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達芬奇」的絕地反攻

?"
2011年12月26日,上海達芬奇店正常營業。上海市工商局23日對達芬奇家居處133.42萬元罰款。24日,達芬奇表示對該行政處罰決定書不服並將上訴。(新紀元資料室)

2011年7月,大陸央視聲稱大陸家居企業達芬奇的高檔義大利家具造假。2012年前後,出乎大眾意料,被央視整至聲名掃地的達芬奇家居開始了全面反攻。輿論上,民眾也從質疑達芬奇,逐漸轉變為質疑央視。但面對央視的強大背景與輿論影響,達芬奇要想恢復昔日輝煌,反攻之路還很漫長。

文 ◎ 高紫檀

今年頭一個月,大陸家居企業達芬奇重炮出擊。《新世紀》周刊在新年第一期刊發了〈達芬奇案中案〉系列文章。文中引用達芬奇提供的包括視頻、音頻內容在內的多個證據資料揭露了央視記者故意選擇性隱瞞事實,編發虛假報導,敲詐企業、牟取巨額非法利益等一系列令公眾瞠目結舌的內幕。

同時,達芬奇家居還向北京市公安局經偵處報了案,要求追究央視記者李文學、《京華時報》社總經理崔斌、北京某地產公司副總經理孫國軍等人涉嫌敲詐勒索和詐騙的刑事責任。

這是自達芬奇家居公司去年7月被央視指其高檔義大利家具造假之後的又一波回擊。去年11月,達芬奇追責跟風央視的廣東衛視誣陷的法律責任,並要求對方公開道歉;12月,達芬奇對總部所在的上海市工商局開出的一張133.42萬元(人民幣,以下同)罰單表示不服,並表示將對上海市工商局提起行政訴訟。

達芬奇的出擊令輿論譁然,央視沉默。但央視記者李文學發表了個人聲明,表示對央視報導內容的真實性負責,不存在與他人勾結、陷害達芬奇家居的行為。

達芬奇總經理潘莊秀華以「對李文學個人聲明的回應」為題,對央視報導提出了六點質疑,每點質疑均指出了央視針對達芬奇報導的虛假與故意歪曲,同時,還首次指出李文學企圖趁人之危侵吞達芬奇杭州店,並欲把「達芬奇」更名為「芬達奇」,而且還公布了李文學此前涉嫌詐騙的網絡連接。潘莊秀華並且表示,所有質疑均有相關證據。李文學啞然再無聲音。

2012年1月6日下午,《京華時報》總經理崔斌被免職。崔斌的傳媒中國網獲得達芬奇家居300萬元公關合同,負責與各大主流媒體進行「深度溝通」,幫助達芬奇家居平息被央視虛假報導造成的負面影響,該網很快悄然關閉。

輿論上,民眾也已經從開始受央視矇騙質疑達芬奇,變得逐漸開始質疑央視。

面對達芬奇的強力反攻,到發稿為止,央視始終沒有出面回覆達芬奇在媒體上對央視「造假」的指控。有傳聞稱,央視有意以「臨時工」為由拋出記者李文學為「替罪羊」。

央視對達芬奇扣下當頭「屎盆」

達芬奇家居由新加坡籍華裔潘東尼與莊秀華夫婦在1994年創立,先在新加坡、印尼、馬來西亞開店,專事義大利奢華家具的銷售和代理。達芬奇在2000年進入中國市場,其在上海註冊的公司現有三位來自新加坡和香港的股東,分別是:潘東尼夫婦、黃志新和張添福。潘東尼的夫人潘莊秀華出任總經理,總體負責中國業務。


達芬奇家居所銷售的家具一向受富翁青睞,價格令普通人望而卻步,一個床的價格甚至高達人民幣30萬元。(新紀元資料室)

達芬奇所銷售的家具一向受富翁青睞,價格令普通人望而卻步,一個床的價格甚至高達人民幣30萬元。

達芬奇與央視的恩怨起因於去年7月10日,大陸央視《每周質量報告》播出「達芬奇『密碼』」專題節目。在這期帶有揭黑性質的調查性報導裡,央視得出結論,達芬奇在造假,名義上是全進口義大利家具,實際上生產廠家是東莞長豐家具廠。

在節目中,北京的唐女士投訴稱,花了280多萬元從達芬奇專賣店購買了四十多件家具,而這些昂貴的家具一進家門,卻散發出刺鼻的氣味。唐女士懷疑這些產品並非義大利進口。

隨後,央視走訪了達芬奇北京門店,又聯繫遠在義大利的央視記者朱鋒。朱鋒在節目中稱,卡布麗緹公司負責人說,他們和達芬奇公司確實有合作關係,但是他們生產家具上的雕花並不是實木雕刻的,而是由一種特殊的樹脂材料做成的。央視用這段錄像來佐證達芬奇在售賣假貨。

後來,《新世紀》周刊的調查證明,在央視《每周質量報告》節目中出現的唐女士,實際是與達芬奇正在打官司的北京唐英女士。在節目播出之前半年多,雙方因家具質量與貨款問題而導致的民事糾紛,已經在北京市東城區法院審理了三次。

並且達芬奇家居的董事黃志新還受到過唐英丈夫的威脅,對方稱,他認識央視《每周質量報告》的記者,如果不滿足他的要求,就有辦法把達芬奇家居搞垮。當時黃志新並沒有在意。

《財新網》上公布的視頻還表示,央視記者朱鋒來到義大利坎圖鎮採訪達芬奇進口家具之一的卡布麗緹品牌工廠老闆Tino Cappelletti,當時Tino Cappelletti為穩妥起見,邀請珍寶總裁Antonio Munafo共同回答了這位央視記者的採訪。面對朱鋒出示的照片和指控達芬奇在中國銷售造假產品時,Cappelletti辨認後指出這些家具確為他們生產,並且堅定的支持和相信達芬奇沒有造假。不過,這一段卻在央視的節目中選擇性地消失了。

在央視的節目中,攝製組來到東莞,花費數月時間,在3000多家家具廠中,終於找到東莞長豐家具廠生產的一張與達芬奇銷售的款式一樣的床。

節目組還找到了「長豐家具廠總經理」彭傑,通過彭傑的口,央視節目一步一步講述了長豐為達芬奇供貨、貨品出口轉內銷等。而央視偷拍到的長豐和達芬奇的往來帳單和郵件,也成為央視調查的「鐵證」,央視在節目的後半段,更是一口咬定達芬奇根本就是在造假,用長豐廠家具廠生產的家具冒充進口家具,坑害消費者。

不過,《新世紀》後來的調查表明,這個所謂長豐家具廠總經理彭傑,實際並非是長豐領取固定薪水的正規職員,而只是一位跑單員。央視記者李文學偽裝成求購價值超過2200萬元人民幣家具的大客戶與彭傑接洽,套取彭傑透露長豐生產信息,以期獲得對達芬奇的造假指控證據。彭傑跑單兩、三年了,以前做的單,總價連二、三十萬元都看不到,但這一次,面對總額超過2200萬的訂單時,他難以自制。

在央視記者李文學的話語誘導下,彭傑很輕易的就上了當,誇口稱達芬奇家具就是在這裡生產,每年訂單額高達5000萬元。在央視節目播出後,發覺上當而又害怕的彭傑選擇了逃亡,長豐真正的經理黃文聰向財新《新世紀》記者提及彭傑時表示「他也是受害者,精神崩潰了幾個月,還吃過一次安眠藥自殺。他只是個孩子。」

央視記者最後能夠獲取的交易單據,只有長豐為達芬奇參加展會加工所需的布藝布板及掛件「預付帳款明細」帳單,帳面額也只有9795元。不過,這些都成為了央視報導達芬奇「造假」的「鐵證」。

儘管專業人士稱,央視這期節目還缺乏關鍵的一環,採訪達芬奇企業,但央視的政府背景在那裡,這個關鍵一環已經無人理會。

央視「達芬奇『密碼』」節目無疑是一顆重磅炸彈,在央視領軍播出後,中國大小媒體一齊跟進,工商、質監、海關也望風而動。達芬奇家居中國總部所在地上海,近70名工商執法人員和媒體記者,甚至在節目播出兩小時前即到達芬奇四家門店;之後幾天,中國各地多個地方的工商、質監、海關、稅務等部門迅速行動,將達芬奇家居在當地門店查了個底朝天,部分家具和倉庫甚至被查封,東莞工商部門也開始對長豐公司展開檢查。

中了央視的當頭「屎盆」,達芬奇公司在幾天之內陷入絕境,臭名遠揚。

達芬奇第一次防守慘敗

躺在家裡莫名其妙中了「屎盆」的達芬奇總經理潘莊秀華在央視媒體及政府各監管部門的強力攻勢下,慌亂之後強穩陣腳,迅速在三天內找來了十多個外方廠家代表,展開了第一輪防守,反應不可謂不快,但事情的複雜性還是出乎她的意料。

7月13日,潘莊秀華在北京邀請媒體記者,召開「情況說明會」,13名義大利廠商和3名美國廠商的代表到場為達芬奇證明清白。可正當瑞瓦的總經理Stefano Vagelli發言之時,一位操東北口音、戴墨鏡的男子站了起來,聲稱自己買了1000多萬元的達芬奇家具,質疑新聞發布會開成了產品發布會,「都是假的,產品是假的,發布會也是假的。」


2011年7月13日下午,達芬奇家居在北京召開記者會,說明被媒體曝光的情況。達芬奇總經理潘莊秀華在現場演說,涕淚橫流。(新紀元資料室)

潘莊秀華事前根本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意外」,現場一片大亂。面對蜂湧至主席臺前的記者們,潘莊秀華情緒失控,在飆淚中匆匆離場。不過,這位戴墨鏡的質疑者在現場面對眾多媒體記者,卻沒能拿出任何證據。

達芬奇的這次防守,因為準備不足,沒有預料到「對手」的出招而慘敗。隨後網路上流傳的惡搞MV「潘莊秀華的眼淚」成了人們嘲弄達芬奇的代名詞。

隨後的7月22日,達芬奇迅速發布了62頁的公開信,希望彌補「情況說明會」的失誤,澄清相關問題,證明央視7月份有關達芬奇的專題報導是失實報導。但後來證明,公開信效果並不佳,人們更願意相信央視的報導。

妥協不能息事 2000萬打水漂

痛定思痛,潘莊秀華一邊應對各地工商、質檢輪番的質疑與檢查,一邊應對各地消費者蜂湧而來的投訴。同時也開始了積極準備,調查央視「達芬奇『密碼』」的始末背景。但她想到央視的政府背景,以及自己生意的未來,還是希望息事寧人,她首先想到的是利用媒體的潛規則來擺平這件事。

經人介紹,達芬奇通過北京某地產公司副總經理孫國軍,輾轉找到了在「京城媒體圈能量巨大」的香港上市公司文化中國傳播集團總裁、京華時報社總經理崔斌,崔斌表示與此前作出「達芬奇『密碼』」節目的央視暗訪記者「李總」相識,同時要求支付300萬元的公關費。

在崔斌提供的一份價值300萬元的公關合同裡,錢被要求分三次付清。一小時後,達芬奇第一期120萬支票已經簽出。公關合同的乙方授權代表陳金芳,是傳媒中國網常務副總裁;7月14日取走的支票和8月18日達芬奇家居打出的第二筆120萬元,收款方均為北京赫立傳媒廣告有限公司。

為了平息事件,潘莊秀華還急切地想與央視方面進行接觸。《新世紀》報導,在崔斌的搭橋牽線下,央視《每周質量報告》記者李文學要求達芬奇支付此次事件導火線與達芬奇發生消費糾紛的唐英「和解金」450萬元,協議不再追討唐英所欠貨款,唐英放棄對達芬奇索賠484萬元的反訴要求。「和解金」打款當天晚上,潘莊秀華終於見到了「央視的人」——暗訪記者「李總」。在隨後的接觸裡,崔斌向潘莊秀華傳達了「李老師」要錢的意思,「出面擺平央視,不再做第三期報導。」15.52萬美元隨後被打到了香港金鐘一家中信銀行的帳號上,收款人為Ma Zheng。

前後共計790萬元的「善後費」僅僅是其中一部分,據潘莊秀華稱,為達芬奇介紹崔斌的中間人孫國軍在接受達芬奇的再次求助時,索要巨額公關費以「打點權貴」,達芬奇方面先後向指定帳戶打款800萬港元及550萬人民幣。

接近2000萬的費用支出後,達芬奇在央視主導的輿論聲中日子依然難過,消費者及公眾依舊對達芬奇一片「假」聲。這並不是潘莊秀華想要獲得的滿意結果。

受央視報導的影響,財經《新世紀》報導稱,2011年7月至10月的銷售收入從上年同期的1.9億元減至2775萬元,同比降幅高達85.5%,同期淨利潤也由3178萬元逆轉為虧損8457萬元。另外,應上海市工商局的要求,達芬奇家居為消費者辦理退貨合計1.2億元;已經箭在弦上的深圳中小板上市無限期推遲,商譽損失無法估量。

「經濟損失還在其次,最讓我們受不了的是人格尊嚴掃地。」潘莊秀華說:「我先生獲得過兩枚新加坡總統獎章,是新加坡視障及失聰勵航學校的校董主席,視名譽高於生命。現在別人見到就說:『潘先生,你(造假)怎麼這麼不小心啊!』有一天晚上他哭著對我說,就是家產不要,也要告到底。」

潘莊秀華怒了,這個經商多年的婦女並不是一個弱女子,也並非毫無心計。

反攻之路仍漫長

早在潘莊秀華利用媒體潛規則公關之前,她也考慮到,在中國,總有些機構和個人心狠手黑,極可能拿了錢也不辦事,自己反而成了理虧,於是,她也極力調查央視這期《達芬奇密碼》製作的始未真相,收集證據;同時,她還把與崔斌以及李文學整個交往、公關過程中進行了錄音,準備必要時提供證據給相關媒體以做生死反擊。

在近2000萬的公關費用「打了水漂」之後,2011年11月中旬,達芬奇開始了一系列反擊。不過,可能是考慮到實力差距,潘莊秀華沒有選擇與央視直接對撼,而是針對央視記者李文學。

隨著崔斌的被免職與央視的沉默,毋庸置疑,達芬奇的反攻取得一定成效。但面對央視的強大背景與輿論影響,達芬奇要想恢復昔日輝煌,有分析稱,反攻之路還很漫長。


2011年12月5日,達芬奇杭州專賣店再度閉門謝客。達芬奇家居在上海、廣州等地也有多家專賣店暫停營業,其中上海的四家店全面關停,損失慘重。(新紀元資料室)

質量問題 達芬奇的破綻

當然,潘莊秀華也有她的苦惱。儘管達芬奇在造假這個問題上,確實被央視扣了個「屎盆」,但在後來各地聞風而上的工商、質檢、審計等政府各部門全面檢查的過程中,也暴露出企業一些難以說清楚的問題。

據財新《新世紀》記者報導:2009年7月10日,重慶達芬奇消費者何昌秋所購有涉及七個美國品牌的12件商品,原產地並非是合同中寫出的美國,其中兩件產自中國,六件產自菲律賓,四件產自越南。重慶江北工商分局決定從重處罰達芬奇,沒收達芬奇違法所得交易金並處四倍罰金。

達芬奇家居在包裝「好萊塢」品牌時的存在誇大宣傳。「好萊塢」是潘莊莊秀華的朋友美國人Philip Nifong在一年前創立的品牌,名不見經傳,而在達芬奇家居的網站上,成立僅年餘、全球僅一家代理商的美國「好萊塢」,被列為達芬奇代理的31個「國際超級家居品牌」之一,賣價不菲。記者披露2010年11月2日,好萊塢在深圳註冊了一家名為「歐美屋設計諮詢經營部」的個體經營機構,法人代表為潘莊秀華遠房表弟陳銳湘,以積累好萊塢廣東代工資源。好萊塢在美國本土沒有自己的工廠,也沒有代工廠,目前主要在中國、印度、越南尋找廠家做貼牌代工。

此外,上海工商局去年12月7日向達芬奇開出了133萬元的罰單,稱達芬奇經銷的「卡布麗緹」家具未配有中文說明書、不符合國家強制性標準,以及部分產品經檢測有部分指標不合格。

不過,有評論稱,儘管達芬奇家具存在質量問題與誇大宣傳,但這與造假問題是兩個概念,不管怎樣,央視造假板上釘釘。◇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