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藏人在反抗什麼?

?"
中國政府治理政策在西藏的失敗,常被歸結為分裂勢力搗亂和宗教勢力。事實上,藏人的不滿和反抗,是中共政策失敗的結果而不是原因。(Getty Images)

漢藏的文化種族衝突,很大程度上應歸咎於中共不理解藏族宗教性文化;流亡藏人表示,中國政府對寺院強迫進行的「愛國主義教育」是最近兩年藏區情勢日趨緊張的主要原因。若中方持續認為所有治理政策失敗都是「敵對勢力」的原因,對西藏和中國,將可能帶來一個悲劇性的結果。

文 ◎ 季達

川藏公路北線的一輛西行的卡車被金沙江邊的武警哨卡截停下來,上面搭車的八個人被叫下車檢查證件。家住西藏自治區江達縣的扎西,從四川甘孜州德格縣的親戚家回來,也在這輛卡車之上。

「八個人,兩個漢族,六個藏族。兩個漢族是四川人,在昌都修房子。我們六個人被叫到一邊,武警檢查證件,好長時間。那兩個四川人,只拿身分證看了一下」。扎西告訴新紀元周刊,凡是甘孜來的藏人,除了身分證之外,還必須有當地縣政府的介紹信才能過江。「就算我是西藏(自治區)的,他們還檢查了好久呢。」

從2009年開始,所有藏人的旅行開始受到了隱蔽性的限制。雖然沒有任何法律上的規定,但藏人朝拜、走親戚和做生意,都必須有居住地政府的相關證明。尤其是在2、3月份,藏人進入西藏自治區更是會被嚴格檢查。

漢人到西藏的旅遊並沒有受到影響。扎西表示,他們在被檢查的時候,好幾輛旅遊的漢人駕駛小車過了江,他們通常只是出示自己的身分證。「我是回自己家鄉啊,他們只是來玩了。」扎西對此非常不滿。

越來越像殖民地

扎西的不滿很容易理解。在全球各地旅行的人,對「本國公民快速通關」的通道往往有不小的印象,外國人 排隊入關,而所在國本國的居民則可以快速進入。而在西藏,正好相反,使人想起了殖民地時代的殖民者和被殖民者。

每年的3月份,都是令西藏自治區政府,以及青海、甘肅、四川等地藏區政府非常緊張的日子。五十多年前的1959年,西藏拉薩的暴力事件,發生在3月10日,2008年拉薩暴力衝突事件,則發生在3月14日。2、3月份,通常也是藏曆年新年,各地藏人前往拉薩探親訪友朝聖拜佛,也會在這個期間。

2008年拉薩騷亂事件之後,西藏公安廳和中國公安部一起進行了調查,他們隨後認定,拉薩市本地藏人參加騷亂的人數不多,大部分暴力事件是外地藏人所為。當然,中國警方也認為,各寺院僧人的「煽動」難辭其咎。這也是自那以後中國當局嚴控藏人流動進入西藏的主要原因。

去年以來,以四川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為中心,發生了二十多起僧人自焚事件,引起了藏人和世界媒體的高度關注。即使是在軍警的高度戒備之下,藏區仍然傳出不少藏民和警方的衝突事件,藏人的不滿和反抗顯而易見。

當局意圖剷除西藏宗教文化

住在印度藏人流亡社區的仁欽表示,中國政府對寺院強迫進行的「愛國主義教育」是最近兩年藏區情勢日趨緊張的主要原因。「他們禁止在寺院中懸掛達賴喇嘛的像,而要懸掛胡錦濤的像。大型佛教法事基本上停止了。寺院中研讀佛法的時間,被用來學習愛國主義。主要學習的是『西藏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分』,『舊西藏農奴制度』等等。還有什麼社會主義理論,和批判達賴喇嘛的材料。」

其實,不僅是寺院中,任何藏人家中都不得懸掛達賴喇嘛的圖像。四川阿壩甚至懸賞一千人民幣給任何告發藏人家中有達賴喇嘛圖像的人。

對中國文化頗有研究的仁欽說,中國政府不理解藏人為什麼要懸掛達賴喇嘛像,「在他們看起來,這是一種封建迷信。很多漢人認為,只要給足夠的錢,藏人就會拋棄達賴喇嘛。其實這是很愚蠢的想法。」仁欽認為,藏人的達賴喇嘛崇拜,如果要比較的話,更像漢人的祖先崇拜,他不僅是一種宗教信仰,也是藏族文化承傳的核心之一。「如果有人罵漢人的祖先,漢人也會非常憤怒,這和這個漢人和他祖先的關係沒有關係,這是一種文化。」

中共不理解藏族宗教性文化,不始於今天。達賴喇嘛在他的自傳中,描述過1955年毛澤東對他的一段講話,毛推心置腹地對他說,西藏喇嘛教對西藏發展不利,那麼多人當了和尚尼姑,從事生產的人少了,生孩子的人也少了。年僅18歲的達賴喇嘛聽後頭皮發麻,對中國共產黨和毛澤東的印象就在那一刻全然發生了變化。

漢族官員的負面形象

雖然如此,五十年代進入西藏的漢人,大多抱有真誠的理想主義色彩。「我們縣醫院的張醫生,真是一個活菩薩」,現旅居美國,家鄉在西藏境內金沙江邊芒康縣的洛桑表示,「任何時候有人生病,不管夏天冬天,他都會馬上趕過去,有時候要騎馬7、8個小時」。張醫生來自廣東,後來娶藏人為妻,生下了3個孩子,最後死在芒康縣。

「現在來的漢人不一樣了」,洛桑感慨說,「現在的漢人眼裡面只有錢,援藏幹部大部分都是這樣的。一人來當官,家裡親戚跟來不少,各類生意都可以做起來,有些很賺錢的」。

大概從八十年後期開始,西藏實行了內地漢族幹部輪調制。內地幹部平調到西藏,3、5年之後回去官升兩級。「有些內地幹部幹了3年,調回內地的時候,連縣政府辦公室主任的藏族名字都不知道」,洛桑說。

在洛桑看來,八十年代之前,漢藏衝突主要在於政治和政權,而在八十年代之後,這種衝突演變成為文化和種族。「現在比以前更可怕,藏人比以前更團結,也更珍惜藏傳佛教的宗教和藏族文化,對達賴喇嘛也比以前更加尊敬」。

失敗政策的悲劇

這種衝突的性質變化,很大程度上應該歸咎於中國政府。在一些藏區內,普通的利益糾紛事件,往往會被某些官員政治化,而中國政府治理政策在西藏的失敗,也常常被歸結為分裂勢力搗亂和宗教勢力。事實上,藏區藏人對中國政府的不滿和反抗,只是全中國範圍內中國政府治理失敗的一部分。藏人反抗,是中共政策失敗的結果而不是原因。

中國政府宣稱,藏區連續自焚事件是達賴喇嘛策劃的陰謀,希望能夠達到引起國際輿論進一步關注。仁欽分析說,中國政府的說法自相矛盾,「中國政府一會說達賴喇嘛在西藏已經沒有影響力了,一會說藏區的動亂是達賴喇嘛搞的。如果達賴喇嘛有影響力,那麼中國政府就應該尊重藏人的文化和信仰,如果達賴喇嘛沒有影響力,那麼藏區的普遍反抗就和達賴喇嘛沒有關係了。」

類似這樣的中共官方話語,對中國人來說並不陌生。過去60年以來,所有治國失敗都是「敵對勢力」的原因。在未來,這樣方法很有可能會持續下去,而漢藏兩族的矛盾,有可能最終演化成為種族性的敵對,這對西藏和中國,將可能帶來一個悲劇性的結果。 ◇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