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中共最大經濟祕密之一: 曾耗國力3/4「維穩」

?"
據中共國家計委專家私下透露,中共用於鎮壓、迫害法輪功民眾的所謂維穩費用早已超過國防軍費開支,最高動用相當於四分之三國民生產總值的資源。圖為2000年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遭到員警及便衣的毆打。(明慧網)

1999年4月25日,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去了北京中南海的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和平上訪,依法維護群眾修煉法輪功的權利。以江澤民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卻以此為藉口,誣陷、抹黑法輪功學員圍攻中南海,最終導致血腥鎮壓。13年過去,中共每年用於鎮壓法輪功及民運、維權群眾的費用,成了中共最大的祕密之一。

文 ◎ 王淨文

1999年4月25日,萬名法輪功修煉者在中南海國務院信訪辦外和平上訪,依法維護群眾修煉法輪功的權利。然而這卻成為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鎮壓法輪功的最大藉口之一。13年過去,中共每年用於鎮壓法輪功及民運、維權群眾的費用,成了中共最大的祕密之一。


13年來,中共每年用於鎮壓法輪功及民運、維權群眾的費用,成了中共最大的祕密之一。(AFP)

據中共國家計委專家私下透露,中共用於鎮壓、迫害法輪功民眾的所謂維穩費用早已超過國防軍費開支,最高動用相當於四分之三國民生產總值的資源。在國力難以支撐之下,中共採用種種手段聚斂中國14億國民的錢財。

今年3月在北京召開的兩會宣布,2012年中國國內安保經費將達到7000億人民幣,繼2011年後再次超過軍方開支。對內處置百姓的造反超過了對外處置外國的入侵,把家人當成敵人,維穩再度成為中共執政的重中之重。

這7000億到底會用到哪去?據知情人介紹,早在2002年江澤民傳位給胡錦濤時,就給胡扔下了一個經濟爛攤子,將相當國民經濟四分之一的財力的資源都被江澤民非法用在迫害法輪功上了,這七千億只是大大壓縮後欺騙百姓的。

銀行3萬億爛帳多用於鎮壓

2004年當江澤民把軍權傳給胡錦濤時,還送給胡一個意外「大禮包」:3.5萬億銀行壞帳,以至於胡溫忍不住暗罵:「天啊!這些錢都哪去了?!!」

2003年11月26日據國際債信權威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宣布中國銀行業實質上已經算破產,因為其不良壞帳比例在44~45%,壞帳總數高達3.5萬億元人民幣(這還不包括1999年已從銀行剝離的1.4萬億壞帳),僅從1999到 2002年,四大國有銀行體系就新增了1.7萬億爛帳。

2004年10月,總部設在美國的非政府組織(NGO)「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表了一份兩萬字的調查報告:《關於江澤民集團利用國有資產迫害法輪功的調查報告》,該報告回答了胡溫的問題:江澤民把這些錢用在迫害法輪功上了。

報告稱,江澤民獨斷專行,不顧有關人員的反對,私下或強制將大量國有資源用於迫害法輪功,造成了七大經濟「黑洞」。

黑洞1:巨資支撐公檢法機構

據北京公安內部消息稱,從1999年7月到2001年4月,全國各地到北京上訪被抓、有登記紀錄的法輪功學員達83萬人次(不包括許多不報姓名和未作登記的)。2001年夏天,北京市公安局通過計算北京市街頭出售的饅頭數量的增加,估算當時來到北京市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超過百萬。

法輪功學員到國家信訪辦或各省市政府部分上訪,就被公安抓進派出所,很快北京市、東北、河北、山東等地的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爆滿。為了關押法輪功,江命令各地大力興建或擴建監獄和勞教所。

以天津為例,2002年的預算執行情況報告中明確指出,「增加了防止『法輪功』……的專用裝備。公檢法司支出17.9億元,增長15.2%。」據北京市新安勞動教養所所長馬捷稱,2002年時新安勞教所兩年來累計收法輪功學員1500餘人;法輪功學員占勞教人員的77%。河北省「監獄布局調整方案總投資5.68億元,確定新建監獄兩所,遷建監獄兩所,改擴建監獄17所…」。

目前中國有大約300個勞教所,700座監獄,全國僅此一項的花費即為天文數字。2004年中國發行的國債總數是7000億元,其中的七分之一,也就是1100億國債被用於「公檢法司基礎設施」的建設上了。


中國有大約300個勞教所,700座監獄,全國僅此一項的花費即為天文數字。圖為殘酷迫害法輪功的地方之一石家莊勞教所四大隊。(新紀元資料室)

監獄建成了還必須配備打手,以薄熙來管轄的遼寧瀋陽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女二所為例,該所成立於1999年10月,鎮壓法輪功三個月之後,專門負責關押法輪功女學員。共有幹警百名,他們利用各種極端酷刑折磨數千名法輪功學員,強制轉化,每月開兩次工資。

馬三家女二所所長蘇靜因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獲司法部獎勵5萬元,被評為「一級英雄」,副所長邵麗得獎金3萬元,各大隊長都得了獎金,全體獄警被評為「集體二級英模」。羅幹、劉京等多次親自到此坐鎮。司法部撥專款100萬元給馬三家「改善」環境。而與馬三家同一城市的以迫害手段殘酷著稱的張士教養院獲賞金40萬、龍山教養院獲賞金50萬。

為抓捕和攔截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各地610發出公告,對監控、舉報法輪功學員進京的人員獎勵500至1000元,對所謂「重要人物」的監視獎金高達5000元。江澤民還明確下令:法輪功上訪者超過一定數量,該省的一把手就將被撤職,於是,這種命令被層層下發,各省、市、地區、單位派出大批警力攔截,各「駐京辦」還用巨額經費,賄賂北京警察,讓他們抓到某地的上訪者,不要登記報告,而是直接通知這個地方來的警察,把上訪者押送回當地關押。

抓一個法輪功學員就這樣勞民傷財,上百萬的法輪功學員會耗費多少呢?據北京公安局透露,單天安門一地搜捕法輪功學員,每天開銷就達170萬到250萬元,每年約6 億2千萬到9億1千萬。江氏集團為迫害法輪功至少僱傭了數百萬人為其效力,這些人的工資、獎金、加班費及補貼等每年可達上千億元。

黑洞2:人類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洗腦集中營

為了鎮壓,江發明了所謂「法制教育學習班」,並把洗腦的「轉化率」定為考核各級政府政績的關鍵指標。洗腦班除遍布全國省、市、縣、鄉四級政府外,很多機關、高校、企業和勞教所內也紛紛開設洗腦班。

據北京市婦聯主席吳秀萍透露,政府用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的人均「轉化」費用達5000至6000元。以北京朝陽區為例,僅鎮壓開始後的九個多月裡,該區舉辦了259期洗腦班,近千名黨員參加了幫教(大陸地區指幫助與教育),政府投入費用至少400至500萬元。

當洗腦達不到目的、依然無法改變法輪功學員的信仰時,610就下令用「精神病治療」。據國際精神健康委員會調查,中國幾乎各個省市都把堅定的法輪功關進精神病院、或普通醫院的精神科、戒毒所,強制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毒害人體,至少數千法輪功學員被關進精神病院,所有花費由610統一撥出。

黑洞3:傳媒業與全部國家宣傳機器

中國有2000家報紙、8000家雜誌、1500家電臺、電視臺、千餘家網站,中共鎮壓法輪功以後,這些媒體鋪天蓋地的造謠。比如《人民日報》在鎮壓頭一個月中就出了347篇詆毀法輪功的文章,每天就有10多篇。中央電視臺僅2002年4月25日至 2003年底,「焦點訪談」、「新聞節目」等欄目,就製作了332個誣陷誹謗法輪功的節目。僅「中國反邪教協會」就編輯了30多部反法輪功影視片,每部都花百萬元,全國各省市地區舉辦各種反法輪功的大型展覽,還印製散發了各種展板、書籍、光盤、小冊子、招貼品等,這些加起來又是數量驚人。

黑洞4:教育界、知識界變成了戰場

教育部長陳至立強制要求高校開發網路封堵技術,資助各類反法輪功研究,校園內外舉辦各類詆毀活動等。如2001年2月6日一天內,全國100個大中城市的近千個社區的800萬青少年,當天共張貼宣傳畫50多萬幅,發放宣傳資料1000多萬份,舉行集會200多場,當天的材料費用150多萬。


中國前教育部長陳至立(第二位)強制要求高校開發網路封堵技術,資助各類反法輪功研究,校園內外舉辦各類詆毀活動等,如2001年2月6日一天發放宣傳資料1000多萬份,僅材料費用即150多萬人民幣。(Getty Images)

從2001年起,四川省每年撥給省社科院100萬元用於反法輪功研究。江還命令各地成立「反邪教協會」,如北京市科委就曾資助110萬元成立「北京市反邪教協會」;2004年初全國大搞所謂「反邪教警示教育運動」,中央免費提供宣傳資料,僅湖南湘西自治州的資料印刷費就20萬元。據悉「中國反邪教協會」搞了展覽活動近千場次,報告會、座談會千餘場,編輯影視作品30餘部。2004年後,還通過中國駐外使館在海內外大搞反法輪功圖片展,花費巨大。

黑洞5:天空與陸地的全方位監視系統

中共耗資60億搞了全方位的監視系統「金盾工程」,幾十萬人網路監控人員的工資、開發攔截信息軟體,重金購買西方國家網上封堵技術與設備等,都是龐大開支。

2002年3月5日晚8時左右,長春市有線電視網路的八個頻道被插播了《法輪大法洪傳世界》、 《是自焚還是騙局》等真相電視片,驚恐萬分的江澤民下令抓捕了5000多長春法輪功學員,出動大量機關幹部並另外僱傭800多人,對所有電線桿進行為期三個月的24小時看守,人員花費達100多萬元。另外花費10多億元將衛星無線傳播改為光纜傳播。

黑洞6:巨資投入海外媒體宣傳

以投資控股、大陸商業利益、購買媒體廣告、提供免費節目等為誘餌,對中文和西文媒體加以控制和滲透。2001年據美國詹姆斯通基金會調查,「美國主要四種中文報紙:《世界日報》、《星島日報》、《明報》和《僑報》,都受著中國大陸直接或間接的控制。」要買通這些媒體,中共花費了天文數字。從2000年到2004年,轉播中央電視臺CCTV-4和CCTV-9的衛星,從8顆急增到37顆,連中共內部官員對此也有大量爭議。


2001年據美國詹姆斯通基金會調查,「美國主要四種中文報紙:《世界日報》、《星島日報》、《明報》和《僑報》,都受著中國大陸直接或間接的控制。」要買通這些媒體,中共花費了天文數字。(AFP)

為了阻止國際社會對中共人權的譴責和制裁,1999年以來,中共每年派出龐大的代表團參加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以2001年為例,500多人的代表團,每人按1500美元(機票加食宿),僅此一項五年開支至少3000萬人民幣。更重要的是,為了讓各國保持沉默,每次給亞非拉各國官員的行賄黑金都是天文數字。

為了威脅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大批國安、公安特務還被派往海外,收集法輪功學員的個人信息。美國法輪功發言人蓋爾.羅奇琳(Gail Rachlin)女士的公寓被中共特工至少入侵過五次,很多海外法輪功學員收到國安的騷擾,2002年6月來自十幾個國家和地區的一百餘名學員前往冰島抗議來訪的江澤民,被拒入境,據冰島媒體披露,根據就是中國方面提供的黑名單。這個黑名單的得來可能中共間諜高昂的海外公務費。

為換取各國對迫害法輪功的沉默,江氏集團不惜出賣國家利益,以簽訂各種協議,大勢從事銀彈外交。

黑洞7:鎮壓政策嚴重加深了貪腐

自從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以後,借用類似「中央文革小組」特別權力機構的政法委、610,大肆違背法律,開始他們只是執行命令鎮壓法輪功,當但這些公檢法司裡面的人因出賣良知而得到好處後,他們貪婪的心會膨脹放大,並擴散到其他行業和其他群體。比如很多警察把對付法輪功的酷刑手段用在訪民和異議人士身上,連活人器官都敢摘下來賣錢的人,什麼貪腐還做不出來呢?中共維穩經費逐年上升,其中不少流進政法委的貪官腰包。

「工業標緻IDG」在2001年3月稱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這位「中國的電訊王子」用中國國庫的錢做生意;「他的手無處不在,到處染指;他建立的上海聯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價值一億四千萬美金)占中國國企總投資資本的百分之十六。」賈慶林是江澤民主要幹將之一,他涉及中共建國以來最大遠華走私案,賈在該案中至少受賄1000萬元,挪用侵吞了12億8000萬元國債專項建設資金。

上面這些還只是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給中國經濟帶來巨大黑洞的冰山一角,至於對法輪功在法律、道義、社會、個體的摧殘,更是怵目驚心,可以說當代中國面臨的核心問題,就是江澤民錯誤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鎮壓,這個第二次文革再度把中國拖入崩潰的邊緣。法輪功問題不解決,中國就沒有前程。◇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