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好萊塢給中南海的最新忠告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好萊塢在一般美國民眾眼裡,離普通人的生活算是再鄰近不過,也再遙遠不過。說它近是說好萊塢的大小明星整天在電視上亮相,說它遠是因為他們畢竟是明星;而明星呢,明亮耀眼但又可望不可及的星星者也。好萊塢就是由這麼一群常被人們調侃,相當高不可攀,奢侈而高調,並且魚龍混雜的人們組成。在南方小城,格外想在演藝界出人頭地的也許會去好萊塢試試,但對大部分保守的美國民眾來說,娛樂圈的人就是提供娛樂的,跟本本分分過生活的一般人,很有一段距離。

好萊塢的奇特想像

了解人們的想法和特性,看這個人喜歡的電影,就能八九不離十的猜出幾分。新學期伊始、面對新學生時,如果問學生們最喜歡的電影,除了可以破冰開局、拉近距離,還可以了解社會動態。如果一部電影的名字在三、四個學生的口中蹦出來,一般來說,這電影不管是特別優秀或極其糟糕,都值得人們的關注。

迪士尼的超級英雄系列《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最近在北美首映,說的是雷神的弟弟洛基想要利用宇宙中魔界的力量,勾結邪惡的外星人侵略地球。面對威脅,人類需要集結正義的力量與邪惡抗衡。如果人們只把電影當成電影,當成虛幻故事,而不是人類社會現實的折射,那就未免太小看了好萊塢思想先驅的智慧及其啟迪人類思想的獨特使命。

世人對好萊塢的看法,也反應出人們認知上的差別。我們有每周必看最新電影的忠實影迷,也有準備把好萊塢炸掉的伊斯蘭恐怖主義分子。但從本拉登到卡扎菲的影視收藏看,所有的人都不得不佩服好萊塢空前的想像力和驚人的創意。他們會把難以置信的東西充分的想像出來,生動的刻畫出來,用電影藝術驚人的展現,超前一步提前揭示人類社會的走向。4月剛出爐的《飢餓遊戲》,堪稱好萊塢的又一鴻篇巨製。

《飢餓遊戲》的故事

《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由蓋瑞.羅斯(Gary Ross)執導,詹妮弗.勞倫斯(Jennifer Lawrence)主演,是根據蘇珊娜.柯林斯(Suzanne Collins)的同名小說改編的。電影的背景在未來,說美國在戰爭浩劫之後,留下來的人們在廢墟上建起了新的國家--帕納姆國(Panem)。
 


藝術構思頗具前瞻性的好萊塢,給了中南海最新的忠告。圖為電影《飢餓遊戲》女主角詹妮弗.勞倫斯3月在馬德里與影迷見面。(Getty Images)


帕納姆的12個省區,環繞著美麗而時尚的中心城--首都。省區由高牆和鐵絲網包圍,省區與首都之間有高鐵相連。首都內權貴豪華奢侈的生活方式,讓平民目瞪口呆。國家統治者認為,要用一個辦法讓人們時刻「憶苦思甜」,記住建立政權時的血腥,讓子民們永遠在惶恐和不安中生活,並讓「階級鬥爭」和「與人之鬥」 天天搞、年年搞。所以,他們設計了年度「飢餓遊戲」,住在首都的特權階層可以看著子民「與人奮鬥」,從中體驗「其樂無窮」。

遊戲規則是,每年12省區都必須向首都送去年齡在12至18歲的少男少女「貢品」各一名,去參加全國的飢餓遊戲。殘酷而可怕的生死競賽開始後,所有24名「貢品」必須戰鬥到最後一刻。唯一的最後倖存者是勝者,立時從死亡線上拉回,變成舉國名人。競技場是人工布置的,遍布各種錄像頭、探測器,裡面有森林、荒原、陷阱和電腦控制的野獸。競爭過程通過電視向全國直播,每個人都必須觀看,為自己省區的選手加油,也承受首都人強加的屈辱。

16歲的凱特尼斯(Katniss Everdeen)是十二區的居民,她少言寡語,直覺敏銳,心中充滿自信和堅定。她擅長捕獵,但只能偷偷打獵來養活媽媽、妹妹和她自己。善良的凱特尼斯自願代替被抽中的妹妹,去參加飢餓遊戲。

在人為製造的恐怖局面中,競爭者立即開始互相殘殺。意味深長的是,當凱特尼斯展示對鄰區小姑娘的善心和尊重時,人們忍不下去了,良知的呼喚引發了鄰區民眾對政府的反抗暴動。中央政府的規則制定者聞訊,即時改變規則,讓同一省區內來的男女可以共同獲勝,而非以前規定的只能有一個倖存者。

當凱特尼斯和她來自同一區的男子匹塔(Peeta)最後倖存,指望能走出屠殺場時,規則制定者又臨時改變規則,讓他們必須決鬥來一決勝負,只留下一個倖存者。當兩人拒絕互相殘殺、準備雙雙赴死時,害怕再度點燃民眾暴動的當局只好宣布兩人同時獲勝。

對迷茫中的中南海的忠告

雖然電影描寫的是巨大變革後的美國,人們略加思索不難發現,它實際上更像是描述了巨大變革前的中國,人們不難從影片內容的精妙和「巧合」之處看出玄機。美國媒體也嗅到了影片強烈的政治氣味,《赫芬頓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說,影片展示了民眾「對政府的不信任」。電影評論家眾口一致,讚揚電影的道德主題和表達的訊息。

藝術構思頗具前瞻性的好萊塢,其實給了中南海最新、最及時的忠告。玩弄民眾於掌股之上的政權,自己的覆亡也指日可待。帕納姆政府操縱人們互相殘殺,這也是中共的拿手好戲。回顧陳光誠事件,他離開美國使館後改變主意的原因,也正是中共在玩弄人際關係中的親情和友情,來折磨人們、削弱人的正念。

帕納姆政府隨時改變規則,利用「親情」脅迫,紅朝也是這樣做的,利用人們之間的鬥爭、互相揭發、互相猜忌。血債派迫害法輪功時逼迫學員的親人,從妻子、兒女到白髮老母,在學員面前下跪、哭哭啼啼,用連坐和株連這些卑劣而野蠻的方法動搖修煉人的意志。

《飢餓遊戲》第一部只是開始,它暗合中國大變革的前夜。影片的伏筆是,取得初步勝利的凱特尼斯因公開反叛,已成為國家的敵人。專制政權在英雄回家時,開始擔心撲不滅的抗暴火種。柯林斯原作還有第二、第三部,現已計畫拍成續集,裡面有帕納姆的人民群起反抗,最終推翻暴政。也許,時間之神加快了腳步,名導演的先見之明已經有點趕不上歷史車輪的腳步了。

好萊塢是否很有先知先覺的本事呢?閣下可能相信也可能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