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文武兼備楊盼盼 娛樂事業走正途

?"
當年的穆念慈,現今已經成為電影公司老闆。不變的是眼光中的溫柔剛毅。

眼神中的安靜和幽怨,讓人又愛又恨,楊盼盼演繹《射雕英雄傳》中的穆念慈是如此經典,後人難以超越。為電視、電影投注半生,她說:「娛樂一定要走正途,要良好發展,不要有不健康的發展,否則影響力很大很壞。娛樂應該以美為主,要做到既美又好,意念要好,構思要好。」

文 ◎ 梁珍   攝影 ◎ 祥龍

明明是唱京劇、跳古典舞、寫書法,顧盼行止都是傳統內秀的古典女性,楊盼盼在《射雕英雄傳》中飾演穆念慈,剎那間變身「打女」,在舞臺上演繹高功夫、高難度的動作。1990年代起,楊盼盼成為TVB萬千星輝賀臺慶那顆最耀眼的星。

剛柔相濟,文武兼備,唯美一生。楊盼盼四歲開始習武,九歲時就在影片《快劍》中客串演出。在83版《射雕英雄傳》中扮演一個命運坎坷、癡戀楊康,內心矛盾重重、鬱鬱而終的穆念慈,許多觀眾都把她當作了穆念慈的化身。代表作還有電視劇《書劍恩仇錄》、《倚天屠龍記》、《楚留香》等。

目前擔任煇煌娛樂製作有限公司行政總監、執行監製。出品包括:《我亞媽發仔瘟》(2005)、《少林殭屍天極》(2006)、《功夫廚神》(2009)。

藏在內心的愛

為了訪問楊盼盼,筆者著實激動了一段時間。還是少女時代的我,為追《射雕》,每晚在窗前望著遠遠的發射器(因為是父親公司自購的內部電視劇,只給員工播放),一旦發射器的紅燈亮了,就全家歡喜。兩位女主角黃蓉和穆念慈,一顰一笑,都融入我的夢中。

俏黃蓉(翁美玲)自殺走了,給影迷留下長久的痛。但溫柔多情的穆念慈卻越活越精彩,為TVB奉獻多年,也演出不少電影,如今轉為電影編製,自己開電影公司拍戲,還開設電影動作訓練培訓班,為娛樂圈輸送人才。


楊盼盼近年來致力於培養新人,開辦電影動作訓練班為娛樂圈輸送人才。圖為訓練班學生們和盼盼合影。

《射雕》翻拍了好多次,很多人都說拍不出83版的味道。盼盼說,是因為後來人沒有用心去揣摩劇本,所以出來的感覺不夠好。她演穆念慈,抓住了她的傳統中國女性美,靜中演繹出內心的動,加上自小練就的京劇表演功底,有臺型,一招一式都充滿了韻味和古典含蓄美。
「現在人走出來,都沒有手板眼的功夫,演不出那個感覺。」盼盼說。

「其實每一個角色都有她的味道,有她的扮相,有她的臺形,要守住這個感覺演。好像你演穆念慈,你就是要愛楊康,是藏在心裡面去愛,明明對他沒有希望了,但你的心愛他,只能默默地守,這樣演才會演出那個味道。」

「真正的中國女性是很內向、含蓄。因為人家經常說,成功的男人背後一定會有個女人。」盼盼演穆念慈,也像在活脫脫地在演自己:「我是有兩重性格,很多人說我好動,很剛強,但其實我好弱。」於是穆念慈的無助、含蓄、剛柔相濟的美,就這樣一絲一扣地占領了觀眾的心。

她也感謝已故的著名導演與監製王天林(王晶的父親),「有些劇本很長,情節拖,到最後卻突然收尾,但《射雕》很完美。」穆念慈在金庸原著裡面原本戲分很少,「二、三頁紙而已」,但天林叔很會創造角色,將穆念慈和楊康的感情抽出來寫,戲路發展下去精彩紛呈,讓唯美的盼盼拍得最經典難忘。


《射雕英雄傳》中的穆念慈和楊康。

最為蕩氣迴腸的是一場拍楊康死的戲分,原本劇本是講對白,後來編劇助手突然來個電話說,要改唱插曲,而且要現場唱,盼盼嚇了一跳,趕緊按吩咐拿錄音帶照學,結果出來的感覺非常動人。「其實所有的人都很好,都很團結,那時我一來就唱,唱的時候感情就好易流出,其實這首歌是代表我的,我就是唱出我的心裡話。所以監製是起到很大幫助。」

家庭顯赫 幾成張大千弟子

和很多靠模樣起家的演員不同,盼盼生在顯赫家庭,家境豐厚,外婆是中國奇女子鄭毓秀,是近代中國第一位留法女博士與女律師,跑馬地的毓秀街就是以她命名。


張大千畫下的古典美女,是楊盼盼母親。(楊盼盼提供)

她拿出手機裡的母親畫像給我看,是張大千筆下的旗袍美人,而張大千是她姑公(媽媽的姑丈)。盼盼母親喜歡拍戲,曾參加過上海明星公司訓練班,和胡金銓是同學,也演過話劇,藝名古寒,但其後許配給有錢人家,曾經是某大錶行的老闆娘,很有商業頭腦,將錶行打理得井井有條,非常能幹。但她不喜歡商界生活,離婚後再嫁,回臺灣誕下盼盼,對這個女兒寄望甚高。

盼盼六歲就拜京劇名伶粉菊花學藝,同門有蕭芳芳、陳寶珠、尊龍等,同校的小孩子都要簽10年賣身契,楊母想女兒留在身邊,每月都給師傅一百元學費(當時很昂貴)。母親又送她去學古典舞蹈、學畫畫、練劍等,少年時代的盼盼已文武兼備,多才多藝。

九歲那年,媽媽問她:「妳要畫畫還是留在香港?」原來媽媽準備送她去巴西,和張大千學畫畫。她當時一聽,是要自己一個人去,就不願意去了。說到這,她眼睛投出遐想的神采:「如果當年和張大千學畫,可能我的樣子都不同了,不是現在這樣,我可能會成為一個品味很高的人。」

當年的誤解和任性,改變了她一生,但她和母親之間的深厚情誼,卻無法替代。「如果我是為了自己,我就去了,但因為她,我留下來,我很愛我們家的,我媽媽總是在我身邊,我就有安全感,她是我的一盞指路明燈。」

其後盼盼母親在國泰片場開餐廳,她自小接觸電影圈,就這樣進了電影圈。

單純最難得 不變的是本性

「我由10歲開始踏進娛樂圈,40多年我都是站在前面的,但這並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永遠都是編劇、幕後、監製的功勞。」對於銀幕前的輝煌與成就,她就這樣輕輕一筆帶過。

她一生幾乎和緋聞絕緣,唯獨最紅也是最累的時候,遇上一個有婦之夫,被動地愛得很辛苦,等到對方單身,卻只維持了一年多的婚姻,其後獨力撫養跟自己姓的女兒,現在愛女已亭亭玉立。或許這就是命運,她的陽剛一面如母親一樣堅強,勇敢地面對人生。「我的婚姻好簡單,要留住他的心。你留住他個人是沒什麼用的,好似楊康跟穆念慈一樣,他們人是分開了,但心還是同一的。」

在娛樂圈練歷了幾十年,她經常自勉要如蓮花般出污泥而不染,現在帶著學生何佩,也總是提醒她要保持自身的單純。「我經常跟徒弟說,如果人家去選女演員的話,一定會選你,因為現在最難找到的就是鄰家的小女孩,最純的時候是最難得的。」

「你現在不要變,要保留自己的本性,變的是你的質素、功力,就像化妝,想變濃很易,但淡就難。」

娛樂應該是美的事業


從幕前轉到幕後,再從演員到電影公司老闆,楊盼盼對唯美的追求無怨無悔。

一生唯美的盼盼,還是非常鍾情娛樂事業。每年都必為TVB臺慶做壓軸表演,每次都為演出盡心盡力,付出不少心血。也曾經因為表演高難度動作受傷,導致右耳失聰,但一路走來無怨無悔。

「人如果沒有娛樂是很枯燥的,所以大家一定要守住娛樂。娛樂是能帶出很多的資訊,但娛樂一定要走正途,要良好發展,不要有不健康的發展,否則影響力很大很壞。娛樂應該以美為主,要做到既美又好,意念要好,構思要好。」盼盼語重心長地說道。

比如她的新作《功夫廚神》,有人說好像《殺破狼》黑社會才可以賺錢。但是她不願意,想做一些益智的題材,最後變成《足球小將》的風格,「因為我想我拍出來的電影不是很黑的,我要帶出美好的事物來,比如拍豔鬼,不要血腥很殘忍,但我喜歡的是唯美。其實美國有一些電影,好像《殺戮戰場》,他們並不是過分的血腥,好像《珍珠港》都不是很血腥,都是唯美的,這些才是高質素的電影。」

從幕前轉到幕後,再從演員到電影公司老闆,楊盼盼走得很自信,也很艱辛,但對唯美的追求無怨無悔。◇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