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法國的諾查丹瑪斯

?"
法國的諾查丹瑪斯是個醫生,但對星相學和天文學非常精通。(維基百科)

法國的諾查丹瑪斯

「先講西方最有名的預言家、400年前的法國的諾查丹瑪斯(Michel de Nostredame)。他最初是個醫生,但對星相學和天文學非常精通,後來由於他預言的非常準,比如他預言了當時的法國國王亨利二世的離奇死亡,還有幾位王子的命運,後來他就靠預測為生。

他寫了一本書叫《諸世紀》,預測未來幾百年將要發生的大事。你猜他怎麼做預測的?夜深人靜的時候,他虔誠無聲地將盛滿清水的鉢盂安置在黃銅三腳架上。小心翼翼地把身體傾向這個四世紀古老的鉢盂,全神貫注的凝視水面,一種無形的力量從他的心臟和大腦發出,以至整個身體的力量穿透肌肉神經的束縛,來到這雙深陷的雙眼,再進入空中,無聲地拍打著水面。不一會兒寂靜的水面升騰起一層白霧,逐漸地霧愈來愈多,充滿了這間小小的暗室。諾查丹瑪斯全身紋絲不動,眼睛仍直直地凝視著霧氣中的水面。接著水開始顫動,水面也開始變幻,最後一副神奇的景象浮現於水面之上,於是他就穿透時光隧道看到未來景象了。」

「我一會也去看水面!」

「你哪能看得見?他是有特異功能,把未來景象搬運到水面上,用眼睛看到的,一般人你這樣盯著看一輩子,也什麼都看不到的。」

「劉華,你別打岔。哥,你繼續講。」

「《諸世紀》裡面有300首預言詩,他不但預言了法國大革命、拿破崙與希特勒的誕生與掌權等歷史大事件,還預言了1666年倫敦大火、美國總統肯尼迪(甘乃迪)遇刺、挑戰者號太空梭爆炸等「偶然事件」。後來人們發現他的預言準確率高達99%。你知道嗎,他還預言了汶川地震!

在紀9第83首中寫道:「Sol vingt de Taurus si fort de terre trembler, Le grand theatre remply ruinera:L'air, ciel & terre obscurcir & troubler, Lors l'infidelle Dieu & saincts voguera. 譯文:當太陽進入陶魯斯第20天時, 大地發生劇烈震動,龐大的劇場頃刻間化為廢墟,空氣、天空和地面都變得黑暗污濁,不信神的人們也開始呼叫起了神和聖者。

「陶魯斯」在星相上指「金牛座」,「太陽進入陶魯斯第二十天」正是5月12 日,大陸破譯者洛晉在其所著的《諸世紀:諾查丹瑪斯預言全書》(時代文藝出版社1998年10月版)一書中曾明確寫明了地震發生在『某年5月12日』。沒想到10年後應驗了。預言最後一句『不信神的人們』即『無神論者』,而中國大陸正是『無神論者』最多最集中的地方。汶川地震後人們經常聽到電視廣播上說『天祐中華』、『天祐四川』,不信神的人們也開始呼喚神的保佑了。 」

「哥,他還預言了什麼現在的事呢?」

「現在人們談論最多的,就是諾查丹瑪斯在《諸世紀》第十卷第五章中說,「1999年7月恐怖大王從天而降,為使『安哥魯亞』恐怖之王復活,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天下,說是為讓人們獲得幸福生活」」

「1999年7月,那不就是12年前嗎?我那時都幾歲了,什麼恐怖大王啊?」

「這則預言是《諸世紀》整本書中唯一一個具體寫明時間的預言。比如諾查丹瑪斯曾說:「在數字8和9組成的年份裡,東方會發生大事件」, 只有經過了1989年的「六四」事件後,人們才能知道他說的是哪一年以及具體什麼事。不過這一首很特別,直接就寫明了,「1999年7月,恐怖大王從天而降,……」由於《諸世紀》預言的準確率高達90%以上,於是很多人相信1999年7月人類將面臨巨大災害。」

「99年7月,哪有什麼災害發生了?這不是瞎說嘛。」劉太太好像找到了什麼依據。

「有人查了《世界年鑒》,這個月裡發生的大事和恐怖大王有關的有下面幾條:7月19日至8月1日,美東地區高溫乾旱,造成至少200人死亡;7月29日,美國亞特蘭大一名在股票市場損失慘重的男子絕望之中射殺9人,傷13人後自殺;科索沃戰火繼續;印巴喀什米爾地區衝突繼續造成少量人員傷亡;7月上旬俄羅斯在哈薩克斯坦用質子火箭發射衛星,火箭在空中爆炸;伊朗學生和警方發生衝突;7月20日,江澤民政治集團開始對上億的法輪大法修煉者全面鎮壓,迫害波及全世界;摩洛哥國王哈桑去世。我看報紙上解釋說,諾查丹瑪斯預言就是指的就是99月7月20日對法輪功的鎮壓,因為無論從受害人數、受害面積、受害類型來講,這都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事。」

「法輪功?就是經常在街頭反對共產黨的那個?以前我買菜時,還經常看見他們有人在煉功、發傳單。」

「什麼叫法輪功啊?哥,你知道嗎?」

「我們學校就有人煉法輪功,我認識一個朋友阿芳就在煉。」劉玉搶先說到。

「具體法輪功是啥,我也不知道。好像是種氣功,煉了身體好,但他們經常在街頭搞抗議……你看,我的故事還沒講完,你就打岔。你知道諾查丹瑪斯是怎麼死的嗎?63歲那年,跟他自己預測的一樣,他由於洩露太多天機,『全身潰爛而亡』,死得很痛苦的。」

「好了,來吃飯了!」劉太太這時招呼孩子們來到了餐廳。

晚飯後,劉華對劉洋說,「哥,再講幾個預言家的故事吧,我最喜歡聽故事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