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為中國變革承受苦難

  近日,中共政權利用其掌控的司法系統將高智晟律師再度關進監獄,理由是「多次違反有關緩刑的規定」。與《環球時報》多次連續刊文批艾未未相比,中共連具體解釋都懶得提供了——因為中共根本無法解釋。

  我相信,至今中共也沒有放棄讓高智晟妥協、乃至反戈一擊的幻想,也必然極其殘酷的折磨高律師的肉體,試圖用各種混淆是非的說詞給高律師洗腦,也必然曾經用自由、名利、親情等誘惑高律師與它「合作」。高律師被重新收入監獄,無疑是他鐵骨錚錚的硬漢性格的體現,也是他在壓力和巨大痛苦中保持對邪惡清醒認識的證據。

  今年年初,高律師的太太耿和來華府之際營救自己的先生。我曾聽她講過這樣一個故事。中共試圖羅織「經濟罪名」來起訴高智晟,「名正言順」地把他抓進監獄。當時從高律師的律師事務所抄走的文件拉了一車,但竟然找不到一絲破綻。中共還試圖用女色勾引高律師,被高律師在談笑之間化解。正如高律師在2006年3月16日發表的〈今天無意中甩掉了跟蹤我的警察〉中所說:「在這麼多年和他們(中共)打交道的過程中,早已經把我們鍛鍊成了道德完人,逼迫著我們也不得不做得沒有一絲漏洞。」

  正是這種「道德完人」,令中共的恐懼深入骨髓。中共一向長於捕風捉影、深文周納,先造謠、再批判。而對於高智晟,中共不但失語,而且讓他從2009年2月開始失蹤至今,中間只短暫讓他露面以緩解外界的壓力,這也是對高律師高尚道德的另類「認可」。

  幾十年以來,中共和民間互相之間存在著一種幻想。民間的幻想是,中共是可以改良的,領導人的出發點是好的,是要「為人民服務」的,只要中央重視問題是可以解決的;中共的幻想是,對老百姓能騙一天是一天,靠著鎮壓和欺騙,中共的統治就可以一天天地混下去。隨著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和《九評共產黨》的發表,現在已到了幻想徹底破滅的時候。

  認清這一現實,幾十年的騙局就維持不下去了。民眾會堅定地站在中共的對立面,也會勸中共的黨、團、隊員退出中共,也站到中共的對立面上來;而中共則在大勢已去的絕望中對覺悟的民眾實施更殘酷的打壓,但這只是它臨死前的一擊而已,高律師無疑為中國的這種變革承受了最大限度的苦難。

  高律師在2005年12月14日發表的〈這個政權從來就沒有停止過殺人〉中說:「故此,當務之急是丟掉幻想,從每個人的身邊現實地做起,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力促身邊的人退出這殺人的集團,不再做殺人者的幫凶,更不再做殺人者的工具!和平結束殺人集團的狗命——退出中國共產黨!從根本上徹底擺脫中國人民的災難厄運!」

  正如我們不會停止為高律師呼籲一樣,我們也不會忘記高律師這些擲地有聲的言語。國際社會一定要用最大的努力營救高律師,保障他的安全,促成他的自由。

  無論是誰對高律師實施了怎樣的迫害,在中共解體之後,我們也一定要將這些人渣繩之以法。這麼做不是為了仇恨,而是為了讓天理和正義再現人間!◇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