表示此次援助馬其頓校車「將進一步改善」該國學生的學習環境,並稱體現了對中馬關係的「高度重視」。

據馬其頓政府網站透露,今次中方向馬國捐贈校巴共23輛,為35人座豪華配置,符合歐美安全標準,有自動車門、滅火器,每個座位都配安全帶等。該車由鄭州宇通汽車公司製造,此次中方向馬國贈校巴,總價值應超過1000萬元人民幣。

民眾憤怒 發起要回校車行動

此消息立即引起中國民眾的強烈反彈,批評、諷刺鋪天蓋地,僅10小時內在網易、新浪等主要門戶網站就有約50萬條民眾留言批評,民調指逾九成民眾反對援助。截至28日(僅三天)僅新浪網就有50多萬條評論。


中國大陸民眾創作歌曲《校車在哪裡》的視頻截圖。(新紀元資料室)

還有民眾在網路公開倡議要回校車,一呼百應。公開倡議認為要回校車並不丟人現眼,因為丟人的事情已經被中共政府做出來了。他們在馬其頓政府網站留言說:中共政府這次捐贈活動嚴重傷害了中國公民的感情,希望馬其頓政府將那些校車還給我中國學生,因為中國自己的學生更需要。


2011年11月28日,湖南省一家幼兒園限坐7人的微型客車塞滿了學生。(新紀元資料室)

五七學社負責人武宜三向自己朋友發信說,「我已經把網友的這封信轉給了馬其頓共和國駐北京大使館,讓國際朋友知道我們的真實情況,『寧贈友邦,不予家奴』的時代,應該叫它過去。」

知名作家杜仲看到武宜三的信後也告知朋友廣泛轉發,並表示:「連環套似地往下家傳遞,好比一株幼苗,瞬間變成參天大樹乃至森林!這就是工作,這就是啟蒙,這就是功德!喚醒我們的衣食父母,是每個知識分子應盡的天職。」

中共稱履行「國際義務」 學者嚴譴

針對民眾潮水般的譴責,中共外交部28日稱,中國只是「履行國際義務」。對此說法,前國務院辦公廳祕書、法律學者俞梅蓀認為,說得冠冕堂皇,國內的基本需求還遠遠沒有解決,中國政府花著納稅人的錢,為金錢外交鋪路,在國內民怨沸騰,社會矛盾日益激化的當下,國內的小學生因校車問題而群體喪命於車禍,如此重要的學生為求學的基本生存問題尚未解決之時,卻做出為歐洲國家捐校車之事,實屬荒唐。

華東政法大學教授童之偉認為,「這23輛車本身就不該送!國際義務是法律概念,中國有這種國際義務嗎?是條約義務還是其他什麼義務?不妨說清楚!我國還很窮,數以億計的人還在貧困線下掙扎。況且,即使不窮,也沒必要搞金錢外交、麵包外交,更不應繼承毛時代的沽名釣譽傳統。」

民主人士魏楨凌表示:「作為中共政府,它也意識到在國際間它是非常孤立的,於是通過『金援外交』它能暫時達到一些目的,但這種政治外交是以國內民眾福祉為代價的。」

歷史作家草軍書諷刺道:「我們雖然還有很多孩子沒校車坐,雖然校車一撞就死掉20多個,但咱們屁民多,外國友人要招待好,因為他們在聯合國有選票呀。」

華東政法大學教師張雪忠在他的微博上說:「在國內民眾的基本需求都無法滿足的情況下,仍要在國際上頻頻馳援,這種荒誕行徑,只有那些無需對國民負責的政府才有可能做得出來。」

民眾痛斥中共援外乃「國際主義精神病」

中共一面對內動員民眾捐款、甚至強迫公務員捐款,一面耗費納稅人的血汗錢在國際上擺闊顯富,此行徑被國內民眾斥為「國際主義精神病」。中共的這種病由來已久,在中共1949建政之初就已存在了。

根據解密的外交部檔案,1976年以前中共勒緊褲帶曾向朝鮮、越南、阿爾巴尼亞等110多個國家和地區提供過經濟援助。截至1966年,中國援非金額累計已達4.23億美元,其中對朝鮮的援助還搭上幾十萬條志願軍的生命,但這些國家最後都幾乎與中國反面,被外界譏笑為「蠢援」。

中共公布,截至2009年底,累計對外提供援助金額2562.9億元人民幣,其中無償援助1062億元,無息貸款765.4億元,優惠貸款735.5億元。

媒體人分析中共援外之目的

法國際廣播電台前主任吳葆璋告訴《新紀元》記者,中共建政60年,前30年援外是搞世界革命,主要就是支持、訓練一些搞民主解放運動的,還有一些馬克思主義游擊隊的,給他們訓練幹部,並提供資金支持,目的是能達到世界革命,所謂的解放全人類。

他講述了自己見證中共援外的一段歷史:「在六十年代初期,我路過北非的摩洛哥和阿爾及利亞的邊界時,看到阿爾及利亞民主解放陣線的軍隊,我去拜訪他們的軍營,裡面教官和軍官向我介紹,所有的輕武器和資重包括蚊帳在內的、穿的鞋衣服這些東西都是中國白送的。我親身經歷了這樣一件事情,知道它是這樣做的,那麼它在其他一些非洲國家、拉丁美洲,甚至在亞洲的一些國家,像緬甸、馬來西亞等這樣一些國家都有共產黨組織,都得到中共的支持。」

吳葆璋認為後30年就是中共搞所謂的改革開放,全部的努力就是討好拉攏一部分人,跟他們保持一定的關係,目的就是為它的政權聚斂財富,為其統治集團能夠得到更大的好處。這就是中共的基本政策,它們是根本不可能把人民的生命、財產放到第一位的。

中共援助獨裁政權 國際社會譴責

時政評論員吳少華撰文指出,中共當局不顧國際社會的反對,援助津巴布韋、蘇丹、朝鮮等邪惡國家,正如世界銀行所譴責的那樣,中國的援助抵消了國際社會「以經貿促政改、以經援換人權」的努力。當權者以「不干涉內政」為藉口,在政治上充當這些腐敗政權的代言人和所謂協調者,並以此為籌碼,與民主社會討價還價。

「無論是毛時代中國外援高達國家財政總支出的6.92%,名列世界榜首,還是近些年來中國在朝鮮、非洲大搞無償貸款、巨額投資等,都是為了在國際社會爭得一席之地,以鞏固其統治;以犧牲本國民眾利益為代價,為其在聯合國舞台上爭取一點點話語權。」吳少華說。

他總結道,中共的「寧贈友邦,不予家奴」的做法,其根本原因就是維持黨的穩定也就是黨內既得利益集團的穩定,在末日心態的驅動下,繼續在紅朝崩解末日前瘋狂掠奪金錢和利益。

近日召開的第四屆世界開發援助大會上,中共對外援助的方式成為與會國家議論的熱點,中共大手筆為獨裁政權援助「輸血」,引發國際社會的批評。輿論批評中共在援外方面也是一個「不合群的大國」。韓國《中央日報》12月1日引述前英國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的話說:「經濟發展要與政治發展一起進行」,這被認為是間接批評了中共對獨裁政權「輸血」的行為。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在大會上說:「有的國家為了確保資源而進行對外援助,這不值得提倡。」普遍認為這是對中共的「不點名批評」。◇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