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4.薄一波參與策劃「六四」屠殺

?"
1989年5月15日,薄一波要求採用武力平息「動亂」,發動六四屠殺。薄家父子擔心學生民主運動獲勝,他們將面臨被清算。(AFP)
第一個絆腳石

不過也有人不買這個帳。據姜維平回憶,金縣機關幹部對薄熙來的政治前程並不看好,對他的人品也頗有微詞,追隨他的人並不多,而阻擋他仕途的人卻不少,把薄搞得很狼狽,一度還想打退堂鼓回到北京。因為薄熙來不懂農業,也不懂經濟,農民喜歡真誠,實實在在做人辦事的人,而薄只熱中於表面文章,譁眾取寵,太虛偽。

當時薄熙來的辦公桌連清潔工都不去擦,機關幹部大都不與他搭腔,他進了辦公室,開會也沒人叫,一度很孤立沮喪,但薄熙來不怕,他在桌上擺本《三國演義》,沒事就讀,把三十六計背得滾瓜爛熟,等待時機出手。

一次谷開來要到金州來(她和薄熙來什麼時間結婚的,一直是個謎),於是薄熙來找來當地最好的一個木匠,為其打做了一個大立櫃,三開門的三層板,原木色,還刷了亮油,說好連工帶料200多元,這在當時算很高檔了。不過完工後薄以質量不合要求為由,拒付上述款項,木匠很生氣,到處廣傳,金州縣委的人都知道,薄欺負人占便宜。

後來有人把此事上告到市紀委,市委副書記卞國勝找到薄熙來,薄一見卞書記,一口一個「卞叔」叫得很甜,笑得滿臉謙和,高大的個頭彎得像個蝦米,看了舉報信薄熙來並不驚愕,只是連聲認錯,表示自己離婚後被前妻糾纏,經濟上一直不寬裕,不是不想付帳,而是暫時囊中羞澀,等回去後立即清帳目道歉。於是卞書記原諒了他,不過薄熙來回去後,讓黑老大鄒顯衛把錢給了木匠,但還打了木匠幾個耳光並把他趕出了金縣。

建樓紫陽 請來北京高官


80年代初,薄熙來為巴結喜歡打高爾夫球的國務院總理趙紫陽而在金石灘圈地,建了全國最大的依山傍海的高爾夫俱樂部。(新紀元資料室)

除了鄧小平,薄熙來還想巴結國務院總理趙紫陽。聽說趙紫陽喜歡打高爾夫球,薄熙來就在金石灘圈了塊地,讓一個私人老闆把這裡建成了全國最大的依山傍海的高爾夫俱樂部,並多次邀請達官貴人來此搞比賽,還親自跑到鄧小平、趙紫陽、萬里等幹部家,低聲下氣地遊說他們成行……薄熙來還在海邊斥巨資修建了一棟豪華賓館,取名為「紫陽樓」。後來趙紫陽真的來了,很多中共高官都來了。薄熙來還讓他的岳父谷景生長年免費住在金石灘一家豪華酒店裡,由《東北之窗》雜誌宋副總編代寫《一二.九回憶錄》,吃喝玩樂,揮金如土,頤養天年。

為了讓北京的高幹們欣賞自己的才能,薄熙來還下令成立了一支農民銅管樂隊,不惜花政府巨資,從北京請來音樂家手把手地教農民操管演奏,又打通大連以至北京新聞界大造輿論,把這支隊伍吹得神乎其神,天花亂墜。當地官員都明白,薄熙來就是一個「政治戲子」,然而這樣一個浮誇之人,最後還是伴隨著銅管樂聲,邁向了新臺階。

開發區被排擠 花架子險翻船

最先崔榮漢答應薄一波,要讓薄熙來走政黨委這條路上來,沒想到薄熙來不但在金縣遭到地方官員的鄙視,1985年當薄被提拔到大連開發區副書記時,也遭到大部分官員的抵制,以至於薄熙來灰頭土臉地退守金縣待命。當時很多人提出,開發區需要的是在基礎設施規劃實施方面懂「七通」、「一平」的內行專家,而不是一個不干實事的花架子。開發區官員的猛烈進攻,差點讓薄熙來翻船。

退回金縣後,當地人對薄熙來還是批評聲不斷,說他整天背個相機東遊西逛,欺男霸女,一會搞農民銅管樂隊表演,一會建什麼關向應廣場,再不就搞什麼拳擊比賽、美女服裝模特學校等等。基層幹部說,這些花架子既不能使田裡長莊稼,又不能使金州的鄉鎮企業增加經濟效益,而且勞民傷財,於是數十個地方官員聯名上書市委省委告薄,建議有關部門調離此人,另做安排。當時跟薄熙來一起從北京到金縣鍍金的另一位張公子,因為臉皮薄,立即主動打報告調到市屬某企業工作,從此淡出官場。

不過薄熙來另有絕招,他派年輕貌美、能說會道的太太谷開來四處活動,對一些地方官員展開婦人外交公關。她先求情於市委書記畢錫楨,但沒被理睬,她又去找副書記高某。據姜維平回憶,高某是個善良的人,他像寓言故事《農夫與蛇》中的農夫,被女人的眼淚迷住了,於是他召見了誠惶誠恐的薄熙來,並把金州縣和開發區等相關幹部找來,耐心開導,勸大家從大局著眼,寬容薄熙來,高又做通了市委幾個常委的工作,使大家放他一馬,這才使薄熙來轉危為安。

1988年,在苦熬四年後,薄熙來終於由金州區級幹部調到市委宣傳部任部長兼常委。那時他對胡耀邦非常敬佩,常把他的恩德掛在嘴上,他父親沒少往胡家裡跑,假裝彙報思想工作,實質是想提攜兒子。

薄一波參與策劃「六四」屠殺

很快就到了1989年六四前夕,薄一波是公認的「六四」屠殺的主要策劃者和劊子手之一。據香港媒體報導,1989年5月6日,薄一波向鄧小平提出:「就目前形勢惡化發展,不能再等了,要採取果斷措施,恢復社會秩序。」5月15日,薄一波和其他幾位中共老人給鄧小平打電話或登門拜訪,對局勢惡化表示擔憂,要求採用武力平息「動亂」。

5月18日晚間10時,根據鄧小平的提議,再度召開了政治局擴大會議,鄧小平、陳雲、彭真、王震、薄一波等參加了會議。會議決定對北京實施戒嚴。當天,中共首批軍隊第26集團軍第77師到達京郊待命。

那時薄熙來每天都與其父長時間通電話,追蹤了解北京政局變化。他最擔心的就是學生推動的民主運動獲勝,因為只要中國民主轉型成功,共產黨一黨執政的局面就會改變,薄家父子不但會退出歷史舞臺,還由於參與了腐敗與官倒,將要被清算與追究刑事責任。

「六四」屠殺發生後,趙紫陽卸職中共總書記時,薄熙來立即下令將「紫陽樓」改名,並嚴肅地清除了一批同情學生運動的異己分子。他下令把凡是支持學生的編輯記者全部調離,還把學潮中的表現記入學生個人檔案,內定不再重用。藉這個機會,薄熙來把眾多金州農村提上去的文人,培養與安插到大連市的報社、電臺、電視臺等重要崗位,為自己造勢做準備,《東北之窗》就是那時創辦的。

「六四」期間谷開來大都住在北京,那天薄一波的司機拉她上街辦事時,不幸被戒嚴部隊士兵的流彈擊中身亡,谷卻安然無羌。當谷開來回到大連時,大連著名的「海碰子」作家鄧某去機場接她,谷開來拉住鄧的手失聲痛哭,一邊哭天抹淚,一邊講述北京血案……。姜維平評論說,顯然那一刻谷開來作為一個女性與北大法律系畢業生,還良知未泯,但等她回到家,見過新任宣傳部長的薄熙來之後,她立即對六四受害者變得冷若冰霜。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