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撥開迷霧】江胡鬥風眼在政法委

?"
中共政法委系統是中國最大的亂源。(圖片合成/大紀元)

一個小小的市委書記,為何能掀起如此波瀾?「蝴蝶效應」能讓小人物唱大戲。薄熙來由於是江派選中的政法委書記接班人,而政法委掌控著和平時期的軍權,於是江胡鬥的核心、中共內訌颱風的風眼就在政法委這個「第二個中央」上。

文 ◎ 王華

目前局勢看似紛繁複雜,其實核心問題在3月9日兩會重慶開放日已經由薄熙來自己點明了──中國的國內大事都是由政法委負責的,而王立軍、薄熙來、周永康、江澤民,他們已經被一條線拴在一起了。

政法委是江胡鬥的核心

為什麼政法委是江胡鬥的核心呢?胡溫與江最大的差別,不在於江貪腐胡就不貪腐,胡溫子弟掙大錢的事實也說明,在沒有監控的專制制度下,人性的弱點就會趁機坐大,此時清廉,不一定彼時還清廉。在治國理念上,胡溫與江,乃至與毛周、鄧,其實都是大同小異,都是為了維護中共統治,給百姓一點甜頭以便讓草根願意配合中共撈權撈錢。不過,12年前的1999年6月10日,江澤民幹了一件蠢事,以至於現在他自己都後悔不已,但覆水難收,他只好拚了老命、一條道走到黑。

那就是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不顧政治局其他六人的全部反對,一意孤行地對修煉佛法的法輪功學員舉起了屠刀。用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在2002年5月13日寫的一首詩〈入無生之門〉為證:「騎虎難下虎,人要與神賭,惡者事幹絕,堵死自生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不但天怒人怨,也把自己給打垮了。

為了鎮壓法輪功,江澤民把好不容易剛從文革破壞中開始恢復的「公、檢、法獨立」再次捆綁在一起,江在99年6月10日成立了專門鎮壓法輪功的「610辦公室」,這個凌駕於政府部門、類似毛澤東江青搞的「中央文革小組」的法外機構,也很類似德國的蓋世太保。610可以未經批准就隨便抓人,未經審判就隨便判刑,「打死算自殺」,「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殺無赦」,這些江澤民直接傳達的密令,徹底打破了中共在公檢法系統僅有的一點法制,從那以後,中共迅速土匪化、黑幫化,政法委治下的公檢法成了中國最黑暗的地方。

不僅如此,為了拿錢收買底下的惡人具體迫害法輪功,江澤民還把國民收入的四分之一,直接或間接地用在迫害法輪功上,中共官員自己都公開承認,對付法輪功超過了一場戰爭的費用。的確,這就是一場戰爭,一場正邪之戰,一邊是江澤民、羅幹、周永康、劉京、薄熙來之流,犯下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的人類公敵,一邊是沒有直接迫害法輪功、沒有血債的胡溫等人。這是涇渭分明的兩個陣營,是場沒有中間地帶的大決戰,人不選擇善,就會選擇惡。

薄熙來由於是江澤民選定的繼承周永康政法委書記位置的人,薄就站在了聚焦點上。現在與其說薄熙來、周永康在臺前演戲,不如說這是江派生死搏鬥的體現:江派一旦喪失政法委這個和平時期的軍權,江就會因「反人類罪」、「酷刑罪」、「群體滅絕罪」而受到全世界、包括中國人民的審判,於是江派要拚死反擊。

江胡惡鬥已成為生死大戰

目前政法委已經成為中共的「第二個中央」,由江澤民一手培植起來的政法委,握有跟胡溫類似的軍權,170萬武警,再加250萬公安,比200多萬的軍隊還多,這也是胡錦濤最近十年當「兒皇帝」的根本原因,不廢除政法委,習近平的明天依然是兒皇帝的命。


由江澤民一手培植起來的政法委,握有170萬武警,250萬公安,比胡錦濤掌握200多萬軍隊還多。(AFP)

目前雙方的戰鬥已經超出了內鬥的範圍,成為生死大戰,是根本利益上的衝突,除非胡溫習也想充當江那樣滅絕了人性的「江鬼」。這是場你死我活、無法妥協的生死戰鬥,胡錦濤在南海艦隊差點被打死,那只是個前兆,薄熙來、周永康的出手,會比曾慶紅、羅幹之流,要狠毒陰險得多!戰鬥中胡溫習有性命之憂,這絕不是危言聳聽。

兩會前解放軍各大軍區頭目都要公開表達效忠胡,這就是胡做給江、周、薄看的。武警部隊與軍隊的衝突,是今後這場戲的新熱點。2011年2月11日,青海幾百塊鐵質隕石從天而降,就像1976年3月8日吉林天降三塊大隕石和無數小隕石一樣,那年周恩來、朱德、毛澤東相繼死去,同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至少24萬人死亡。人們解讀這數百塊鐵質隕石意味著兵戈相見,死傷無數。

胡溫習的隱忍拖延對策,與其拖到薄周釀出軍事政變,血流成河,為何不今日擂起戰鼓,一舉殲滅江派孽障呢?這才是天意民心所向。◇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