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浙江富姐」死刑案探祕

?"
2007年2月12日,浙江東陽,吳英因涉嫌非法集資被警方帶走後,本色集團旗下物業看板被拆除。(新紀元資料室)

118日,浙江「東陽富姐」吳英因集資詐騙案被判死刑。消息傳出,舉國譁然。學者、律師、普通百姓紛紛高呼:刀下留人!那麼多貪官都可以死緩,吳英為什麼要斬立決?大陸金融壟斷不改變,民間融資渠道不開放,專制暴政的屠刀不放下,下一個吳英會是誰?

王淨文

2012年1月18日上午9
點,還差四天就是除夕吃團圓飯的時候了。假如不是記者告知,吳英的父親吳永正還不知道當天下午三點半,金華市中級法院將對大女兒進行最後宣判,他趕緊從東陽趕到金華。吳英的兩個律師楊照東、張雁峰也是18日上午才接到法院的電話,法院沒說要宣判,但律師們預感到了,於是急忙乘飛機從北京、廣東趕到金華。

五點半法庭開庭。未滿31歲的吳英已經在看守所待了快五年了。只見她穿著一件紅色羽絨服,外披黃囚服,腳戴鐐銬,頭上還是紮著馬尾辮。宣判前,吳英回頭看了看父親,欲言又止,她的眼睛有些濕潤。

法官宣讀了二審判決書,裁定駁回吳英的上訴,維持其死刑判決,並報請最高人民法院複核。吳英聽著聽著,又一次回頭看了一眼父親。在被押回監獄前,吳英用東陽方言對父親說:「給我帶兩雙棉鞋進來。」

走出法庭時,吳永正和律師都表示要繼續抗訴,做最後的努力。20091218日,金華市中級法院一審以集資詐騙罪判處吳英死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一審第一次聽說判處死刑時,吳英也是走出法庭後才落淚的。在家人的敦促下,她最後幾天才決定上訴,因為她明白,有人想她死,她想活下來是很難的。二審於201147日開庭,但七個多月後才給出宣判結果。


2009年4月16日,金華市中級法院一審以集資詐騙罪判處吳英死刑,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新紀元資料室)

民眾要劫法場救人

消息傳出,舉國譁然。上至著名學者律師,下到普通百姓,紛紛高呼:刀下留人!民調顯示,95%以上的人認為吳英無罪或罪不至死,那麼多貪官都可以死緩,吳英為什麼要斬立決?吳英案還有3億多資金未追回來,匆忙殺了她,這錢不就成了死無對證嗎?

面對民眾的呼籲,御用喉舌稱,不要讓民間輿論左右法庭判決。但有律師回擊說,中國沒有像英美法庭那樣的評審團,中國民間輿論就是評審團的象徵;相反,中共官員利用權力左右法庭判決的現象卻比比皆是。如2011年媒體披露的「史上最牛公函」——重慶農民付強的蛙場被畫入了工業園區,在補償沒談好的情況下,施工者放炮開山,大批蛙在炮聲中死去。付強由此與爆破公司展開了訴訟。原以為勝算在握的付強卻敗訴了。原來當地管委會給法院發了一份「公函」,要求法院駁回原告訴訟請求,並警告法院不要「一意孤行」。

許多人還把吳英與賴昌星相比,賴走私逃稅300多億人民幣而不判死刑,而吳英只是有3億多民間借款未還就判死刑,如此鮮明對比,讓人瞠目。有人說,「不殺賴,因為可以將他當著某些人手中的殺手,而不殺吳,則會讓某些人整晚睡不著覺。」於是民眾紛紛用微博為武器,效仿古代劫法場救人,「如果沒有公平,就沒有正義,所謂的法律就是惡法,反抗惡法代表著真正的公平和正義。各位,以微博為武器,我們劫法場,救吳英。」

浙江富姐的傳奇

吳英1981520日出生在東陽一個農民家庭。家中四個女孩,她是老大。浙江東陽、義烏是中國小商品的批發集散地,無數成功的「蟻民」創業故事鼓勵著吳英,在技校還沒畢業時,她就輟學去姑姑的美容院學技術,後結識了丈夫周紅波,一起開了家女子美容院。為了學技術、學管理並尋找人才,吳英曾在廣州天天去洗幾次腳,腳都泡腫了,回到東陽她就開了家更好的足療店。從200110萬開美容院,到千足堂、KTV、網吧等行業,到2005年底,她的財富已經達到2500萬,增值250倍。

不過吳英的最大財富是結交了當地最有錢、最有信息的精英階層,在與這些成功人士的耳濡目染中,她逐漸錘煉出自己獨到的商業稟性。個性豪爽的她「知交天下」,為人仗義,她非常有心地吸收各種商業信息,並馬上付諸行動。據朋友回憶,「吳英的腦子轉得實在快,而且動作更快。有時候她一天來回廣州兩趟。神龍見首不見尾,這樣的快速度、高強度,連很多男人也趕不上。」

吳英經常一兩個禮拜就完成從一個行業到另一個行業的轉換,一筆生意經常15分鐘就談妥了。從服務業、商貿業,到房地產、期貨,吳英幾乎踩準了20012005年間大陸最漂亮的暴富商業節奏,其財富積累也因此插上了翅膀。

不過讓吳英真正「騰飛」的還是她「想幹大事」的決心和金華人的富有。2006年的金華地區的東陽和義烏市,由於民營企業的蓬勃發展,民間資金渾厚,當時東陽各項本外幣存款餘額總計為214.6億元,義烏市居民儲蓄存款餘額為375.3億元。由於存款利息太低,這些閒散資金都希望投資企業來獲得高額回報,於是乾柴遇到烈火,一張畸形的暴富圖在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吳英手下勾畫出來了。

2006
10月吳英重回東陽,隨後的三個多月裡,這個26歲的神祕女富豪先是一擲千金買下了東陽縣城漢寧街的100多間鋪位,隨後註冊12家實業公司,成立本色集團,自任董事長,在全國引起轟動。

她投資5000萬元裝修本色概念酒店,讓每個房間都風格各異,20063月她成立諸暨信義投資擔保有限公司。4月在東陽成立本色商貿有限公司,並租賃7000平方米的房子準備做家居商場;她還在湖北成立荊門信義投資擔保有限公司。5月在東陽成立汽車美容公司。7月成立洗衣店。8月成立本色廣告公司、酒店管理公司、洗業管理服務公司、電腦網路公司、裝飾材料公司、婚慶公司。9月成立本色物流公司。一夜之間,千億富姐吳英冒了出來。

讓人吃驚的是,她開的洗車店是免費的,乾洗店每天為前100位顧客免費,生意最好時每天有300多人前來洗衣。在這3個月內,吳英還連續慈善捐款630萬元,位列胡潤慈善榜第95位。媒體當時風傳她有38億元總資產,更可躋身胡潤「女富豪榜」第6位。

吳英計畫把本色一條街的產業串成一個產業鏈,這條街上,概念酒店、精品酒店、商務酒店遙相呼應;酒店中的家具、家紡又完全可在家居商場買到;街上有本色網吧、足浴店,對面則有簡易休息室、外賣店;附近有洗衣店、洗車,這兩個店的免費活動則是為本色做廣告、打品牌。不過理想還沒有實現,人已經進了牢房。

借船出海 投資暴利行業

「樹大招風」,對於吳英的一夜暴富,有人猜測她是「中國版基督山伯爵」李春平財富神話的再現,有人猜測她在「洗黑錢」,不過吳英堅持說自己的錢是乾淨的。「任何企業的發展都離不開銀行的支持,但農行、工行的人到處說我壞話,說我們涉及洗黑錢。你說我洗黑錢,你要出示證據啊。我沒有結識軍閥、洗黑錢,我也沒有出過國,香港都沒有去過,這些都可以查的!」吳英當時忿忿然地對慕名前來的記者們訴苦說。

「你在商海裡發現了商機就要借船出海,機遇往往是無中生有。」吳英解釋說,除了投資10多億珠寶,她淘金所涉及的全是暴利和投機性行業,回報率非常高,所以她才敢借錢做大。

讓吳英說不清的還有官方媒體的造假。東陽世貿城是東陽市政府當時熱推的一個商貿項目,規畫的目的是為了與比鄰的義烏爭奪小商品國際貿易市場帶來的房產收益。「說什麼我買了3700間的商鋪,那都是他們自己炒的。」吳英說,最初是東陽政府的一些官員和她商議,讓她出面「做做樣子,帶動一下」。她卻不過鄉情,「勉強答應出席」。「簽字用的都是空心筆,空白協議 ,都是做樣子。」吳英說,但她沒料到這條新聞上了當地報紙的頭版頭條。「把大家騙進來,以便抬高房價。」

沒有銀行的貸款,吳英只好把發展寄託在民間借貸上。由於她為人豪爽守信用,而且給的還款利息高,於是她很快借來數億元,開始大手筆打造本色集團。據悉吳英在獄中寫了一本自傳體小說《黑天鵝》,以上訴書的名義從看守所傳出來,裡面講述了很多交易內幕。

一般她每借貸1萬元,每天要支付35元至50元的利息。在獄中她反思說,當初自己太樂觀,把還款利息定得太高,令她新開的項目都處於虧本狀態,不過當時吳英以為,只要前期投入把本色的名聲打響,後面的日子只會越來越順。然而事與願違,她沒想到自己會被人綁架,最後被關進監獄。

高利貸背後的各級官員

據法院調查,借給吳英的巨額資金的主要有七個人,人稱七「掮客」,他們是林衛平、楊衛江、楊衛陵、楊志昂、楊軍、徐玉蘭、駱華梅。吳英給他們的資金年回報率至少在50%以上,部分達到100%,到了後期吳英資金鏈出現問題時,她為了借到錢,即使不算利滾利,年息也在400%以上。

林衛平是吳英案的關鍵人物,他19688月出生在義烏,曾擔任義烏市文化局文化稽查中隊長,後來下海經商。林衛平曾一次性借給吳英4.7億元,這些錢都是林衛平非法集資來的。據法院另案審理發現,2005年下半年至20071月,林衛平曾向71人和一個公司借款,共籌得8.6億元,除高利貸借給吳英外,他還高息向他人放貸。

林衛平的借貸鏈條中共有四類人。第一類是林在義烏市文化局的同事,2006年有九名同事借給他2000萬元,第二類是其親戚和戰友,林向在義烏交警隊、農行義烏某鎮分行等幾處任職的戰友那借到6998萬元。

另外,林衛平還把借貸觸角伸向義烏市環保局、交警隊、稠江街道、稠城街道、義烏市中心醫院等第三類機關事業單位的幹部們,共借貸740萬元;第四類則是一群從事資金生意者,從20062月開始,這群人向林衛平提供了總額高達6.2億多元的資金。

人們不禁納悶,參與放貸的主要是公務員,他們怎麼能有這麼多錢呢?據說還包括法庭的廳長、檢察院院長等人。難怪很多人分析說,吳英被判死刑,是為了保護那些貪污者。

2009122日,東陽市法院一審對這七名掮客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刑,其中最高判處了林衛平有期徒刑六年,楊衛陵三年,楊衛江三年二個月,楊志昂三年,緩刑四年,徐玉蘭、駱華梅、楊軍一年左右,並處以幾萬罰款。目前六人已提起二審上訴。

綁架案與假匯票

然而法院沒有對律師楊志昂等人綁架吳英案進行處理。吳英在申訴書中寫道,「20061221日起因債務糾紛,我被義烏市的楊志昂、楊衛林、楊志兵、高峰等十餘人綁架,失去人身自由達八天之久,嚴重擾亂了本公司的正常運作,損失巨大……

「綁架期間,先後到過杭州、溫州、安徽馬鞍山、江蘇鎮江,對我進行搜身、猥褻,揚言要將我殺死拋入江中,並強迫我簽署空白文件三十餘份,將我攜帶的現金數萬元、現金支票330萬、銀行卡數張(強逼告訴密碼)洗劫一空。1227日他們派人到東陽將我上億元的珠寶拿走,又在同日將我公司的14處房產的全部證件、29輛汽車的全套文件及有關財務憑證全部拿走……

2007118日,湖北省荊門市中級人民法院又利用我強迫簽署的空白文件為依據,以(2007)荊民三初字第44號強行缺席裁定,將我荊門房產三千多萬元進行查封,涉案金額達2億元之巨。」

20061228日晚,吳英獲得自由,當日晚上8
時許即向東陽市公安局報案,但警方卻不立案。吳英回家後,當天某媒體就報導說,本色集團被指資金鏈緊張。當地一位企業家分析說,「吳英的高調是她迅速滑落的最重要因素。做企業的都明白,唱盛不唱衰,一旦傳出資金鏈緊張的事,再有實力的企業也難逃被拉垮的命運。」

由於資金鏈越轉越緊,吳英後期幾乎在為借貸而奔命。她開始到上海借錢。據法庭陳述:上海一家公司答應借給她5億,但東陽銀行發現那是張假匯票。很快這個假匯票消息被人在網上傳播,加速了吳英資金鏈的斷裂。

誰想吳英死?不只是地方官

吳英案從2007年一直折騰到2012年,人們普遍認為,檢察院在吳英案上的荒唐之處在於:這是個沒有具體受害人的詐騙案,借錢給吳英的只有11位債權人,他們都否認自己被騙,其中七人被法院判定是放高利貸的「金融掮客」,這些人被法院判處一至六年的監禁,很多目前都已經出獄或保釋出獄,過著瀟灑輕鬆的生活,而吳英卻面臨被砍頭的結局。

吳英上訴時強調了五點,第一,她主觀上沒有詐騙的故意,所借資金大部分用於公司經營,也不存在肆意揮霍,購買豪華轎車只是公司形象的需要;她也沒有實施欺詐行為,沒對公司進行虛假宣傳,沒有虛構借款用途欺騙債權人,她的債權人都是親朋好友,不是集資行為,而且借款行為是單位行為,不是吳英的個人行為;第五,林衛平等所謂被害人已被法院判決犯有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然而法院對吳英的死刑判決明顯是在保護林衛平等人的犯罪行為。

然而內行律師從一開始就看出了官方想置她於死地。官方將一審從東陽市基層法院改為浙江金華中級法院,因為前者最高只能判15年徒刑;給吳英的罪名,也從最初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改為「集資詐騙罪」,因為前者最多只能判處十年徒刑。法院還把被告從本色集團改成吳英個人,所有這些變動,目的都是為了給她判死刑。

有媒體報導說,東陽市政府十幾名官員曾寫聯名信,要求法官判處吳英死刑。毫無疑問,不懂官場潛規則的吳英,因得罪了東陽的地方官,最後成了專制機器的盤中餐。吳英被抓後,她的財產很快被地方官員隨意處置了。

據吳英的律師透露,在看守所,吳英檢舉了湖北荊門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李天貴、荊門市農業銀行原副行長周亮和中國農業銀行麗水市燈塔支行原行長梁驊,目前三人已分別獲刑。20093月,湖北省檢察院反貪局曾出具一份說明書,稱根據吳英的檢舉線索,一併查處21人,其中廳級兩人、處級五人。此外,吳英還檢舉了七人,但官方認為時機還不成熟,沒有公布其名單,不過民間很關心這七個人是誰,因為他們很可能是最想吳英死的人。

不只吳英一個人的頭懸著

有人分析說,在免死輿論的強大壓力下,北京高院可能會判吳英不死,但吳英案不是孤立的,大陸類似集資案隨處可見,而且不光是浙江地方官員想要吳英死,以便保護自己的貪腐並瓜分她的財產,中共獨裁體制也決定了還會有更多的吳英式的悲劇發生,因為獨裁者是不能容忍草民跟他們搶奪銀行金飯碗的。

早在1990年代中後期大陸就出現很多非法集資案,官方透露2006年大陸民間融資規模為9500億元,占GDP6.96%,於是當局先後出臺了各種規章,規定「禁止吸收他人資金轉手放款,民間個人借貸利率不得超過官方正規利率的四倍。」目前大陸官方的基準存款年利率大約是3.5%,貸款年利率6.5%,而民間借貸最低也要3分的月利息,即年利率36%,比官方高了10倍,但依然是「你情我願」,民間借貸在大陸十分昌盛,這已成為官方默認多年的公開的秘密。

2011
年秋天,浙江溫州爆發了大量「路跑事件」,都是跟吳英類似的資金鏈斷裂的民營企業家。如中國眼鏡業知名企業、信泰集團董事長胡福林,因欠款八億無力償還,一度逃亡到美國;寶康不鏽鋼製品公司的負責人也因欠銀行和民間近三億貸款而失蹤。究其原因,主要是官方銀行政策的大變動,從2008年的容易貸款到2011年的銀根緊縮,加上原材料漲價10%,工資上升30%,而產品價格卻很難提高,於是民營企業資金周轉困難,被迫向民間高息貸款以「飲鴆止渴」,不過很多私企最後都難逃關門的結局。


大陸金融壟斷不改變,民間融資渠道不開放,下一個吳英會是誰?(AFP)

人們期待這次能劫法場救出吳英,可是,大陸金融壟斷不改變,民間融資渠道不開放,專制暴政的屠刀不放下,誰知道下一個吳英會什麼時候再出現呢?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