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上海律師李天天 逆境中綻放的奇葩

?"
李天天。(李天天提供)

李天天因中共的打壓變成網路名人,越打名氣越響。她自己表示,今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自於人的最本能,從最簡單的思維出發。要想做一個好人活著,要想改變這個不正常的社會,就得從自己做起。

文 ◎ 李敬一

 由於阿拉伯之春的影響下,今年3月,中國大地上對茉莉花香的渴望成為中共當局相當敏感的問題。一批敢言的維權律師、維權人士首當其衝遭到當局神經過敏的鎮壓,上海大都市的律師李天天也未能倖免。她像其他被打壓的一批律師一樣,一度失蹤,無人知道他們的下落和生死。


由於阿拉伯之春的影響下,今年3月,中國大地上對茉莉花香的渴望成為中共當局相當敏感的問題。(AFP)

當李天天再獲自由重新回到社會上時,她沒有選擇像其他人一樣保持沉默,而是用女性超強的韌性,人最原始、最本能的抗爭方式,吼出:「寧做妓女不做律師」,這句話猶如黑夜中的驚雷,劃破天際,不少人聽聞後覺得汗顏。在大陸一些民眾發出「愛裸裸」運動,聲援艾未未之時,李天天再度做出驚人之舉,也上傳自己的裸照,讓政府抓她,以示對艾未未的支持。

李天天因中共的打壓變成網路名人,越打名氣越響。她自己表示,今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自於人的最本能,從最簡單的思維出發。要想做一個好人活著,要想改變這個不正常的社會,就得從自己做起。好人不應該怕壞人,碰到邪惡就要抵抗。這是一個人應該做的,否則,怎麼表明你是一個好人?壞人怕好人是正常的,好人怕壞人就不正常。

那李天天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下文根據採訪整理,看完這篇文章,也許就可以找到答案。

「寧做妓女不做律師」

「寧做妓女不做律師」,我說這個話實際上是氣話。因為很多人問我,你為什麼不做律師了,我不知道怎麼表達我不做律師的心情,就想出這麼一句話。

在一個沒有法律的國家,做律師經常被逼著出賣靈魂。很多律師怎麼成功的,就是跟公檢法勾結在一起,才能掙到錢,才能攬到大案子,甚至騙當事人,他們明知道法律上是辦不成功的,也繼續騙。這樣還不如做妓女,出賣的是身體,用自己的肉體掙錢。很多律師是靠出賣自己的靈魂掙錢,他們的靈魂髒過妓女。

我既不願意出賣靈魂,更不願意出賣肉體。中國人道德水準下降得很厲害,是這個制度造成的,逼老百姓做壞人。律師群體也一樣,在政府的逼迫下做著昧良心的事情。但也有一部分律師在掙扎、在努力去盡自己的責任,他們好多被取消了律師資格,有的甚至被關進監獄。極權社會像一個膿包一樣,總有一天要崩潰的。


中共綁架失蹤的多名人權律師,包括高智晟(左二)、騰彪(右二)等人。(AFP)

「這是一個態度問題」

有人認為維護權力,不能靠暴力,這不是某個人決定的,這完全在政府。如果政府不改變它的態度,那麼就有人會因為個人利益暴力相向,比如這個人的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家產受到侵犯的時候,他要對政府暴力相向,這是屬於正當防衛。

人若沒有正當防衛的勇氣,壞人怎麼可能放下屠刀呢!正當防衛就有可能是暴力的,像楊佳。或是非暴力的,向艾未未這種不合作的行為藝術,對老百姓來說都是很有價值的。

政府把艾未未抓起來說他偷稅,大家就給他捐款,艾未未覺得還是用借款的形式比較好,讓更多的人參與進來,幾天的時間,就有三萬多人參與,其實很多人也是不富裕的,都參與了,一下子借到875萬。

政府又要從網路傳播淫穢照片的角度找艾未未的麻煩,他照了一張一男四女裸體照傳到網上,被稱「一虎八奶圖」影射中共九個委員。還有「十四億葵花籽」,寓意中國14億人就像傻瓜一樣被共產黨愚弄,藝術家作品寓意很深,究竟內涵是什麼,我們也猜不透。

大家發動用裸體照片表達對艾未未的支持,對政府政治迫害的鄙視,我積極參與。實際上我也不是一個很開放的人,但這是一個態度問題。政府這麼欺負我,把我關進監獄,任意欺騙欺凌我,生命和尊嚴都受到損害,我還有什麼捨不掉的,什麼女性的尊嚴、羞澀,在這邪惡的政府面前,都拋棄掉了,要拿出勇氣,才能維護尊嚴。抗議就是要引起人的關注,自己的聲音發不出去,用自己的身體表態有什麼錯?

中國五千多年第一次這樣做,有300多人參與。老百姓是非常不願意這樣做的,是非常無奈的行為。政府不關我三個月,人不被欺負成這個樣子,可能我也不敢這麼做。

共產黨62年整死的中國人有8000多萬,這些人都是我們的長輩,我們的親人朋友,一張裸照對政府的鄙視,其實就是在為這八千萬死難者的控訴。怕捨可能捨的會更多,敢捨才能得到。

三個月的黑監獄令生命覺醒

2011年2月網上發起的中國茉莉花革命,17個城市的老百姓2月20日下午2點在人民廣場集會,要求言論自由,實行多黨制,政府如驚弓之鳥,傾巢而出。19日的晚上,八、九個警察到我家抓我,撬開我家的門,抓的速度特別快,國保全都穿便衣,周圍的老百姓全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三個月黑監獄,精神的摧殘,身心已經到了我能承受的極限。

在一個很破的旅館,我被關在一個很小的沒有窗戶的黑屋。沒有窗戶你喊都沒有人聽得到,裡面沒有手機,沒有電話、電腦,打死你都沒人知道。他們把我網上的文章,QQ群裡發表的東西,全拿出來審訊我。還把所有個人跟我聊天都做了審訊記錄,讓我確認是我發表的言論。

他們嚇唬我、折騰我,有時半夜兩、三點鐘,把我叫起來審訊。四五個人對著我,一審就是五、六個小時,我被折磨得筋疲力盡。他們想知道我的一切,說恨不得知道我從出生第一天起的事情。他們特別想知道我跟哪些人有交流,他們想知道誰發起的這次茉莉花革命,想找這個源頭。

我說很可惜你們抓錯人了,我不是發起人,誰是發起人我也不會告訴你們。他們就查我跟網上一些比較活躍的人的關係,有什麼來往,什麼時候見的面,說些什麼,特別問我跟劉曉原、陳彪,艾未未是什麼樣的關係、有什麼樣的交往。

在監獄,他們不讓我請律師,說是請示過領導的,還說你本身就是律師還請什麼律師。他們心虛得厲害,審訊我的人沒有一個把自己名字寫在審訊筆錄上的。國際上的基本常識,作為執法人員,對公民做的任何的詢問,都應該把雙方的名字簽上,我簽了,但他們不簽,是誰對我審訊,難道是鬼嗎?

他們給我羅織的罪名是違反治安處罰條例,而給我的東西卻是監視居住決定書,是刑事強制的一種,他們做的事情和說的話完全不一致,完全是欺騙。

在黑監獄,每天有四個人在守著,前前後後有二十多人。他們用共產黨的心理戰術,讓我反覆寫這種心理經歷,寫三次悔過書,他們對自己非常好,買的都是罐裝水,白天三頓飯,晚上還吃方便麵,方便麵都是75元的,我說你們也特豪華,我出去我會發到網上讓全世界知道。

他們還騙我,暗示我,可能要判我。讓我態度好一點,少判點。他們騙我男朋友騙得更奇怪,說你要和她分手我們就讓法院少判她點,還逼我男朋友和我分手,昨天還找我男朋友談話了解是不是要和我分手。

被迫流浪兩月 四次闖關終成功

被他們關了三個月黑監獄後,我被趕到新疆,在外面流浪了兩個月,不讓我回家。我回了三次家都被他們阻攔了。第四次我在很多媒體、網友的關注下高調回上海,他們才沒敢阻攔。

動物都有窩呢,不讓我回家太匪夷所思,憑什麼不讓我回家,到了這一步拚命也沒關係了。這是一個人最基本的權力,不讓我回家,或者把我關監獄。這太欺負人了,太過分了。我覺得作為一個人要抵抗一下,何況我是一個律師。

第三次回家,到上海還沒出火車門,警察先上來了,說天天妳又回來了。我抓住他們的胳膊咬了一口,他們把我帶到火車站的警署,兩個經常辦我案子的警察,把我的手和腳捆起來,戴著手銬還覺得不安全,手銬去了,兩個手分別固定在鐵凳子上,兩個腳也固定住,然後開始甩我巴掌,還罵我。

他們又去驗被我咬的傷,帶我也去檢查,說我是不是精神有問題,我總是被他們騙,實際給我抽血,檢查我有沒有愛滋病,有沒有梅毒,怕我有這些病傳染給他們,他們對自己非常愛護。檢查沒有病他們才放心了。

第四次我又高調回來,我在虹橋下了火車,在車站待了一個多小時,當時我都沒有希望了,怕到了家門口又會被他們阻攔,還不如在這裡多待一會。可是回到家也沒人抓我,沒人阻攔我,我到家附近的一個網吧發貼,告訴他們我回來了,你們來抓吧!

到現在四個月他們沒找過我。我的經歷也都說明這個問題,這個權力太需要自己去爭取了。如果我悄悄地潛伏回上海,可能我回十次他們抓我十次,回一百次抓我一百次。但是我當著這麼多人面回家,在網上高調回家,他們做壞事還想不讓人知道,這是他們的心理狀態。我做好事為什麼害怕別人知道,我回上海就是讓大家知道,他們不讓我回家,我要揭露這樣一個事實。你低調了,他們就高調了,你高調了,他們就縮回去了,就是這樣一種博弈,就是這樣一種正邪的較量。

邪惡是見不得光的,我把事情拿到陽光下讓更多的人看見,首先我不怕,從道德角度、法律角度我是強大的,邪惡被壓下去了。我有時感到邪惡是被我們助長的,我們強大了他們就不敢了。

要相信人心都是向善的,邪惡是暫時的,邪惡內心是空虛的,是虛弱無比的,通過自己小小的努力,在這個社會還有自身的價值存在,這件事情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就是價值所在。

天花板跟我們之間的空間遐想

我回來後,他們找我男朋友兩次,說我在網上的言論還是在天花板的高處。如果我的言論過分他們就找我,我說讓他們來吧,我不會給他們開門,不會接他們電話,不會跟他們喝茶,要來就拿手銬來,他們這樣如此肆無忌憚的欺負人。

我覺得天花板和我們自己之間,還是有一定空間,如果天花板有十米高,我們總待在一米高的地方,我們可以試著跳到三、四、五、六米高,這就是我們的一種精神,或者突破天花板衝出去。我們如果連跳到三米高的勇氣都沒有,那什麼時候能衝破這個天花板!

很多人是趴在一米高的地方,就是因為沒有勇氣。也是因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什麼反右,什麼文革,被蛇咬後中國人失去了勇氣。

但這勇氣是一點點累計,和相互參照學習。就像中醫講的,人體有病就是正氣不足,他要從各個方面給人體補充正氣,正氣足了病就被驅逐了。邪惡也是一樣的,我們每個人都拿出勇氣,邪惡就被壓倒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