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國際聚焦下 周永康祕密恐怖活動大曝光

?"
周永康使用各種陰謀,目的之一是為了把各地訪民模仿陳光誠的的模仿效應降至最低。(AFP)

祕密恐怖活動總是暗地裡偷偷進行,然而在陳光誠事件的撕毀中美談判協議這個敏感問題上,周永康卻在國際聚焦的眾目睽睽之下,肆無忌憚地大搞祕密恐怖活動,還利用不少國際媒體和美國官員不知不覺地充當了其中角色。

文 ◎ 文華

周永康陰謀的第一步 阻止模仿效應

4月26日,當美國大使館出於良知正義把受傷的陳光誠接進使館後,中美開始了歷史上最具戲劇性的談判。

首先中共利用各種虛假的承諾把陳光誠騙出美國使館,同時讓中方代表威脅陳光誠若不出來,就要打死他的妻子,周還抓住「奧巴馬不想得罪中共」的這個美方談判軟襠,讓美國使館無法用動用更大的力量支持陳光誠,比如給中共施壓,按陳光誠的意願——讓中共將陳光誠的妻子送到美國大使館見面等,卻無奈的在中共脅迫下讓陳光誠自己走出使館。

這是周計畫的第一步:給人一個陳「自行走出」的假象,從而平息政治避難風波,阻止中國民眾模仿效應的發生。同時,中共還利用美國息事寧人的軟弱心態,強迫讓美國答應「下不為例」。言外之意,今後再有其他良心犯、異議人士或訪民,想模仿陳光誠的路子到美國使館避難,是行不通的。這只是「個案」,不適合其他人。

耍流氓 製造恐怖 逼迫陳光誠改變主意

陳光誠走出使館後,周永康開始了陰謀的第二步。他把此前在陳家故意上演的那幕恐怖鬧劇,讓陳妻袁偉靜轉訴給陳:上百警察把袁偉靜捆綁在椅子上酷刑折磨了兩天,一直揚言要「打死她」,給一個年輕母親帶來極大的精神恐嚇和身體折磨。同時讓上百公安吃住在陳家,公然占領了陳家,還安裝電網和攝像頭等,故意製造陰森森的氣氛,逼迫袁偉靜深切感受到中共暴力專制機器的極端恐懼。

這還不夠,關鍵要讓陳光誠這個鐵漢子也感受到恐懼。於是周永康故意把朝陽醫院布置成「插翅難逃」的陷阱,通過威脅迫害陳光誠的朋友們,讓他們給陳傳遞明確信息:「中共說話是不算數的,很快就會秋後算帳,你現在不趁機逃出中國,等待你們全家的只有更慘烈的迫害。」

人自己受苦容易忍,更難忍受的是自己心愛的人因為自己而受苦,特別是自己的孩子因為自己而受苦,這是很多人都無法忍受的,這是人之常情。當家人受苦時,人的情緒是最容易受影響的。

起初陳光誠還是要堅守中國不離開,但當到了2日晚上九點,還沒人給他們全家人送吃的,孩子餓得直哭,而且美國使館的人也被醫院偷偷趕走了,手機也被人動了手腳,只能選擇性的接受和撥打電話。凡是周永康不想讓陳光誠接觸的人,他的手機都聯繫不上。陳聯繫不上所有的美國官員,也聯繫不上勸他留下來的朋友,而只能聯繫上個別勸他離開中國的朋友。而且袁偉靜不被允許下樓,他們等於被軟禁在醫院了,美國官員也被阻止進入醫院。在孤立絕望中,陳光誠驀然真切地感受到:剛剛簽訂的協議,墨跡未乾就被撕毀了,自己不但被中共欺騙了,同時也被美國拋棄了。其實,他是上了周永康離間計的當,成了周式陰謀的受害者。

於是,陳光誠希望馬上離開這個可能會讓他全家死亡的陷阱,這時他的手機又通了。(從這可以看出,陳在醫院的所有行動都在周永康密切監視之下),當他和妻子決定要不顧一切衝出國門時,周永康覺得時機到了,於是CNN記者就採訪到陳光誠突然改變心意時的激動和憤怒。這個轉變消息迅速傳遍全球,這等於給了美國外交部一記響亮的耳光,讓美國政府在全世界丟醜:看,你們剛簽的協議,被當事人認為是欺騙,你們美國還有臉聲稱自己是國際警察嗎?你們還敢自稱是負責任的國家嗎?

這時的駱家輝真是百口難辯。儘管當初真的是陳光誠自己要留在中國,真的是他自己走出美國大使館的,但美國官員面對中共脅迫陳家,並沒有運用美國的力量來制止,而是在一旁「冷靜」等待陳光誠個人在妻兒老小遭受折磨和自己是否再留在使館中做選擇。美國官員的「冷靜等待」和「無助」來自於美國對中共的妥協心理,如今美國被國際社會責備的關鍵點就在於此。


周永康製造恐怖氣氛,阻止美國官員進入醫院探視陳光誠。2012年5月4日北京朝陽醫院外,美國大使館外交官員Robert Wang(白衣者)周圍均是便衣保安。(AFP)

奧巴馬現在也有口難言,因為怕得罪中共,讓他今後不好在北韓、伊朗和經濟等國際問題上得到中共的支持,而且一旦開了這個頭,中國那麼多的訪民和受迫害者,美國如何應對?也許出於這些私心,奧巴馬想妥協,所以被中共耍弄欺負了。如今奧巴馬不得不面對國內民眾強烈的譴責,在競選連任上大大丟分。

把聲討政法委模糊轉換成出國留學

接下來周永康實施了陰謀的第三步:5月4日,外交部發言人劉為民回應陳光誠希望馬上離國的訴求時表明,陳光誠是中國公民,可以依法辦理手續出國留學,這無疑是脅迫陳光誠不要申請政治避難,而要走他們安排的留學之路。如果此前陳光誠能聯繫上美國大使館,他完全可以提出到美國政治庇護,這樣給美國政府一個改正錯誤的機會。只要陳光誠提出庇護申請,奧巴馬就可以總統身分特批一份許可,這樣奧巴馬立刻就能把美國民眾的譴責平息下去,從而不會讓自己喪失美國民心支持。

然而周永康早想到了這點。周不顧國際慣例和中美剛剛簽訂的陳光誠協議,強行拒絕美國官員提出的到醫院與陳見面的機會,美國官員幾天都被醫院擋在門外。電話也是只能短暫地說幾秒。這時周永康再次利用手機控制,讓陳光誠對外宣布他想去美國留學,他還有紐約大學的邀請等,把生米做成了熟飯。當中共外交部提出同意給陳光誠全家頒發護照,讓他們很快就可以去美國留學,這時美國再一次被中共利用了,美國同意了這個非常陰險的建議,他們以為,只要陳光誠滿意,他們的談判任務就算勝利完成了,殊不知他們再次被中共騙了。

回顧陳光誠這十多年努力,他只是為了個人利益而奮鬥嗎?他想得最多的,不是為了維護法律的尊嚴,為他人維護正義嗎?他被非法囚禁七年,難道只是想個人和孩子過上好日子嗎?不是。他一直希望以自己的綿薄之力,喚醒民眾的維權意識,同時敦促政府去掉那些危害百姓的毒瘤。

他逃出來的第一件事就是給溫家寶總理提出三點要求,這些要求其實都是整治政法委的有利證據,假如美國按照道義良知,就是堅持要求中共給陳光誠一個公正的待遇,就是堅持要求中共依法懲辦迫害陳光誠的人,那美國就能圓滿完成自己充當「國際警察」和「人權衛士」的天賦使命,從根本上幫助中國人民走向正常人類應有的民主自由的道路。若能這樣,就等於把製造難民的根源消除了,美國也不用擔心今後會有更多中國難民了,這才是根本之道,是長治久安的決定性策略。遺憾的是,奧巴馬沒有這樣敏銳的洞察力。

《環球時報》社論的陰險歹毒

5月5日,《環球時報》發表社論〈別從價值觀軸心看中國基層糾紛〉,宣告周永康的勝利,竭盡全力的羞辱和貶低美國,並對陳光誠那樣的維權人士發出陰險的警告。

文章說:「我們認為,陳光誠離開中國前往美國留學,這個結局對他本人和對中國社會都無害。」這裡完全混淆模糊了陳光誠出逃的和為之奮鬥了十多年的初衷,他是要為中國的法制貢獻力量,而不是而了出國留學。陳光誠事件的本質是揭露政法委的暴行,而不是個人想出國。而且目前陳光誠明確表示,他只是先暫時出國休息一下,他已經有十年沒休息了,七年來他無法得知外界的情況,對於急速變化的政局一無所知,他需要時間來補課來充電,而且他說,他出國也不是一錘子買賣,他還會回來的。

《環時》還說:「事態的進展證明了中美外交當局合作處理棘手問題的意願和能力都在加強,在保護個人自由方面,中美兩國的政治主張遠非像一些人所宣揚的那樣有很大差別。陳光誠事件之前的僵持,更多是因為它涉及了社會秩序。當它僅僅涉及個人自由時,解決問題就變得容易多了。」

文章不但混淆了陳光誠維權的本質,顛倒黑白,把一個大的層面問題變成了單人的自由問題,同時也把美國拖下了水。文章說中美政治差別並不大,言外之意美國也不咋樣,還是以利益為重,還是不敢把人權放在首要位置。殊不知,這次奧巴馬馬失前蹄,栽在周永康的陰謀陷阱裡。

《環球時報》這篇文章的欺騙性很強,它把陳光誠偉大的志向,調查政法委的所有努力,都模糊成為一個希望到海外留學的個人私事,把調查政法委這個重大焦點給模糊了,把美國應該堅守的道義原則給模糊了,用流氓的恐嚇手段,加上轉移視線的手法,最後得來一個「依法辦事」的假象,把全世界的人都欺騙玩弄了。


環球時報》社論文章的欺騙性很強,把陳光誠偉大的志向和調查政法委的所有努力,模糊成海外留學的個人私事,用流氓的恐嚇手段轉移視線,讓奧巴馬栽在周永康的陰謀陷阱裡。(AFP)
 

《環時》說「別從價值觀軸心看中國基層糾紛」,人們不禁要問,那應該從什麼角度來看中國基層糾紛呢?這裡所謂的基層糾紛,就是陳光誠在山東臨沂遭受的非法折磨,按照中國法律,誰監禁一個公民長達數年,誰偷盜國家財富來謀求個人貪腐需求?看守陳光誠的鄉鎮政法委副書記公開表示:一個看守小組長每天就可貪污200元,而一個看守每天可掙90元,他們給上級進供的賄賂遠遠超過人們的想像。這些所謂的「基層糾紛」難道不應該用法律角度來評價嗎?《環時》這個標題也等於宣布了政法委之流的罪行。

周永康笑得太早了

人們常說,流氓是分級別的。欺負強姦一個弱女子的,那只是小流氓,大流氓會讓更多人接受他們不願接受、而被迫接受的事,比如毛澤東發動文革,讓群眾鬥群眾,互相算計互相整人;中共把六四定性為反革命暴動,數億人被迫違心地「擁護黨中央的英明決定」,哪怕人們以「不關心政治」為遮羞布來掩蓋自己被思想強姦的事實,哪怕他們事後私下裡罵娘,但在當時的明面上,絕大多數中國人都屈從了淫威,不屈服的都被抓進監獄坐牢了。不過在陳光誠談判事件中,人們看到周永康利用特務手段大耍流氓,奧巴馬、胡錦濤都被他摁在身下了。

如今周永康笑了。在中共大老的慶功會上,也許他們說周永康立功了,破解了美國對中國內政的干預,讓胡溫丟醜了。不過事件還在進行中。回想胡錦濤收拾薄熙來的做法,也是先放他一段時間,給他機會讓他充分表現其醜態,薄熙來甚至在兩會上公開戲弄胡錦濤說:「我想他一定會來重慶的。」殊不知一個月後,薄熙來就徹底下臺,還因為人命案面臨刑事審判,如今的薄熙來幾次想自殺都沒有可能,想死都死不了,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

5月5日《大紀元》再次曝光,5月2日由曾慶紅、周永康等控制的《環球時報》屬下的《環球人物》雜誌,不但將深陷薄熙來政變的國防部長梁光烈「搬上」封面,還仿照短命的《環時》的評論說法,要求中國周邊國家不要「挾洋自重」。「血債幫」的這些反撲,只是給自己早已血債累累的罪行再增加一點重量。它們一定會這樣幹的,因為「債多不愁」,反正都是死路一條了,不如垂死掙扎一番,至少給自己的死亡找幾個墊背的陪葬的。「天欲滅之,必先令其狂。」


5月2日由曾慶紅、周永康等血債幫控制的《環球時報》屬下的《環球人物》雜誌,將深陷薄熙來政變的國防部長梁光烈「搬上」封面,做垂死掙扎。(AFP)

毫無疑問,接下來的胡溫與血債派的交鋒,將很快掀起新一輪的高潮,因為每個人都得在正邪之間做出自己的選擇。◇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