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豆腐渣大廈正在坍塌

?"
中國人懼怕共產黨,才給共產黨創造了機會。如果每個中國人都不害怕共產黨,共產黨立即瓦解垮臺。(AFP)

奴役、恫嚇中國人半個多世紀的中共,近年來遭到被奴役者的唾棄和反抗,並且集中表現於一種形式——退黨。不僅一般受害者退,既得利益集團中高層也在退,眼看共黨豆渣樓即將崩塌,共黨驚恐萬狀又無可奈何,因為那是民心。

文 ◎ 韋拓

英國人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一個中共黨國派來的正局級大使,你BBC大記者問他是不是共產黨員?這不是要他露怯嗎,因為全世界都知道,在中國,你想當個副股級村長,不入那個鳥黨,都沒戲。

黨國大使劉曉明也真勇敢,長槍短炮瞄準之下,竟敢公開回答「No!」真是吃了豹子膽,要不就是朝中有人,爸爸是「什麼剛」之類的。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劉大使要用這種方式挑明自己已經唾棄鳥黨。

黨官真名退黨

劉大使不是第一個覺醒的,也遠不是最後一個。前山西省科協祕書長賈甲到國外退黨時告訴記者,中國國內反對共產黨的人很多,包括黨員幹部暗地裡都罵共產黨。有高官曾對賈甲說:「我當了共產黨幹部三十多年,悟出了一個道理:共產黨不說理,共產黨不是個東西!」

正像賈甲所說:就是因為中國人懼怕共產黨,才給共產黨創造了機會,如果每個中國人都不害怕共產黨,共產黨就立即瓦解垮臺。

賈甲帶出三、四百人的退黨名單,其實,全球退黨服務中心百條熱線24小時熱得燙手,每天幾萬國人拋棄惡黨,登上救命的大船,而且有越來越多官員加入,還有的真名退黨。

《人民報》早在2005年1月就報導,生前被軟禁的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曾兩次向黨頭江澤民遞交退黨申請書。但江到趙去世也沒給這位前任一個字的答覆!這是江身邊的人透露的。

2004年12月,《九評》發表僅一個月,大陸知名作家孟偉哉就發表退黨聲明;2005年6月,前中共駐澳大利亞悉尼領事館外交官員陳用林公開在澳洲悉尼退黨;2009年3月,中共國安部諜報官李鳳智與父親公開退黨;2010年元旦,前中共瀋陽宣傳部市委中心聯絡部長張凱臣公開退黨……


2010年1月1日,中共遼寧省瀋陽市委宣傳部聯絡部長張凱臣(左)接受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負責人易蓉(右)頒發退黨證書。(攝影/文忠)

一位年近80的離休老幹部託友人在大紀元網站以真名退黨。老人放心不下,想得到一張退黨證書。當退黨服務中心告知,如果把他的名字印在退黨證書上寄到大陸,會存在一定風險。他託友人回覆:既然敢用真名發表聲明,就沒有什麼可怕的。這麼大年紀,一切都無所謂了,盡可以把名字打上,也可留給子孫作紀念。

官員勇退守住良知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見證了《九評共產黨》發表7年多來,中共各級官員投身迄今已達一億一千萬人的退黨大潮。

中心2005年收到一份退黨聲明:我們是來自中共中央黨校各個不同部門的官員,我們中間有「老革命」、「老幹部」、「老黨員」,還有中青年在職官員,有正副部級、局級、處級官員,有一般科員和普通官員,也有博士生、研究生等。我們大家都同意借你們的《大紀元時報》退黨專欄,刊登我們眾多官員的退出共產邪靈的聲明。我們因為工作、生活、家庭、父母、子女等種種原因,不能寫出每個官員的真實姓名,所以以下眾多的退黨人員的姓名,全是筆名、化名共25位。其實據我們知道,中央黨校兩千多職工中,90%黨員如果條件允許都會退黨。

一名自稱是總參的高官來電說,他有六名警衛人員,他讀過《九評共產黨》等真相資料,他說,共產黨太不像樣子,他當官已經感到心虛。所以決定登記退黨。

一位中央軍委的官員聽了勸退電話後問:「我能退嗎?我是中央軍委的,你知道我一個月賺多少錢嗎?我現在警衛員都五個。」了解真相之後,他爽快地退出了中共。

有法輪功學員每月給一位省委書記打兩次退黨電話,連續打了半年。最後一次省委書記問:「你真行呀,你怎麼總是給我打電話呢?你要幹什麼?」學員說:「我什麼都不幹,我就要救你。」對方說:「你怎麼救我?」學員就講了天滅中共,退出才能不受連累,保平安的道理。並且起了個「高官正」的化名,告訴他無論做多高的官都要做正官。他笑了,說:「我真是服了你了,我退、我退。」

在河北、山西、遼寧、吉林、黑龍江集體退黨的47位前中共軍官中,副師職1人,正副團職4人,正營職6人,副營職及以下的有36人。2006年7月,一名中共海軍高層在用真名退黨後,還給退黨中心提出推進退黨潮的建議。

海外退黨很生動

在歐洲一個旅遊景點上,退黨義工見一位遊客派頭十足,有一幫人開道、提包,就徑直走過去對他說:「看你像個大幹部,司局級打不住吧?」一旁提包的人緊張地攔話:「別問那麼具體啊!」義工說:「你舉止不凡,這輩子當官得福報,那是前世積的德大。」「大幹部」笑得更開心了。義工說:「現在不管你是大幹部還是小幹部,只要入過黨、團、隊,都面臨『天要滅中共,三退保平安』。希望你也順天意躲劫難。」他收斂了笑容,嚴肅地聽著。義工說:「今天我們見上這一面不容易,是好大的緣分,你要真想退,我給你也起個化名,幫你登記聲明,就叫『鵬程』,用這個化名三退?」他開口說:「好,那就鵬程吧,聽你的。」

據明慧網2010年3月17日報導,一名來自大陸某省的省委書記在巴黎埃菲爾鐵塔附近退黨點辦理了退黨。義工潘女士說:「當時他身邊的祕書就告訴我:『這是我們的省委書記。』我當時就給他遞上去一本《九評》,跟他講了幾句真相,沒講一會兒,他就決定用化名退黨了,還對我表示感謝。」


巴黎退黨活動吸引圍觀人潮,一名華人專注了解退黨大潮。(攝影/葉蕭斌)

在一個旅遊點上,從大陸帶隊出來的省級幹部退黨後,還帶著義工去旅遊巴士上對同伴說:「這位阿姨說,退黨能得平安和福報,所以我退了。她還說,是我帶你們出來的,不能把你們落下不管了,希望你們也能平平安安的……」最後,整車的省市級官員都「三退」了。

電話裡獲新生

大紀元還報導了一個義工楊女士給省委副書記退黨的故事。這位副書記開始接到楊女士電話只是靜靜的聽,聽完後,沒說任何話就掛了電話。

過了一天,楊女士再給他打電話勸退,該書記回答:「我可不是一般的黨員,我是書記,還能退嗎?」 楊女士說:「書記也能退,書記也應該退,中國五千年文明講的是仁、義、禮、智、信,講積德行善,共產黨是馬列邪教,講的是階級仇恨,與中國五千年文明是背道而馳的,將來的世界是不會再有共產黨了……」

省委副書記問道:「我是書記,怎麼退?」楊女士問:「你是哪一級的書記呢?是縣委、市委還是省委?」書記說:「是省委。」楊女士說:「你是過去行了善、積了德,才有今天當書記的福分,你要退,要珍惜自己,不要跟著共產黨被滅掉了。你退不退,共產黨都要滅亡的,它對自己的黨員都很殘忍的,何況對老百姓,這方面你知道的比我還多。」省委副書記說:「好,我退。」

一祕書接到楊女士電話說:「以前你們放的錄音、還有打來的電話我都聽了,但是,你們這樣有什麼意義呢?一個化名、一個假名,沒有實質的意義。」

楊女士說:「意義很深遠的,因為你入黨、入團、入隊都舉手宣誓,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就是要為它生、為它死,現在是天滅共產黨,就是跟著它滅了,所以,用化名退,表示你的心脫離它。給你打個比喻,共產黨就是個死亡列車,通向地獄,那麼跳下來一個就救了一個,叫張三、王五都沒有問題,因為表示他已經從死亡列車跳下來了,他就會有美好的明天。」祕書聽明白了,說:「我退。」

一位市長問義工陳女士:「我退了以後,我的官位會不會受到影響?」陳女士告訴他:「不會的,現在高官退的特別多,仍然在自己崗位上工作。我給你起個化名退,抹去你頭腦中的印記,做給神看的,你退了,依然做你的官,對子孫後代都好,什麼都不影響。」市長明白了退和不退的利弊,就退了。

一位高級軍官聽完三退的意義後,對陳女士說:「妳講的很對,我比妳了解的還多,我夫妻二個都退。」陳女士說:「你是個善良的好幹部,祝你高升。」高級軍官說:「我往哪升啊,謝謝你,我已經是xxxx了。」

感動天地的勇士

前中共黨魁毛澤東曾得意的說:「蘇聯的今天就是我們的明天。」他萬萬想不到是個惡咒。毛死後十幾年蘇共解體,之前也爆發了大規模退黨潮,當時葉利欽公開退黨,反而高票當選俄羅斯總統。他表示:「這是一個已經被確定了的歷史過程,一個無法逃脫的過程。蘇聯也是一樣,它的解體已經被天定了。」

退黨中心發起人李大勇博士披露,中共有很高級別的官員通過化名退黨。有的是自己打電話到退黨熱線,有的是委託心腹祕書或家屬登記退黨。他們對中共非常絕望。

一位30年代入黨、曾在國務院和公安部任要職的高級官員,2005年3月以化名劉士退出中共。他表示:「我了解許多中共內幕,知道得越多越絕望。」他說,現任許多中共領導人,對法輪功受的迫害很了解。他對這些中共領導人的沉默感到痛心。

他表示:「為了我的靈魂能在另一個世界中安息,現特請我的晚輩代為我用化名,嚴正聲明退出共產邪黨等一切有關組織,徹底決裂,所有誓言全部作廢!」

中共國務院辦公室的一名官員化名「華天明」退黨,他在退黨聲明說:「無可奈何當打手!!!!對不起了,中國人民!!唯望共產黨早點死亡。」

2005年12月13日,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公開發表退黨聲明:「退出這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要問中國人2012最要緊的事是啥?兩個字——三退!不管你信不信神,信不信命,種種跡象都表明,2012會有大事發生!你是要命呢,還是抱著那個臭不可聞的黨不放?「天滅中共,三退保命」,絕不是玩笑!時間已經很緊迫,萬一你沒退——沒搭上救命的大船,真相一顯,你就哭吧!!◇


「天滅中共,三退保命」,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三退」大潮波瀾壯闊。(攝影/李愿)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