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震驚世界的4.25法輪功萬人上訪真相

?"
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去北京中南海附近的信訪辦上訪,要求政府還給法輪功學員一個合法的煉功環境。儘管人數眾多,卻秩序井然安靜,街道乾淨,彰顯了煉功人特有的修養和內涵。(明慧網)

13年前,法輪功學員真誠、善良和高度的克制,消弭了羅幹等人蓄意製造的潛在衝突。

4.25事件的和平解決震動了全世界,荷蘭記者寫道:法輪功學員有神的紀律;一位在美國從事科學研究的華人認為,法輪功已經改變了中國的民族性。

1999年4月25日爆發了震驚世界的法輪功萬人上訪事件。

那一天,一萬多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從四面八方來到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公室所在地——中南海西門附近和平請願。從清晨到夜晚,歷時十多個小時,無暴力、無口號、無擾民、無垃圾,善意平靜,創造了在中共幾十年極權統治下不曾有過的官民成功對話、圓滿解決問題的獨有範例,也為世界輿論所驚歎和稱頌。


1999年4月21日,法輪功學員去天津教育學院和平反映情況。沒想到天津公安局竟毆打學員,並於23日開始驅逐與抓人。(明慧網)

那一天也成為中共黨魁江澤民陰謀鎮壓中國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起始。在以後的十多年歲月裡,江澤民邪惡集團調動中共所有國家機器,耗費國庫天文數字的財力,對法輪功學員實施了曠日持久的殘酷迫害。以酷刑屠殺了數千名學員,至今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洗腦班、戒毒所、精神病院關押著數十萬名學員,甚至以令人髮指的手段,指令其祕密殺人網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賣錢,並焚屍滅跡……

13年來,法輪大法不僅沒有被江澤民流氓集團鎮壓下去,反而洪傳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被世界人民所認同。

羅幹、何祚庥挑起事端

1999年4月11日,天津教育學院的雜誌發表了一篇〈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其作者就是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的連襟何祚庥。對於這個不搞研究,專門靠投機鑽營、打棍子、被中共黨媒《紅旗》雜誌推薦當上的所謂院士,很多人鄙之為「科痞」。

何幾十年跟風鑽營,打壓真正的科學家,抹黑他們的科學成果,到了晚年看到氣功、特別是法輪功深受群眾喜愛,更是觸動了小人嫉恨神經,便又瘋狂起來,到處投稿,攻擊氣功是「偽科學」。

1999年2月,美國權威雜誌《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and World Report)發表文章談到了法輪功在健身方面的好處:「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說:『法輪功和其他氣功可以使每人每年節省醫藥費1000元。如果煉功人是1億,就可以節省1000億元。朱鎔基對此非常高興。國家可以更好地使用這筆錢。』」

後來,因為法輪功學員以親身經歷,善意的對媒體講真相,使何祚庥無法繼續在北京刊登誣衊法輪功的文章,就跑到天津搞事,於是就出現了那篇惡意文章。其暗示讀者修煉法輪功會出大問題,甚至危言聳聽稱會導致亡國。

何誹謗法輪功、誤導輿論,誣陷之意明顯。於是數千名天津法輪功學員陸續前往編輯部澄清事實。雜誌負責人了解了事實真相後,正準備發聲明更正,不料4月23日,天津當局突然出動300多名防暴警察,毆打並逮捕了45名法輪功學員。還對請願的法輪功學員說,鎮壓是北京的命令,可去北京反映情況。

天津警方的暴力「執法」,突顯了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的旨意。羅幹幾年來一直企圖找出法輪功的問題,以便羅織罪名,加以鎮壓。

其實,法輪大法的平和、奇效廣傳於世,包括江澤民在內的中共高層不僅早就知道,而且其家屬們學煉也不是什麼祕密。1996年以前,北京紫竹院地區就有一位法輪功學員親自到江澤民的家裡教其夫人王冶坪學法輪功。因為法輪大法沒有祕密,一切都是公開的,不管職位高低,人生幾十年,誰不願意有個健康的身體呢?誰會反感一部教人向善的佛法呢?因此,在北京各個法輪功煉功點上,中央機關、國家部委、幹休所的大批在職高官、離退休老幹部比比皆是,不管其何種資歷、級別,學員們都為李洪志先生的高深大法所折服,而公檢法系統的幹部學煉也不在少數。但是,以暴力起家的中共,特別是掌管所謂專政系統的羅幹之流,卻對這一高德大法僅僅數年就迅速發展到上億人,日益惶恐不安,便一直作為全國的監控對象。

1997年初,羅幹指示公安部在全國進行調查,網羅罪證欲定法輪功為「邪教」。而全國公安廳局充分調查後均上報稱「尚未發現問題」。1998年7月公安部一局發出公政[1998]第555號〈關於對法輪功開展調查的通知〉,先把法輪功定罪為「邪教」,接著又提出:要掌握活動內幕情況,發現其違法犯罪的證據。

當時陸續有公安、統戰部和特工到法輪功的煉功點上臥底學功。但沒想到法輪功無底可臥,學員一切活動都是公開的,而且來去自由,既沒有人員登記,也沒有會費。很多臥底人員倒因看了《轉法輪》,而對法輪功有了深刻了解,反而成為堅定的學員。令羅幹吃驚的是,全國各地的上報材料中,一條法輪功的罪證都沒搜集到。

1998年下半年,以喬石為首的部分全國人大離退休老幹部,根據大量群眾來信反映公安非法對待法輪功的問題,進行了詳細調查和研究,最後得出「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結論,並於年底向政治局提交了調查報告。

史無前例的成功請願

從各種跡象看,何祚庥發文抹黑法輪功和天津公安對法輪功學員施暴事件,顯然來自北京方面的指揮。海外媒體更直指始作俑者羅幹。

消息迅速傳遍全國。成千上萬的學員得知後,都認為直轄市這樣做是個很不好的信號,應該向國家領導人和平表達訴求。此前,雖然很多任職國家機關的學員都聽說了羅幹指使公安在羅織罪名,企圖加害法輪功,但他們都善良的認為,做好人沒有錯,法輪功促使社會道德回升,人心向善,領導人怎麼會看不見呢?而且法輪功沒有任何把柄可抓,雖然公安常有騷擾,也無法釀出大的構陷事件。人們低估了羅幹們的罪惡企圖。天津事件讓全國法輪功學員感受到某些掌權者又要舉起階級鬥爭的大棒。

於是,法輪功學員相約而來。結果,那天緊鄰中南海的國家信訪局外請願人群達到一萬餘人,這就是震驚中外的「4.25和平請願事件」。

「文革」後,中共面對民怨,不得已建立了上訪制度。個人或集體上訪受到中國憲法和法律的保護,無需申請和報批。從某種意義上說這是個進步,至少承認了類似古代百姓攔轎喊冤的形式合法。

1999年4月25日,上萬法輪功學員匯集到府右街國家信訪局附近。儘管人數眾多,卻秩序井然,出奇的安靜。有附近居民出行才發現道邊站滿了人,之前在家並沒聽到眾人發出什麼噪音,於是感歎煉功人的素養。

警察開始也很緊張,因為中國有個詞叫「聚眾鬧事」,看著望不到邊的人群,總覺得隨時會出事。不過一會他們就發現了不同。一是人們面目祥和,沒有任何敵意和過激舉動;二是有一半的老人、婦女;三是大家都在專心看一本同樣的書——《轉法輪》。好像這群人不是來告狀的,是來集體讀書的。人們累了也不抱怨,坐到後排去休息、煉功,前排的卻始終保持端正的站姿。

因此警察覺得沒什麼事可以「執法」,就開始閒聊、喝水、抽煙,特別是看到隊伍裡還站著穿警服、軍服的警官、軍官,他們更加驚奇。其實他們不知道,一萬多人裡有更多沒穿制服的公安、國安警官、法官、檢察官、稅務官、國家機關高中級幹部。

後來在江澤民的抹黑宣傳中,一再出現「衝擊中南海」等誣衊之詞,無非是想將法輪功和平請願與暴徒扯上關係,煽動民眾認同其鎮壓合法化。而央視播出的畫面和現場照片就是最好的例證,上萬群眾沒有一人企圖「衝擊」中南海。試想,如果群眾為製造事端有備而來,一萬多人要衝,多少兵能擋住?

據當時在場的法輪功學員回憶,整條街都秩序井然,路口有學員自動疏通道路,勸自行車和行人不要停留,以免阻礙交通。請願學員也不紮堆交談。有路人停下來問是怎麼回事,大家也只是微笑,勸其不要停留。因為一交談就會圍上來一堆人,事情就會起變化……一句說不清楚就容易被壞人利用。


整條街都秩序井然,路口有學員自動疏通道路,勸自行車和行人不要停留,以免阻礙交通。

一萬多人就地吃過兩頓飯,可沒有一個人亂扔垃圾,全留在自己的包裡。還有學員拎著塑膠袋揀大家不慎掉下的垃圾,沒人組織,全是自覺自願。一天下來,地上沒有一張紙片、一點髒物。彰顯了煉功人特有的修養和內涵。

當天,總理朱鎔基接見了學員代表。據法輪功學員、原中國廣東省政協委員、華南理工學院輕工食品學院院長高大維回憶,10點多朱鎔基總理去機場送外賓,看到街上那麼多學員,就叫工作人員去了解情況。後來帶話說,他送完外賓回來接見學員代表,了解情況。接見時學員代表提出三點訴求:第一是釋放被非法抓捕的天津學員;第二是為廣大法輪功群眾提供一個合法、合理的修煉環境;第三就是允許出版法輪功的有關書籍。

朱鎔基馬上下令天津公安局放人,並且重申國家不會干涉群眾煉功的政策。為了能讓朱總理了解法輪功,學員代表還送給他一本《轉法輪》。

學員代表與國務院信訪辦人員會談時,上萬學員一直在外靜靜等候。晚上八點多會談完畢,得知天津公安已經釋放法輪功學員後,信訪辦前的學員很快散去。離開時,地上清理得乾乾淨淨,一片碎紙都沒有留下,連警察扔下的煙頭都撿走了。整個離去過程平靜祥和,秩序井然。一個當時維持秩序的警察對周圍的人說,你們看看,這就是德!

4.25撼天動地

當年荷蘭媒體曾報導說:「我們荷蘭有一個記者在4.25當天親自到中南海採訪法輪功學員。在採訪上訪法輪功學員的時候他寫道:這是一支品德高尚的隊伍,並把《轉法輪》稱為藍色經書,他在後面寫道,他們(法輪功學員)有神的紀律,走後地上沒有留下任何髒東西。」


2010年紐約法輪功學員紀念4.25遊行,西方學員手舉藍色經書《轉法輪》。(攝影:愛德華/大紀元)

可以說,法輪功學員真誠、善良和高度的克制,消弭了羅幹等人蓄意製造的潛在衝突。4.25事件的和平解決,開創了中共建政50年來,平民通過和平理性的方式,與政府通過對話解決矛盾的先例,也震動了全世界。國際媒體對此給予了高度評價。不少人由此對中國社會產生了新的希望。人們也開始注意到法輪功這個由最基本群眾組成的修煉群體是如此的不同凡響。

一位在美國從事科學研究的華人聽聞此事後表示:「中國這個民族是一個順民暴民的民族,他不當順民就當暴民。在中國歷史上沒有和平解決問題的,沒有非暴力運動解決問題的事情。所以說事實上這一天的行動已經證明了,中國人是願意走非暴力的道路的。事實上法輪功已經改變了中國的民族性……」◇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