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西藏活佛的虹化

?"
藏傳佛教喇嘛修成以虹化方式飛升。(Getty Images)

西藏活佛的虹化

這時劉太太又端來一盤櫻桃和西瓜,勸客人吃。古明站起身走到客廳的櫃子旁,上面有不少精美的工藝品,不過吸引古明的倒是一尊玉佛。

「這玉佛挺特別的。」

「果然是好眼力!這是前些年我母親在世時,給她老人家的壽禮。她信佛,我就專門託人在西藏請的這尊玉佛,是仿照一位西藏高僧死後虹化的遺體雕刻的,這位雕刻師也是一位喇嘛。」

「這世界啊真是無奇不有。我不是親耳聽說,我都不相信。我一個朋友的朋友的父親曾經是原西藏軍區司令員張國華將軍的衛兵。1952年的一天,他陪張國華去見一位活佛,他叫索郎南傑,這位老活佛託人帶信說,第二天早上他要離開西藏,於是張將軍趕去送行。

去了,就見那位活佛端坐大經堂中央,不來接待客人,張將軍一時不解,就和衛兵一起站著看。這時就見寺廟的其他僧人全都來了,圍坐在活佛四周。當時在場的還有西藏上層人物土登尼瑪等很多人。

這時就見活佛從座位上騰起,一米多高,騰起後落回原地,一會又騰起,這次更高了,又落下,第三次騰起時,突然一聲巨響,就好像什麼爆炸了,或打了個大雷,等人們回過神,活佛不見!只見一朵紅雲從他寶座上升起來,最後什麼痕跡都未留下。」

「密宗把這叫做『虹化』,人一下變成一道彩虹飛走了,道家叫『羽化升天』!」古明激動地說。

「是,西藏人說,能看到這些景象的人都是有福分的人。西藏後來有大啟庫者、推煙林巴等13人全部虹化,變成一道紅光走了,整個身體一下全部消失了!」

「那這個人形又是什麼呢?」

「虹化現象是一種修煉界的奇觀。修成得道的僧人離開人世的時候,打坐的身體不斷發光,在發光的同時,身體不斷縮小、縮小而最後完全消失,有的只剩下指甲與毛髮;在身體發光縮小的同時,頭頂上方還會出現一片紅光繚繞,這是藏密修行者追求的死後最高境界——虹霓法身。比如在多康寺院裡至今還珍藏了一片小指甲,是1883年一個叫壤日克的喇嘛虹化後留下的。

有的修行稍微差一點的,他的肉身在發光中縮小到一定程度便不再縮小了,有的縮小到小臂這個高、有的比手掌還小,不過都是按比例縮小的,連樣子都跟原來那個僧人很相似,但這時的身體堅硬如鐵,長久不變! 」

「是呀,1980年西藏昌都地區貢覺縣的阿達拉姆和察維縣的玉拉去世時,兩人分別縮小到20釐米和50釐米高,而且都堅如鋼鐵。這個玉佛就是他們寺院的喇嘛仿照阿達拉姆虹化後的身體雕刻的。」
「真是難得一見的寶貝啊!」張寧忍不住感嘆道。

「是,是!」古明也很興奮。「著名的藏傳佛教學者堆炯.吉紮蓋西多吉寫了本書叫《寧瑪源流》,裡面記載說:「以南北大圓滿庫之道,得虹化者不計其數。」

「是呀,」劉金貴插話說:「我聽說在西藏、青海,喇嘛修成得道的很多,比如在青海茶郎寺,幾十年前有個喇嘛叫郎喇嘛秋氣多遼傑,他圓寂時身體縮小到20多釐米,火化後變成10多釐米高的金剛不壞之體,現在都還供奉在茶郎寺的佛塔裡,他的弟弟叫郎喇嘛秋結日,生前能夠穿牆而過,還能遁入土中,來去自由,他不用任何乘具就能輕鬆渡過黃河,幾十年前他也在茶郎寺圓寂虹化了。」

「這跟達摩老祖差不多了,一根蘆葦過江。」古明笑著說道。

「我聽說那個茶郎寺的好多活佛都虹化成功了。1945年大不紮活佛是在茶郎寺虹化的,1951年的布各斯活佛也在茶朗寺虹化,1958年共產黨進入西藏,當時茶郎寺活佛叫亞當郎木吃,他被抓進了勞改所,有一次他在房子裡幾天都不見出來,管教幹部推門一看,發現他已經圓寂了,身體縮小到手臂那麼高。1993年茶郎寺活佛羅結圓寂後,火化出五色舍利子。」

「西藏真是個好地方啊。人傑地靈,我一直在想,等我退休後,我回中國養老,到西藏也去住幾年……」古明開玩笑說。

「那你可受不了,高原反應,條件又差。」劉太太關心地說。

「他只是有這個願望,……咦?怎麼都快11點了?一聊起來就忘了時間了!」張寧說到。

「沒關係!反正你家離這很近,明後天也不用正規上班了。」

這時只見劉洋走到古明面前:「古叔叔,您不是說還有東方預言也談到2012年嗎?」毫無疑問,這位哲學博士的大腦還盤旋在2012這個問題上。

「是啊,中國有很多這樣的預言,有的說的很直白。不過今天時間太晚……」「那明天吧!您明天再來吧!」劉洋懇求到。

「明天我不在家,這幾天我有幾個飯局要陪。」劉老闆打斷說。

「爸!您不在家沒關係!只要古叔叔有空就行!」劉玉也在一旁懇求。

「我也想聽呀!這麼精彩的報告,世界最高水平,到哪去找?也是我們幾十年的交情了,否則你古叔叔、張阿姨那麼忙,人家花那麼多錢請他去做報告,他都沒去!我哪能錯過這種寶貴機會呀?」

「哪裡哪裡,我們是互相學習。今天聽張教授這麼一講,我也學到很多啊。」古明拿夫人開玩笑了。「而且還見識了你家的寶貝收藏。」

張寧笑了笑,「這幾天可能都沒時間,聖誕節很忙,等以後吧!」

「等以後?那要等到什麼時候呀?」劉玉拉著張寧的手,繼續懇求。

「這樣吧,我以前做過類似的調研,我回去找找,爭取今晚把那份資料傳給你們。」

「太好了,謝謝您,古叔叔!」劉家四人一直把古家夫婦送上車,目送車走遠後才回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