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薄、周收編烏有之鄉內幕

?"
毛左網站的基本論調,都是歌頌毛澤東,歌頌文化大革命。(Getty Images)

周永康、薄熙來祕密策劃整垮習近平,奪取中共最高權力,並計畫若18大不能保住中共政法委位置,就要策反。為此,一直暗中收編中共黨內毛左勢力,為策反做準備。

文 ◎ 季達

4月6日,清明節剛過,中國極左網站烏有之鄉發出通告:「今天上午國新辦九局、北京市網管辦、北京市公安局網路安全總隊給我們網站負責人聯合談話,說烏有之鄉網站發布違反憲法,惡意攻擊國家領導人,妄議18大的文章信息,三家聯合執法,要求從2012年4月6日12:00起關閉一個月,期間進行整頓自查,而後接受檢查通過後再恢復上線。」同一天,毛澤東旗幟網也發出了類似的通告,而紅色中國網同時也被關閉。

有趣的是,被視為右派的中國選舉和治理網當天也遭到關閉。另有一些網站的論壇社區也被勒令整頓。網站的通知都是技術原因為藉口。

實際上,北京主要針對的是烏有之鄉等毛左網站。烏有之鄉最近兩年發起倒溫運動,否定鄧小平以來的改革開放,呼籲回到文革「大民主」的年代,懲奸救黨,處理大部分現任官員和主流知識分子,並在國際上立即展開和美國等西方國家的全面對抗。

烏有之鄉發起倒溫運動

北京一位公安部的消息人士表示,這次封網主要針對的是幾家極左網站,即被溫家寶稱為「文革餘毒」的網站。其中最重要的目標,是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負責人范景剛在接受外媒採訪時承認,該網確實發表不少「對中國政府領導人『違反中國憲法、違反中共黨章』言行進行批評的文章,但並未直接點名。」范表示,有關當局來談話的人並未指明是否指的是國務院總理溫家寶。

烏有之鄉的兩大精神領袖張宏良和韓德強,去年下半年開始在大陸不少地方進行演講,其演講標題為「反美備戰,鋤奸救黨」。問題是:奸,指的是誰?

更早之前,烏有之鄉曾發表過奸相誤國論的文章,認為中國歷史上王朝崩潰,都是因為有大奸巨猾的宰相誤國。因此張韓二人的「鋤奸救黨」之奸可說是目標明確。張宏良在演講中表示,美國已經做好了滅掉中國的全部準備,除了形成戰略包圍之外,在經濟上掐住了中國的脖子,並且在中國培養了一批漢奸知識精英和文化精英,而最重要的,「由各界精英組成的『第五縱隊』,幾乎滲透到所有部門和行業的領導層中」,並且「已經培養了中國的葉利欽(葉爾欽)」。左派網站也發起了要「送瘟神」的運動。

張宏良在演講中說:「最近,美國豢養的中國普世價值派頻頻叫喊『政治體制改革』,就是要推翻共和國的基本制度,用他們的話說就是,沒有推翻共和國基本制度,『政治體制不改革,經濟體制改革的成果也保不住』。」矛頭明顯直指溫家寶。

幾家左派網站,都發表了大量反對國企改革和繼續開放的文章。他們認為國企改革和對外資開放是「漢奸賣國行為」。有些文章直接點出周小川和外交部吳建常的名字,認為二人是黨內漢奸群在金融和外交界的兩個代表人物。

張宏良認為,所有在外國留學以及接受美國基金會資金的知識精英都是漢奸。在烏有之鄉被點名的,包括北大清華主流經濟學者張維迎、厲以寧等,也包括吳敬璉。烏有之鄉去年曾經搜集五萬人簽名,要「人民公訴」右派經濟學者茅于軾,他們也計畫徵集百萬人簽名,向人大遞交恢復「懲處漢奸法」。

張宏良,目前任中央民族大學的經濟學教授一職。

毛左呼籲「做好犧牲準備」

2012年元旦,自稱為毛派共產黨的極左派在北京召開了一個千人大會,一位參加會議者在他自己的網路空間做出了以下報導:

「中央民族大學教授張宏良做了題為『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為復興社會主義偉業而努力奮鬥』的主題報告。

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綜合局原局長張勤德做了題為『團結一切左派同志和愛國民眾,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從勝利走向勝利』的動員報告。

原國史學會副祕書長蘇鐵山、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左大培、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研究員韓德強、中央民族大學教授楊思遠、著名社會評論家司馬南等先後在大會上做了激情四射的演講。

會場群情振奮,氣勢雄渾。掌聲、口號聲經久不息。90歲高齡的國家統計局原局長李成瑞帶頭演唱了革命歌曲。全場1200名左派特邀代表及其工作人員一起高唱《大海航行靠舵手》、《東方紅》、《太陽最紅毛主席最親》、《萬歲毛主席》和《國際歌》,將左派迎新年大聯歡慶祝活動一次次推向高潮。許多革命老同志都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張宏良的講話,被稱為毛派共產黨「政治報告」。他在分析了中國的局勢之後強調:「最近中國極端右翼勢力突然一反常態地高調紀念華國鋒,紀念粉碎『四人幫』的武裝政變,紀念南巡講話的『隱形政變』等,就反映了中國極端右翼勢力渴望通過發動反革命政變來改變局勢的政治徵兆,對此,中國毛派共產黨人必須有所準備,包括做好犧牲的準備。」

在這個大會上,烏有之鄉的創建人之一,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員楊帆,未被邀請參加。他接受廣東一家媒體採訪時表示,「這是搞組織行動的會議,張宏良做政治報告」,「我懷疑他們參與了重慶方面的政治活動」,「不能拿重慶的錢干擾中央的部署」。

文化大革命時期武漢的紅衛兵領袖,後被判刑12年的李乾,去年9月曾被邀請參加武漢的一個毛派共產黨座談會。他後來撰文說:「我意外的收穫就是明白無誤地知道了掌控烏有之鄉的張宏良就是重慶的人,他們將在半年內動手。」「他們要殺人一點都不意外。現在網上傳言王立軍揭露說,薄熙來準備犧牲50萬人,我是不懷疑其真實性的。」他在座談會上,不但見識了「未來的總書記」張宏良,還見到了「未來的湖北省委書記」,毛左的組織化顯然已非說說而已。」

薄熙來周永康收編烏有之鄉

毛左並非第一次試圖組織化。

2009年,一批毛主義左派人士要去重慶成立一個「毛派共產黨」或是「真正共產黨」,以對抗目前中國的「鄧派共產黨」或「假共產黨」,結果有關人士全部被國保警察扣留。但這個「非法組黨」活動卻沒有受到周永康控制的政法委的追究。

被視為左派經濟學家的楊帆,是烏有之鄉的創始人之一,但在2008年之後被范景剛、韓德強和張宏良排擠,退出了烏有之鄉的運作。

北京公安部的消息人士透露,2008年以前,公安部一局便已經對烏有之鄉的言論和行為進行了全面調查和監視。這位消息人士表示,2008年之前烏有之鄉許多左派經濟學者的言論,矛頭明顯指向江澤民和朱鎔基,在這些言論中,對江澤民主要指其貪汙腐化和縱容江派人馬的貪汙腐敗,以及其外交政策過於軟弱,對外國大財團讓步過多;而對朱鎔基,則主要指其主導的住房改革、金融改革和稅制改革,為國內權貴資本家崛起鋪墊了道路。

呂加平揭發江澤民二奸二假的文章,2008年之前屢次在烏有之鄉刊登。政法委給公安部一局的指示是「不管」,公安部的消息人士說,這是一個很奇怪的指令。

根據呂加平自己在2008年的說法,北京有自稱「胡辦」的人到湖南調查呂加平,調集了所有呂的文章。呂當時住在岳陽,受到當地國保警察的全面監視,也不讓寫文章。岳陽政法委書記後來告訴呂加平有關「不管」指令,呂也感到疑惑,問岳陽政法委書記說:這是否意味著他還可以繼續寫文章,該政法委書記表示,他個人也「這樣理解」。

呂加平後來到武漢參加了烏有之鄉的座談會,但得知毛左將赴重慶組黨的消息之後,他以定好去廬山旅遊的藉口脫離毛左團體。他證實說,岳陽政法委的人告訴他,後來組黨的毛左「全都被抓」。

這個事情的可疑之處在於,毛左「組黨」案後來不了了之。為什麼到重慶組黨?毛左的黨章、組織如何?均不見後續的調查。

北京公安部的消息人士證實,正是這個時候,烏有之鄉等毛左團體,被薄熙來正式「收編」。自從2008年開始,烏有之鄉舉辦各類活動,資金來源明顯大大增加,其批判的主要矛頭則從原來鄧小平、江澤民、朱鎔基,轉變為溫家寶和目前一批當權者,而且開始全面歌頌重慶模式,吹捧薄熙來是「當代共產黨的旗幟」。

在這個轉變的背後,周永康的作用十分明顯。因為如果沒有周永康的協助,在國保警察的日夜監視之下,烏有之鄉不可能在國內大規模串聯,並掀起「送瘟神」的倒溫運動。

烏有之鄉要反美備戰

紅色中國網是和烏有之鄉一樣的毛左網站,他們的基本論調,都是歌頌毛澤東,歌頌文化大革命,要求平反江青和四人幫,認為鄧小平之後的中國是「修正主義上臺」,中國已經以「權貴資本主義」的形式復辟了資本主義。他們批判官吏貪腐嚴重,社會貧富懸殊,人民群眾遭到無情剝奪。他們提出的解救方案,則是「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線」。具體來說,一是全心全意依靠人民群眾,二是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

然而,這兩個網站最近兩年卻是分歧嚴重。紅色中國網是近年異軍突起的極左網站,但其活動多局限在撰文批判,重申馬恩列斯毛理論的階段。過去一年,紅色中國網對烏有之鄉和張宏良大加批判,認為烏有之鄉是「機會主義」,投靠了權貴資產階級,和當權派拉拉扯扯。

這個階段,正是2008年底之後。烏有之鄉開始全面宣傳重慶模式,認為薄熙來在重慶的經驗,證明了毛主席「依靠人民群眾」的政策完全正確,打黑則是打掉了重慶的「走資派」(比如文強)。

2010年,烏有之鄉也全面向「國家主義」轉化。該網站另一位「理論權威」韓德強認為,世界金融危機引發世界經濟危機,將進一步把世界各國引向「國家主義」的道路,因此中國必須率先走向國家主義。

韓德強目前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學生處副處長,也是經濟學研究員。

韓德強和張宏良多次表示,中國必須經濟軍事化,不但要退出世貿組織,還要退出聯合國,所有重要經濟領域都重新國有化。而在外交上,他們認為必須脫離從鄧小平以來的親西方外交的軌道。在國際戰略上要「處處和美國針鋒相對」,比如派軍隊到利比亞(後來是敘利亞),和伊朗結成軍事同盟,如果美國進攻伊朗就等於進攻中國;對東南亞小國進行全面拉攏打壓,使不得傾向美國。韓德強甚至表示,中國應該像文革期間那樣「支持這些國家的反政府武裝」,以此做為中國政府和這些國家討價還價、要求他們反美親中的籌碼。

由於其言論甚囂塵上,符合了部分極端民族主義思潮的節律,因此在今年北京兩會期間,陳毅之子、中國對外友好協會主席陳昊蘇才高調公開表態,強調「支持國家外交政策就是愛國」這一說法。◇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