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經濟出現危機時是什麼景象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經濟出現危機時,會是什麼樣子呢?許多民眾只是聽說過理論上的、那些資本主義社會才會出現的危機,而中國是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危機」的。中國最接近危機的那次,還是毛的遺孀江青等「四人幫」的錯,因為他們把國民經濟弄到了「崩潰的邊緣」。當然,只是邊緣而已,還沒墜入深淵。這大概是中國百姓所經歷過的、與「經濟危機」最親密的一次接觸。


經濟出現危機時是什麼景象呢?很多人可能印象模糊。圖為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主任艾門朵夫(Douglas Elmendorf)介紹美國經濟預測,他說前景不是很妙。(Getty Images)


危機的觀念和忌諱

中國人其實是世界上最有危機意識的民族之一,雖不如日本民族那麼強,但也差不離,要不然國人的儲蓄率也不會「世界第一」。為什麼儲蓄那麼多呢?就是因為危機意識強、因為害怕;害怕漲價、害怕養老、害怕生病、害怕世界末日,所以要存錢。恰恰就是這個世界上最有危機意識的社會,現在政府最怕的,也是「危機」二字。中共特別要求媒體不能碰危機和崩潰之類的名詞,好像說曹操,曹操就會馬上來到一樣。紅朝怕這些名詞也就算了,其來日無多,怕也應該。但百姓跟著怕,就沒什麼必要。

被譽為「百家宗師」 的姜太公(姜子牙)曾說:「王者之國,使人民富裕。霸者之國,使士人富裕。僅存之國,使大夫富裕。無道之國,國庫富裕,謂之上溢而下漏。」這話非常精闢,看看中土政府財政的瘋長和三公消費,後兩句也正是今日中國的寫照。有國無道,焉能長久?出現危機或崩潰,並不是不可想像的;但中國經濟不管是出現危機或崩潰,還有許多認知上的誤區。

經濟危機和崩潰的誤區

上星期在愛默蕾(Emory)大學參加全球健康及人道主義峰會,會上放了一部關於中國的紀錄片《自由中國:信仰的勇氣》。放映後討論時,一名醫學院的中國留學生說,她也不相信中國政府,也不喜歡中共,但她怕萬一中國出什麼事,她覺得好像精神上就沒什麼依託了,覺得自己好像沒什麼可相信的了。聽她說完,旁邊的人都笑了,連跟她一起來的大陸學生也一起笑了起來,說她「中毒比較深」。建議她相信「真善忍」,她半信半疑、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這就是紅朝謊言和灌輸給人們造成的思想和認知上的真空。

認知誤區之一,是把經濟危機和社會動亂等同起來。經濟出現危機可能導致動亂,但動亂發生時,往往是經濟上升的時候。不是經濟不好引發動亂,而是分配不公引發動亂。中國經濟按中共的說法,這些年「高速增長」,為什麼大規模群體抗暴在「更高速的增長」呢?

中國經濟其實早已處在危機之中了,目前也在崩潰之中。不說別的,黨政兩套班子的系統,行政上的重疊給政府支出的壓力,就不可能持續。鎮壓法輪功高峰時期,中共耗費了四分之一的國庫,如今加上超過軍費的維穩支出,這也是沒辦法支撐的。中共真的不需要什麼人去推翻,它就按照如今的路子走下去,自己就會把自己給推翻。

中共政治上的解體,不是導致社會動亂的必要條件,而恰恰是結束經濟危機的充分前提。換言之,目前的政治體制導致了經濟的畸形發展和硬著陸;在不解決政治制度的條件下,經濟崩潰只會更加慘烈。政治的本質是經濟利益的再分配,而只有政治的變革,才會使經濟止血回升、回歸公平而合理的軌道。

危機的特徵和解讀

「危機」(Crisis)一詞,其實沒那麼複雜,它就是會影響一個人、一個團體、一個社區或整個社會的,會導致不穩定或危險境況的事件。傳播學者西格(Seeger)、賽爾諾(Sellnow)和烏爾瑪(Ulmer)認為,危機有四個特徵,分別是「非常具體(specific)、難以預期(unexpected)、非同尋常(non-routine)和需要改變」。危機發生後必須需要改變,如果無需改變,就不是危機,而只是失敗(failure)。所謂的「經濟危機」,是一種突然進入經濟衰退的過渡狀態;如1994年的墨西哥經濟危機、1999年的阿根廷經濟危機和2002年的南美經濟危機等。而「金融危機」,則是指「銀行危機」或「貨幣危機」。

翻開美國報刊,打開廣播電視,美國人每天都在大喊危機。政治或經濟上的危機,有就有唄,沒什麼大不了的,過去就好了。危機真要來時,躲是躲不過去的。中國人為什麼害怕危機,其實還是馬克思搗的鬼,因為國人給嚇壞了。

經濟危機的說法是從馬克思主義經濟學開始的。這一點大陸來的人都知道,因為不得不接受灌輸。馬克思主義經濟學(Marxian economics)中的「歷史唯物主義」 (historical materialism)觀點,認為經濟繁榮和蕭條周期性的循環往復,直到新生產方式的形成。馬克思沒有料到,他的理論在西方不適用,在中國管用。馬克思所謂經濟危機的原因、生產過剩和無產階級的貧困化,恰恰描述了中國目前的現狀。中國的產能過剩,和因通脹導致的工人、尤其是農民工的貧困化,是中國經濟難以解開的死結。

凱恩斯主義完全用經濟學範疇的概念來解釋繁榮和蕭條,而馬克思主義則認為經濟危機是更大範圍內社會危機的一部分。有趣的是,去理解和解釋中國經濟的現狀,用西方純經濟學的概念確實很難,反倒是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更能夠解釋中國的經濟。

至於「經濟崩潰」(economic collapse),學術界也沒什麼明確定義。它被用來泛指嚴重的、長期的經濟蕭條,通常伴隨著銀行倒閉和失業率居高不下,以及通貨飛漲導致正常商業活動的中斷。在前蘇聯,蘇共治下的經濟崩潰甚至伴隨著死亡率的上升和人口的下降。經濟崩潰通常伴隨著社會動盪、內亂和法律秩序的崩潰。中共用這一點嚇唬民眾,豈不知恰恰是中共的存在,比如政法委濫權和大規模使用暴力,才造成中國法律秩序的崩潰和社會內亂。

危機之所以危險,是因為導致它產生的原因尚未人知。中國經濟的「危機」,大部分是可以預計並在預期之中的,沒有太多不確定、不為人知的原因。導致中國經濟出現危機的原因,許多學者專家早已指出,只是當局沒有意願去緩解,卻一味孤行、不放棄手頭利益,非要一條死路走到黑。

今年神韻節目裡,女高音鳳鳴《人生路多長》的歌詞,一語道破天機:「油燈燃盡突然亮,回光反襯樓成行」。這前一句,揭示了中國政治的啞謎;後一句呢,則點明了中國經濟的玄機。◇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