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雅典瘟疫 三分之一人口死亡

?"
由歷史畫家麗塔格里爾(Rita Greer)所繪大瘟疫時期倫敦街頭的慘兮情況。(維基百科)

雅典瘟疫 三分之一人口死亡

「嗯,先說希臘。西元前430年,希臘雅典很繁榮,被人稱為『黃金城邦』,然而一場前所未有的大瘟疫導致了三分之一的雅典人死亡。當時有位史學家叫修昔底德,他才25歲,也被瘟疫感染了,臨死前他用顫抖的手寫下了親身經歷:人們突然開始發燒,眼睛變紅,不斷打噴嚏、嗓子變啞,就像感冒一樣。不久就開始胸部發痛、咳嗽、肚子痛,然後嘔吐,連膽汁都吐出來的,後來胃裡沒東西吐了,但人會乾嘔,並強烈的抽筋。他們雖然體表溫度不高,但身體裡面很熱,總想跳進大水桶裡,總想喝水,有人還會躁動不安地大喊大叫,晚上都無法入睡,全身皮膚會長滿紅紅的斑點,有的四肢還會出現壞疽,由深紅色變黑並開始腐爛,人還活著就看見自己的身體在腐爛,傷口上出現蛆蟲,你說這多噁心。

那時恐怖籠罩著整個雅典。各個城區都設了屍體焚燒點,焚燒爐徹夜不息,陰森恐怖的濃煙和臭不可聞的氣味遮住了城市的上空,燻黑了嶄新建築上潔白的大理石。人們為了保命,親戚朋友病了也不去探望和照顧,家人死了也不遵循喪葬禮儀,隨便燒了就完了。有的看見別人設的火葬堆正在燃燒著,就把自己家人的屍體抬過去,扔在別人的屍體上就跑開了,人們對死亡已經麻木了。

據希臘傳說記載,瘟疫來臨時,阿波羅神曾提示眾人得把阿波羅神殿中那個正立方體的祭壇加大一倍。人們於是把祭壇每一邊加長了一倍(體積變成了八倍),但瘟疫依舊蔓延。後來人們才悟到,神諭的意思是要把祭壇的體積增大一倍,於是人們照此增大了祭壇後,瘟疫就停止了。但四年後又再次爆發,直到西元前426年底,瘟疫似乎完成了淘汰任務,才無聲無息地消失了。

橫跨歐、亞、非三大洲的羅馬帝國在西元二世紀後期突然衰敗下來,也和兩場瘟疫「安東尼瘟疫」和「西普裡安瘟疫」直接相關。

西元164年,在安東尼奧王朝的羅馬皇帝馬可.奧儒略,派兵平定在東部敘利亞省境的一場大叛亂,本無懸念的戰爭卻因為羅馬士兵染病死亡拖了兩年,等羅馬人最終打贏勝仗、凱旋而歸時,也把瘟疫帶回了羅馬,最後連皇帝本人都在受盡煎熬中死去。

醫書記載說,被瘟疫感染的病人會劇烈腹瀉、嘔吐、喉嚨腫痛、口渴、潰爛、高燒熱得燙手,手腳潰爛或生了壞疽,很多症狀跟雅典瘟疫一樣。在瘟疫高峰期,羅馬城每天要死5000多人,而且這樣的瘟疫竟然持續了16年,你說可不可怕?」

「太可怕了。」蘇珊露出痛心的表情,不過一會她又充滿希望地說:「瘟疫雖然摧毀了羅馬帝國,但也催生了基督教。在此之前,基督教遭受了近300年的殘酷迫害。古羅馬皇帝尼祿曾故意在羅馬城縱火,然後嫁禍於基督教徒。他命令將基督徒投進競技場中,讓羅馬權貴和他一起欣賞這些活人被猛獸咬死的場面;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基督徒與乾草捆在一起,製成火把並排列在花園中,然後在入夜時點燃,照亮皇帝的園遊會。」

「這羅馬人也太殘酷了!他們這樣幹,是會遭報應的。」劉洋忍不住評論說。

「是呀,很多人都相信,瘟疫就是神對人做錯事的懲罰。羅馬瘟疫之後,人們開始信仰基督教,因為很多基督徒在瘟疫中幫人治病,幫人照顧病人。著名醫學史家卡特賴特說:假如羅馬帝國不是在基督誕生後的一些年中受到無法治癒的疾病的打擊,基督教就不能成功的成為一種世界性力量,假如醫學不是落入基督教會的控制之下,那麼從4世紀到14世紀一千年間的醫學史就會完全不一樣。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