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王立軍與他的神秘研究中心

?"
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涉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該中心主任王立軍(右)在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現場進行無創傷解剖研究。(追查國際提供)

當年侵略中國的日本關東軍731部隊,偽裝成水淨化防疫部隊,以哈爾濱平房區為基地,用活人做各種生化實驗,取得了一些世界獨一無二的實驗數據,包括斑疹細菌疫苗研究和凍傷解凍最佳方法等等。731部隊實際隸屬於日本陸軍軍醫學校防疫研究室。而從日本軍醫學校到中國來的日本醫生,用中國人活體解剖練習是慣例,他們練就了高超的手術以及解剖等技能。他們中有的人良心難安,幾十年後出面證實了當年的罪惡,而有相當一批人,即使在證據面前,也絕口否認曾經以活人做實驗。遺憾的是,多數罪證已經無法在中國找到,只有731部隊的基地遺址仍然留在哈爾濱。

是凡了解731罪惡的中國人,無不感到恐懼並痛恨至極,沒有誰會認為他們用「敵人」做材料取得的成果可以用於治病救人而理解和原諒他們。即使是「該死」的敵人、死刑犯,也絕不應該用這種違背人道天理的殘忍方式處理,這是普世的正常認知。所以正常人都會毫不猶豫的譴責和制止這種以活人做實驗的邪惡,當然更會認為活摘敵人、犯人器官的邪惡同樣令人髮指。

那麼,如果類似的邪惡是中國人對中國人幹的,難道不是比侵略者的暴行更可恨、可怕嗎?做為中國人能容許這種邪惡罪行在中國存在和蔓延嗎?不幸的是,中國正發生著類似731部隊的血腥邪惡,且已持續一段時日。

「英模」王立軍被知情人舉報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他還有自己的研究中心做人體實驗,從目前僅有的公開信息看,王立軍的研究中心很不尋常。

首先,王立軍到錦州上任不到一年,「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學研究中心」建立,並宣稱是中國唯一的現場心理學研究中心,「依託中國刑警學院、北京理工大學、東北財經大學、中國醫科大學等10餘所大學的技術支持……與美國、日本、義大利、挪威、瑞典等10多個國家的大學共同研發項目,互派專家學者進行學術交流,現已和世界70多個國家實現了信息資源共享……」這樣一個實力雄厚的大規模科研機構,卻從幾方面透著神祕和古怪。

機構隸屬背景和經費來源不明

這家研究機構身分神祕,難以判定歸屬。說是王立軍建立,那麼是王立軍個人投資或集資創辦,還是國家某個部門給研究經費支持?是個人所屬,還是錦州市所屬,或是公安部所屬?

研究中心涉及解剖和器官移植研究,憑一個三流市的公安局長職位,成立國際性的前沿科研機構,在當前中國顯然不可能。正如王立軍在獲獎致辭中提到的那樣,是「我們國家的重視,組織的關懷」的結果,那麼是哪一級組織、哪些代表國家的官員如此關心這個研究,批准成立此專門機構,由王立軍獨當一面,而又神祕地隱身於後呢?這完全不符合政績規則的反常表現,說明真正的王立軍研究中心的老闆不願意讓人知道。

研究人員身分隱密

王立軍公開聲稱與「國內外24所院校,共同研發的科研項目」,網頁只顯示機構負責人為王立軍,卻沒有任何其他應有的參與研究的工作人員信息。

王立軍因為在國內首次進行「注射藥物後器官受體移植試驗研究」,他個人及研究中心被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授予「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難道王立軍是獨立完成研究?為什麼沒有其他參與研究人員的名字呢?

王立軍在致辭中說:「我們除和國外的幾十個國家搭建了平臺以外,我們國內很多的專家學者也走入了這個平臺……」,那麼為什麼「很多的專家學者」都不是中心的研究人員?還是不願意露臉被公眾知道參與了研究呢?如果是後者,那麼這樣的研究就是祕密項目了,但卻無意中因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的表功而被公開了。

人體試驗材料來源可疑

對於王獲獎的器官受體試驗研究,他在致辭中說:「我們所從事的現場,我們的科技成果是幾千個現場集約的結晶,是我們多少人的努力……」這意味著在兩年多的時間裡,他們對「幾千個」死刑犯進行了人體器官摘除。人體從哪來?錦州沒那麼多死刑犯吧?需要的人體還得想辦法弄到,最後到王立軍手裡被當成試驗材料而不怕被追究,這不可能是王立軍一個人的事情。法院、監獄或勞教所等其他部門,涉及人體的一道道關都要通,而且不僅是錦州這一級單位能批准的,必須是上面給開了綠燈才行,這可不就是「多少人努力」嗎?得到一個活人體在正常情況下恐怕都不容易,何況這麼多?這些人體每個都應該是有檔案文件的,上面具足個人的一切信息。王立軍或者現在的研究中心能否公開他們認為合法得到的人體試驗材料呢?

研究中心任意隨王落腳立身

王立軍到重慶立穩腳跟之後,又出現了「重慶市公安局現場心理學研究中心」,並且與西南大學合辦,成為「西南大學重慶市公安局現場心理學研究中心」,王立軍被聘請為西南大學教授,又是該中心負責人,成為可以帶博士生的導師。西南大學則安排2012年招考的碩士和博士研究生到分院——重慶市公安局現場心理學研究中心就讀。

那麼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學研究中心怎樣了呢?隨著王立軍的易幟,中心的全部實體、人員、技術都到了重慶?還是已經不存在了?重慶市公安局現場心理學研究中心到底跟錦州市那個機構是什麼關係?目前看是此生彼死,所謂現場心理學研究中心大概只跟王立軍有關係,滿足他個人的神祕研究愛好,支撐中心的資金是公安部經費?還是政法委維穩經費或是當地政府的稅收?被課以高昂稅賦的中國人民有權過問。

一個公安局的中心成為一個大學帶博士研究生的基地,一個公安局長成為帶博士生的導師,這真是中國從來沒有的先例,恐怕在世界上也難找到。教育體制如何與公安系統聯姻、孕育出這樣的畸胎,是改革的嘗試,還是利益的媾合私生?是未來的參照典範,還是應景的臨時嫁接?種種古怪有待這兩個部門人士去探討,給公眾一個答案。

現在,王立軍的閃電倒臺,「西南大學重慶市公安局現場心理學研究中心」網頁幾乎刪除了過去所有的信息,王立軍以及研究人員的信息等頁面一片空白。顯然,帶導師的教授進了監獄,中心負責人沒了,這個中心癱瘓無疑,那麼誰將對考生負責?這樣的招生立項合不合法?背後的內幕是什麼?這些可能隨著對薄熙來違法犯罪案情的追查而逐漸被人所知。

綜上分析,王立軍現場心理學研究中心,顯然不是一個大家熟悉的正常科研機構,也不是一個正常的組織。它不過是打著科研機構的幌子,附生在王所在地的公安體制上,借助不可告人的背後勢力,從事著某種特殊需要的「研究」單位,同時打造王立軍個人業績和提升資本。全國唯獨王立軍這一個局長有此特批的實驗田。是誰,要這樣精心為王立軍塑身布局,為了什麼?不妨靜觀後續正劇如何開演。◇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