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特首選戰醜聞 爆中共地下黨網絡

?"
3月16日香港首場特首候選人電視選舉論壇上,唐英年「爆大鑊」引起譁然。圖左到右:香港特首候選人梁振英、唐英年及何俊仁。(攝影/潘在殊)

3月25日的香港特首選舉進入倒計時,由於中共內鬥延燒到香港,江胡兩派支持的候選人黑材料滿天飛,首次電視辯論亦出現唐英年大爆梁振英內幕,令全城譁然。梁振英一直隱瞞的地下黨身分再次被質疑,揭開中共在香港的布局……

文 ◎ 梁珍

一句「沒有最爛,只有更爛」,用來形容香港特首選舉,是最貼切不過了。

原本當選呼聲高漲的前財政司司長唐英年,接連被爆出婚外情和九龍塘大宅違章建築等醜聞,應對失誤,誠信盡失,民望不斷下滑;另一方面,被質疑蒐集對手黑材料的前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則被爆出牽涉黑金政治,西九輸送利益等醜聞,面臨選舉前被政府調查的尷尬局面。

梁被爆用防暴員警對付反23條

由於梁振英呼聲看漲,唐英年在選前絕地大反擊,3月17日由11大傳媒舉辦的三位候選人首次電視辯論上,互相質詢環節中,唐英年不惜冒著洩密的危險,大爆梁振英內幕。

唐英年質問梁振英:「我知道你很會推卸責任的,八萬五不關你的事,什麼重大問題都不關你的事,所以我問你:2003年《23條》搞得幾十萬人上街,當時在政府的高層會議中,討論應否硬推《23條》的時候,你有沒講過香港始終有一次要出動防暴隊同催淚彈對付示威人士,有或沒有?」


梁振英遭對手候選人唐英年大爆猛料,指梁2003年在一政府高層會議上竟建議出動防暴隊同催淚彈對付反對惡法《23條》的示威人士,梁的地下共黨身分再度浮出水面。(攝影/潘在殊)

梁振英即時黑面,表明「我絕對沒有講過!」唐英年指著梁說:「你騙人,不要講大話!你不要再騙人啦。我在場,有好多人都聽到,我再給多一次機會你,你有或沒有?」梁振英批評唐英年捏造,次日更召開記者會,擬投訴唐違反選舉條例。唐英年則發表聲明,表示基於公眾利益揭露真相,願承擔一切後果。

另外,唐亦披露,2003年政府討論商臺牌照續牌時,梁振英提出縮短商臺牌照年期,唐英年批評梁振英以行政措施打擊言論自由,這種扼殺言論自由的做法,令人心驚,更是破壞本港的核心價值。據知當年商臺以鄭經翰、黃毓民兩名嘴封咪(封話筒)換取12年牌照。

梁共黨身分 成為關注焦點

政圈一直盛傳梁振英為中共地下黨員,一些香港政圈重量級人物先後在報章撰文或公開指證梁振英是中共地下黨員,包括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自由黨創黨主席李鵬飛,已故支聯會主席司徒華,以及前港府高管練乙錚等。但多年來梁振英一直堅決否認。在接連捲入「黑金」、打壓商臺續牌及出動防暴隊對付示威人士醜聞後,梁振英共產黨員身分再次受到質疑。

3月17日,梁振英在一個記者會上,對一段時間來有關他是中共黨員的說法作出回應。梁振英否認自己是中共黨員,而且從來也沒有人要求或邀請他加入共產黨。

對此《開放》雜誌執行編輯蔡詠梅向本刊指出,雖然梁振英否認,其實很多人認為是公開祕密。她認為梁振英否認自己是共產黨員有兩個原因,「第一,拿不到證據,等於是公開的祕密,沒有證據他就可以抵死不認帳;第二,中共地下黨為什麼不公開,就是中共的一個政策,以地下的方式來運行,不能公開,梁振英是地下黨員,但是黨不要他說,他做為黨員他就不能說。」

政圈一直流傳當年梁振英能夠代替中共地下黨員毛鈞年擔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祕書長,並能以極年輕之齡擔任行會非官守召集人,全因他是共產黨員。

蔡詠梅亦披露,前《文匯報》總編金蕘如以及《新晚報》前總編輯羅孚的兒子羅海星,都向她親口證實,他們都曾經從前新華社社長許家屯口中得知,梁振英就是共產黨員,「現在因為這兩個人都去世了,所以我就把這個事說一下,至少羅海星跟金蕘如講話不是講給我知道,而是講給很多人知道,所以說不是死無對證的。」

她舉例,從梁振英個人經歷而言,有很多符合共產黨的特徵。「梁振英原本是很低調的一個生意人,一個測量師行專業人士,一下就冒出來,這種人就明顯有特殊政治背景,後來還成為行政會議召集人,整個過程就是一個特殊人物的狀況。」

「董建華在任期間,梁振英不是搞了個八萬五政策嗎?這件事把地產商得罪了,包括他自己所在的測量行業,當時很多人就很奇怪,我當初就是從件事開始懷疑他,因為這個是黨的決定,他就要去做。因為當時97之前要營造97回歸繁榮的景象,當時中共花了很多的資金,把香港的樓市、股市推到很高,但是沒想到提出來的時候遇到金融危機。這件事情絕對不是梁振英出這個主意,而是執行黨的指令,要為了全體黨員的利益,違反自己專業、自己行業的利益,進一步證明他有這個背景,不然的話怎麼做出這樣一個決策。」

現居加拿大的中共前地下黨員梁慕嫻,在最新一期《開放雜誌》,以〈地下黨已經殺到身邊〉為題撰文,點名批評梁振英是「最沒誠信的人」,指「最重要的失信是隱瞞地下身分,把自己狼的形象裝扮成人,盤踞在港府高位上指指點點,還覬覦特首大位。這是最大的欺騙案件,是最大的誠信破產。」梁慕嫻認為梁振英的高民望「是在隱瞞(中共地下黨員)身分之下取得的」。

梁慕嫻3月18日更在香港公開出書《我和香港地下黨》,大爆梁振英等地下黨身分。據知梁振英對此也頗為緊張,表示聽聞有人寫書揭他地下黨。

紅黑同流 共黨黑社會已成一家人

此前,梁振英被爆與江湖人物劉夢熊飯局的黑金醜聞引起社會各界的議論和擔憂,認為特首小圈子選舉的連串醜聞已嚴重衝擊香港廉潔、公平、公正的核心價值。一批工黨成員11日到位於中環的梁振英競選辦事處抗議,批評其處事反覆,只顧自身的利益。並高喊「打倒黑金政治、打倒金權政治、打倒小圈子選舉」等口號。


工黨成員3月11日遊行到梁振英競選辦抗議,高喊「打倒黑金政治、打倒金權政治、打倒小圈子選舉」等口號。(攝影/潘在殊)

對此蔡詠梅指出,港人對黑社會涉入選舉覺得很震驚,然而事實上共產黨與黑社會合流的情況存在已久,「共產黨的哲學就是為達到目的不擇手段,包括不守誠信、撒謊,甚至透過非法的地下黑社會的渠道做事。」因此,一直被質疑是地下黨員的梁振英和黑社會人士連成一氣並不出奇。

這種政權與黑道合流的現象非常令人恐懼,她說:「國家機器是白道,它們又搞黑道來搞你,現在中國大陸我們都認為差不多是黑社會,現在(中共)公安、國保等等的行為已經是黑社會行為,所以已經是合著是一家人。」

中共安排地下黨接班 早有布署

值得警惕的是,梁振英參選特首,絕非個人意願,而是中共安排地下黨全面接管香港的預兆。

3月14日,李柱銘在一個電臺訪問中公開爆料,盛傳為中共地下黨員的梁振英,一直是北京的特首首選。由於唐英年得到工商界支持,北京只好在幕後出手打殘唐的民望,保送「黨的人」做下屆特首。

對於李柱銘的言論,蔡詠梅表示認同。她更認為梁振英是中共97前就安排好的特首人選,「梁振英是中共的地下黨員,而且我一直認為是中共安排的董建華的接班人,但是中間出了一個問題,就是《23條》,鬧得香港50萬人遊行,而中共領導班子也換成胡錦濤,曾蔭權的出來完全是個意外,卡了梁振英的位。」

梁慕嫻亦在文章中指出,香港評論一向以來提出的所謂建制派,其實早已分由兩支管治隊伍組成。第一支是香港政府退役或現任官員和社會上的商界財團等,被合稱為「建制隊伍」。正在領導地下黨去管治香港某些領域的中共中央和中聯辦連同地下黨,被稱為「幹部隊伍」,是第二支。直至這次特首選舉,「幹部隊伍」推出梁振英參選特首,暴露出他們搶奪香港管治權的野心,才引起「建制隊伍」內的警覺。

他亦指出,包括曾鈺成、曾德成、梁振英、林瑞麟等人在內,不屬於「建制隊伍」而屬於「幹部隊伍」。所以曾經爆出曾鈺成參選一事,他認為,也可以說是地下黨的內訌。「曾鈺成並不是替補唐英年,而是替補梁振英。」「『幹部隊伍』志在必得,把『地下黨員要當特首』計畫推進下去。」

誰是贏家?拭目以待。也許特首之戰最後將變成港人抵制共產黨治港之戰,港人如何選擇,未來幾天,將是關鍵。◇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