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進化論的謬誤

進化論的謬誤

「是嗎?可當達爾文提出進化論猜想時,他自己都膽膽突突的,因為他知道至少有兩點進化論無法解釋,他說:『寒武紀大爆發現象仍未能解釋,確是可作為用來打擊我觀點的證據。』假如生物是從原始生物一點一點進化成高級生物的,漸進的方式決定了不可能在5億3000萬年前的短短幾萬年內,幾乎現在所有生物種類都同時出現在地球上了」。蘇珊說話聲音不大,但語氣卻很肯定。

「達爾文還說:『只有人類的進化,怎麼都不可能用我的進化論來說明。』在他看來,人類的進化速度也太快了,現代人猿的腦細胞大約十億個,而現代人類卻有140億個,增加了14倍,智力水平也大不相同。連達爾文自己都覺得進化論站不住腳,他30多歲時跟隨小獵犬號遠行,看到各種神奇景象,他很驚訝生物界在千奇百怪的個性中,還有那麼多的相同性,於是他想解釋這些相似性,但自知理由不充足,直到50歲後,華萊士給他寄來類似文章後,他才發表了《物種起源》。」

「那是他不敢發!因為當時宗教迫害很嚴重的,你看,哥白尼提出日心說,被教會燒死了,達爾文不信教,但他妻子是基督徒,他知道他的理論徹底否定了神的存在,他不想被人群起攻擊,所以就沒發表。在我看來,宗教就是很狹隘的假想。」彼特反駁說。

聽彼特這樣反擊,劉洋心想:這世界真是奇妙,人們找對象,有的是志同道合,有的就是相反互補了。彼特不信神,卻偏偏喜歡上一個虔誠的基督徒,看來人的婚姻還真不是自己選擇的。中國人說有月下老人牽紅線,誰給牽在一起了就是誰。唉,不知我今後找個怎樣的對象?我媽這次又在旁敲側擊說我了……劉洋坐在那,腦子卻開始溜號了。

「不過我看最關鍵的還是現代分子生物學的證據。物種的差別是由基因決定的,物種要進化就必須得有基因變化,然而基因是非常穩定的,當癌細胞產生或畸形胚胎出現時會有基因突變,但這些突變只能導致個體死亡,而無法將新基因傳遞給正常的下一代。我看有個科學家比喻說,如果說人是從猴子進化來的,就好比一陣颱風颳過一個垃圾堆後,把裡面的廢鐵組裝成了一輛精密高級的轎車一樣的不可能,其概率可能性只有幾百億分之一。」湯姆插話說。

「人的基因和黑猩猩的基因有99%相似,只有1%的差異,但黑猩猩卻成就不了人類1%的文明,這說明物質不能決定生命的全部,人體還需要精神和意識才能構成一個完整的人。而意識的起源與演化卻完全不是進化論所能解釋的。」蘇珊最後這句話,說得湯姆直點頭。

「我發現,最推崇進化論的,除了納粹德國的希特勒之外,就是前蘇聯、中國等共產主義國家了,其他國家,70%以上的人還是信仰宗教的。前羅馬教皇保羅二世說,法西斯和共產主義是人類二十世紀遭遇的最邪惡的兩大魔鬼。對了,上次我在大街上看到有中國人徵簽,說是要退出共產黨和相關組織,他們說,希特勒屠殺了600萬猶太人,二戰導致全球3000萬人死亡,而共產主義僅在1949年之後的中國,就有8000萬同胞死於中共的暴政之下,他們還說『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洋,你知道這事嗎?」蘇珊問到。

「嗯,聽說過。」

「我一直很納悶,為什麼進化論漏洞百出,但還有人相信呢?」蘇珊又問。

「可能為了維護統治吧。共產黨在《國際歌》中唱到,我們要做世界的主人,共產黨把自己說成是至高無上的人間救世主,是紅太陽,同時進化論講生存競爭,優勝劣汰,這給共產黨的『鬥爭哲學』提供了理論基礎。」

「唉,洋,我上次看恐龍毀滅這個電影後,心裡一直很難受,假如現在再來一顆小行星撞地球,我們人不就成了恐龍了嗎?」彼特喝了一口飲料。

「是呀,我剛才走出電影院時也在想這事,哪怕不是那種全體生物的毀滅,哪怕只毀滅一部分,那也很可怕……」

蘇珊插話說:「現在很多人都在談2012,跟去年和以往不同的是,不那麼驚慌了,不怎麼害怕了,但很多人還是在思考。大家都覺得2012災難會更多,但人類不會滅絕。」

「是,整體滅絕的事可能不會發生,但局部,或針對部分人群,有選擇性的淘汰還是會有的,就像古代瘟疫,一半的人口病死了。」

「以前我看過一本書《歷史上的大瘟疫》,挺嚇人的。奠定了歐洲文明的古希臘毀在大瘟疫中;盛極一時的羅馬帝國也倒在瘟疫的鐵蹄下,還有黑死病等等,讓歐洲人談虎色變。」

「彼特,你給講講?」劉洋好奇地問。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