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承傳貝殼鑲嵌 陳甫強駐校園進社區

?"
陳甫強醉心創作、致力推廣螺鈿工藝。

看著螺鈿工藝在父親螺鈿大師陳志升引領下傳入臺灣,在新竹盛極一時而今日益凋零,陳甫強為了不讓這門藝術就此沒落,和社區發展協會以及學校合作開班授課,期望這項手工藝術能繼續承傳。

文、攝影 ◎ 賴月貴

紅木家具上、紫檀掛屏上,閃耀珍珠色澤精雕細琢的孔雀、鳥獸、花草,都是以貝殼為材料,運用螺鈿工藝精製而成。臺灣螺鈿工藝大師陳甫強說:「我們用的貝殼的種類主要的是珍珠貝,它是屬於天然的顏色,經過了很久很久都不會變,它有一種七彩、有一種光澤,很炫,像珍珠一樣很漂亮。」

螺鈿是中國傳統的手工技法,一般俗稱為「貝殼鑲嵌」,以美學為基礎,將貝殼內層經裁切成花、鳥、蟲、魚、文字等各種圖案,貼於器物表面做裝飾,經磨光後使其透出貝殼的自然色澤,再依設計圖稿進行刻貝,最後上漆,經過多道繁瑣過程才得以完成,做成家具、屏風、文鎮等高級藝品。貝殼本身所具有的高貴質感,施作於珍貴的紫檀、黑檀、紅木等硬木上,古代只有達官貴人及大戶人家才能擁有。


螺鈿工藝使用的材料,珍貴的黑檀、花梨、酸枝等硬木。


螺鈿工藝使用的材料,漂亮的九孔貝(鮑魚殼),擁有亮麗的七彩色澤。

 


螺鈿工藝使用的材料,夜光螺是貝殼中最貴的一種。

臺灣的螺鈿工藝是由香港師傅陳志升傳入,傳至第二代陳甫強和陳甫民兩兄弟,曾在新竹盛極一時,但由於製作過程耗費工時而日益凋零。

見證螺鈿工藝興衰

陳甫強娓娓道來螺鈿工藝的歷史。他說,螺鈿工藝在西周即已流行,至唐代由中國傳入日本,很受日本人喜愛,加以不斷發揚,自奈良、鎌倉至江戶時代,出了不少著名匠師,而在當代的日本,螺鈿更被廣泛應用於現代和古典風格的器物上。

另一方面民國38年(1949年)後,螺鈿工藝大師陳志升移居香港,其後帶領一群香港師傅應聘來臺,傳入了螺鈿技法。民國50年代,新竹縣是木工家具產業的重鎮,螺鈿工藝與木製家具緊密結合,奠定了興盛時期。

陳甫強說,當時名聞遐邇的美軍黑貓中隊、美軍顧問團等國外友人,驚豔於螺鈿的精巧細緻,爭相購買,尤其有一種放置在床尾的樟木箱子,鑲嵌著美麗貝殼,讓美國人非常喜愛,俗稱「美國箱子」。直到中美斷交,螺鈿失去了美國市場。

1970年代,臺灣製造的紅木螺鈿家具外銷,在日本市場活絡了起來,其後10年光景,臺灣股市上衝萬點內需市場看好,成組的茶几、酒櫃、神明桌,鑲嵌著亮麗螺貝的高檔家具已成為臺灣富裕的指標。


螺鈿工藝生活化,運用在面紙盒上。

1991年後,為了取得低廉工資許多家具產業西進大陸,螺鈿產業快速凋零,螺鈿工匠為求溫飽,不得不紛紛轉行另謀生計。為了不讓這項藝術就此沒落,陳甫強退而不休,和社區發展協會以及學校做結合,開班授課。期望這項手工藝術能繼續承傳。

盼技法受政府重視

陳甫強介紹製作貝殼厚度不同,可以分為「厚螺鈿」和「薄螺鈿」等兩大類,厚螺鈿所使用的貝殼較厚,製作時要在木料上先挖出和貝殼形狀一樣的凹槽,將切刻好的貝殼嵌入,比較費時,也需要較高的手工技法。目前在臺灣和越南所製作出來的螺鈿作品,指的就是厚螺鈿。

而「薄螺鈿」亦稱為「貼貝」,即將貝殼裁切出圖案後直接貼在器物上,技法簡單,容易脫落不耐久,日韓大量生產的即是「薄螺鈿」。陳甫強說其實真正傳統的螺鈿工藝應該是指「厚螺鈿」。

由於政府鼓勵,螺鈿工藝在日韓蓬勃發展,反觀臺灣,「昔日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陳甫強說:「我們擁有了正統可貴的技法,卻得不到政府單位的重視,在國際上儼然成了孤兒,連到大陸購買原料都感受到差別待遇。」

陳甫強感慨的說,何時才能讓真正有心保存、發揚傳統藝術的人活得有尊嚴?他期盼這樣的心聲政府單位能聽到。

父親心血是傳家寶

陳甫強的父親陳志升擁有一手精湛的雕嵌技法,備受國際推崇與典藏,當年我國贈送約旦和沙烏地阿拉伯國王的禮物就是他的作品。陳甫強一直以父親為傲,然隨著歲月流逝,父親逐漸老邁,身體大不如前,他才發現父親的作品都被銷售出去沒有留下。

2008年文建會拍攝臺灣工藝薪傳錄,記錄螺鈿工藝在新竹的發展,藉由這個機會,陳甫強得知在陽明山中山樓典藏了一座父親創作的木雕屏風,事親至孝的他請求文建會人員幫忙洽談,當用輪椅將年邁的父親推到屏風前,他看到父親顫抖的手撫摸著屏風上的熟悉紋路,興奮的說:「對,這個是我做的。」陳甫強內心有說不出的激動,他體會到什麼是「傳家寶」。

用力推廣 以免失傳

陳甫強於2009年父親陳志升過世之後,秉持著「我再不努力,螺鈿工藝就真的要失傳了!」的信念,發願要延續螺鈿工藝的傳統,並決定向下扎根,自費來推廣螺鈿的製作教學。

所謂德不孤必有鄰,有很多人被陳甫強傳承藝術的精神所感動,「振興社區發展協會」的總幹事呂賢輝和里幹事張裕勝等人都熱心的為他規劃推廣方法,他們一起去拜會市長和文化局長,希望能透過公部門舉辦大型活動,先讓新竹市民認識什麼是螺鈿工藝,進而擴展到全臺,甚至全世界。


陳甫強到學校社團教螺鈿工藝,希望這門藝術能向下扎根。

陳甫強有一位很知心的朋友陳尚斌任教於新竹高商,透過他的介紹感動了新竹培英國中的師生,不但成立了螺鈿工藝社團,更成立團隊架設了一個網站,研究題目是「臺灣螺鈿薪傳大師——陳甫強」。

培英國中吳梅芬、段延芳兩位指導老師與五位學生(陳允儒、張家齊、何怡珣、黃筱琳、饒允誠),他們跟著陳甫強學習做螺鈿,在專題研究的網站中,撰寫了超過4萬5000字的內容,並拍攝了1600多張的照片,內容豐富詳盡。

陳甫強感動的說:「這份專題研究對於螺鈿工藝發展的介紹,相信在世界上是極少見的,而在臺灣更算得上是首部最完整的螺鈿歷史。」


臺灣工藝競賽入選作品:〈趙雲救主〉。


精美的螺鈿工藝作品,以孔雀代表「翎頂輝煌」。

 


精美的螺鈿工藝作品:〈花瓶〉。
 

不受利誘 根留臺灣

陳甫強的一位朋友曾將其螺鈿作品帶到大陸展示,大陸官員驚豔不已,多年來聲聲催促、力邀他前去指導,開出年薪200萬及種種優厚條件,但陳甫強都不為所動,他要將螺鈿工藝根留臺灣,他覺得這是他的責任與使命,如果走了,不但對不起一群對他情深意重的朋友,臺灣的螺鈿工藝也就完了。

看到日韓等國家對文化資產的重視,反觀臺灣的大環境,有時不免讓人感到悲涼,但陳甫強總是懷抱希望,他說,好不容易看到大家共同努力露出一線曙光,他會一直堅持下去,絕對不會放棄。◇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