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三叉口的中國政經向何處去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處於前景未卜或左右為難的境地時,國人一般會說是遇到了三叉口,或到了十字路口,需要在兩條道路間做個選擇。而西方人呢,則喜歡說遇到了「Dilemma」(進退兩難),或者必須在兩個女妖精之間做一個選擇。

荷馬史詩《奧德賽》(Odyssey)裡,特洛伊戰爭結束後軍隊返鄉,俄底修斯(Odysseus)的船在麥辛拿(Messina)海峽遇到了進退兩難的境地,他不得不在西拉(Scylla)和查律布狄斯(Charybdis)這兩個海妖中選擇一個,兩個女妖分別把守著麥辛拿海峽的兩側。

西拉本來是個美麗的仙女,因為女巫瑟爾斯(Circe)妒忌她,把她變成長著六個頭的怪物。查律布狄斯也很厲害,可以吐納整個海峽的水。麥辛拿靠近義大利本土的一側,那塊危險的岩石被稱作「西拉巨岩」,靠西西里島一側有個巨大的渦漩,被稱作「查律布狄斯漩渦」。俄底修斯足智多謀,特洛伊戰爭中的木馬計就是他的主意,但走海峽中線的他還是被西拉一下子抓走吃掉了船上的六個水手。俄底修斯大概做夢也不會想到,後世的人居然把他的木馬計復活了,用在計算機病毒領域。
 


進退兩難的境地,國人稱為三叉路口,西人筆下則是處於義大利沿岸的岩石和漩渦之間。圖為地中海沿岸的礁石。(Getty Images)


中國政經的茫然局面

中國目前的局勢,是中共建政以來所僅見;政局詭愕捉摸不定,經濟前途未卜,國家機器停滯,進退兩難無所適從。從政府到民間,好像突然失去了方向,茫然之中在等老天爺發令。表面平靜之下,能感到地下湧動的暗流和岩漿;巨大能量的爆發,可能就在轉瞬之間。曾幾何時,中國政局還被說成是「安定團結」,許多人高歌「中國世紀」的到來。不久前中國經濟被稱為「一花獨放」、「躲過世界經濟危機」,甚至還能引領世界、拯救歐洲。但一夜之間,從王捕頭進美國領館開始,一切都變了;中共突然變得脆弱萬分,連自保都不成了。

地方大員和軍方巨頭的「表忠心」,讓觀察中國的海外人士感到深深的悲哀:中國人管理社會、治理國家的水平和社會的文明程度,竟然如此低下,連非洲最落後的國家都不如。媒體和網路的各種異象,從中央嚴厲整肅到諸侯亮劍威脅都明確顯示,高層內鬥變得日益激烈,他們不再隱蔽或不能隱藏,也許他們在刻意顯露,以試探外界反應和對手的虛實。激戰目前處於膠著狀態,但從中共殘酷鬥爭的歷史看,爭鋒的雙方或三方至少有一、兩方會去冥府報到、成為刀下之鬼。中共的徹底分裂和整體滅亡,正迅速趨向現實。在致命一擊發出前,外界看到的是大戰前的謐靜,這是一種可怕的、令當事人震顫的死寂。

中國政經的進退兩難

中國社會亂象叢生,政治不知向何處去,經濟也不知向何處去。過去是右派鼓吹革命,如今左派也要革命;人人都想革命,社會殺氣騰騰。中共高層透露,他們議論的不是王、薄的處置,而是如何拖延垮臺的時間。在三岔路口,無論朝哪個方向走,都有足夠多的中共內部人士不滿。而唯一能讓中國人民滿意的,又是中共自己不願看到、那條解體中共的路。否定自己的過去,放棄已有的名利和特權,即使是為了保全性命,還是不那麼容易成為許多人理智的選擇。

今年以來,政壇風雲變幻的同時,經濟也亮起紅燈。前兩月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的利潤兩年來首次降低,京滬廣渝一線城市的政府收入下滑,前兩月全國財政收入增長比去年平均增速下降一半。中國股市的熊市已持續了近4年,經濟基本面全面惡化。貧富差距急遽擴大的速度,超過了世界歷史上的所有國家。土地財政、國企轉制、通貨膨脹和房地產泡沫,輕易吞噬了全社會的財富。人們驚訝於權貴如何這麼迅速的占有了絕大多數的財富,也震驚於自己何以一夜之間成為不是奴隸的奴隸。

海內外靜觀大戲的人,心態各自不同。有的深知天命,對結局了然於心,目前只是身在塵世、心在方外,每天做著該做的事,靜候天定的顯現;有的略知天機,半信天命,正努力推波助瀾,希望人的努力能換來美好的明天;還有的茫然無知,渾渾噩噩、疲於生計,不知命運改變的時刻已經到來。

在中國發生的事情,從根源上說並用修煉界的話講,是因為中國社會上上下下都偏離了宇宙「真誠「和「良善」的本性;從普通人的角度看,中國社會的問題不管是政治還是經濟的,也是從當權者謊言、欺騙、弄虛作假和濫施暴戾開始的。

在三叉口該怎麼辦

站在三叉口、千鈞一髮之時,人們該怎麼辦呢?長於分析的人,用意識型態、左右兩派、勢力範圍以及血統,來畫分中共內部的系別、派別和團夥。這些畫分方法可以用,但最好不要被方法的本身給局限住了。範疇論(Category Theory)本來是數學的分支,以抽象的方法來處理數學概念。用於社會學領域之後,其局限往往不為人們所充分知曉。

人們習慣於把不熟悉的東西畫分分類,歸類於已知、熟悉的範疇之內。歸類之後,會便於分析。但這樣做實際上是在下結論、定論,把某種東西跟以前類似的東西等同、並列起來。如果這個東西有新的特徵,不完全屬於原有歸類的話,人們就會忽視許多重要的特徵和線索。這就不利於我們的分析和認識,會忽視許多能導致產生新認識、新知識的機會。

研究中共的人們發現,這個「生命體」與歷史上所有的政黨和團體都非常不同。不是把秦始皇放大一百倍,或波爾布特放大一千倍,或把斯大林和希特勒加起來再乘以若干,就可以複製出一個中共那樣的靈體的。這個團體對中國人和全人類的危害,人們痛定思痛,會必然做出結論,它只有解體和滅跡的唯一一條出路。

三岔路口來路一條去路兩條,何去何從須慎重選擇。歷史和現實告訴我們,人們常常在選錯了路、走上不歸路之後,才後悔莫及。江氏後悔當年對法輪功修煉團體的鎮壓,就是最新的例子。這個遲來的後悔在今天看來,已種下顛覆紅朝的種子。在大勢所趨、滅共趨勢不可逆轉時,中共高層如能自救救人,多少贖回罪衍、戴罪立功,當踏上三岔路中唯一光明之路。

過了三岔口,恐怕就沒有回頭路了;因為過了那個村、就沒有那個店。今天中國的局勢的確千鈞一髮,這是對中共內部較為開明或較有良心的人的考驗,也是對全體中國民眾的考驗。

考試早晚會結束,結局也即將揭曉。◇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