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道德,審度媒體善惡的首要天平

事業版圖橫跨海峽兩岸的旺旺集團董事長蔡衍明,日前接受美國《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專訪時,一番否定「六四天安門事件」中共屠殺百姓的爭議言論引發臺灣社會一陣軒然大波。不僅讓各界再度質疑「蔡衍明是在中共授意與出資下回臺灣收購媒體以控制言論」,更造成民間對蔡衍明旗下的大型媒體集團「旺旺中時」(包括中國時報、工商時報、時報周刊、中天電視臺、中國電視臺等媒體)強烈不信任,並引燃一場名為「中時不忠實」的民間抵制運動,批評蔡衍明傷害新聞自由。

此外,一名旺旺中時的資深員工投書另一家報紙,表達對自家言論失真的感慨,也讓旺旺中時集團深感不滿,接連多日不斷在自家的報紙、網站、電視新聞中批評對手「造假」,並開足馬力為自家老闆的言論辯護。這場「媒體護主戰」規模之大,堪已載入臺灣新聞史教科書當中,讓眾人與後世更加警惕商業力量對新聞自由與真相的箝制與戕害。

不過,暫且不論蔡衍明是否真的為了配合中共統戰而回臺收購媒體,「媒體道德」更應是我們用來公開檢驗蔡衍明與旺旺中時的首要公正天平。

眾所周知,媒體,絕對不是普普通通的企業公司。在商業體制下,媒體確實如同一般企業,需要銷售內容商品來營利;但與之同時,媒體還具備著獨一無二的「公共性」與「傳散性」,擁有無遠弗屆的社會影響力與教育滲透力,足以形塑一個社會的是非對錯、黑白善惡的正義價值與運行準則,這是媒體企業與生俱來、不可逃脫的根本企業社會責任(CSR)。而責任的依歸與本源是來自道德,因此媒體也往往更被要求要加強對媒體道德的重視與實踐。

於是,多數商業媒體往往需在「利益」與「責任」之間思量游移,以取得最佳平衡點,從而「生財有道」、「富而有德」。

然而,以蔡衍明對「六四」的發言及手下媒體集團的百般「辯護」,我們幾乎看不見媒體道德的存在。天安門事件是全球人類史上難以抹滅的暴政屠殺血案,是對人權、自由等普世價值的摧殘,但媒體老闆竟可為了某些私利因素而裝聾作啞、甚至全盤否認,這等作為本身便足堪評議,甚至可說是為中共當局塗脂抹粉,媒體老闆的道德標準於焉何在?

並且,旺旺中時集團在事件發生後,極力透過手中握有的大眾媒體資源,一言堂式地為老闆日夜辯駁,而非去還原、檢視當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真相來讓世人自行衡量,令人不禁對該媒體言論的可信度與道德標準深感疑慮,更讓人感嘆過去曾是「文人辦報」典範的中時集團,如今卻在商業力量與老闆意志的捆綁下落到此番田地。事實上,多位從該集團離開的媒體工作者也曾私下透露,離職原因是因為不滿老闆與高層對言論的干預與限制。

再者,目前仍鬧得社會沸沸揚揚的藝人Makiyo醉毆計程車司機案,引發強大輿論抨擊某著名談話節目放縱藝人言論尺度、敗壞社會道德風氣,才導致這場藝人酒醉毆打司機還恬不知恥的怪事亂象。不知是否巧合,該談話節目,正是由旺旺中時底下的中天電視臺製作播出。

總體觀之,不論蔡衍明大手筆買下臺灣媒體的根本用意為何,但至少我們發現,該媒體集團在媒體道德的自律與表現上,亟需大力的提升與改進。因此,我們也必須關切並建議國家傳播委員會(NCC)對於旺旺中時正準備收購中嘉網路(涵蓋118萬戶家庭有線電視的收視權益)的購併案,務必審慎權度,並以前事為鑒,以免日後豢養出難以駕馭的媒體巨獸,深受其害的將是臺灣社會的你我。◇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