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現場直擊】溫家寶兩會壓軸戲 罷免薄熙來劍指周永康

?"
3月14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兩會上最後一次面對全世界的媒體。他充滿悲情,多次強調哪怕去死,也要「對得起人民,對得起國家」。(AFP)

江系人馬迫害法輪功的共犯結構,讓江澤民、周永康、李長春之流「奮力」挺薄,也讓江系形成的第二權力中心進行奪權的祕密給提前曝了光。終於把「河蟹」不離口的胡錦濤與「人民」不離嘴的溫家寶給逼上梁山,埋下18大後新一波權鬥伏筆。

文 ◎ 文華

2012年3月14日上午10時50分,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人民大會堂金色大廳舉行他這一生最後一次兩會後的記者招待會。面對600多位中外記者,原定一小時左右的提問一直拖到三小時,直到有記者問到王立軍事件時,溫家寶才以堅定的語氣講了一番話。一直沒看講稿的他此時不時低頭,幾乎是一字一句地念了一遍事先準備的紙條。

不出所料,江派李長春掌控的中宣部馬上給大陸媒體下達祕令:「一律按新華社電通稿,不許增加,更不許延伸評論」。然而得益於網路的傳播,溫家寶的三小時直播視頻馬上瘋傳,結果不到24小時,15日上午10時2分,人民網在新浪的官方微博上登出「重慶市委主要負責同志職務調整」的消息,兩分鐘後,再登出薄熙來被免職的消息。有消息說,薄熙來在兩會結束後就沒有回到重慶,而是被扣押在北京了。

3月15日,團派的中央組織部部長李源潮到重慶參加重慶市領導幹部會議,安撫了當地官民,並把兼任重慶市委書記的國務院副總理張德江介紹給了眾人。李源潮還宣布免去王立軍的重慶市副市長職務,據悉青海省公安廳長何挺可能調任重慶市副市長,此前團派的關海祥已在2月13日擔任重慶市公安局黨委書記。

外媒評論說,這是中共在1989年六四事件後,再一次掀起的中南海巨變狂潮。下面我們不妨來仔細品味下這個變化過程。

溫家寶退位前以生死宣戰

在記者會的開場白中,溫家寶說:「今年可能是最困難的一年,但也可能是最有希望的一年。……我將在最後一年守職而不廢,處義而不回,永遠和人民在一起。」在一萬多字的問答中,溫家寶33次提到「人民」這個詞,14次提到「國家」,而一次也沒有提到「共產黨」,「黨」這個詞字只是習慣式地用了5次,這跟以往大有不同。

在如何評價自己的工作時,溫家寶說:「我懂得政府的一切權力都是人民賦予的,……在最後一年,我將像一匹負軛的老馬,不到最後一刻絕不鬆套。努力以新的成績彌補我工作上的缺憾,以得到人民的諒解和寬恕。入則懇懇以盡忠,出則謙謙以自悔。」

一向用詞嚴謹的溫家寶這裡用了個特別的詞「寬恕」,只有罪行才需要寬恕,錯誤只需要原諒。很多人解讀為,這是溫家寶對自己十年來默許鎮壓法輪功所犯下的罪行感到了內疚。

對於未來,溫家寶接著說:「我秉承『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信念,為國家服務整整45年,我為國家、人民傾注了我全部的熱情、心血和精力,沒有謀過私利。我敢於面對人民、面對歷史。知我罪我,其惟春秋。」

於是在對王立軍事件表態時,他說:「目前調查已經取得進展,我們將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則,嚴格依法辦理。調查和處理的結果一定會給人民以回答,並且經受住法律和歷史的檢驗。」言談中溫家寶讓人感受到他是以生死決鬥的姿態來面對王立軍事件背後的權力爭奪。

薄兩會上撒謊 中共兩派公開分裂

溫的這番講話,是2月6日王立軍出逃美國領館一個月零八天後、官方首次對國際社會的公開回應,這與此前薄熙來在兩會上對王立軍的評價截然不同。

3月9日的重慶代表團的開放日上,薄熙來稱:「王立軍只是打黑負責部門中的一部分,英雄的頭銜不是媒體給的;我個人很痛心,用人不察;但不能否定打黑,我個人不考慮18大問題。」

薄還搬出政法委為自己和王立軍開脫:「打黑是市委、市政府的整體工作,王只是其中之一。王在前線,被議論得多。涉及重案,要上報上級。打黑絕不是公安一家,是公、檢、法、司、安全再加上紀委,並不是王立軍一個人的事情。……就我個人感覺,王立軍打黑除惡工作確實做了不少,也確實在組織部門考評中名列前茅。」

薄還說:「我對王出走很是意外,但不要抹殺他的所有工作成績。」言外之意,王立軍只是工作上的失誤,只是工作方法有點問題。當記者問:「傳重慶執法有刑訊逼供,王立軍要負責。」薄答覆:「重慶打黑是依法辦案,沒有刑訊逼供。」

不過,讀過《新紀元》周刊系列特刊「王立軍事件大揭祕」、「當代奸雄薄熙來」、「北京兩會公開內訌」的讀者都知道,薄熙來在撒彌天大謊,事實上重慶打黑只是為了薄打擊異己、獨霸重慶的藉口,被打的「黑社會老大」全是重慶市最著名的民營企業家,打倒他們就能把其財產歸為己有,據說有3000億資產就這樣落入薄熙來、王立軍的手中。

薄還打破中共幫會內部的規矩,主動挑起「窩裡鬥」,利用打倒原公安局長文強,來收集前任重慶市委書記賀國強與汪洋的把柄,以便作為恐嚇手段來為自己進入18大撈取支持票。

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犯下「反人類罪行」

薄熙來之所以敢於公開撒謊,是因為他看清了中共官場局勢:從2002年胡錦濤上任後,胡並沒有實權,實權還在江澤民及其親信手中。政法委的周永康掌握著和平時期的軍權,而中宣部的李長春掌握著輿論工具,槍桿子加筆桿子,令江派實際上成立了第二權中央,因此,薄一直沒把胡溫放在眼裡。特別在「唱紅打黑」期間,更是經常口出狂言,令胡溫很難堪。

在中共權鬥中,存在不同派別是正常現象,不過這次不同的是,江派由於血腥鎮壓法輪功,對上億修煉法輪功的群眾欠下了累累血債。特別是在政法委羅幹、周永康治下,薄熙來在遼寧執政時,積極參與了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他們以活體摘取的慘無人道行徑,將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摘下來賣給有錢人做移植手術。目前中共至少有四萬例器官移植手術無法說明器官來源,也就是說,據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等人的調查,至少有四萬個來自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江派人馬用來換錢了。


 國際社會正在追查中共迫害法輪功犯下的反人類罪行。這是西方人權家寫的書。(新紀元)

這種違背人性的罪行,讓江澤民、羅幹、周永康、薄熙來之流,被全球近30個國家和地區告上了法庭,他們被指控犯下「反人類罪」、「酷刑罪」、「群體滅絕罪」等罪名,2007年11月,薄熙來還因此被澳洲法庭缺席審判為有罪。

當年希特勒及其納粹組織因犯下「反人類罪」、「酷刑罪」、「群體滅絕罪」而成為全人類的公敵,這次一旦把江氏集團的罪行公布於眾,江澤民等人就會被審判清算,這就是過去十年江牢牢把持權力的關鍵原因:他們一旦喪失權力,就會被人民審判。除了對法輪功犯下累累罪行外,江澤民還把相當於一百個臺灣的領土出賣給俄羅斯,這些罪行一旦公布於眾,江氏集團只有死路一條。

薄下臺 炮火延向周永康

目前薄熙來下臺,但胡溫的炮火並不會停息,下一個目標自然而然就是周永康。

2月6日,王立軍出逃美國駐成都領館後,出現了四川警察包圍美領館事件。3月5日兩會首日,重慶市長黃奇帆公開在鳳凰衛視專訪中說,「我是一輛車,帶了我的一個祕書長去的。」「至於外面說有那麼多警車,那上面的牌照是川警,四川的。」2天後,四川代表團回擊說:四川省公安廳沒有派出警力涉入王立軍事件,那這些川警是誰派的呢?

為了王薄反目而包圍美領館,相信四川最高層誰也不敢、也不願幹這種瘋狂的蠢事,除非直接管理武警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直接下令。黃奇帆和四川公安的這番話實質是:周永康調動了川警。

按照國際慣例,美國領事館就相當於美國領土。1989年64之後,方勵之逃到美國駐北京的大使館裡,鄧小平也不敢派軍隊去把方勵之抓回來,因為這是涉及兩國外交的大事,中國士兵進入美國領館,就等於中國入侵美國,這是絕對嚴重的事,除非兩國真的準備打仗,才能出現這種舉動。

即使這樣,也應該由中央出面派出軍隊,而不是處理內務的警察出面,警察通常是沒有資格介入外交事務的。一位北京軍方將領透露,即使中央決定要包圍美領館,也應該是派軍隊,而不是川警。周永康在關鍵時刻擅自用警察取代軍隊,讓胡溫感到憤怒。

胡溫「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北京消息人士稱,周永康擅自越權的行為,將中共第二權力中心可隨時接管現在中央政府功能的祕密給曝了光,而將胡溫「逼上了梁山」。若胡溫不處置周永康,今後各地武警都可能仿效,那不是就有更多類似的公開兵變、公開分裂嗎?


 2012年3月8日,周永康專程到重慶團力挺陷入困境中的薄熙來。這等於是江派公開抱團亮相。(視頻截圖)

然而周永康並不理會胡溫的憤怒。3月8日下午,周永康笑容滿面坐在薄熙來與黃奇帆中間,出席重慶代表團的分組審議。此前被單獨隔離在人民大會堂賓館的重慶代表團,政治局9個常委只有賀國強去看望過,大講了一番「重慶天氣與北京大不相同」之類含沙射影的話,而違背胡溫意願去挺薄的,只有周永康。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胡溫下一步目標就是周永康。◇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