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呈現心靈 澳製帽大師生活歷練中創作

?"
譽有當今澳大利亞女帽界大師之稱的瓦爾特勞德.萊納(Waltraud Reiner)。

澳大利亞知名帽界大師瓦爾特勞德.萊納走上製帽之路並非順遂,當經歷磨難與痛苦後,她領悟在創作過程中表達自己的內心世界。是技藝,是藝術,對萊納而言,從「帽子」那兒得到的是更多人生的哲理與省思。

文、攝影 ◎ 欣然、穎慧

距離澳大利亞墨爾本最著名的購物中心Chadstone Shopping Centre不遠處,有一家帽子店,那是譽有當今澳大利亞女帽界大師之稱的瓦爾特勞德.萊納(Waltraud Reiner)經營的天地。雖說帽子屬於時尚品,但萊納打造空間卻頗有傳統韻味。尤其賽馬會或其他重大儀式,很多時尚愛好人士都會來這裡訂製帽子。

出生於奧地利的萊納,早年居住在德國。步上「製帽之路」對萊納而言,是個神奇的歷程,猶如她離開德國來到澳大利亞,是人生中奇妙的轉折!

在德國生活的前兩年,萊納計畫自己掙錢就讀心理學,但快樂的心境卻讓她不再想當心理學家。直到六年後,萊納心中升起那自童年起盤旋不止的強烈感受,「我心中有一種渴望,那種我從11歲起就一直有的感覺,又強烈起來,那種感覺似乎並不是我自己發出的,這種感覺似乎知道我應該幹什麼,每當我想起它時,我都會流淚。」

隨著感受日益強烈,萊納明白那發自心底聲音的提示:「我知道,我應該專門去做什麼,但卻不知道具體是什麼事情。」直到有一天,萊納看到一本雜誌上介紹澳大利亞凱恩斯的文章,「我突然想,也許我應該去澳大利亞。於是我去申請護照,而且很快就得到了。」於是萊納離開了德國,但抵達的不是凱恩斯,最終落腳的是墨爾本。

心靈指引 尋覓終生志業

命運之神的指引,過程也許時而清晰又模糊,但總會分毫不差。偶然的機緣,萊納得到了一家帽子店面試的機會,她回憶當時:「我縫了20分鐘後,在那枯燥的縫製過程中,奇特的感覺又從我的心裡升起來了。那時我的心中充滿了感動,我聽到一個聲音:『我到家了,這就是我在尋找的職業,我不用再尋找了。』」萊納心情的激動、興奮、欣喜……「我找到了我一直在尋找的,我要去做帽子,那才是我的職業!」

就這樣,萊納開始製帽學徒的生涯。當她確定製帽就是內心所要尋找的職業後,她開始多方求學,精研技藝。一次回家鄉探望奧地利父母的旅遊中,萊納拜訪了旅程中所有的帽子店。

「我一路都在問能不能在哪裡免費學習?到了倫敦,在Rose Cory店,那是專為英國女王製作帽子的店,幸運的我在那裡學習了四年。然後我又在Somerville帽子店工作了兩年,而這家帽子店又是專為很多侯爵和公主製作帽子的名牌店。」萊納在倫敦學到很多製帽的技巧後,回到了墨爾本,並買下了一家帽子店,一做就是七年。

     
萊納工作室中琳琅滿目的製帽模型、布料及各種裝飾品。

遭逢人生打擊 悟得新境界

正當事業順利之時,人生中一連串的打擊也隨之而來,萊納回憶:「1997年我先生出了車禍,使我不得不關閉我的生意,但當時我已經開始從事製帽教學,在墨爾本的大專學校教製帽專課,我在那裡工作了三年。但到2000年時,我幾近崩潰。」

當時的她,一對兒女尚幼小,分別是八歲與五歲,丈夫又有自殺的想法,萊納只能壓抑所有的想法、悲哀、氣憤、恐懼……那些深藏心底的感受無人可訴說,「我覺得自己快崩潰了,我知道我得做什麼來解脫自己,但不清楚應該做什麼,我的生命之神在此時又給了我提示!」

接受指引,萊納的生命再次發生轉折!她參加學習製作洋娃娃的培訓班,學會了在製作的過程中,表達所有的情緒,所以當培訓班結束後,萊納覺得自己解脫了。「我第一次意識到通過創作表達自己情感的重要性,所以我在學校的教學目的完全改變了,以前它只是關於製帽技巧,而現在,我開始希望我的學生學會表達自己,用她們手中的材料表達自己!」

磨難和痛苦讓萊納開始思考,並使她從原先單純追求技術昇華到一個新境界,學會在創作帽子的過程中表達自己的內心世界,用萊納的話說就是:「用生活經驗製帽。」


萊納從「帽子」獲得快樂,也樂於扮靚他人的人生。

「我參加了很多的研討會,製作了很多帽子,但沒有兩頂帽子是完全一樣的。正像沒有兩個人是一樣的,也沒有兩種材料是一樣的。教學中我總是和學生一起做,也許製帽的方式相似,正如我們大家的生活方式可能相似,我們都呼吸,但我們是不同的人。」

每頂帽子如同每個不同獨特的生命,就恰似每個人在生命歷程裡,總是扮演不同的角色,「我突然意識到,其實我們人生扮演的很多角色,就像我們戴的帽子一樣。我們可以是女兒、戀人、母親,可以有很多頂帽子,這些帽子並不能代表我們真正的自己,只是我們的一部分,也是我們的一種選擇。」

製帽藝術 扮靚人生

如今,對萊納而言,製帽已經不再是一門手藝,而是一門藝術了。自己獲得享受的同時,萊納也分享如何從「帽子」獲得快樂,扮靚他人的人生。

萊納分析,男性喜歡女性戴帽子,因為某些帽子會使女性更具女人味。對於女性而言,戴上不同的帽子也可以展現不同的個性風格,「例如,戴上一頂用鮮花修飾的帽子,會很有女人味;但如果帶上一頂很高的帽子,人們就不得不抬頭仰望妳。妳會由於戴了不同的帽子,而有不同的感受,更何況,妳還可以將帽子都摘下來,還原到本來的自己。」


瓦爾特勞德.萊納展示她的作品。

萊納有來自各個國家的學生,也曾在香港和泰國開過製帽班,她發現東方女性對帽子既陌生又好奇。「我發現東方女士對於自己的頭髮很挑剔,她們對自己的髮型也很挑剔,而且她們往往不戴帽子,但我把帽子介紹給她們時,她們都很興奮。雖然戴帽子並不是東方人的傳統,但為什麼不可以戴各種帽子試一試呢?」

不同樣式、顏色的帽子,可以展示人們不同的自我,相對的,在萊納眼中不同的人也賦予帽子不同的靈魂。「我認為,帽子可以反映出一個人的心靈。雖然帽子本身只是一個物件,但戴帽子的人卻賦予了它靈魂。例如,戴上某頂帽子,那個人可能會被賦予不同的美德,例如大度、有趣、幽默、現實、高傲或令人討厭——我的意思是說,雖然帽子本身是死的,但帽子幫助戴帽者表達自己。」

戴帽如人生 換角度 別有風景

另外,戴帽子也講究角度,不同的角度,帽子達到的效果就會不同。「如何戴帽子很重要,需要考慮髮型,是否帶耳環?是否上口紅?而且戴帽子需要考慮角度問題,因為戴帽子的效果會因為這些而改變,如果你戴帽子的角度不對,效果也不會好。」而人生也需要從不同的角度來看待,不同的角度自然會看到不同的風景。「從一個角度看我們的人生也許很糟糕,但如果換另外一個角度,也許你會有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

走過困境,萊納經營目前的製帽店,頗受時尚人士喜愛,也從事製帽教學的她,性格顯得豁達,看不出曾經的抑鬱與迷失,她說,每個人都戴著一頂無形的帽子,人生需要笑聲,需要幽默的態度。「如果人生中能夠有更多的笑容,我們會活得更輕鬆,戴帽子表現自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任何人都可以戴帽子,其實每個人都戴著一頂看不見的帽子,我們希望,用我們有形的帽子將那個看不見的帽子表現出來,並且讓戴帽者因此而感到快樂。」

「對於我而言,帽子並不是我生命中的全部,但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它是一種心理的藝術。」是技藝,是藝術,或許對萊納而言,從「帽子」那兒得到的是更多人生的哲理與省思。◇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