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規定微博註冊用真名 難掩黨國賊心

?"
北京微博實名制出臺引發網路強烈反彈,圖為一中國網路用戶在訪問微博。(AFP)

從實名存款到實名買樓,從實名買手機到實名買菜刀……現在,當局又出台:微博實名。說到底,就是想更加嚴控網路言論自由。

文 ◎ 韋拓

2011歲末年終,一條消息又讓生活在海內外的華人嘩然:中共北京市政府新聞辦、市公安局、市通信管理局和市互聯網信息辦4衙門一塊定了個《北京市微博客發展管理若干規定》(以下簡稱《規定》),在12日16日公布。該規定稱:任何組織或者個人註冊微博客帳號,應當使用真實身分信息,用戶「實名註冊,發言可用匿名」,網站應在3個月內規範現有用戶。

2000年3月,黨國為遏制貪官斂財而實行存款實名制,讓貪官反而把錢運到外國,但實名的歪招卻一發不可收,花樣層出不窮。買票買車到買樓,手機網戀到財產,自從楊佳手刃警察,連買菜刀都要實名,鬧得百姓罵街,官員人人自危。
但當局樂此不疲,「有關部門」發現,網民接近5億,「實名」可以阻嚇反對的聲音。於是乎,冒著違背自己憲法的風險,既不討論也不聽證,用4個衙門的名義強行出臺微博實名《規定》。

黨媒造勢 官商呼應

《規定》出臺前後,黨媒就像以往那樣開始造勢。10月18日,中共官媒《北京日報》發文《網路微博誠信缺失將無以立足》稱,以「更為完善、更有針對性的舉措」來治理微博,根本措施就是微博「全面實行實名制」,並稱此舉「勢在必行、刻不容緩」,微博正在成為「虛假信息、非主流思想文化」的「主要集散地」和「負面輿論」的「放大器」,滋生著越來越多的社會問題。

官方背景的網路運營商也馬上跟進。互動百科說,新浪微博事業部總經理彭少彬、搜狐網微博運營總監劉鑫智、和訊網總編王煒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無一例外對微博實名註冊大唱讚歌,稱之「有利於營造健康和諧的網路環境。」「對用戶的交流溝通將更有實際意義。」「對每個網上的發言者是一種很好的約束,也能提高網站信息的專業程度。」等等。

境外黨媒鳳凰網CEO劉爽則稱,用真實身分註冊,「會提高微博信息的品質和微博的公信度。」

微博實名被斥違憲

雖然有上吹下拍,但專家學者質疑微博實名沒有法律依據。中國大陸第一個專門承辦行政案件的專職律師袁裕來推薦了博友談曉雲的分析文章指出,微博實名《規定》違反憲法、民法、行政許可法、立法法。

文章列舉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五條: 「……一切法律、行政法規和地方性法規都不得同憲法相牴觸。……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

根據《憲法》第三十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規定》所涉及的「微博實名制」涉嫌侵犯憲法賦予公民的言論自由權。法律沒有禁止的,都應是公民的權利,《憲法》並沒有明文限定,公民享有的言論自由必須是「實名制」的言論自由。

《民法通則》第九十四條:「公民、法人享有著作權(版權),依法有署名、發表、出版、獲得報酬等權利。」署名並沒有限定必須要「實名」,《規定》對於未實行實名制登記的公民「禁言」,涉嫌侵犯公民的著作權和言論自由權。

作者身分不明也同樣在法律允許範圍內,並不受禁止。實名或使用筆名(網名),是每個公民的權利, 「微博實名制」有違民法。

《行政許可法》第十七條:「其他規範性文件一律不得設定行政許可。」而《規定》指出,「本市行政區域內網站開展微博客服務,應當在申請電信業務經營許可或者履行非經營性互聯網信息服務備案手續前,依法向市互聯網信息內容主管部門提出申請,並經審核同意」。這屬於行政許可範疇,因此《規定》有違《行政許可法》。

《立法法》第七十三條:「地方政府規章可以就下列事項作出規定:(一)為執行法律、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的規定需要制定規章的事項;(二)屬於本行政區域的具體行政管理事項。」微博作為覆蓋全世界範圍的平臺,用戶不僅局限於北京市,《規定》無權規定自己行政區外的用戶實行「實名制登記」。

另根據中共工信部《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辦法》規定的信息發布條件和申請備案條例,微博早已取得合法的行政許可。而《規定》稱「自本規定公布之日起三個月內依照本規定向市互聯網信息內容主管部門申辦有關手續,並對現有用戶進行規範」,完全沒有法律效力甚至已違法,應當依法予以撤銷。

據大紀元報導,原中國青年政治學院教授展江認為,總理溫家寶一再要求政府依法行政,法無授權即不可行,那麼北京市此舉的法律依據是什麼呢?

國新辦主任王晨去年人大講座時提及要制定《互聯網管理法》,展江籲請有關方面探究微博實名制的法律依據,「如果沒有,應該傾聽民意,不要實施與法治社會目標不一致的政策。」他建議政府收回《北京市微博客發展管理若干規定》,並在微博上列出了理由。

實名制危害個人隱私

中共當局要整肅媒體或打擊敏感人士,總能找到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微博之所以成為當局的一塊心病,根本原因不是什麼謠言藉助微博散播,而是因為真相會藉助微博迅速傳播,正義被發揚光大,對官方形成巨大壓力,比如錢雲會事件、陳光誠事件。

除此以外,網友還質疑,實名制最大的風險就是個人隱私,如身分證號碼一旦被洩漏,用戶的出生日期、出生地及性別暴露無遺,廣告、垃圾、詐騙信息將紛至沓來。

一個簡簡單單,並非生活必需的微博,註冊居然還要身分證號碼和中文姓名,用戶便不得不考慮風險得失,使用微博能給自己帶來什麼?自己為此將失去什麼?

如果微博網站被黑(駭),用戶身分信息洩漏,責任誰來負?如果有人利用盜取的身分去辦理信用卡或犯罪,受害人的損失由誰來承擔?

由於目前大陸個人隱私保護不力,網民自我保護的唯一對策就是不在商業網站錄入個人身分信息。

市民聞先生在撲滿網上說,「廣告什麼的都是浮雲,關鍵是個人信息不安全。」他只在少數場合填過相關資料,還是隔三差五收到賣房賣車賣保險的信息。「對方瞭解我的情況達到了相當恐怖的程度。」因此,他特別抗拒在網路上填真實信息。

據報導,世界上一些國家推行網路實名制一段時間後將其取消,如2007年推廣網路實名制的韓國,4年內,網民個人信息如身分證號碼、個人電話、家庭住址等在網路上被大量偷竊洩漏,因此韓國政府今年廢除了網路實名制。

黨國吏臣多化名 卻要百姓用真名

瞭解中共的人都記得,其大批黨徒乃至其高層至死不用真名。江青原名李進孩,後來由學監幫其改名李雲鶴,在上海又取藝名藍萍,到延安才改名江青一直到死。毛澤東篡政之前曾化名毛奇、李得勝、楊引之等,周恩來用過伍豪、胡必成等多個化名,任弼時化名史林,陸定一化名鄭位,潘漢年化名叔安。那時他們的真實身分你是搞不清的。

更有大陸媒體披露,中共前外長黃華原名王汝梅,考慮到「從事革命工作」用原名會連累家庭,結果後來用了一輩子假名,真名反倒被人淡忘了,甚至他的兒孫也全部姓了黃。

更諷刺者,堂堂前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被毛澤東迫害死時,火化單上寫著:姓名:劉衛皇;職業:無業;死因:病死。

中共開國元勳彭德懷被迫害致死後,骨灰盒上貼著變黃的紙條,上書:姓名:王川;性別:男;年齡:32歲;籍貫:本市;死亡原因:病故。

這個殘忍的匪幫對自己的大吏、忠臣尚且使用化名掩蓋罪行,要求老百姓用真名發言,哪個不曉得它憋著什麼壞水!

就像網友飛過山指出的:土共領導人,子女在美國上學都不敢用實名,憑什麼要求老百姓上個網要實名?土共報社、網路評論員,是不是也應該實名?政府強迫上網實名制,是公權力對私人權利的傾軋。

中共最深的恐懼

一個正常社會,大家彼此都稱呼真名,多簡單多爽快。現在西方文明社會就是這樣,員工見老闆直呼名字,百姓見了總統也不例外,沒有哪個弄個假名讓人叫。名字本來就是個代號嘛。

其實也並不是外國才這樣,中國自古就有「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風氣。梁山好漢武松在鴛鴦樓上刀劈惡人張都監、張團練和蔣門神,都還蘸血在牆上留下實名——殺人者打虎武松也,大有敢做敢當的豪爽。

細究起來,那個謙謙君子成群、堂堂正正做人為官、無需隱瞞名諱的千年淳樸社會,就斷送在殺人越貨的土共時代,從它陰謀篡權開始,幾乎所有土共頭目都以假名出現,連武松的腳趾頭都不如。

現在這個匪黨掌權了,要強制百姓報實名了,原因是它永遠脫不掉匪的臆想:這麼多反對我的!我在檯面上,你在虛擬世界?不可以。它開著裝甲車、端著衝鋒槍,百姓拿著天天下廚房用的切菜刀,它都會聯想到造反,你想它心裏陰暗恐懼到何種地步。如果想到美國到處可以買槍,200多年竟沒有哪屆政府被槍桿子推翻,它一定會永遠想不通,直到腦崩潰。

說到誠信,不是實名不好,人們也不是不想互稱真名,那些在微博群裡的網友,都互知真名。只是不想被醜惡的政權所威脅——哪天開了一句玩笑,自己便從群裡消失。◇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