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劍橋為何八百年美麗不衰?

?"
劍橋大學國王學院的小禮拜堂。(維基百科)

來到劍橋,就應該帶走更多的光彩,讓這把射向黑暗的「劍」與通向真相的「橋」能把人們連在一起,也讓世界更多的人得以分享劍橋的美麗。

文 ◎ 王華

時光輪轉到2011年,英國劍橋大學已經成立802年了。也許是87位諾貝爾獎得主太有名,也許是《再別康橋》的餘音繚繞,劍橋一直是海內外華人心儀的地方。目前僅劍橋大學的華人學生就有800多人,還不算數百位教職工、訪問學者以及他們的家屬。

智者樂水的自然美

初到劍橋的人會驚訝於這個沒有校門的大學城,儘管享有世界級聲譽,但怎麼看也只是個小鎮。與靜靜地繞城流淌的劍河所相伴的,是那23座風姿綽約的信仰殿堂、還有那隨處可見的翠綠草坪,以及一群群自由自在的奶牛、駿馬、野鴨和天鵝。人們或騎車或步行或蕩舟,三三兩兩,悠然自得地穿過那「垂著河畔的金柳」,看到那清澈河裡「軟泥上的青荇在水底招搖」,這讓人想起孔夫子所說:「仁者樂山,智者樂水」,劍橋美如斯也。

徐志摩說:「在星光下聽水聲,聽近村晚鐘聲,聽河畔倦牛芻草聲,是我康橋經驗中最神祕的一種。大自然的優美、寧靜、調諧在星光與波光的默契中不期然的淹入了你的靈性。」與大自然相媲美的是劍橋的人文之美。由於郡政府規定建築物不許超過教堂,劍橋市區裡絕少看見兩層樓以上的住宅,在綠樹成蔭的市區漫步,耳邊不時傳來鳥兒的啼鳴,腳下的石板路上還依稀留著牛頓、凱恩斯、彌爾頓、羅素等人的腳印,沿街古色古香的小店裡,幾乎每個都有一串長長的歷史,發黑牆壁上的小飾物每個都帶著迷人的回憶,難怪有人說,即使在劍橋睡上三年也都會大有收穫。

虔誠的信仰之美

從1209年成立之初,劍橋的空氣裡就流淌著濃厚的宗教氣息。當時虔誠的清教徒們不甘牛津市民的騷擾,逃到這塊世外桃源裡,開墾出一片信仰新天地。從那以後,宗教成了劍橋人心靈的支柱,31個學院裡每個都有自己的教堂,教堂不但是學校最重要的靈魂所在地,也是師生們祈禱、靜思的佳處,來自天國的啟迪讓人寧靜致遠、澹泊明志。

90%以上的諾貝爾獎得主都篤信宗教這個事實,讓那些「堅信科學、反對迷信」的大陸同胞們甚是驚訝。其實,真正的科學與信仰從來都不曾對立,正如牛頓所說:「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在證明上帝的偉大。」這位被蘋果砸醒的虔誠學子當年在劍橋讀書時,花錢最多、費事最多的卻是免費給窮人發放聖經。

寬容開放的自由之美

與中世紀僵化墮落的宗教不同的是,劍橋有著博大的心胸來包容一切新思維,無論是拜倫跳進噴泉裡游泳,還是他按照學院規定不養狗而養熊,無論是國王學院教堂上的馬桶蓋,還是三一學院正門上方亨利八世手中的椅子腿,世俗權威的節杖從來都沒被劍橋人看中過,就像牛劍之爭的笑話所說:牛津人想統治世界,而劍橋人根本不在乎誰統治,劍橋人追尋的是真理。

人類歷史上最有名的學生惡作劇,當屬1958年6月,劍橋幾個工程系的學生一夜間把一輛汽車擺在了大學議會大廈的房頂上。等第二天校方發現後,整整花了一周時間才把它弄下來。對於這些離經叛道的行為,校方歷來都是寬容有加。今年4月,劍橋藥理學博士生、來自德國的馬丁朝溫家寶扔鞋,不但眾多知名教授出面擔保,連劍橋郡法庭也宣判他無罪。是呀,中共迫害人權,誰都有權站出來講真話。

追尋真理的探索之美

在劍橋人眼裡,真理是相對的,牛頓力學認為質量守恆,但愛因斯坦卻進一步發現守恆的是能量,而不是質量。一種理論一旦固化為經典,就可能約束後人朝著不同方向探尋真理,因此,真理永遠是相對的,人千萬不要固守自己的舊觀念,而把新思維拒之門外。

儘管劍橋博物館裡正在展出達爾文事跡,但教堂的鐘聲卻一直敲個不停。據說劍橋國王學院對面的聖瑪麗教堂上的大鐘,是倫敦大本鐘的祖先,大本鐘是幾十年後仿造劍橋鐘的鐘聲而設計的,鐘聲每敲響一下,就配合著下面的詩句:「願這個鐘頭的分分秒秒,上帝導我前行,以主之能,佑吾民平安。」

聖經裡有這樣一個故事。某地的人作惡太多,上帝決定要毀滅這個城市。摩西一再懇求上帝,最後上帝答應他,只要他能在城裡找到十個真正信仰上帝的人,上帝就會因為這十個人而赦免全城的人。十個人就能救了全城,這讓人感到聖徒的可貴。

劍與橋的祝福與傳播

自從2001年以來,每周六劍橋國王學院的大街上就豎起了一道新風景,從「停止迫害法輪功」,到「解體中共才能制止迫害」,劍橋當地人以及每年數百萬的遊客都看到了這持之以恆的呼喚,每天都有很多人來簽名,近來越來越多的中國人也在退黨服務中心留下自己三退的心靈抉擇。難怪很多人說,劍橋越來越美了。

古語曰:十年修得同船渡。能在異國他鄉的劍橋街頭見上一面談上一陣,可能就得有上百年的緣分了。徐志摩說:「我悄悄的來又悄悄的走,不帶走一片雲彩……」其實來到劍橋,就應該帶走更多的光彩,讓這把射向黑暗的「劍」與通向真相的「橋」能把人們連在一起,也讓世界更多的人得以分享劍橋的美麗。◇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