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國當前局勢的畢馬龍效應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中國目前的政治和經濟局勢,越來越令人眼花繚亂。中共內部各派系的紛爭,起初人們還紛紛看熱鬧,但漸漸的越看越厭惡、越看越心寒,那些政爭、貪腐、謀殺、淫亂和謀反,一個比一個黑暗,一個比一個骯髒。天意昭昭,這一齣齣醜陋和卑鄙的鬧劇,應該讓全中國人都明白面臨的這個利益和暴力集團,究竟是什麼成色。人們開始反思,共產黨看來這次真的要玩完了;人們更加緊迫和現實的在考慮,中共完結之後,中國應該這麼辦。

紅朝人人自危,到處抓人被抓,看起來非常滑稽,也具足黑色幽默。仔細想想,當個共產黨人可真是很苦的,當共產黨官員更是難過。昨天還是當朝二品,今天傾家蕩產、家破人亡,拖家帶口一起下獄。報應真的是現世現報,打黑時只管抓人,也不管別人犯法了沒有;被抓時也只被告知「嚴重違紀」,連違的什麼紀都不知道。尚在體系內的朋友該好好思考思考,真的不如退出來好;退出來了,會安全和自在許多。

正常社會的政府和人民

正常社會裡,相比之下,民眾與政府的關係就簡單得多,也有趣得多。看昔日紅朝冠蓋紛紛入獄,不禁想起前不久看到的一個故事,說的是新澤西州一個義大利裔老人的菜園子。

這位獨居的老人想在後花園裡種點西紅柿,但他有些困難,因為菜地的土壤太硬。他的兒子叫溫森特(Vincent),以前都幫他耕地、翻地,但今年溫森特給抓到監獄裡去坐牢了。老人給大牢裡的兒子寫了封信,述說了他的思念和苦衷。幾天之後,兒子回信說:「老爸,千萬不要挖地,因為園子地底下有幾具屍體埋在那兒。」

第二天凌晨4點,老人還在睡夢之中,聯邦調查局(FBI)官員和當地警察一大批人湧入老人的菜園,把整個院子都挖掘遍了,也沒有找到任何屍體。他們向老人道歉後,就悻悻地離開了。隔天老人接到了兒子從監獄裡發來的又一封信,信中是這樣說的:「親愛的老爸,現在您可以種西紅柿了。目前狀況下,我只能幫你到這兒。愛你的溫森特。」

當前局勢下,海內外各方面的人都在積極的發聲,爭搶話語權,試圖影響民心和民意,影響社會走向。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是,各方面的人都在提出自己的希望,還有輿論的角力、各種各樣的許願和誠心的祝願和祈禱。這些思想上的、意識形態上的東西,對中國社會未來的走向,有沒有作用呢?也就是說,人們的期望和指望有沒有用呢?它會對另一個客體產生影響嗎?影響其實是有的,社會學中的「畢馬龍效應」,說的就是這個現象。
 


中國局勢撲朔迷離,似乎正驗證著社會學中的畢馬龍效應。圖為法國里昂第62屆國際抒情藝術節中,英國和比利時歌唱家在演唱歌劇《畢馬龍》(Pygmalion)。(Getty Images)


有趣的畢馬龍效應

「畢馬龍」(Pygmalion,又譯「皮格馬利翁」)是希臘神話中一位塞普勒斯的雕塑家,它也是擅長航海和貿易的腓尼基人信仰的一個神的名字。雕塑家畢馬龍愛上了自己創作的一個女人的象牙雕像,他在維納斯的祭壇前乞求愛情女神,希望把雕塑變成真正的女人。當畢馬龍回家親吻象牙雕塑時,發現牙雕的嘴唇是溫暖的,象牙也失去了硬度,原來維納斯回應了畢馬龍的許願。畢馬龍後來與牙雕變成的女人結婚,他們還生了一個兒子。

畢馬龍的故事成為以後許多世紀文藝作品的主題。木偶匹諾曹的傳奇,就是畢馬龍故事的一個變種;莎士比亞的《一個冬天的童話》裡,也有這個故事的影子;英國劇作家蕭伯納的歌劇《畢馬龍》,則是現代的翻版。

在社會學和管理學中,所謂的「畢馬龍效應」(Pygmalioneffect),或者「羅森索效應」(Rosenthaleffect),就是從這個希臘神話的故事裡來的。社會學和管理學中的「畢馬龍效應」是指這樣一個現象,就是當人們被賦予更大的期待值的時候,他們會表現得更好。不管是少年兒童、學校學生或公司員工,身上都有這個效應。

畢馬龍效應可以說是一種可以「自我實現的預言」,或者說可以「自圓其說」。在這種自圓其說或預言自我實現的時候,人們往往將其內在負面的東西遏制住,而把自己正的、積極的一面發揚光大,以取得成功。在社會階層研究、鼓勵學生教育成功方面,該試驗都相當成功。著名企業家如松下幸之助、卡內基、傑克.威爾什,都有效的運用這個效應來激勵員工。汽車大王亨利-福特曾說過:「不管你認為你自己能行或者不行,你都是對的。」

正面期望給中國帶來希望

華語圈子裡,畢馬龍效應也被稱作「期待效應」,泛指這些由期望而產生實際效果的現象。人們也都熟悉那些「說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說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有志者、事竟成」或「心想事成」等說法。

其實,這種正面期望所帶來的,抑制自己負面、不好的東西,發揚自己正面、好的東西的過程,很有東方古老修煉的內涵。正法門修煉中,人們更是在主動同化宇宙真誠和善良的特性,拋棄自己後天負面的、惡的和消極的內涵。這樣做的結果,自然帶動人們向良性的方向發展;更多的人這樣做了,整個社會就會向良性方向發展。最後帶來的善良社會的結局,有人會說是畢馬龍效應的體現,其實它是宇宙正法理的體現,是宇宙體系清理自我、自我更新的體現。

紅朝殘餘和邪惡勢力,無疑也在散發出負面的、毀滅性的期望,試圖維持往昔的歲月。但善良人們的期望,人們正的希望、正的念想,有巨大的作用。我們每個人,在目前錯綜複雜的局勢下,如果都能保持正的信念,拋棄紅朝所有的餘孽,讓自由獲勝,讓正義伸張,讓假惡暴銷聲匿跡,我們的期望就會起作用,撲朔迷離的僵持中就會有堅冰被打開。

最後,哪方的期望會獲勝呢?那就要看誰的力量大、誰的「功力」高了。當正義戰勝邪惡之時,信神的人會覺得是神的意志的勝利;不信神的人,也許會變得相信了一點兒。但無論如何,這個世界都會變得更好一些。◇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