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烏坎村事件 細說從頭

?"
12月11日,廣東烏坎村五千多村民拿起棍棒、農具把守村口,與一千名欲奪回烏坎村控制權的警察對峙。(AFP)
新增網頁1

9月21日,中國廣東陸豐烏坎村民眾用鑼聲展開維權抗暴的行動新頁。

在當局主事者陸續逃跑後,村民以民主的方式選出「臨時代表理事會」,主持無中共政府的烏坎村大局,炫麗激烈的民主火花,成為世界新聞傳媒焦點,持續吸引舉世關注。

文 ◎ 駱亞

9月21日,中國廣東陸豐烏坎村敲響400年來只因法事、喜事、拜神才用的銅鑼,首次用鑼聲揭開維權抗暴的歷史新頁。

事件的起因源自於該村村委會偷賣3200多畝土地,卻只給了不知情的村民極少補助款。村民多次上訪無果,終至積怨爆發,難以收拾。

21、22連續二日,數千村民上市府抗議,要求政府歸還被偷賣的土地。他們堵路、砸村委會、掀翻十多輛警車,跟特警發生暴力衝突,雙方至少10多人受傷。9.21事件後,烏坎村支書薛昌、村委會主任陳舜基逃跑,村委會癱瘓。23日村民選出「臨時代表理事會」,與年輕人組成「烏坎熱血青年團」,與村內德高望重的林祖欒老人結成前線指揮部,主持無中共政府的烏坎村大局。

到11月21日,烏坎村掀起新一輪持久維權戰,並一度成為世界媒體發布中心。目前,烏坎村民初戰告捷,但當局秋後算帳的一貫做法,令外界繼續注目烏坎。

烏坎再掀大規模抗議

9.21警民大規模衝突後,村官消失。1.3萬村民,從47個姓氏中選出117名代表,再選出13人組成「臨時代表理事會」,由楊色茂擔任會長,繼續與政府談判。

兩月下來,村民並未看到政府誠意,11月21日上午9點,3500多村民再度敲響銅鑼到市府示威。村民5人一排,隊伍長達2公里,舉著「反對獨裁」「懲治腐敗」「還我人權」「還我耕地」「打倒貪官」等標語。大批路人圍觀,也有員警拍照,但未制止。

村民用了2個多小時到達市府前廣場,坐地等待。市長邱晉雄出來接了訴求書,稱儘快解決後,遊行隊伍和平散去。22日,村民又到被開發地塊、有土地爭議的企業及村委會等地示威。

遊行轟動全球,很大程度上歸功於「烏坎熱血青年團」。他們用村民募款購買攝影器材,記錄活動並通過QQ群、論壇和社交媒體廣泛傳播;還添置對講機、監視器、防盜網等,組成村中「維安」小隊,保護「臨時指揮部」安全。

「烏坎熱血青年團」前身是09年QQ上的一個群組,目前至少有600名年輕村民,主力是80、90後。他們開始發傳單動員村民,製作和烏坎維權有關的歌曲、短片,逐步從虛擬世界走向真實世界,成功組織了9月21日的5000人集會遊行。

村民大遊行還要求民主選舉,原因是村黨支書和村主任四十多年沒換過,每次換屆選舉都舞弊,村民從未以民主方式投過票。

另外,烏坎村官將集體土地低價賣給開發商,私吞土地賠償金七億多元人民幣。從2009年6月起,村民持續進行過11次上訪,從未得到政府書面答覆。

21日遊行抗議後,陸豐市府作出承諾,用15個工作日解決烏坎村民失地和選舉等訴求。

新村書記遭圍堵 訴求反被稱非法

12月5日,政府派來的代村書記遭圍堵,村民拒絕非民選書記進駐。6日,市府官員來又被村民圍堵,兩車員警趕到與村民對峙,後在理事會調解下官員被放。

8日是市府允諾解決問題的最後期限,不僅沒解決,反而把村民維權定為涉黑行為。9日,汕尾市府向媒體通報稱「事件被村內外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所炒作、所利用、所煽動」、「境外勢力推波助瀾」、「改變了事件的性質」,並稱要取締「臨時代表理事會」、「婦女代表聯合會」等「非法組織」。

12月3日,熱血青年團成員莊烈宏在順德參加朋友婚宴時被便衣抓走。隨後理事會副會長薛錦波和曾昭亮、張建城、洪銳潮相繼被抓。陸豐公安稱,他們在9.21遊行中涉嫌「故意毀壞財物罪」、「妨害公務罪」。

警方數度偷襲 數千村民持械護村

同日,大量特警向烏坎村進發。全村男女老少則以鋤頭、鐮刀等農具到村口迎戰,特警不敢硬衝,只得停下,後撤離。

當局白天抓人不成,改成夜襲。10日零點,員警乘五六輛沒牌照麵包車潛入村子企圖抓村民代表。聽到喊聲,驚醒的村民拿工具衝出來,員警落荒而逃。

12日淩晨4點半,上千員警欲再次進村。值班村民敲響銅鑼,人們再趕到村口堵員警。6時,警方假裝撤退。村民為防偷襲在村口設路障。警方惱怒便射催淚彈。村民被迫退回村內。

據村民描述,員警就像鬼子,車燈都不敢開。暴露後又用喇叭喊話:「阻止我們的公務是非法行為,必須放下武器,歡迎我們進村。」村民嘲笑:「誰信你們的鬼話!」7點,警方突然全部撤離。據說附近地區也在示威。事後村民撿到五十多枚彈殼。隨後警方封鎖了進烏坎村的通道,村民只能走小路繞道回家。

代表被拘死亡 全村悲憤

12月11日晚,43歲的薛錦波被捕2天後死亡,官方稱心源性猝死。薛錦波女兒堅稱其父從無心臟病史,她看到父親「背後有腫,下巴和鼻孔有血,手腕扭曲變形,全身瘀青。」家屬和村民要求真相,但官方拒絕家屬領屍和拍照。

此惡行令全體村民感到悲痛和憤怒。12日村內商人罷市,學生罷課。在村委會搭靈堂哀悼薛錦波。隨後每天下午3點都集會抗議,許多村民披麻戴孝,跪拜在地,「薛錦波冤枉啊!」,哭喊聲動地。

中共封路封海村民向媒體下跪求援

當局在進出烏坎路段設立幾道哨卡,盤查來往人員證件。據報導,有記者試圖進村被攔回,也有村民外出被帶至派出所簽名與「村內勢力」劃清界限。

兩艘海岸巡邏艇封海,村民出海就抓;當局切斷網路、監聽電話、停供食品,令該村食物、藥品短缺,幾乎成為與世隔絕的「孤島」。

村民也在出入口設哨崗,設路障,手持棍棒盤查車輛、人員,每晚兩班,每班一百多人,以銅鑼報警。

12、13日,村民用摩托車接美國、香港記者走小路翻山進入烏坎採訪。村民2次集體向媒體下跪求援。

17日下午理事會召開村民大會,村民捐款2萬多元,還從小路運回糧食。鄰村也送來食品。

村民摘黨牌 自治成焦點

9月21日烏坎村民趕走村委會成員,組成理事會,將「中國共產黨烏坎村支部委員會」牌匾棄之樓梯下。村委會和300米外的派出所空無一人,烏坎村黨、政、公安全面「停業」。村治保人員自動解散,與村民一道維權。

號稱陸豐最富裕小漁村的烏坎,幾日間成傳媒焦點。美、英、法、日、港、丹麥、芬蘭、以色列等20多家媒體進村駐紮,一戶能無線上網的民居成了世界媒體新聞發布中心。

抬空棺突圍 當局被迫接受條件

12月18日村民大會決定21日戴白絲巾抬空棺材突圍,去市府討回薛錦波遺體,要求釋放四名村民,表示遇到暴力也不會還手,以靜制動。

19日上午,當局派21名鄰村村官當說客,12月20日,烏坎事件廣東省工作組進駐汕尾陸豐市,並發表就烏坎事件的有關講話。工作組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擔任組長,成立「村集體土地」、「村財務」、「村幹部違法違紀」、「村委換屆選舉」、「綜合協調」五個小組處理烏坎事件,要求村民撤路障,警方也解除封鎖。

林祖鑾20日晚向中外記者發布消息,第二天他將一人在烏坎村南海觀園與朱明國談判。訴求主要有三點:釋放被捕的三名村民;歸還薛錦波遺體;承認村民理事會的合法性。

21日上午,國際媒體齊聚「林朱」談判地點。不料最終談判改到市府,不過官方被迫答應了村民的三項訴求。

下午3點村民大會上,林祖鑾傳達,官方答應三點要求外,另外口頭承諾不抓人,不秋後算帳,省委重視,叫放心等。因此遊行取消,恢復村內生產生活,至此,村民初戰告捷。

取保候審並非無罪 驗屍無共識


24日烏坎村民召開大會,公布了被原村委盜賣的土地情況。村民認為土地徵用合同無村民簽字無效。市府派人找村民補簽遭拒。

三名村民被放回,而警方稱曾昭亮另有案子不能放。拍攝烏坎紀錄片的張建城22日獲釋,但只是取保候審,並非無罪。大紀元記者也證實三位原獲釋村民都簽了「保證書」。

薛錦波遺體尚未歸還,政府害怕曝光後再次激起民憤,正在與家屬談判。朱明國表示,要多少錢都可以提,但要解剖屍體。家屬說不是錢的問題,要死亡真相,追究相關責任人。

薛的女兒薛健婉要求獨立專家驗屍,屍體要完好土葬,官方解剖無法信服。

村民說,廣東政府堅持解剖企圖掩蓋真相,可能再次引發群體維權。根據當局一貫做法,外界擔心秋後算帳,是以烏坎村未來的走向,仍持續令舉世拭目關注。◇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