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唐柏橋談中共海外「招安」技倆

?"
著名民主鬥士唐柏橋近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披露中共如何滲透、分化海內外異議人士,尤其是周永康掌控的特務系統,如何利用各種威脅利誘的卑鄙手段企圖迫使正義人士就範。(唐柏橋提供)

著名民主鬥士唐柏橋通過自己親身經歷,披露中共如何滲透、分化海內外異議人士,企圖利用各種威脅利誘的卑鄙手段迫使正義人士就範。

文 ◎ 何真

著名民主鬥士唐柏橋近日接受《大紀元》專訪,通過自己親身經歷, 揭露「胡總」和「周老闆」如何對他「招安」。胡錦濤曾邀請他做祕密顧問,希望他對六四、法輪功等問題提出「建設性」意見;而周永康手下的特務系統,利用各種威脅利誘的手段企圖迫使他就範。

唐柏橋說,那些曾先後被派來與他接觸、對他進行統戰的人,包括他的親戚、朋友和同學,甚至包括政府官員、教授學者和留學生。「相處之中,我能感覺到他們的內心感受是極為矛盾和複雜的。我也希望,他們多少能受到我的影響,不要再給中共陪葬。」

神祕特使S先生

2007年的一天,唐柏橋的朋友,前六四學生胡長忻把一位面相斯文,打扮低調的S先生帶到唐柏橋位於法拉盛的辦公室。S是北京一所著名大學到哥大的訪問學者。S說自己曾是一位六四學生,八九民運時他就住在一位著名學生領袖對面。

這位「民運同情者」打動了唐柏橋,和唐有了進一步接觸,並多次參加民運組織的座談會等活動。S先生甚至還向唐詢問庇護的相關事宜,直到唐發現S的夫人是中共高層官員。唐柏橋判斷,S先生為何能毫無顧忌的和「頭號反革命分子」交往?這必然是中共默許的。

S先生說自己在哥大的項目裡有很多錢用不完,拿回去也浪費,於是經常邀唐吃飯,由「項目」買單。隨著談話的內容越來越切入要害,唐柏橋也越來越確信自己的判斷:S是中共說客。但唐柏橋仍希望影響他,經常和S推心置腹的分享對民主和中共的看法。

「法輪功要反擊,中共就完了!」

唐柏橋曾帶S去看被譽為「世界第一秀」的神韻晚會。S被演出所展現的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的決心震撼,本來對法輪功有諸多偏見的他竟脫口而歎:「法輪功要反擊,中共就完了!」

S也回請了唐柏橋。 2009年11月21日,S帶唐到哥大附近曼哈頓上西城看了一個來自北京的「統戰」表演。入場前,S問唐柏橋:「周圍可能有很多外交官,你是否介意?」唐心內暗笑,但沒有多問,只是說「沒關係」。

S先生在哥大訪問了一年又一年。每次唐柏橋問他「是不是今年要回去了」,S先生總是說不用回去,因為「又延長了一年」,而一般的訪問學者只能最多在被訪院校待一年。

被邀做「胡總」祕密顧問

2010 年初,新年剛過,天氣還比較冷,S又邀請唐見面。S自稱認識胡錦濤身邊的紅人,此人提出讓唐柏橋祕密做胡錦濤首席智囊團顧問。

在和S的談話中,唐柏橋覺得「胡總」那邊似乎已將細節考慮的非常周全,志在必得。S表示:「不是讓你去社科院那種機構,是直接向胡總辦公室提建議的……顧問費?一切都不在話下……你只要提提建議,其他時間遊山玩水就好了……」

唐柏橋仍感到匪夷所思,為何中共的統戰會急迫到如此不顧面子的程度:「我知道你是好意,但你那個朋友膽子未免太大了些,這不是要毀了我的一世名節。」S忙讓唐先別回絕:「這是一件對大家都好的事,好好考慮一下。」

胡總對法輪功問題頭痛 怕解體中共

S表示,關於六四、法輪功等問題,「胡總」那邊相信唐能提出有建設性的意見,供他們參考:「胡總希望中國成為和諧社會,想解決這些深層的社會矛盾……胡總書記對法輪功問題很是頭痛,覺得是個死結,怕是法輪功一定要解體中共到底了……」

聽到這裡,唐柏橋給S出了個主意:「你給你們『胡總』帶個話:如果一夜之間把全中國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放了,第二天再看看《大紀元時報》,就知道民間的反應如何……也許這就是解決問題的開始。」

S面露難色:「估計胡總阻力很大做不到……不過唐先生果然與眾不同。」

統戰失敗 S先生回國

一周後再次見面,唐柏橋拒絕了S:「我不想有一天被人誤會和中共勾結,毀了一生啊!」S非常震驚,難以接受,用餐時一直坐立不安,但仍故作鎮定。

「看他這麼失望,我也有些於心不忍……很明顯這不是一件隨便說說的事。他們希望做成。」唐對《大紀元》記者表示。

2010年9月,S終於結束了他「年復一年」的哥大訪問,回國了。告別時唐隨口說了一句,保持聯繫。沒想到S很慎重地表示,以後不要再聯繫。唐柏橋心照不宣的答應了,仍然沒問原因。

而最初向唐柏橋介紹S先生的胡長忻,於2010年10月23日遭人割喉焚屍而亡, 同時兇手也在現場離奇「自盡」。媒體報導說是因為移民糾紛引起,但也有民運人士對胡的死因提出質疑。

特使二:同窗校友L先生


L先生在唐柏橋家中參加聚會的圖片。背朝畫面穿藍色西裝的即是L先生。(唐柏橋提供)

S先生剛走,另一位L先生又粉墨登場。2010年聖誕前夕,唐大學一位同班同學的先生、曾任南方某大學國際關係學院院長的L先生主動聯繫唐柏橋,說自己要來和紐約一所大學談合作,「順便」和唐見面。 「國際關係學院主要就是培養特務和外事人員。」唐柏橋透露。

恰逢唐柏橋的新書《我的兩個中國》(My Two Chinas)即將面世。於是唐邀請同事和朋友12月19日來家中開了一個感謝聚會,順便邀L一同參加,L很是高興。

聚會開始前,唐柏橋提醒L兩點:一、低調些,為了L考慮;二、不要打聽來客的個人信息,為了客人們考慮。來賓包括「全球退出中共服務中心」主任易蓉女士和李大勇博士。但聚會開始後,L先生卻反其道而行之:不但設法和來客們混熟,還高調散發自己的名片。

大費周章的「省親」計畫

「多年不回國,肯定很想家吧?」L先生說中了唐柏橋的心事。作為著名民運人士,唐柏橋無法正常回國;而唐母因為身體原因不能乘長途客機,無法到美國和兒子團聚。

L先生表示自己認識一個北京高層的「通天人物」,可以「幫幫忙」,此時唐柏橋對L的身分已心知肚明。唐柏橋說自己暫時無回國打算,L又迅速提出另一成熟方案,要安排唐到泰國和家人見面。L拍著胸脯稱一切費用都不用唐操心。

但三個多月後,L提出異議:一,不要帶太太去;二,不能跟美國有關部門講,還提出去香港或其他亞洲國家的提議,唐均沒有接受。L第二次來美時透露真實目的,所謂「溝通」實則統戰。

L還透露:「我來前,廣東省兩廳(國安廳公安廳)負責人與我見面,說希望你今後不要跟其他地方,包括北京派來的人接觸,因為廣東是全國最有錢的省份……」

「周老闆」的口信 不准留痕跡

2011年春夏之交的一天,L突然打電話給唐柏橋,說有重要信息轉告。L向唐講明:有關部門最高層「極為重視」與唐相關的事情,先後不下十次從北京派人到廣州和L面議,廣東有關部門最高領導人也多次和L單獨接觸。

L神祕的問:「你知道周老闆是誰嗎?」並稱周老闆極為重視,親自召見L,向L面授和唐溝通的細節。當時周永康讓L在手心書寫了五個要點,要L給唐柏橋傳話,並要求出門之後立刻洗掉,不准留下任何痕跡。

「永遠不要企圖『招安』我!」

L親自到美國當面轉告周老闆的這五點信息:第一,雙方(指中共政府和唐柏橋)應該就歷史問題──主要是六四問題的看法──達成共識;第二,唐不得向任何人透露中共政府派人來跟他見面;第三,爭取雙方能在美國以外的其他地方見面,希望唐柏橋能利用他的「特殊身份」(著名人權民運人士)為國家做出特殊貢獻;第四,「我們國家有的是錢」,兩三萬億美元的外匯儲蓄,錢不是問題;第五,如果唐或家人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滿足。

「這不是擺明要統戰我嗎?」 唐柏橋聽完後,盡力壓制自己心中的怒火問:「他們是要我認錯悔過?」 L馬上說唐誤會了,並說周老闆理解唐的想法,他們願意就「六四」賠償等問題進行商談,找出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方案,絕不是要唐認錯。L還提到,只要願意與中共政府接觸,繼續搞民運也沒有關係,可以低調一點。這樣「對雙方都好」。

L還透露,周永康還曾當面問L:「據你對唐過去20年的瞭解,你這個老同學,有沒有可能被招安?」可能怕「招安」這個詞唐難以接受,L轉述時滿臉堆笑。唐雖心中大怒,但還是壓著火,請L帶話給「周老闆」:「永遠不要企圖『招安』我!」

周:我們可以滅掉任何一個人

L顯然有備而來。當唐回拒他們的企圖時,L立刻一字不漏地背出了周老闆的一句赤裸裸的話: 「周老闆說, 我們可以在這個世界上滅掉任何一個人,易如反掌。」唐反問:「他是不是也能滅掉奧巴馬?」L無語。

唐請L攤牌:「他們是不是說可以給我當全國政協委員?」L自信而神祕,笑而不答。唐柏橋對L的笑臉視而不見:「他們是不是還說,可以讓我當全國政協常委?」L不置可否,恭維道:「老唐,你知道全國政協常委是多大的官嗎?如果你真當上了,在我們所有老同學中,你就是最大的官……」

「誰願意去坐卡扎菲那個位置?」

唐柏橋對L的恭維充耳不聞:「是不是考慮讓我當個總理?」L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還沒來得及回絕,唐又接著說道:「你先別笑,讓我說完。即便是給我胡錦濤那個位置坐,我也毫無興趣!因為這個政權很快就要出事、甚至垮臺,現在去坐胡錦濤那個位置,明白人都不會願意的。」

「就像現在沒人會願意去坐卡扎菲那個位置一樣。」L的表情僵在臉上,但卻並沒反駁唐的「垮臺」說法。

王立軍事件爆發 最後一次招安

唐柏橋表示,他希望L先生等人及時收手,不要再為中共賣命,否則爬得越高越遭殃……


唐柏橋希望中共特務及時收手,不要再為中共賣命,否則爬得越高越遭殃。(攝影╱宋祥龍)

2012的2月分,王立軍事件發生後,L又一次聯繫唐:「我們周老闆非常關心你……不要誤會,我們一直很認真的對待你省親的事情……有些情況電話裡不方便說,我會到美國來當面和你交代……」

唐請L告訴「周老闆」,在這場較量中,他們一定是最後的輸家:「不要再和我玩任何花招!」這是唐和L的最後一次通話。

如影隨形的威脅騷擾

自1996年以來, 中共就沒有停止過對唐柏橋的統戰,即使在派特使統戰的同時,也沒有放棄對唐柏橋如影隨形的威脅騷擾。唐柏橋汽車玻璃曾被槍擊、汽車輪胎反覆被刀捅破、不斷收到恐嚇電話與聲稱要「暗殺」的郵件,並受到人身攻擊等。

唐柏橋透露,這種策略過去非常成功的用在其他幾個很活躍的民運領袖身上:「如著名民運活動家彭明:他先是被孤立,然後在緬甸被誘捕,後押回國內判處無期;海外民運發起者王炳章,也是先被搞臭,然後騙他到越南,在中越邊境被綁架回去,判無期;對於中功創始人張宏堡,則先讓他官司纏身,再挑起他跟民運的種種矛盾,最後離奇車禍身亡等。」

唐柏橋也從「特使」那裏瞭解到,中共有兩個中央,周的人根本不把溫甚至胡放在眼裡,甚至經常公開說溫家寶是跑龍套的。

採訪結束時,唐柏橋特別說:「我從來沒有怪過他們,我知道他們一旦被中共看上,就沒有了選擇,不想幹也得幹,否則他們就會遇到大麻煩。既然有過相處,也是一種緣分。我希望他們看到此文後可以儘快懸崖勒馬,從中共這條沉船上逃生,也算盡了朋友之誼……」◇

唐柏橋,原八九學生領袖,「六四」後入獄。1992年流亡美國,先後擔任天安門一代聯絡人、全球「六四」紀念委員會祕書長、中國和平民主聯盟主席、自由亞洲電台特約評論員、新唐人電視特約評論員等,現為民主大學校長。著作有《我的兩個中國》(My Two Chinas)、《失敗之歌》(Anthems of Defeat),及發表各類政論文章數百篇。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