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以史為鏡】當代酷吏下場昭然

?"
武則天畫像。(維基百科)

王立軍為薄熙來「唱紅打黑」充當酷吏,卻在中共高層內鬥中被宣布「叛黨叛國」被拋棄;薄熙來在「兩會」上忽而消失,忽而高調,演足了最後一齣就被撤職查辦。這些黨國酷吏下場何其可笑、可憐、可鄙。下一個輪到誰呢?

文 ◎ 韋拓

中國歷史上有名的酷吏時代,當屬唐代武則天時期和明成祖朱棣時期。武則天任用酷吏,是為鎮壓異己、鞏固專權;明成祖建東廠、西廠,同樣是為維持統治。觀古知今,對照中共封建利益集團酷吏周永康、薄熙來、王立軍,便不難看出,中華民族的苦難,與這些古今酷吏密切相關。

武則天的用與殺

武則天建政「武周」之初,為鞏固自己不穩的統治,大量利用酷吏和告密者。此間共出現過11個有名的酷吏,其中最知名的當屬索元禮、周興、來俊臣。唐太宗李世民時期不歧視「遠夷」,對各族裔一視同仁。因此那時朝廷中少數民族官員和外國官員為數不少。到了武則天時代,有著名胡人酷吏索元禮來中國從事逼供工作,此人鬍子拉碴,凹眼高鼻,是武則天的男寵薛懷義的乾爹,其性情殘暴,擅長誣告陷害,據說死在索氏手中的冤魂達數千之眾。

武則天在平息徐敬業叛亂之後,「恐人心動搖,欲以威制天下」。索元禮因向武則天告密,得到武的任用,並成為武周王朝最早製造冤獄的酷吏。李唐宗室及元老忠臣當時不能接受武則天改唐為周的做法,因此這些人都成為她潛在的威脅。她採納了魚保家的建議,在朝堂上放了銅製的匣子,收受天下投書,而來信只有武則天能看到,很快這個匣子就變成告密信箱。隨後,武則天培養出一批出身無賴,性情殘忍,專門造謠生事、陷害忠良的酷吏。

諷刺的是,索元禮經手的第一樁案子,就是舉報製造銅匣子的魚保家,也是武則天收到的第一封舉報信。說他在徐敬業起兵造反的時候,為叛軍製造武器。魚保家於是被捕,由索元禮審訊。索元禮有兩大刑具堪稱法寶:除了白天不給飯吃,夜裡敲響器、搖動犯人不許睡覺的刑法外,最恐怖的是鐵籠子。

見魚保家極力辯解,不肯招供,索元禮笑著叫道:「來呀!取我的鐵籠子!」這個鐵籠與頭顱差不多大小,先把它套在人犯頭上,再用一些木楔子,從周圍的小孔敲進去擠壓頭顱各關鍵部位,一直可以敲到腦漿迸裂而死。魚保家嚇得立即被迫招供,幾天後被砍了腦袋。

索元禮又用橫木夾住囚犯手足再使勁轉動,號稱「曬翅」。或者把囚犯倒吊,再在頭上繫上大石頭折磨。索元禮每審訊一個囚犯,一定要牽連他人,相互牽連到幾百人還不罷休。武則天非常欣賞,幾次接見他給予賞賜,助長他的威風。直到來俊臣、周興效法索元禮,有過之而無不及,索元禮才黯然失色。


清朝的酷刑之一。(維基百科)

來俊臣與索元禮被合稱為「來索」,寓意來逮捕。來俊臣等人發明10種枷刑,其中喘不得、失魂膽、死豬愁、求即死等,聽名字就嚇死人。他還與人合編了一部告密專著《羅織經》,成為培養新酷吏的教材,被稱為中國第一部「厚黑學」。如其中〈瓜蔓卷〉講了如何無中生有、製造大案的祕訣。所謂「事不至大,無以驚人。案不及眾,功之匪顯。上以求安,下以邀寵,其冤固有,未可免也。」相傳宰相狄仁傑看完《羅織經》後出了一身冷汗,武則天看完則嘆道:「如此機心,朕未必過也。」

深明朝廷法典的周興,在武則天暗中授意下,對李唐皇室及整個家族進行大屠殺。先後被殺的有:越王李貞之子、刺史李沖和刺史李貞兩王;道王元慶、徐王元禮,曹王明等李氏諸王的子孫,並把他們的家屬流放宜州。後來周興又殺死了南安王李穎等宗室子弟12人,鞭殺了已故太子李賢的兩個兒子。

唐廷宗室子弟被斬殺一空,倖存下來的幼弱者被流放嶺南,宗室子弟的親黨數百家也被誅殺。周興後來又上疏武則天把唐皇室成員降為地位低微的庶人。武則天立即批准。至此,周興助武則天基本完成了摧毀李唐皇室的任務。

然而,古話說,「以其人之道,治其人之身」。當權者用完這些酷吏,即命其他酷吏斬殺之。後來武則天認為不殺索元禮難平眾怨,便以「貪贓受賄」罪逮捕下獄。《朝野僉載》卷二記載,獄中索元禮不服,辦案官吏說:「拿相公的鐵籠子來!」索元禮魂飛魄散,認罪服法,最後還是不堪酷刑拷問,死於獄中。索元禮發明殘忍刑具鐵籠,教出了一大批酷吏,結果死於自己的發明和自己帶出的酷吏之手。

有人告發周興與酷吏丘神績(已被誅殺)是同謀,武則天讓周興的同僚來俊臣審理。來俊臣請周興到自己家中做客,酒酣耳熱之際,來俊臣「請教」前輩:「近來審犯人,用盡各種酷刑,犯人就是不招,您有什麼妙法?」周興得意的炫耀:「那還不容易,取一只大甕,四面烤上炭火,讓犯人入甕,看他招不招!」來俊臣馬上命人抬來一只大甕,四周烤上火,然後說:「皇上叫我審訊周兄謀反一事,就請周兄入甕吧。」周興嚇得酒醒,只有叩頭認罪,之後被殺。這就是成語「請君入甕」的由來。

用完來俊臣,武則天下《暴來俊臣罪狀制》,又把來俊臣送上斷頭臺。因為其惡貫滿盈,行刑之日,洛陽百姓傾城而出。來俊臣人頭剛一落地,百姓蜂擁而上,以刀割其肉,挖眼剝皮,還將其五臟六腑都掏出來,再騎馬反覆踐踏。瞬間,來酷吏屍身全無。人們額手相慶:「這下可以躺倒在床上睡個安穩覺了!」而最後把來俊臣送上斷頭臺的還是個酷吏——來俊臣的同事吉頊。正所謂惡人自有惡人磨。

朝政穩固了,異己剪除了,那些不得人心、只能做工具的酷吏也被武則天一個個收拾了。

錦衣衛、東廠、西廠史留罵名

據維基百科記載,錦衣衛,中國明朝專有軍事特務機構,直接聽命於皇帝,可以逮捕任何人,包括皇親國戚,並進行不公開的審訊;因明太祖朱元璋對臣下不信任,於1382年建立。部分功能形同今制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


 錦衣衛腰牌(錦衣衛指揮使馬順)。(維基百科)

東廠,全名為東緝事廠。是明成祖以武力非法奪取建文帝金陵政權後,為鎮壓政治上的反對力量所設立的新衙門,地點位於今北京東安門。北京東城區東廠衚衕據說就是原東廠所在地。

東廠是特務與祕密警察機關,主事者由高級別太監擔任。主要職責是監視軍隊、官員、社會名流、學者等,監視結果直接向皇帝彙報。東廠還負責整肅異議分子、政治犯或者其他罪犯。對那些地位較低的反對派,不經司法審判,東廠可以直接逮捕或處刑;對名人、士族、高官、政要或有皇室貴族身分的高地位反對派,東廠得到皇帝授權也可以刑訊。這與當今江澤民成立的中共蓋世太保組織「610辦公室」極其相似。

東廠專為獨裁統治者服務,鎮壓言論自由的手段極其殘酷,且常發生小人向獨裁者邀功或為謀私利誣告的惡行(很像當今大陸的五毛和小腳偵緝隊),所以製造了大量冤案,因此在明代社會口碑極差。

西廠也是特務機構,因明憲宗朱見深懷疑道士李子龍有弒君意圖,認為東廠失職,所以成立西廠,也是直接聽命於皇帝。

維基載,憲宗寵妃萬貴妃身邊的小太監汪直得到憲宗寵信,成為西廠頭領,權勢遠在錦衣衛和東廠之上。兩年後,憲宗又詔令汪直監管指揮九邊兵馬,而與萬貴妃壟斷朝綱,時人戲稱「天下只識汪太監」。期間,汪直爪牙遍布全國,比東廠人員多一倍,他任意羅織罪名,屢興大獄,冤死者不計其數,士大夫「無敢與抗者」。其後,憲宗因知悉他洩露宮中機密和惡行,對他失去信任,之後下旨廢西廠。這個短命的特務組織只存活了六年。

中共政法委是當今酷吏機構

中國封建王朝的宦官政治,和今日中共封建統治集團何其雷同!浩蕩歷史為我們展現的特點是「兵爭天下,王者治國」,但演化到今天,一個最大的不同,就是共黨禍國。過去是亂世皇帝昏庸,宦官專權,盜賊蜂起,民不聊生。當今除了這些可與歷史鏡像連接,最突出的不同就是邪黨亂華,信仰缺失,道德低下。

人有私慾會被理解,人性貪婪會被鄙視,而嗜血暴虐卻永遠不會被饒恕,尤其是那種又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的!而中共「政法委」佞臣周永康、前重慶書記薄熙來,加上打手王立軍之輩正是江系團伙的酷吏三代表。

當今的江、周、薄等沆瀣一氣,拚死把住「政法委」這個現代東西廠,對同僚「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黨內結黨,任人唯親,暗殺政變,剷除異己。對百姓奪房占地,任意課稅,操縱股市,哄抬房價,欺男霸女,唱紅打黑、鎮壓信仰……在其搖搖欲墜的恐怖統治中,這根叫「委」的稻草愈發讓他們須臾不敢撒手。因為在這片燃燒的土地上,他們只剩下這根稻草。

我們從生死不明的高智晟律師的文章中,看到當代中共酷吏對他的非人折磨和花樣翻新的酷刑,我們還透過高律師的陳述和成千上萬法輪功學員的揭露,得知中共「西廠」610怎樣強化了古今酷刑,其中就有唐酷吏索元禮發明的不給吃飯、不讓睡覺的崩潰刑,來俊臣發明的醋灌鼻孔——被共匪改成灌辣椒水。《羅織經》中羅織罪名、無中生有、製造大案的卑鄙招數,更被共匪酷吏薄熙來、王立軍在「黑打」中發揮得淋漓盡致。最令人髮指、超過歷代酷吏罪行的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賣錢!為了保持賣給外國人的器官鮮活,他們竟剖開活人胸膛摘去內臟並且不打任何麻醉藥物!

武則天任用的酷吏和明代東、西廠在中國歷史上都被當作反面教材,因為這些人和組織不管多麼權傾一時,不可一世,到頭來均得惡報!更何況歷史上的酷吏直接聽命於皇命,王立軍卻不過是西南薄諸侯的馬弁,悲慘下場將不言而喻;就在昨天還不可一世、竟敢在兩會上玩跨省、把會議代表抓回重慶關押的薄書記,一夜間不也灰飛煙滅!?

一切都是要還的!所有這些亙古未聞的爆炸新聞都預示著,那個只等咽下最後一口鳥氣的江老賊,那個色厲內荏、時時惶恐著被清算的周麻子,連同剛被拿下的那個陰毒下賤、手上沾滿百姓鮮血、頭上旋著討債魂靈的薄紅黑,很快會與史上所有酷吏一樣,化成藍天下的幾攤腐屍。◇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