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重慶事件觸發高層全面內訌 中共分崩前兆

?"
在重慶掀「唱紅打黑」文革式運動的薄熙來(右)及王立軍(左)的內鬥,引爆強震,中共內部方寸大亂。(Getty Images)

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文革式「唱紅打黑」運動的主將、副市長王立軍2月6日獨闖美國駐成都領事館,讓薄和王兩人「狗咬狗、黑吃黑」的鬧劇成為國際注目焦點。

由此引發的中共全面內訌,是中共分崩離析的前兆。


文 ◎ 王淨文

2月8日,美國國務院證實,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曾前往美國駐成都領事館與美方人員會晤,但後來「自行離開」,這是中共建政以來第一次副部(省)級官員進入美國使領館尋求保護。

坊間盛傳2月6日王立軍藉薄熙來讓他參加一個大學活動之際,化妝逃進美國領館,要求政治庇護被拒。王和美方談了24小時,薄聞訊派重慶市長黃奇帆帶來70輛警車將領館包圍,美方報警,成都軍區出動裝甲車和重慶對抗,後來中央來人,重慶執意不讓帶走王,雙方發生衝突,最後胡溫讓國安部副部長邱進將王帶上去北京的飛機。據悉王在現場還大叫:「我是薄熙來的犧牲品,薄熙來是野心家,我要與他魚死網破,材料已經轉移海外準備好了!」

王立軍魚死網破 到美國使館避難

這場使館搶人戰無疑讓中國百姓再次看到中共官員「狗咬狗、黑吃黑」的鬧劇。有人把它與當年林彪「913」事件相比,重慶「唱紅打黑」的核心人物王立軍的突然「出事」與林彪在文革的尖峰時刻戛然而止如出一轍,林彪的出走宣布文革的失敗,而王立軍的出走同樣宣告了重慶第二次文革的失敗。


薄熙來、王立軍內鬥黑吃黑。(合成/大紀元)

2月2日晨,重慶市新聞辦在官方微博上突然宣布副市長王立軍不再兼任市公安局長、黨委書記,而以排名最末的副市長身分分管教育、科技等文職工作,當天網路即傳出王立軍已經被中紀委立案調查,港媒甚至稱隸屬胡錦濤團派的關海祥將接任重慶公安局長。

也有人把王的撤職類比於1995年5月江澤民整肅陳希同之前的北京市副市長王寶森「自殺」案(至今人們懷疑他殺),隨後江澤民趁機用賈慶林代替了陳希同。外界普遍認為「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中紀委這招是衝著薄熙來的。

不過接下來的事出人意料。薄熙來並沒有站出來保護他昔日親手提拔並從遼寧空降到重慶的左膀右臂,而是搶在中紀委之前扣下了王立軍,並抓捕了王身邊的16個人,包括王的司機。被軟禁的王一看薄如此無情無義,於是翻臉不認人,上演了王獨闖美國使館的突變。

酷吏王立軍 為薄熙來賣命

1959年出生的王立軍,蒙古名叫烏恩.巴特爾,他是薄熙來一手提拔的草根局長。同薄一樣,這個18歲就參軍的知青在公安幹了28年,卻在職混了不少文憑,官方頭銜裡他是「一級警監、教授、研究員」,不過民眾普遍認為,這些都是花納稅人錢財給自己鍍金的欺世盜名。

外界普遍認同王立軍「崛起」的真正原因是他死心塌地為薄熙來賣命。2003年王被薄提拔為錦州公安局局長,王以保護工商業人士為由,製作了170張金卡發給當地有錢人,這些富人不管嫖娼或出車禍,只要亮一下金卡就立刻沒事。王如此無知地凌駕於法律之上,卻一直受到薄的庇護。

2008年6月,薄把王任命為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按照薄的指令,短短幾個月後,王打倒了原來在汪洋手下得到重用的原重慶市司法局局長文強,並在重慶搞了震驚全國的「打黑」運動,名義上是打擊黑社會進行「社會治安綜合整治」,實質是打倒一切不聽從薄熙來調遣的人。

據報導,文強被抓後,王全面接管重慶司法系統,他先後成立了270個專案組,抓捕了近600個涉黑涉黃的「黑社會」,「從重從快」判處了一大批「黑老大」,如彭志民、黎強、李俊等近千人,罰款、追繳、沒收了他們的上千億資產,其「打黑」實質是「黑打」的文革整人遺風。

文強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被執行了死刑,這在中共官場非常罕見。臨死前文強表示:「在我這個位置,人人在貪,你不貪都不行;要說該殺,哪個當官的都該殺。我在官場還應該算好的。我不死他們是不允許的。我相信殺我者用不了兩三年也會被殺!」沒想到文強才死一年多,這句話就應驗了。

薄一波與江澤民的交易

回頭再說薄熙來的發家史。其父是中共高層最擅長整人的「陰人」薄一波,母親是薄一波的祕書兼情婦,因肚子大了才結婚的。薄熙來天性狠毒,據薄一波對人講述說,他在文革揀了條命:「別說人要整死咱們,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連我兒子小熙來也給我一頓鐵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這個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幾腳,當時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斷,看他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裡整的樣子……」

六四後,鄧小平把默默無聞的江澤民從上海提拔到北京擔任一把手,幾年後江澤民不但毫無建樹,而且劣跡一大堆,有人聯名寫出要罷免江的檢舉信,但這封信最後落到薄一波手中。薄一波把檢舉信交給嚇得面色慘白的江澤民時,提出了交換條件:「我保你不下臺,你幫我把兒子送上總理寶座。」

於是江澤民開始提拔薄熙來。1997年,時任人大委員長的喬石成了江澤民的眼中釘。喬石背後是彭真、萬里的政法系統、人大委員會。喬的資歷和才幹令江嫉恨不已,於是江再次與薄一波做了交易。89歲的薄一波哆嗦著行走不便的雙腿去告訴喬石,十五大將重新規定留任年限,以70歲為死線勸退了喬石,而71歲的江澤民卻仍留在了「核心」的位置上。此後薄跑「部」進京,最後當上了商務部部長。

這次王立軍的被免職,據說是喬石等退休政法界元老集體以2009年重慶哨兵被殺及搶走步槍案及一系列重大命案無進展為由,要求周永康將王立軍免職,意在打擊江澤民,劍指薄熙來。外界稱喬石在等了15年之後終於與胡溫聯手報了一箭之仇。

迫害法輪功欠下血債 薄無緣副總理

在任大連市長、遼寧省長期間,薄熙來明知江澤民獨自發動的迫害法輪功政策即使在中共內部也不得人心,但為了討江歡喜,更早地讓自己戴上宰相帽,薄熙來竭力鎮壓法輪功,被海外法輪功在20多個國家列為「反酷刑」的重點起訴對象。

儘管自認為長相英俊、口才出眾,但在擔任商務部長之後,薄卻被貶到落後的西部邊陲重慶。據維基解密透露,不光前副總理吳儀提出自己裸退(退休後不再擔任任何職務),但前提是薄熙來必須下放,總理溫家寶更是極力反對薄升任副總理。溫家寶指出,薄因迫害法輪功已在海外澳大利亞、西班牙、加拿大、英國和美國等多國被起訴,薄的明顯負面的國際形象不利於擔任任何更高級職位。於是中共高層把重慶當成了薄政治旅途的最後一站。

過去十多年裡,薄、王二人都主動充當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在其主政的遼寧、重慶,他們對法輪功的迫害達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如2009年12月12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公布了一位證人現場目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詞,這名證人當時就在王立軍手下工作,王給他們下的死命令是對法輪功「必須趕盡殺絕」。這位警察作證說,2002年4月9日,在瀋陽軍區總醫院十五樓的一間手術室內,他親眼看到兩個軍醫將一個30多歲的修煉法輪功的中學女教師,在沒打麻藥的情況下,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器官,將她活活害死。


《活摘器官的罪惡》,董錫強,油畫,54×54英吋,2007年。(新紀元資料室)

2006年3月31日一位瀋陽軍區老軍醫匿名向大紀元投訴,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慘案經常發生,在全中國有36個祕密關押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在吉林某地代號672-S的,關押著至少12萬法輪功學員,中共利用這個活體器官庫為人做器官移植手術從而獲取暴利。詳情請見《新紀元》周刊168期封面調查報告「揭開活摘器官黑幕」。

唱紅打黑只為演戲進18大

被下放重慶後,天性野心勃勃的薄熙來不甘心就此老死山城,他想絕地反擊。思前想後,他發現目前中國官民對立,貧富兩極分化,矛盾十分尖銳,於是薄想借用民間廣泛強烈的不滿情緒,利用毛澤東時代的絕對平均主義幌子爭取民心。2009年薄提出「唱紅打黑」的重慶模式,目的是以出人意料的方式喚起人們對他的關注,否則他將被淹沒在重慶的山溝裡,無緣進入中共18大權力分贓的宴席上。

薄口口聲聲高舉毛澤東旗幟,但他的本意並不是真的想要重走毛澤東道路,他只是想學中共的歷來欺騙手法,借助群眾運動達到重新洗牌的目的,把既得利益者的大蛋糕,以變革或革命的名義,畫分到自己的嘴裡。不過他的這番作秀,不但中共高層和改革派不買帳,連左派毛派也都知道他只是在演戲。

關於王立軍的濫用酷刑,網路上流傳很多重慶警方如何搞刑訊逼供的血淚控訴,如〈陳有西在上海律師協會的演講:李莊案的前前後後〉,北京朱明勇律師公布的「重慶打黑第一案」被判死刑的樊奇杭被殘酷刑訊逼供的多媒體視頻和樊寫給最高法院的親筆信〈我的生命誰做主──來自監獄的血書〉,還有被搶走45億財產、全家30多口人被抓,最後幸運逃出國門的企業家李俊,用充分證據證明重慶的打黑「黑打」內幕,一次次地震驚全球。

為了撈取政治資本,薄熙來除了「打黑」還搞了「唱紅」,中國政法大學教授何兵和前《文匯報》知名記者姜維平都指出,薄唱紅至少揮霍百姓血汗2700億。如2011年6月29日,重慶市奧體中心舉辦了10萬人唱紅歌活動,這一天就唱掉人民幣1億元,而薄熙來在重慶先後舉辦了23萬餘場紅歌傳唱活動,參與市民達2.87億人次。儘管薄用打黑搶來的錢填補漏洞,但前不久大陸華龍網報導說,重慶地方財政仍然虧空1000億,這意味著重慶政府已成了「冰島」式的破產政府。

唱紅打黑動了他人的奶酪

誰知在演戲中觸及到很多中共派別的利益,動了中共黑幫中他人的奶酪。薄被貶重慶後,原來任重慶市委書記的賀國強(1999年6月至2002年10月,現任中紀委書記)、汪洋(2005年12月至2007年12月,現任廣東省長)扶持起來的人並不理睬薄,薄為了重新洗牌,拿原司法局局長文強、重慶高法的副院長張韜、法官烏小青,以及近千個「黑老大」開刀祭旗,以便殺一儆百,好讓他在重慶站穩腳跟。

文強是汪洋的人,為了標榜自己,薄熙來不但沒有按規矩對文強進行異地審理,而且從文強被雙規到判處死刑僅僅一年時間,創下中共審理的「奇蹟」,不過這令文強的後臺們非常氣惱。薄原想通過酷刑折磨文強,令其說出賀國強和汪洋的醜事,以此來要挾賀汪,並挾持要保汪洋的胡溫。誰知文強打死不開口,薄無奈只好殺了他「以平民憤」。

在利用酷吏王立軍心狠手毒地折磨私人老闆、最後讓他們承認自己是「黑社會老大」的同時,無意中北京律師李莊因大量民營企業家龔剛模的案子被牽扯進來。李莊是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該所的負責人叫付洋,是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主任,而付洋的真實身分是原全國人大委員長彭真的二兒子。康達的副主任鄭小虎是最高人民法院第六任院長鄭天翔之子,另一位副主任林星玉是原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林楓之女。有消息說,康達的前身是鄧小平之子鄧樸方的康華公司法律部。

李莊案惹怒太子黨

一心想製造轟動效應的薄熙來那時認為,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於是他明知抓李莊就等於得罪了太子黨一大批,他也想鋌而走險,因為薄熙來最大的不滿就是,同為太子黨,為什麼是習仲勳的兒子習近平擔任18大後未來中國的皇上,而不是薄一波的兒子薄熙來呢?本來按照毛、鄧、江、胡的傳位模式,薄熙來也安於做一個長老,坐在民眾頭上分享民脂民膏,因為中共黑幫內有一個皇上位子不傳紅後代的規例,誰知習家不聲不響殺出來要登大位,薄心理就不平衡了。在他看來,自己無論哪方面都比習近平強很多,「為什麼是他而不是我呢?」薄妒嫉得不行。

於是薄熙來高調搞出唱紅打黑,一方面是政治上搞投機,一方面也是出口惡氣,關鍵還是為了試探民意。假如民眾很擁護他這個「薄澤東」的話,他就會振臂一呼,真的再來一個文革,打倒走資派,重新分蛋糕,或者搞地方割據,再建一個「井岡山」。

可惜,民眾對薄熙來的唱紅打黑反應很冷淡。雖然薄曾經讀過新聞系的碩士,懂得怎樣忽悠民眾,但應者寥寥。除了烏有之鄉的在網上空喊幾聲口號,孔慶東之流用罵聲來附和幾句外,民眾普遍認識到,中國絕不能走老路,於是龍年還沒過完,薄熙來的打黑英雄王立軍就被撤離公安局長的寶座,緊接著中紀委對王立案審查,就他在遼寧的貪腐和在重慶的刑訊逼供進行追查。

促成高層全面內訌 中共分崩前兆

如今事態還在進行中,但其影響力卻非常大。從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到胡錦濤,目前維持中共權力金字塔結構的,不再是威權而是默契,一種同在一條賊船上的權力潛規則:面對制度性貪污腐化的中共官員,一般情況下部級以上的貪腐,中共高層都互相掩蓋,這就是為什麼當賴昌星走私數百億而能安然過日子的原因:由於有賈慶林的參與,江澤民及其親信把此案給扣下了,陳希同、陳良宇的下臺是中共內鬥的結果,至今百姓並不清楚裡面的真相。

然而王立軍的突闖美國領館卻打破了這種默契。薄熙來利用王立軍打倒文強,從中掌握了很多賀國強與汪洋的把柄,於是賀掌控的中紀委先下手為強。他們從2009年就開始調查王立軍在鐵嶺擔任公安局長時的貪腐,當證據確鑿後,中紀委先行一鍋端地除掉了王立軍留在鐵嶺的老窩。2012年元旦後,中紀委找到薄熙來,給他看了王立軍的罪證,薄一看無法保住王了,為了避免自己受牽連,薄把王拋棄了,於是2月2日,王立軍突然被撤離公安局而被貶去搞文史。

然而王立軍是靠黑路上來的,他不遵守中共內部的「默契」,2月6日他進入美國領館,將中共內鬥的實質問題曝光在全世界,特別是在加拿大總理哈珀訪華、習近平訪美的前夕,這無疑給國際社會投下一顆炸彈,把中共內鬥的鋼砲炸得震天響。

隨後薄熙來避走雲南,他想利用原昆明軍區對中央的不滿,在自己父親的老地盤上跟中央對著幹。其實人們不難從薄熙來的行為中看出他有當「薄澤東」的野心,重慶融僑半島的六個高樓頂上安裝著六個霓虹大字:「薄書記辛苦了」,重慶公安局還擅自改變了名稱,改稱「警署」,重慶的制服、裝甲車、警車都跟全國不同,儼然成了諸侯割據的地方武裝。在這次去成都美國領事館抓王立軍時,薄熙來還擅自調動武警,被中央稱為發動了「警變」。

此時,哪怕胡溫想通過妥協來掩蓋此事也掩蓋不了了,一方面薄不會聽任胡溫宰割,他信不過中央的承諾,一旦薄落到北京手裡,賀國強、太子黨等人就會對他秋後算賬,薄會選擇留在重慶或雲南,哪怕「重上井岡山」,他也不會束手就擒的。

另一方面也是最關鍵的是,一旦百姓看清中共的邪惡,看清它們如何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如何喪心病狂地搶奪民眾利益,特別是在退黨大潮的衝擊下,中共的謊言被戳穿,畫皮被剝下,等待中共的只有解體滅亡。

所以說,王立軍出逃就好比林彪出逃,給中共政壇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它打破了中共原有的默契和平衡,令各方在混亂中重新洗牌,各路人馬都想搶奪對自己有利的位置,於是中共內訌惡戰不可避免,中共的解體也在民眾的覺醒中自然而然的進行著,繼茉莉花革命之後的牡丹花革命也就順理成章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