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是歐美金融危機的幫凶

?"
經濟學家HELEEN MEES在《外交政策》發表評論文章認為,中國經濟是促成歐美金融危機的主要因素之一。圖為上海浦東經融區。(Getty Images)

經濟學家HELEEN MEES認為,中國及其他新興經濟高額的過剩儲蓄,長期追逐歐美國家的國債,因此造成歐美地區利率長期走低,導致再融資的熱潮,遂引發美國房地產泡沫及歐元區政府過度舉債,是促成歐美金融危機的主要因素之一。

編譯 ◎ 葉淑貞

經濟學家Heleen Mees於1月17日在《外交政策》發表評論文章認為,中國經濟是促成歐美金融危機的主要因素之一。歐美經濟衰退的主因是低利率政策所引發的,因為低利率導致再融資的熱潮,造成了美國房地產泡沫。低利率也導致歐元區一些政府過度的舉債,使這些國家瀕臨破產。而歸根究底,中國也間接造成了這兩個地區的低利率政策。

自從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華爾街一直是全球經濟衰退責難的對象。在美國,一般認為曼哈頓銀行家太依賴次級抵押貸款,且政府單位「監管失敗」而造成此次危機;而在歐洲,一般也將經濟衰退歸因於歐元區各國政府的債務占GDP之比率太高,違反了當初簽署貨幣聯盟「穩定與成長公約」(Stability and Growth Pact)的規則而引發債務危機。

但是這些解釋從根本上忽視了一些事實。2000至2006年之間,美國的次級抵押貸款只占了全美新抵押貸款不到5%,不可能僅僅因此就掀起當時房地產市場的繁榮。對於歐洲經濟危機的解釋也忽略了西班牙及愛爾蘭的狀況,這兩國遵守公約卻仍面臨危機。這兩個國家在危機之前的年代裡一直都有預算盈餘,兩國的債務占GDP的比率都只在大約30%左右,只是公約中標準的大約一半而已。

其實,造成歐美金融危機的直接原因不是監管失敗,而是在21世紀初急遽下降的利率。低利率政策導致再融資的熱潮,造成了美國房地產泡沫。低利率也導致歐元區一些政府過度的舉債,目前這些國家幾乎破產。然而,歐美低利率政策的普行,中國必須負起部分責任。

導致目前經濟衰退的鎖鏈開始於2000年,當美聯儲開始降低聯邦基金利率,以挽救當時網路泡沫破裂後的衰退。美聯儲把利率大幅從2000年晚期的6.5%下降到2001年12月的1.75%,然後再降到2003年6月的1%。之後在超過一年的時間中一直都維持在1%的水準。

低利率最初掀起再融資的熱潮。在2003年第一季及2004年第二季之間,當美聯儲保持其利率於1%的年代中,三分之二的抵押貸款來自於房產的再融資。美國人把自己推向債務中,且以其新獲得的現金,投入大量消費的熱潮中去。僅在2005年,從房屋抵押的借款高達7500億美元,占GDP的4%以上。

然而,繁榮了美國人的消費熱潮的是中國經濟,並非美國經濟本身。當美國的儲蓄率徘徊在GDP的大約15%時,中國的儲蓄率則從2000年的34%提升到2006年的54%。

從2004年以來,中國和大多數石油出口國以及新興經濟的高儲蓄率,壓低了世界的利率。太多的錢追逐美國國債和其他無風險證券,因此哄抬了債券的價格,壓低了利率。因此,當美聯儲在2004年中期開始擔心上升的通膨之際,美聯儲嘗試踩剎車,但為時已晚了。雖然聯準會開始在2004年7月提高政策利率,美國的長期利率仍然頑固的停留在低水準。這些低的長期利率就是擴大房地產泡沫的最重要因素。

歐洲的故事有點不同,但結論大致是相同的。歐元區所建立的共同貨幣使得希臘、愛爾蘭、義大利、葡萄牙及西班牙政府債券的利率,趨向於比德國政府債券利率低了許多。北歐銀行也大量購買這些國家的債券,結果希臘、愛爾蘭、義大利、葡萄牙及西班牙的利率從在1990年代晚期的大約13%,大幅下滑到2005年只有3%的水準。於是,壓低美國長期利率的中國及其他新興經濟的過剩儲蓄,也在歐元區扮演了重要角色。

巨幅下滑的利率對於歐元區周邊房市有重要的影響。年復一年之後,愛爾蘭及西班牙的房市價格上揚大概10%到20%,這導致旺盛的消費支出及借貸,同時拉高了工資。當德國的勞動成本從2000年到2008年上提大約18%之際,西班牙及愛爾蘭更分別上揚了41%及45%,而希臘則抬高了78%。

低利率也導致希臘政府過度的舉債,使這個國家趨向破產。雖然義大利遵守公約之低於3%門檻的預算赤字,低利率使其債務相對於GDP比率高達100%。葡萄牙則是大多數年代裡預算赤字超過3%,並未超過債務占GDP60%的水準。

如今回顧起來,批評歐元區的設計沒有充分考慮貨幣整合的後果,這個指責是公平的。特別是在愛爾蘭及西班牙,如果嚴格即時採行舉債限制的話,投機泡沫可以很容易避免。相同的推理適用於美國房市的泡沫,在美國有超過四分之一的房屋貸款是「不動」(still)的,也就是說,房屋貸款超過這個相關財產的價值。

美國及歐洲經濟的災難第一眼看上去好像是他們自己的特殊情況使然,但這兩個地區若沒有中國的因素,不會如此嚴重。沒有中國作為主要經濟參賽者,千禧年的低利率在刺激美國經濟上會更有效,且美聯儲將會更快速地提高聯邦基金利率,而歐洲央行也會跟進。一部分搬遷至中國的製造業將會留在美國及歐洲,加速這些地區的經濟成長,並減少低利率的需求。且若沒有中國經濟的影響,2000年代初期的通膨將會更高,逼迫美聯儲及歐洲央行採取行動。但更重要的是,中國及其他新興經濟的儲蓄將不會壓低全世界的長期利率。◇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