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現代醫案 | 師徒的爭執

文 ◎ 華景珍

我的老師是一名骨傷科專業醫生。他在中國大陸求學行醫十多年,就讀挺有名的大學醫學院中醫系,受過完整嚴格的中醫養成課程。老師教學認真,對學生也很負責,每次上課,他都比學生更早到學校。

有一天上課時間到了,老師沒有來,也沒有請假。原來,老師出了一點狀況。他騎摩托車來上班途中,停在路邊的汽車突然打開車們,老師來不及煞車,就撞上去了。突然的撞擊,他的右手腕受傷了,包裹著藥布,來上課。

就這樣,連續好幾周,老師都負傷教課,右手無法操作電腦。他照過X光,骨頭沒有裂開。我心裡想,骨頭沒撞壞,只有筋骨錯位,不應該拖那麼久啊!所以毛遂自薦,要幫老師看病。

因為老師五個手指頭都冰冷,表示他的氣血沒有通,筋骨錯位可能尚未完全歸正。可還沒等我動手,老師就把右手拿得遠遠的,躲著我,生怕我把他弄壞了。

後來經過溝通,老師同意我幫他放血通經絡,但不能動用手法,老師才把右手伸給我。

通完經絡後,手的溫度有回升,偏黃白的顏色也轉紅,僵硬的手指也恢復一些柔軟度,看起來好一些了。因為我一周才能見老師一面,到下周見面時,老師的手指又變冰冷,膚色又轉黃,手指還是僵硬。這種情況可以推論,他的筋骨一定沒有回歸正位。但是,老師卻堅持不讓我運用手法矯治。

後來,我終於弄清楚老師不信任我矯治手法的原因,是因為我沒有按照學院派標準手法給他矯治。於是我跟老師說:「那您教我,我按照您的指示幫您治療。」當我兩次用他自己的手法為他矯正後,發現他的手指依然冰冷,顏色也沒恢復。我又想用自己的手法幫他治療。老師還是把他的右手拿得遠遠的,不讓我碰。

後來,我們一起吃午飯。我跟老師說:「您知道為什麼我用那種方法矯治手腕脫位嗎?因為我發現,無論是像您這樣的撞擊,還是跌倒用手去撐,都可能讓手臂的尺骨與撓骨分開,如果不把尺骨與撓骨用力捏緊復位,那手腕的八塊腕骨無論怎麼矯正,都無法回到正確位置,因為距離不對。我用這種方法治癒了很多骨傷科醫師治不好的病人。如果長時間手腕脫位,最後會導致心臟病發作。」

老師知道我不是完全沒有章法,隨便亂整骨以後,才放心把他的手交給我治療。當然,結局是很好的,他的手很快就復原了。

不久前我應邀去臺灣東部演講。會後,一位女教師告訴我,她的右手拇指彎下來就很痛,已經醫很久了,都不會好。看上去她非常苦惱的樣子。我發現她的拇指指骨與腕骨都沒有問題,往上溯源,發現她的手肘後方鷹嘴突脫位。於是花了兩、三分鐘把她的鷹嘴突推回原來的位置,她的拇指就不會那麼痛了。

很多病人看醫生時,只注意到自己身體痛苦的地方。有時候甚至指導醫師如何如何為自己治療。如果醫生沒有遵照他的意思,就認為那醫生不好,換別個醫生治療了。像這樣的病人,可能很小的病都會拖成大病,而大病就變成不治之症了。因為他只相信順從他意思的醫生,不相信心有定見會幫他尋找病根的醫師。

嚴格地說,那病人是自己給自己看病,而不是讓醫生幫他治病,治療效果可想而知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