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方勵之猝逝異鄉 平反六四聲再起

?"
流亡海外22年的中國著名異見人士、天體物理學家方勵之先生4月6日於美國亞利桑那州的寓宅猝逝,享年76。(大紀元)

流亡海外22年的六四學運精神領袖方勵之先生與世長辭,時間點正逢中共政爭動盪時期,各方在追悼的同時,不少媒體紛傳中央擬重新評價六四。

文 ◎ 張海山

2012年4月6日美國亞利桑那州星期五早晨,流亡海外22年的中國著名異見人士、天體物理學家方勵之先生,正準備去學校上課。臨走前,他咳嗽一聲,隨即倒在書房的椅子上猝逝,享年76歲。

方勵之被稱為是「中國的薩哈羅夫」,也被外界公認為當年八九年六四學運的精神領袖。就在其離世的前幾天,英國的《金融時報》報導了中共總理溫家寶曾經多次在中共高層提出「平反六四」的話題,而那幾天又逢前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因手下王立軍夜闖成都美領館事件而東窗事發被削職,中共政局在今秋的十八大前夕,提前進入劇烈震盪期。方勵之的去世也迫使「六四」話題在海內外的媒體中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

方勵之生平

1956年方勵之從北京大學物理系畢業後,於中國科學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工作,1958年調至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前後擔任助教、講師和天體物理學教授、博士生導師,1984年9月至1987年1月任該校第一副校長。從1970年起,方在中國率先開展相對論天體物理及宇宙學研究,學術研究成果斐然,但令其為社會關注的卻是在1986年的學生運動中,與劉賓雁、王若望一起成為當時的三大領軍人物。

1986年12月初起,中國科學技術大學部分學生因對人大代表的「橡皮圖章」性質不滿而抗議,進而引發的全國性的八六學潮。在1986年12月4日晚上的學生集會上,他說:「民主不是自上而下給予的,而是從下到上爭取的。」方勵之在整個學潮過程中對學生的民主訴求沒有打壓。1987年春在「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中被鄧小平點名,與劉賓雁、王若望一起被開除中共黨籍,受到全國性批判,方也被解職,被調到北京天文臺任研究員。

1988年秋,方開始積極參加當時北京高校的政治研究會,並接受外國傳媒採訪,公開批評四項基本原則,受到當時北京學生的認同。1989年1月6日向當時的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發表公開信,建議該年中共建政40周年時大赦,釋放民運人士魏京生等。六四事件之前,方勵之已成為學生中最具影響力的精神人物。

1989年六四事件期間,方與他在北京大學任教授的妻子堅決支持學生的訴求。六四大屠殺翌日,方勵之夫婦進入美國大使館避難,一年後才得以離開中國,乘坐美軍飛機前往英國,半年後至美國。中共官方從當年6月12日起對其通緝,指方勵之夫婦煽動王丹等學運學生「搞動亂」,方也因此無法回國。

方勵之赴美後,於美國亞利桑那大學物理系任教授,專長為天體物理學與宇宙學,至逝世前仍處於學術活躍狀態,每年皆有若干學術論文發表;2010年因宇宙學和早期宇宙的物理學方面的重要工作當選為美國物理學會會士。

懸空寺前的占卜:有大難,快往西走!

方勵之曾經撰文「一九八九爆發前夜的故事」,描述了當時的經歷,其中一段懸空寺前的占卜頗有點玄妙。如今看來,或許並不像當時方所認為的國家安全部的「線人」所為。

89年5 月26日,方一行約30人參加會議,按會議安排,遊著名的恆山懸空寺。方勵之寫到:「這個建築堪稱一絕。整個寺院大小數十個殿堂,都不是建在地基上,而是掛在一面極大的垂直的絕壁上。其哲學是,要想修煉以成正果,必須離開大地,隔絕世俗,不聞雞鳴犬吠之聲,告別紅塵的紛擾。它的歷史比北京天文臺還長一倍,已1400年。其中也許會有有價值的歷史天文數據。」

「乘車到山腳,沿土路,漫步向寺區走去。遠遠就看到在土路的最後一個拐彎處,站著一個人,衣衫襤褸,有乞丐狀。當我們這群人走到拐彎處時,該人突然跑過來,從人群中一把拉住我,連說︰『我給你算命,我給你算命,不要錢,不要錢。』如前述,天文界的業餘占卜愛好者頗多。不禁想看看這位『高人』的功力。『讓他算,讓他算!』這樣,我就被擁簇到一絕壁下。30多與會者圍在『高人』周圍,似乎是在聽一場外加的學術報告。」

「卜師拉著我的左手揉,說道:『你的手掌小,肉厚,很柔軟。』這也不錯,但只是描述性的說辭。卜者又道:『這是虎掌。』心想,這是不是恭維話?卜者稍頓數秒,結論有了:『不過,你現在是虎落平陽了,有大難,快往西走!』」

雖然,圍觀者們當時一鬨而散,但之後,方勵之確實是因及時的「快往西走」而逃過大劫,而且,這一「走」就是22年,直至如今客死他鄉。

「大赦天下」的公開信緣自天象感悟

89年令方勵之惹上禍端最直接成因是那份寄給鄧小平「大赦天下」的公開信。信的內容很簡短:

中央軍委鄧小平主席:

今年是建國的第四十年,又是五四運動的第七十年。圍繞著這些日子,一定有不少紀念活動。但是,比之過去,人們可能更關心未來。

為了更好地體現這些節日的精神,我誠懇地向您建議,在建國四十周年的時候實行大赦,特別是赦免所有魏京生那樣的政治犯。無論對魏京生如何評論,赦免他這樣一個已經服刑十年的人,總是符合人道的精神的。

今年又是法國大革命的二百周年,由它所標誌的自由、平等、博愛、人權已得到了越來越廣泛的尊重。我再次誠懇地希望您考慮我的建議,以給未來增添新的尊重。

謹祝近祺!
方勵之 一九八九年元月六日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這封被外界稱為極具道義勇氣的公開信,其緣起卻是當年方對天象的一番感悟。其實,方勵之從天文物理的治學研究開始,其世界觀的哲學理念逐漸與先前信奉的馬克思唯物論分離,在求真求實的基礎上,最終導致了與反人性的共產黨專制獨裁的決裂。

方勵之在「一九八九爆發前夜的故事」一文中寫到:「也許真是有上蒼的安排,1989年我寫的第一篇科普文章就是『爆發══超新星爆發』。……在現代,超新星爆發是個純粹的天體物理或宇宙學課題,但在中國歷史上,超新星爆發(古稱客星的一種)不僅是天文,同時也是人文。中國古代極重視這類稀有的異常天象,原因之一是為了占卜。按照古占星術,超新星爆發一般不是好兆頭。從漢朝以來的 2000年裡,最壯觀的超新星爆發有過6、7次,例如,宋史上記錄,公元1006年爆發的客星,『狀如半月,有芒角,煌煌然可以鑒物』。按占星術,這種壯觀的天象大都預示著兵燹、天災、或者是皇帝要駕崩了。據說,每次凶兆都應驗了。比如,公元1054年客星(即有名的蟹狀星雲)占卜結果是『上有災』,果然,不到一年,遼興宗耶律宗真就歸西了。」

「天文界有不少占星術業餘愛好者。一位精於此道的愛好者占曰:1987A 爆發亦主兇,『上有災』。果然,不到一年,中華民國蔣總統經國就『駕崩』了。位置也合,1987A並不在銀河系主體中,而是在銀河系外圍的大麥哲倫島星雲中,恰如大陸之外的台灣島。這當然皆為戲言。但超新星的確曾有過重要的作用。每當客星出現時,負責占卜的官員一定要上奏皇帝,建議頒行『天下大赦』,以感動上蒼,消災滅禍,造福社稷。這時候,皇帝也不得不聽從。在這個意義上,超新星對黎民百姓應算是景星。」

「我當時所在的北京天文臺,前身就是負責觀象、歷算和占卜的司天監。如今的北京天文臺已沒有義務和能力去預卜統治者的未來了。但是,按傳統,今天的天文學家仍有義務也有權利關心社會的災禍。在我寫超新星文章時,『大赦天下』的古制又再一次被想起。中國社會的今天,不是同樣有必要頒行一次『大赦天下』 麼?」

或許,方的勇氣真的感動了上蒼,魏京生1993年被短暫假釋,不到半年又被警察綁架,再判14年,直到1997年,坐牢18年後,在美國政府的干預下,中共將魏流放去美。


89年方勵寫信給鄧小平,勸告其釋放魏京生。日前,魏京撰文悼念,稱讚方勵之是「為中共政權所痛恨的『人民的英雄』」。(大紀元)

在獲知方勵之去世的消息後,魏京生在《基督教科學箴言報》撰文悼念,稱讚方勵之是「為中共政權所痛恨的『人民的英雄』」。 魏京生寫到:「方勵之是英雄,在1989年天安門示威前的日月裡,他敢於將有關毛澤東、共產黨、大躍進、文革的歷史事實告訴新的一代。」

「方勵之呼籲釋放監獄裡的我。那時候,因為我『第五個現代化--民主』的大字報,我的15年刑期已經過了10年。」

「我對方勵之的感激之情是巨大的。外國政要要求中國政府釋放我是一回事,我當然很感激。但為了一個鄧小平最討厭的人而公開得罪獨裁者,則需要巨大的勇氣。」

噤聲幾天 官媒筆伐方勵之


美國僑界悼念方勵之先生。(大紀元)

方勵之去世後,海外各地都有追悼,悼念文章眾多。據其家屬透露,方勵之遺體告別儀式已定於美國西部時間4月14日在亞利桑那州舉行。

而大陸媒體和網路全部「被噤聲」,有關方勵之逝世的消息並未見諸大陸媒體和報章。不過,在全面「消音」三天後,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環球時報」取得「通行證」,今天4月9日刊登題為《順歷史而行,個人力量才能激活》的社評,承認方勵之在科學領域的成就,指方勵之「曾是中國有名望的科學家」。

但是,這篇社評說,方勵之後來從事政治對抗並受到美國大使館庇護,還指稱「在方勵之前後去美國的那批對抗者後來都一事無成,漸被中國社會遺忘,其中一些默默客死他鄉。」

而在前一日,在香港註冊、帶有半官方中共背景的中通社出稿271字交代方勵之離世,並不避諱提「六四事件」,耐人尋味。

溫家寶提「平反六四」 傳中央擬接納


有多個消息來源稱,中共總理溫家寶多次提「平反六四」。圖為香港紀念六四屠殺20周年燭光晚會,民眾高舉訴求。(大紀元)

近日,有多個消息來源稱,中共總理溫家寶呼籲重新評價六四,傳中央擬接納溫家寶的建議。並有消息稱,溫家寶多次提「平反六四」,還提到為中共前領導人胡耀邦、趙紫陽平反。1989年的六四民主運動曾引發中共政局動盪,至今仍是當局的「禁忌」。

蘋果日報4月26日報導,北京紛傳中共中央擬接納總理溫家寶有關政改及重新評價六四的建議。消息人士指,北京開會研究後會推出一個包羅萬象的改革方案,而平反「六四」就是一張主牌。

一位接近中共高層的消息人士日前對英國《金融時報》表示,溫家寶現在正試圖實踐他多年來的願望,也就是實行「政治改革」,而邁出政改的其中一步,就是要平反六四,讓這個創傷能夠癒合。

報導還說,溫家寶近年來已在中共高層的祕密會議上,於三個不同的場合提出過「重評六四」的建議,但每一次均遭到同僚們的封堵。反對該項建議最激烈的對手之一就是薄熙來。

此前,在3月14日的兩會記者招待會上,溫家寶重提文革悲劇被外界解讀為要為「平反六四」發聲,也一併為嚴打薄熙來定調。隨後,百度一度解禁「六四」,有網友在百度網站可以搜索到有關六四事件的內容。輸入「六四」事件四個字,在百度會看到第一條是「溫總提平反六四 內地解禁-新聞-中國大陸」;第二條是「中共高層會議,提及重新評價文革,有意為六四事件平反鋪路……。」

華府的中國問題專家石臧山稱:「而今胡溫等高層多次碰觸底線,顯示中共內部鬥爭之激烈,已經到了你死我活的最後關頭。」


1989年的六四民主運動曾引發中共政局動盪,長久以來一直是當局的「禁忌」。圖為天安門場一角。(大紀元)

「趙紫陽」一度解禁 學運領袖呼籲回國

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因同情學生和反對武力鎮壓,而招致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共元老們的不滿,被免去黨內外一切職務,最終在軟禁中度過15年的餘生,於2005年1月17日逝世。

今年,官方對去趙家祭奠趙紫陽的管理比往年寬鬆。重慶王立軍事件發生後不久,有關趙紫陽的內容被放上網,大陸網民可以在大陸門戶網站百度,查閱涉及趙紫陽的相關訊息。據悉,在不到一天的時間裏,引來216萬人次的訪問量。

「六四」前學運領袖王丹、吾爾開希及多位流亡海外異議人士,近日也在網路上發表公開信,呼籲北京政府讓他們回國。公開信內容指出,他們因為參與了「八九民運」而流亡海外,基於政治原因,被剝奪回國的權利,公開信最後呼籲中國政府順應歷史潮流,放棄拒絕因政見不同的人回國的舊做法,以各種有效方式允許他們回國看看。

方勵之是影響89一代的精神領袖,但終其一生未能回國,他在2011年接受《BBC》採訪時候說了一句話:「全世界的人都已經看清,共產黨已經失去了它統治的合法性」。此言或許可以看成他此生對中國民主、自由人權理念的總結。◇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