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白種人優勢與共產黨員優勢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美國癒合運動」(America Healing)是凱洛格基金會(W.K. Kellogg Foundation)贊助支持的一個族群平等、種族彌合項目。凱洛格基金會以威爾.K.凱洛格(Will Keith Kellogg)的名字命名,他是凱洛格公司(Kellogg Company)的創始人。生活在美國的人們,無論大人和孩子,大概沒人沒吃過凱洛格的麥片和玉米片(Cereal)等早餐食品。煎烤後用蜂蜜或糖霜塗過的麥穀片用牛奶一沖,又營養又好吃,幾秒鐘就可以解決早餐問題,給人們帶來莫大的方便。

凱洛格:從兒童到兒童

凱洛格規模龐大,每年銷售逾百億美元。三十年代經濟蕭條時,公司加班生產,每班6小時,每天4班,使公司能在所在城市僱傭更多工人。公司股票在紐約股市的代號,就是很神氣的一個「K」字。凱洛格本來的目標只是兒童,但八十年代他們在美國市場的份額降到三分之一後,公司決定開拓25-49歲的成年人市場,讓大人也吃麥片早餐。全家一起吃的戰略,取得了極大成功。卡洛斯.古鐵雷茲(Carlos Gutierrez)是小布什(布希 George W Bush)時代的美國商業部長,他上任之前,就是凱洛格的董事長兼總執行長。凱洛格在18個國家有生產基地,產品銷到180個國家,它甚至在平壤都有分公司,但好像在中國大陸沒有。

自己的公司每天給上千萬人提供早餐,但W.K.凱洛格本人卻生活簡單,他還是個素食主義者。1934年他創立了凱洛格基金會,當時投入6600萬美元,相當於今天的10億多。公司從兒童那裡賺錢,又用在兒童身上。這個慈善基金主要面向兒童事業,凝聚社會力量,扶持地方和全國性的組織,推動立法並促成社會變革。他們促進不同族裔的對話,聯合幾百個民間社團、草根組織,以推動兒童的教育、健康和經濟發展。為了這個「美國癒合運動」,基金會就投入了7500萬美元。


凱洛格基金會支持的「美國癒合運動」旨在促進族群平等、種族彌合。「美國癒合」第二屆年會4月在路易斯安娜州新奧爾良舉行。圖為新奧爾良的法國區。(Getty Images)

美國癒合運動

有大財團的支持,「美國癒合運動」(America Healing)的這次年會辦得聲勢浩大,近500名各界人士擠滿了新奧爾良法國區的萬豪(Marriott)酒店,媒體人士被安排到鄰近古色古香的蒙特利良(Monteleone)酒店。四天的會議,集中了美國知名的專家學者、民權菁英、媒體人士和社區領袖,大家共同討論種族偏見和種族歧視的問題,以及如何癒合種族分裂造成的創傷。

受邀參加「美國癒合」的法輪功弟子,提議用法輪佛法的修煉來改善人的心靈;這個從根本上消除種族歧視之根源的倡議,引起與會者的高度興趣。會議主持者安排了圓桌會議,專門討論這一話題。世界各地的法輪功修煉群體中有個有趣的現象,那就是各族裔的修煉人之間,都和睦相處,宛若人間樂土,種族區分和區別對待基本上子虛烏有,所謂的「種族問題」根本就無從談起。

為什麼修煉團體中種族問題根本就不存在,也沒有種族差別的問題,更沒有種族歧視的可能?從根本上說,真正修心的人,不會在意外在膚色的差別;而由於輪迴轉世的因素,族裔和世代間的恩怨其實不是人們想像的那樣。芝加哥一位大學心理教授覺得這個建議很好,說人們應該全面了解法輪功,並推而廣之;來自聖路易斯的一位報社編輯兼記者則當場盤腿,像模像樣的煉起了打坐。

白種人優勢和黨員優勢

衛斯理學院婦女研究中心副主任派吉.麥金塔(Peggy McIntosh)跟大會分享的研究成果,很令人啟發。麥金塔認為,美國存在隱形的「白種人優勢」( White Priviledge),這樣一種不合理的社會現象。派吉.麥金塔本人是白人女性,她在研究男性優勢時,發現美國社會許多人並沒意識到在社會中、校園裡、公司內,男性一般拒絕相信、也拒絕承認其優勢地位。男士可能同意去改善女士的社會地位,但卻不願降低男士占有的優勢。

同樣的,身為白人,麥金塔覺得她受到的教育告訴她,種族主義是會讓其他族裔處於劣勢的東西,但她從未想到、也沒有人告訴她,無形的「白人優勢」讓她自己處在了一種優勢性的地位而不自知。

一位會議參加者要發言者舉個例子,說明什麼是「白人優勢」 。那個發言者說,她曾跟她的女兒談過同樣的話題。她們住在一個高檔社區,那天母女倆交談時,窗外草地上走過一個白人男孩。母親說,如果一個黑人男孩走過這片草地,房主人可能就會有些擔心;但白人男孩走過草地,沒人會去多想一想。對這個白人孩子來說,他就享有了一種「白人優勢」 。

麥金塔認為,「白人優勢」從理論和道義上看,是不該存在的,白人得到了一種看不見的、未經努力和付出就獲得的優勢。麥金塔又舉了個例子,比如她可以講髒話、穿得邋裡邋遢,但不會有人把她的行為歸結於她的種族的道德水平低下或非常貧窮。如果一位黑人女性也同樣做,有人就會歸結於她的族裔因素。麥金塔數了數,發現幾十種這類「優勢」。白人社區的人們很樂的享受這種由於膚色帶來的「特權」,而且自我調節並適應了它,最後根本就不記得這些未經努力和付出就得到的優勢的存在。麥金塔嚴肅的指出,如果這種「白人優勢」的確存在,那美國就不能稱之為真正自由的國度。

獲悉麥金塔研究結論的那天,正好接到希望之聲廣播電臺記者的採訪,問及對薄熙來的兄弟們藉著薄的勢力、大肆斂財買官賣官的看法。對這種裙帶集團的劣行,去評論它都嫌它太齷齪,讓人覺得不舒服。歸根到底,共產黨員的這些特權,這種「未經努力和付出就得到的優勢」,無疑是全中國人民感到最為憤慨的。尤其是,憑一張黨證就得到這種特權的既得利益者,嘴裡還恰恰說他們是「為人民服務」的,還代表著「最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

一位美國學術界的白人女士,敢於向內找自己族裔的不公,敢於揭示給世人,並致力於剷除這種優勢地位;一幫中國政壇的黑色大老,為團夥的私利拚命掩蓋真相,為維護自己的優勢不惜殺人。一正一邪,一善一惡,黑白分明,高下立判。「白人優勢」在世人、包括白種人在道德的進步中被拋棄,「共產黨員優勢」的廢除,此其時也。◇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