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案例曝光:學聯淪為政治特務

?"
多名曾在美歐各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擔任主席的人士站出來,指證中共操控海外學生會,將其淪為特務機構。(大紀元)

到底中共大使館與海外各大學的學生學者聯誼會是什麼關係呢?早在2007年海外媒體就大量曝光學聯充當大使館政治代言人的報導,指證中共利用留學生向西方延伸中共政治意圖,煽動仇恨,欺騙國際社會。

文 ◎ 齊先予

愛國熱情被誤導

在西方很多國家都有針對外國機構的管理法律,要求他們向司法部登記,詳細報告其活動情況;外國代理人在與政府機構、官員和國會議員打交道時,必須聲明自己的特殊身分,不過中共操控的學聯從來沒有進行這種登記,學聯的日常政治工作是監視和收集各類情報,並及時反饋給大使館,關鍵時刻則代表大使館組織政治活動,試圖把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滲透到西方民主國家。

大使館欺騙學聯最常用的辦法就是混淆愛國與愛黨的關係。目前共產黨綁架了整個中國,中國政府成了中共的傀儡和面具。回顧中共執政帶給中國人民的,除了災難還是災難。1949年後就有8000多萬中國人死於中共的各類政治運動,比第一第二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還多,中國人均收入在全球的排名也從1960年的第78名逐年下降到2010年的第127名,中國經濟在全球的比重從1800年的33%、1900年民國時期的6.2%,下降到2003年的4%、2010年預計的5.3%,而中國人口占了全球的20%,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出賣的國土比40個臺灣還多。

學聯被使館利用威脅

李敬寧曾於2000年起出任美國天主教大學CSSA主席兩年,他回憶2001年3月的一天,使館教育處把各校學生會主席和學生代表等十多人請到使館吃飯,飯後一位教育參贊讓大家談談對法輪功的認識,學生們都低著頭不說話,最後只有一個人說了幾句不痛不癢的話,結果3月18日新華網馬上發表署名文章〈留美中國學者留學生揭批×教『法輪功』〉,用這種假新聞來欺騙中國民眾。

尤雲慶2002年曾擔任美國明尼蘇達大學CSSA主席,在任期一年中他個人帳戶收到使館寄來的三千美元,他說:「領館給的所謂活動經費,主要不是給學生會,而是祕密給學生會主席個人,這本身對學生會主席是很大的利誘。」不過他把這些錢都轉到了學聯帳戶。有人說,是學聯找到使館要錢使館才給的,其實外人很難知道中共在暗地裡所做的交易或「欲擒故縱」的蒙蔽手法。

2004年原學生會主席不願聽命於大使館打壓法輪功,以免觸犯美國法律,辭職不幹了。據尤雲慶回憶,為了安排新主席的選舉,「教育組參贊請幾個副主席吃飯,飯後他把每個人的名字、學校、父母家庭住址等都記了下來,搞得大家非常緊張。」

學聯主席自暴特務身分

2007年澳大利亞昆士蘭大學的一位學聯主席徐斌曾這樣公開回覆學生的查帳要求:「中國政府給予我個人以及學聯組織一定的經濟資助,是為了在日常生活之餘向各種錯誤及反動思想做鬥爭,……不要跟我們偉大祖國的國家機器作對。你在澳洲,你就沒有親屬在國內?我們已經在第一時間掌握了你的IP地址,國安部門正在追查此事。」人們評論說,她的話正好自爆特務家門,把國安祕密行動都洩漏了。

關於學聯掌控學生的IP地址,劍橋法輪功學員滕先生有切膚之痛。在劍橋學聯發布法輪功消息後,他的電腦IP地址先後兩次被黑客攻破,黑客利用他的IP向外發布垃圾信息,最後導致他的IP被網路提供商關閉。

知情人還透露說,2007年大使館給悉尼科技大學每月3740美金的活動經費,墨爾本大學4300美金,給學生會主席個人每月近千元的私下補貼,同時還讓他們中的很多人獲得了5000美元的「國家優秀自費留學生獎學金」。

學聯主席被FBI監控

張揚1996年曾在日本東北大學學友會擔當國際部長,他揭露說,該聯誼會的會長可看到中共黨內部長級的祕密文件,還多次以留學生代表的身分回大陸開會,不過日本警方多次調查他與中共的關係。

在美國,CSSA主席都受到聯邦調查局FBI的監控,很多學聯主席還被FBI盤查,對他們日後找工作都有負面影響。在比利時魯汶大學,警方還發現中共利用學聯從事經濟間諜活動。

不過學聯執行得最多的「特別任務」(特務),是在中共首領出國時,組織留學生去抵擋人權抗議組織,用中共血旗遮擋抗議者的橫幅,很多時候還利用高音喇叭狂呼亂喊,儼然是文革再現。2008年北京奧運前的火炬接力,讓西方見識了一個由中共控制、卻潛伏在西方的共產體系,一個「國中國」的混亂局面。從那以後,西方更加嚴密監控中共利用學聯和僑社所進行的政治間諜活動,以及各方面的滲透行為。


2008年4月27日,被中共組織來迎接中國奧運火炬接力的中國留學生,激憤地對著韓國人權活動家咆哮。(Getty Images)

目前全球各國政府都在密切監控中共的海外滲透,很多學聯幹部和僑社首領都從無知和貪欲中醒悟過來,不再直接或間接地充當中共的政治特務,這也是人們對劍橋學聯新一屆成員的忠告。◇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