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外媒稱談判結果是「失明的正義」

?"
5月4日,美國維權人士在白宮前聲援陳光誠,呼籲奧巴馬總統確保陳的安全。(Getty Images)

早在2006年陳光誠就被《時代周刊》評為影響全球的百大知名人物,這次他成功出逃至美國大使館,所有西方主流媒體都重點報導了此事。然而在周永康政法委系統流氓恐怖脅迫下,陳光誠欲以留學的方式走出中國,對此,外界給予諸多批判。

文 ◎ 李貝利

2006年登上《時代周刊》影響全球百大知名人物的陳光誠,在中美第四輪戰略經濟對話的前夕成功出逃美國大使館,加上美國即將舉行的總統選舉,奧巴馬如何處置此事,中美關係如何走向,這些都受到全球關注,西方主流媒體紛紛追蹤報導並評論。

CNN:相信中共保證 美國是否太天真?

5月4日,CNN發表了加州大學副教授蘇陽的評論說,中美關於陳光誠的協議注定要破產,因為它是美國官員基於三個錯誤的假設做出的。

第一個錯誤的假設是,中共政府的保證是說話算數的。當然,談判雙方應該彼此有所信任。但是中共政府近年來一直嚴厲對待異議人士,我們憑什麼有信心它會對陳網開一面?美國人信任中共政府將信守承諾是沒有道理的,如果不是太天真的話。

第二,美國官員假設「安全」這個詞對於雙方意味著同樣的含義。當他嘴上說著「安全」的時候,中共談判者可能腦子裡有著完全不同的打算。對於他們,當陳被限制在山東家裡,被警察包圍的情況下,陳是「安全」的。

第三,美國不應該認為,僅僅是瘋狂的山東當地官員濫用權力限制陳的自由。很難相信,山東官員對作為著名活動家的陳光誠所做的一切,沒有高層的同意,很難相信其他地方的當地官員就不會濫用權力。陳一旦進入中國大學學習,就不會被視作對「穩定」的威脅了嗎?

《經濟學人》:失明的正義 是周永康在操縱迫害

影響力極大的英國《經濟學人》周刊在〈失明的正義〉(Blind Justice)一文中,直接點出迫害的主要負責人是周永康。

文章說:「儘管有大量中共侵犯中國人民人權的紀錄,在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僅有一起一位知名的持不同政見者得到外國使館保護的先例。那是在1989年時,被中共指責挑起天安門動亂的天體物理學家方勵之及其夫人,得到美國大使官邸的接納。為他們能夠安全抵達美國,使館進行了長達一年的安排。

從那時起,中國的持不同政見者一般避開尋求類似的避難所,因為他們可能會扣上西方工具的帽子。如果陳先生和他的家人能夠說服美國人使用外交力量,讓他們走出國門,其他人可能也會想嚐試這條路。如果美國幫助他們,中美之間本已互不信任和偶爾怨憤毀損的關係,可能發展成因常年的人權爭吵而更加緊張。」

文章強調,「臨沂政府不法行為受到高層支持,是周永康領導的維穩系統在迫害人權。」「陳先生對進一步迫害的恐懼看來是有充分理由的。許多活動家相信,由中央政治局常委強人周永康領導的政府安全機構,給予臨沂當局積極的支持。陳逃跑後,幫助他的人,包括胡佳,都被警察帶走審訊。陳先生離開美國使館以來,已報導受到了嚴格的監控。」

《華盛頓郵報》網站政治欄目刊出了一則諷刺的動漫片:本來陳光誠拄著柺杖自己走得好好的,不幸被同樣是「盲胞」的美國國務卿希拉里一帶,帶歪了,帶到了中共的虎口圈套,「卡」一聲,被逮住了……


華郵漫畫:美國「瞎子」領陳光誠,同墜中共虎口。(網路截圖)

《紐約時報》:安全留中國才是中共真正讓步

經過逾一個星期的高級別外交磋商,中共同意陳光誠申請去美國,這被有些人認為是中共的讓步。不過《紐約時報》5月4日發表文章說,對中共來說,異議者流亡意味著減少國內麻煩。

「根據以往的經驗,中共往往最樂見棘手的持不同政見者流亡,因為流亡後他們幾乎無一例外地失去了搶占西方媒體頭條新聞的能力,並且再也無法在中國國內和境外引起廣泛的同情。」

對華援助協會會長傅希秋說:「中共會很高興看到他們的頭號麻煩製造者走人。」人權倡導者引用中國最著名的良心犯之一魏京生的例子說,自從北京於1997年讓他保外就醫,並讓他入境美國之後,相對來講,他幾乎變得默默無聞了。魏先生現在主要通過私人捐款、政府補助和演講活動來支持自己。他說他渴望回到剛到美國的最初幾個月,那時美國參議員支持他前往歐洲做有償演講,獲得媒體的關注。

分析家還說,中共政府之所以允許許多著名的知識分子和政治改革者離開中國,是因為這樣可以讓他們四分五裂而失去整體效應。對話基金會執行董事、已經為很多政治犯的自由進行談判的約翰.卡姆(John Kamm)說:「我已經與中共政府官員討論過,他們說感謝我說服他們放人。因為到最後他們花費更多的時間攻擊其他異議者,而不是攻擊中共政府。」卡姆認為,這類糾紛部分原因是因為長期承受壓力,卻沒有任何結果所致。

美眾議員:美國政府又一次失去歷史時機

5月3日在美國國會召開的有關陳光誠安置方案調查聽證會上,坐在主席臺的美國維州議員沃爾夫先生在發言時幾次呼籲美國政府,仿效前總統里根(雷根 Ronald Wilson Reagan),像拆除柏林牆那樣,拆除那堵把中國人民與世界隔絕起來的牆。


5月3日美國國會召開的有關陳光誠安置方案調查聽證會上,美國維州議員沃爾夫呼籲美國政府拆除那堵把中國人民與世界隔絕起來的牆。圖為沃爾夫在另一個聽證會上。(Getty Images)

沃爾夫說:「簡言之,陳光誠的經歷是中共政府長期以來、普遍的、採用極端方式踐踏人權的案例,但歷來美國使館就被視為自由之島。藉助使館保護異議人士,這種情況對美國是有先例可循的。」

「早在1978年卡特政府時期,一群尋求信仰自由的異議人士曾在莫斯科的美國使館受到庇護,在那裡居住了五年。那時的美國政府沒有因為來自前蘇聯的壓力,把這些受庇護者推出使館,讓他們自己去面對。另一例是駐布達佩斯美國使館曾給一位追求信仰自由和反對共產主義的人士,提供在使館內長達15年的居留和庇護。」

他質問奧巴馬內閣,美方怎麼可同意實施一項未經認真思考的方案?發言中他多次提到里根總統和他捍衛人權的精神,他引述里根的一句名言「我們堅信,美國憲法不僅與美國人民同在,也與全人類同在。」藉此,他呼籲奧巴馬政府要勇敢面對當前的事件;奧巴馬政府在道義上有責任保護陳光誠和他的家人。「如果做的不夠,對於美國政府,那是羞恥的。」

沃爾夫議員還說:「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中,美國已經失去了一個歷史機會。這次奧巴馬政府又一次失去了歷史時機。全世界的人,包括獨裁者們和被他們迫害的異議人士,都在注視著美國,注視著這件事。美國政府必須勇敢起來,保護陳光誠和他家人的安全。」

對於中國政府提出要美國就此事件給予道歉的要求,沃爾夫說:「我們拒絕,拒絕,拒絕向中國政府道歉。」在發言的最後,沃爾夫說,當中共的獨裁統治結束時,中國人民將獲得自由與新生。像陳光誠和冒險給他提供幫助的何培蓉等人,他們代表著中國的未來。◇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