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3.【驚天黑幕】王薄火拼曝光最見不得人的罪行

?"
王立軍追隨薄熙來,為討好江澤民而充當鎮壓法輪功的馬前卒。而且王立軍很可能親手摘取過活人器官,犯下不可饒恕的罪行。(影像合成/大紀元)

王立軍、薄熙來充當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為了眼前利益,竟然「殺活人、取器官、做移植、掙大錢」。這樣的人還是人嗎?面對這樣的暴行而保持沉默,又是如何的人?

文 ◎ 文華

從2012年2月14日開始,在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首次訪美的四天裡,所到之處如影隨形的都是法輪功學員的和平抗議身影。只見他們平和地站在寒風裡,大型橫幅表達了他們無聲的呼聲。

低眉順目的習近平雖然受到白宮的高規格禮遇,但美國官員也以一種特別的方式呈現了他們對王立軍事件的回應。重慶的一隻蝴蝶煽動翅膀,在大西洋彼岸帶來了巨大風波。


 2012年2月14至17日,中共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訪美期間爆出王立軍交代「薄熙來和周永康祕密計畫阻止習近平接班」的消息。圖為習近平(前排圖中)與美國國防部長(右)。(攝影:李莎/大紀元)

據《華盛頓時報》報導說,兩名美國官員曾透露,王立軍向美國方面提供的中共高層腐敗的材料中包括有關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貪污腐敗的材料,以及薄熙來和周永康密謀計畫整垮習近平、用武警公安的力量逼迫習近平下臺或不讓其接班等等。

在北京高層看來,美國官員利用這種方式放出這樣一條直接關係習近平前程的祕密信息,他們非常震驚,認為這是奧巴馬政府的精心安排,是美國再次以「國際警察」的身分,謹慎介入中南海內鬥的開始。有民眾戲稱,現在中共除了政治局九大常委外,應該外加一個奧巴馬,9+1模式,這10個人知道了最多薄熙來的醜聞。

在法輪功的抗議中,美中法輪大法學會負責人楊森對習近平提出了一個要求、二個希望: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懲罰元凶江澤民;希望習近平不要走江澤民老路、不要替江澤民背這個黑鍋;希望習近平去看看《轉法輪》從而了解法輪功。

薄熙來海外被起訴 溫家寶反對其升任

據維基解密(WikiLeaks)網站公布的美國外交電文引述中共消息人士的話說,中共17大前夕,時任中共商務部長的薄熙來因迫害法輪功而在海外多國被起訴,被中共總理溫家寶極力反對升任副總理一職;前副總理吳儀也提出,她可以全部退下來,但前提是薄熙來必須下放。薄被下放任重慶市委書記被中共高層視為其政治生涯的最後一站。

近年來,江澤民、羅幹、周永康、薄熙來等30餘名中共高官因迫害法輪功,犯下「酷刑罪」、「反人類罪」或「群體滅絕罪」,分別在全球30多個國家被告上法庭。薄熙來在美國、英國、韓國、西班牙、荷蘭、俄羅斯、羅馬尼亞、波蘭等12個國家遭到刑事控告和民事起訴,澳洲的高等法院還在薄熙來缺庭情況下,判決法輪功一審勝訴。

從國際法的角度看,薄熙來已經是個罪犯,這就是溫家寶強烈反對薄熙來的原因。2004年薄熙來被加拿大拒絕其入境,2005年胡錦濤訪美時,時任商務部長的薄熙來本應隨行,但由於他的反人類罪行,薄的名字不得不從胡的隨同人員中消失。

錦州公安局數千次活摘器官

自從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不顧當時政治局常委其他所有人的反對,一意孤行要鎮壓法輪功以來,薄熙來為討好江澤民,一直充當鎮壓法輪功的馬前卒,王立軍在2008年去重慶之前,也一直在遼寧鐵法、鐵嶺和錦州擔任公安局領導,而遼寧是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地區之一,特別是被曝光出來的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迫害案例,大多發生在兩人的治下,而且王立軍很可能親手摘取過活人器官,犯下不可饒恕的罪行。

2012年2月16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表最新調查報告《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涉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該中心主任是王立軍。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王立軍在遼寧省錦州市任職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錦州市副市長,該中心就設在錦州市公安局(遼寧省錦州市古塔公園南門對面,郵編121000)。

2004年10月21日,中央電視臺在採訪報導中稱「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為「中國警方現在唯一的一所現場心理課題研究中心」,在薄熙來任商務部長的中國商務部網站上有個介紹,「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依託中國刑警學院、北京理工大學、東北財經大學、中國醫科大學等十餘所大學的技術支持,致力於現場心理研究和現場技術的工作」,但沒有明確指出他們的現場技術研究到底是幹什麼。


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涉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該中心主任王立軍(右)在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現場進行無創傷解剖研究。(追查國際提供)

2006年9月17日,位於北京、直屬於共青團中央的「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為王立軍的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授予「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並資助科研經費200萬元,其頒獎成果之一就是藥物注射後器官受體移植研究。器官移植是一種高難度的外科手術,從王立軍的學歷來看,他從來沒有學習過醫學或藥學,他以什麼方式來參與器官移植研究呢?

王立軍在頒獎大會上的奉承話道出了緣由:「令我感動的是,以晉陽祕書長為首的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的所有同仁,他們不辭辛苦,多次到遼寧,……連夜趕到我們的課題研究現場,見證『器官受體移植』這種公益事業。大家知道,我們所從事的現場,我們的科技成果是幾千個現場集約的結晶,是我們多少人的努力。……當一個人走向刑場,在瞬間幾分鐘轉換的時候,將一個人的生命在其他幾個人身上延伸的時候,都會為之震撼,這是一項偉大的事業。」

這裡王立軍自己說明白了:他們中心就是提供器官供體的,讓別人來完成下一步的移植。簡單的說王立軍的工作就是把心臟、肝臟等器官從一個人身上摘取下來。這就是他的科研。王立軍2003年才到錦州,到2006年獲得頒獎,期間也就兩年多的時間,他無意中說出「我們的科技成果是幾千個現場集約的結晶」,也就是兩年中他們做了幾千次人體器官摘取,他還暗示他摘取的都是走向刑場的人的器官,死刑犯的器官。

王立軍親手摘取了器官

《遼瀋晚報》在一篇〈現場目擊:「食人惡魔」平靜接受注射死刑〉的報導中,透露了活體摘取器官的地點:「2005年6月9日凌晨5時,特派錦州記者來到了『研究中心』,此次的研究活動場地——錦州市經濟技術開發區崔家屯。」在另一篇報導中稱,罪犯由於主動提出捐獻遺體,「研究中心以他的兒子年幼為由,為其向有關方面爭取了兩萬元的捐獻費用,這在遺體捐獻補償標準中屬於最高額度。」這次王立軍親自參與了器官的摘取。

不過根據大赦國際的記錄,在2000年和2005年之間中國大陸死刑犯的處決數量平均每年1616人。而由於人體都有免疫功能,當一個外來器官進入人體後,人體組織由於不匹配會產生排斥效應,於是器官移植要受到「組織配型」和「冷缺血時間」不超過24小時等限制,即使加上抗免疫藥,器官利用的匹配率只有30%作用。據中國器官移植網提供的統計,2003年中國的「公民逝世後器官捐獻」數字還是零,經過多年的努力,2006年僅為22人。由此可見,全中國的死刑犯一年才幾千,一個遼寧省小小的錦州市,哪來數千個能夠提供器官的死刑犯呢?

親眼看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心臟

早在2006年3月9日,《大紀元》發表了〈瀋陽集中營設焚屍爐,售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導,隨後大量事實證明,中共利用法輪功學員上訪之際,抓捕了上百萬法輪功學員,並將他們祕密關押在全國各地的36個集中營和勞教所內,作為活體器官庫。每個法輪功學員被驗血,並將數據存入計算機庫。一旦有需要做器官移植的病人,特別是能出高價的外國病人來找尋器官時,中共警察就配合移植醫院,將組織匹配的法輪功學員活活開膛,取出內臟器官來做移植手術。為了保持器官組織的活力,警察往往不注射麻藥,而是直接把人開膛,活活把人害死。

如2009年「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公布了一位證人現場目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詞,他當時就在王立軍手下當警察,王給他們下的死命令是對法輪功「必須趕盡殺絕」。

這位警察作證說,2002年4月9日,在瀋陽軍區總醫院15樓的一間手術室內,他親眼看到兩個軍醫將一個活著的30多歲的修煉法輪功的中學女教師,在沒打麻藥的情況下,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器官,將她活活害死。

2006年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國會議員、人權活動家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對此事進行了獨立調查,並發表了三次調查報告,震驚了全世界。《血腥的活摘器官》是依據報告的第三版發行的中文書籍。書中收錄的52項不同證據,證實中共非法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暴行,比如他們以需要找尋器官的病人身分對中國大陸醫院進行質詢,結果在約15%的電話中,當地醫生說他們正在或曾經使用來自健康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作者指出「這是這個星球上從未見過的邪惡」。2010年麥塔斯被提名為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

法輪功是佛法修煉

法輪功是一種佛家修煉功法,1992年5月13日由李洪志大師從長春傳出。由於法輪功教人遵照「真善忍」做好人,在提升道德精神文明的同時,還具有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法輪功在中國民間得到迅速廣傳。據中共公安部內部調查,到1998年底中國大陸已經有7000萬人學煉法輪功,法輪功在中國主流社會具有很大的影響力。

不過由於中共信奉無神論,從法輪功傳出之日開始,公安部某些別有用心的人,如羅幹之流,就開始想借用打壓法輪功而讓自己爬上高位,於是對法輪功橫加阻撓,在天津無端抓捕法輪功學員後,引發了1999年4月25日的法輪功萬人上訪。上訪中法輪功學員呼籲政府尊重憲法,保證法輪功學員合法的煉功環境,維護一個讓人修心做好人的權力,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同意了法輪功群眾的呼聲,「4-25」上訪圓滿解決。

然而時任中共總書記的江澤民卻出於一己的妒忌心和一黨的私心,認為法輪功人數超過了中共黨員人數,就是「在和黨爭奪群眾,就是反黨!」全然不顧官方和民間對法輪功正面肯定的調查報告,以及其他六位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反對,江澤民獨斷專行地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儘管江澤民動用所有國家機器,文革式地誣陷誹謗、暴力鎮壓,但各地對法輪功的打壓力度都無法令江澤民滿意。於是江把其成立於1999年6月10日、專職迫害法輪功的「610系統」,強行與各地政法委掛勾,把政法委的首要任務定為鎮壓法輪功。

開始時公檢法系統的人還不敢太胡作非為,但由於江澤民的高壓,要求「徹底剷除法輪功」,而且對法輪功要實行「名義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打死算自殺」,於是一場比文革還要慘烈的迫害悄然在中國大地上蔓延,許多慘絕人寰的罪惡就在媒體的謊言和人們的漠視中不斷發生。

薄庇護下的屍體加工廠生意興隆

1999年薄熙來在大連擔任市長和市委書記時,批准成立了一家外資企業:哈根斯生物塑化(大連)公司。該公司的老闆馮.哈根斯是德國新納粹主義的信奉者,他鑽法律空子,在全球各地舉辦所謂人體科學展。媒體報導有不少人在看展示時驚駭暈倒,由於展出都是中國人的屍體,很多華人抗議該展覽令其感到「屈辱」。

關於屍體來源,該公司的解釋也互相矛盾,一會說這些標本「由中國大連醫科大學提供,收集自無人認領的屍體」,一會又說「展覽的屍體均來自於自願性質的奉獻」,還有的說不是來自大連,而是南京。中國法律嚴禁買賣屍體,然而這樣的「屍體加工場」卻在薄熙來的庇護下一直「生意興隆」。

早在2003年11月《瞭望東方周刊》關於中國屍體工廠的深度報導,就「引起國務院領導的重視並進行了批示,責成國家質檢總局成立調查組前往大連調查屍體工廠招商引資及產品進出口情況,全面規範人類遺傳物資的進、出境。」然而調查沒有下文,由此可見,在薄熙來背後,哈根斯還有更大更高的保護傘。

不過這次隨著薄熙來的倒臺,有民眾給《大紀元》投書,強烈要求美國政府和國際社會獨立調查大連屍體加工廠的來源。

在哈根斯的著名展品中,有一位年輕的中國母親和她的八個月嬰兒的乾屍,凡是看過這個標本、還有一絲善念的人,無不為之震驚:哪個家屬會自願捐贈自己妻子和未出世孩子的身體呢?她們會不會是被謀殺的,誰幹了這樣的惡行呢?


哈根斯的展品,一位年輕的中國母親和懷胎八個月嬰兒的乾屍。哪個家屬會自願捐贈妻子和未出世孩子的身體呢?是誰謀殺了他們?(Getty Images)

歷史有驚人的相似,60多年前,當人們打開希特勒的祕密集中營時,人們看到了以前不敢相信的血腥事實,全人類發誓「never again」(絕不再犯)。如今更令人髮指的罪行就在我們眼前發生了,當今因中國市場的龐大利益的誘惑,相關利益團體、國家和機構等故意選擇沉默。如今不光幹這些惡行的人已經不是人了,說嚴重點,那些知曉這些事實而故意隱瞞的人,也已經麻木地喪失人類社會最基本的文明準則,即不配做人了。

人還活著就被送進了火葬場

除了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外,王立軍還大量迫害法輪功學員。僅在錦州地區,至少500多位法輪功學員先後被他抓捕關押,至少71人被迫害致死,30餘人被致殘,僅2009年就有六名重慶法輪功學員死在王立軍手下,如鐵道建築高級工程師、46歲的湯毅,原峨眉鐵合金廠動力處處長、樂山市政協委員劉光弟等,都是在勞教所酷刑折磨後含冤去世。

江錫清,男,66歲,重慶江津市地稅局退休職工。2009年1月28日,江錫清在重慶西山坪勞教所被迫害致死。當勞教所宣布老人「去世」六個多小時後,子女們將冰櫃的鐵板拉出一半時,發現江錫清的臉部人中、胸部、腹部、腿部還都是熱的,驚呼道:「我爸沒死,還是活的!」醫生做的心電圖也證明他是活的。家人們想為江錫清做人工呼吸,被在場的勞教所警察等二十多人強行拖出殯儀館的凍庫大門,不准施救,將還活著的江錫清強行火化。後來江錫清的子女聘請律師想討公道,律師卻遭派出所警察綁架毆打,吊銬毆打審訊達五小時以上。


 重慶法輪功學員江錫清(前排坐者右)遭迫害致死前的全家照。(明慧網)

法輪功是主線 取消政法委是關鍵

很多人在問,為什麼王立軍、薄熙來能幹出這樣的惡事而沒人管呢?除了中共獨裁體制這個內在因素外,還有個直接原因就是王立軍在政法委的職務。有人把文強與王立軍相比較,但文強只擔任了公安局長,而王立軍到重慶三個月後就提拔為重慶市委政法委委員,雖然不是名義上的政法委書記,但由於他在打黑中具有成立專案組的特權,能把公安、檢察院和法院一同管理了,他於是幹出了文強不能幹出的惡行。

2009年大陸網路曾討論,最令百姓痛恨、最應該撤銷的部門就是政法委(政治法律委員會),而這次王立軍事件的實質是點出了當今中國司法黑暗的根源在於江澤民因迫害法輪功而建立強化起來的「政法委」管理制度,而且政法委的墮落與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直接相連,假如沒有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政法委不會墮落到這個地步。

民眾發現,自從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昔日土匪在深山,今日土匪在公安」,各地公安違法事件無法控制,激起上訪潮不斷。很多群眾大規模群體事件的發生都跟公安的不當處理有關,2004年公安部自己都公開承認,每七分鐘全國各地就爆發一起大規模群體事件。有評論稱,中國如今民怨深重,這都有政法委的「功勞」。

各地的政法委是中國黑社會的真正黑後臺。王立軍的罪行就是很好的例子。不過早在2009年夏天,在「鄧玉嬌殺淫官」一案中,巴東縣公安局長、政法委書記楊立勇一直竭力掩蓋鄧玉嬌案事件真相,為中共淫官開脫,很多民眾已經認識到,政法委是中國走向法治社會的最大障礙,必須取消、解散、解體政法委,中國才有可能朝法治社會邁出一步。

由於各級中共政法委的濫用職權直至向重慶打黑那樣無法無天,徹底摧毀了一個社會應有的秩序,這些惡行反過來也將中共推向了崩潰的邊緣,也就是說,中共鎮壓法輪功的同時將自己搞垮了。

有人奉勸習近平,胡溫時期由於他倆無法掌控政法委,所以令江氏殘餘繼續橫行世間,但這次王立軍事件讓世界看清了政法委的邪惡,他若想真正變革中共,就必須從取消政法委開始。政法委只要存在一天,各級公檢法就沒有法治可言,社會秩序也就沒有保障,中共的政權只會滅亡得更快。◇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