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胡溫和江派南海鬥法 梁光烈被邊緣化

?"
中共國防部長梁光烈(右)訪問美國期間,南海爭端突然「升級」。圖為梁光烈與美國國防部長萊昂帕內塔(左)5月7日在五角大樓的聯合記者會。(AFP)

隨著黃岩島局勢緩和,胡溫清理「血債派」的步伐將會加快。作為江派第一軍頭的梁光烈出訪半個多月,被迫「與世隔絕」,等到返回中國,逃不脫被架空的命運,而其他周、薄的軍中殘餘也會被加快清洗。

文 ◎ 華明

近期,中國和菲律賓在南海黃岩島對峙一個多月,戰爭大有「一觸即發」之勢,不過雙方近日宣布「休漁」告終對峙。對於黃岩島之爭,中共軍委主席胡錦濤一直強調不要矛盾升溫,5月15日,《解放軍報》再發題為〈講政治顧大局守紀律〉的整版文章。這是胡錦濤再次警告周永康、薄熙來及江派軍中殘餘勢力不要「渾水摸魚、亂中得利」,給江系「血債派」熱炒黃岩島之爭以重擊。

各種跡象顯示,南中國海上中菲之間的劍拔弩張,其源卻是來自北京的中南海。內部政治權力的不平衡,經由某種古怪的方式延伸到海外,再藉由民族主義反饋甚至影響內部權爭,在古今中外的歷史上絕不鮮見。

「雜音四起」 戰備聲「喧囂」

5月2日,《環球時報》屬下的《環球人物》雜誌,不但將深陷薄熙來政變醜聞的國防部長梁光烈「搬上」封面,還延續短命(已被刪除)的《環時》評論說法,要求中國周邊國家不要「挾洋自重」。「血債幫」搬出涉嫌薄熙來流產政變的軍方高層梁光烈,被認為是對胡錦濤的反撲。

5月8日,《人民日報》海外版發表火藥味十足的社論,稱「黃岩島忍無可忍就無須再忍」,甚至說中國不介意創造一個「黃岩島模式」。新華社9日晚發表題為〈踩踏中國底線:菲律賓莫打錯算盤〉的時評稱,菲律賓嚴重侵犯中國主權,領土主權不容討價還價。

軍中少將喬良接受雜誌訪問更是高調「反美」,建議學美國人「炸完你的使館卻說是誤炸」。大陸媒體網路一片「喊打」聲,並稱進入「戰備階段」。

中華網軍事論壇近日有帖子說,廣州軍區知情人士透露,8日凌晨,廣州軍區、南海艦隊同時宣布進入二級戰備狀態,所有人員取消休假,海軍航空兵開始轉場,海軍艦艇進入戰備值班。此外,與廣州軍區相鄰的南京軍區海空軍、第二炮兵部隊、空降第15軍同時提升至三級戰備狀態。一時間網路瘋傳「要打仗了」。

但在5月11日,中國軍方否認進入二級戰備狀態。國防部網站消息稱,針對媒體關於廣州軍區和南海艦隊已進入二級戰備狀態的報導,據從國防部新聞事務局了解到,廣州軍區和南海艦隊等部隊進入戰備狀態的報導不屬實。但沒有透露更進一步消息。

國防部長梁光烈舉動異常

中共高層釋放的信息不同調與最近發生的王、薄事件密切相關。自王立軍2月6日出逃美國領館到薄熙來4月10日正式被免職,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都頻頻要求各軍頭向胡錦濤為代表的黨中央「表忠心」,唯獨國防部長梁光烈「沉默」。

有傳聞說,梁光烈涉入薄熙來和周永康「奪權」整垮習近平的陰謀,梁、薄關係不一般,2011年11月胡錦濤出訪夏威夷期間,成都軍區在重慶舉行軍事演習,梁光烈以中央軍委委員和國防部長的身分到場力挺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

在薄熙來4月10日被解職正式立案期間,梁光烈與忙於「表忠心」的軍頭們不同, 4月6日至16日視察兩廣海防、「調研」國防動員和海防工作,並要求部隊始終把邊海防和國防動員建設擺在重要位置,「在重大任務中當尖兵」。

與此同時,4月8日中國漁船「配合默契」,開進與菲律賓爭議海域,10日菲律賓派軍艦試圖拘押中國漁民,中方派海監船阻止,4月10日,中菲開始海上對峙。

軍報再提必須認清「背後陰謀」

5月15日,胡錦濤直接掌控的中共中央軍委機關報《解放軍報》發表題為〈領導幹部要做講政治顧大局守紀律的表率〉的文章。文中說:「一直以來,『軍隊非黨化、非政治化』『軍隊國家化』的鼓雜訊不絕於耳,必須深刻認清這些錯誤言論背後的陰謀,深刻理解黨對軍隊絕對領導的歷史淵源和地位作用,切實在這個重大原則立場上不猶豫、不含糊、不動搖。」

文章還說,在政治上要多一分清醒,絕對忠誠、忠於職守、光明磊落、嚴格自律,特別提到要約束配偶子女和身邊工作人員,自覺摒棄「從眾」、「僥倖」、「麻痺」心理,防止出格越線。

此前《大紀元》報導,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利用特務系統在網路上發布奪軍權的言論,稱現在部隊不能再提「黨指揮槍」的口號,改為三化:「軍隊非黨化、非政治化、國家化,國家利益高於一切」。不管是哪一個個人調動部隊均不服從,軍委主席、司令員、軍長都不行,必須有中央所有常委的共同簽署的調令。

然而分析指,周永康一夥並非要「軍隊國家化」,實際上是逼胡錦濤交出軍權,這就是《解放軍報》所指的「背後陰謀」。

中菲南海爭端 菲律賓弱勢

此時正值中國和菲律賓在南海發生爭端。自4月10日起,中菲一直在南海黃岩島附近海域對峙,雙方態度強硬,似有戰爭一觸即發的態勢,軍隊舉動引外界高度關注,不過時起時伏語調強硬的「口水仗」並沒有引來激烈武裝衝突。


2012年5月11日數百名菲律賓人在菲律賓的中國大使館外示威,領土爭端不斷升級,抗議者譴責中國的統治者傲慢惡霸。(AFP)

5月14日,中國率先宣布5月16日12時起,南海的大部分海域進入為期兩個半月的休漁期,菲方跟進表示也將宣布「休漁」,就此,持續一個多月的中菲爭議告一段落。

實際上,在南海周邊國家中,菲律賓軍力最為薄弱。菲律賓海軍儘管擁有120餘艘艦艇,但大部分是小型近海巡邏艇或登陸艦等輔助艦船,而大多船齡老邁。最重要的是,菲律賓海軍沒有潛艇,沒有反艦導彈,缺失這兩種現代海軍最主要的反艦手段,海戰只能依靠艦炮。


美國和菲律賓的海軍陸戰隊舉行聯合軍事演習。(AFP)

相比海軍,菲律賓空軍的實力更加薄弱,其現役戰鬥機只有5架F-5二代戰鬥機,而且也因為年久失修,基本失去作戰能力。至於陸軍實力,菲律賓更難望中國之項背。即便能夠依仗美國,也是遠水一時接不了近渴。

胡溫極力「求穩」

而爭端另一方的中國,對於黃岩島之爭,胡錦濤及溫家寶反覆重申立場,一再強調不想矛盾進一步升溫。5月3日,胡錦濤在「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揭幕式致辭時稱:「我們這個星球有足夠大的空間,應能容得下中美兩國和其它國家共同發展。」胡的談話特別強調雙方「應相互信任、平等互諒、妥善處理分歧」,清楚表達不希望兩國重蹈歷史上大國對抗、衝突的覆轍。

5月12日,《解放軍報》發表文章稱,解決南中國海黃岩島問題的外交空間仍然存在,並指責挑釁者「最想看到的正是中國失去理智,因怒而戰,進而引發中美激烈碰撞,使南中國海地區局勢變得動盪。」「挑釁者這麼做是要達到『渾水摸魚、亂中得利』的險惡目的。」

顯然,中共高層並不想打仗。道理很簡單,黃岩島不適於生存,打贏了也占領不了,中國仍然只能派艦船在島嶼周邊游弋游弋,與戰前沒什麼兩樣。而菲律賓軍力又實在不是中國對手,「挑釁」升級從哪裡來?

分析:周梁勾結菲律賓出賣黃岩島

時評員邢仁濤認為,這個事件從一開始就是江系「血債派」為了救薄熙來、保周永康使的一個連環計而已,最終是希望藉此事件把胡錦濤、習近平拉下馬;一旦開戰打勝,血債派藉軍功壓胡、習;戰敗了血債派就藉民意推翻胡、習;不戰則鼓動民族主義來削弱胡、習,最終逼迫他們交權。當然菲律賓也不會白幫忙,代價是把黃岩島最終實質送給菲律賓。

「血債派」是指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及民眾而欠有血債的一些人。近期倒臺的王立軍、薄熙來,以及後臺周永康都是緊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

邢仁濤披露,菲律賓一直以來就是血債派下本錢營建的一個後路大本營。菲律賓軍、警、政和中共血債派的關係可比胡錦濤一派要深厚得多。幾個月前,周永康的公安部向菲律賓司法部援助200萬的執法設備,而且,江系控制下的軍隊和菲律賓軍方頻繁互動,涉嫌「活摘器官」的指控。

德國電視二臺2009年2月曾報導,德國記者為器官買賣「周遊」世界,尋找「器官黑手黨」蹤跡時揭露,器官商許諾,移植的器官一周內可得到;中介人則告知:「一般情況下在中國做手術,但最近一段時間我們把器官捐獻者送到菲律賓醫院。」

對此,邢仁濤認為,誰有能力這樣批量把器官捐獻者送到菲律賓醫院?除了中共血債派政法委、軍隊外,沒有人能這樣大量走私人口出國門;而如果菲律賓軍警政裡面的人和中共血債派沒有血腥金錢關係,血債派的人也不敢送活著的供體到菲律賓,萬一被菲律賓當局扣下來當罪證就麻煩了。

胡錦濤「敲打」梁光烈 美國默契

在中菲對峙期間,雙方「口水仗」不斷升級,直到4月22日,美國政府強硬表態,將會與菲律賓聯防;23日中共黨媒「新華網」突然刊登胡錦濤早先在十七屆中央紀委第七次全會上關於「剔除黨的肌體上的『毒瘤』」的講話,高分貝地公開強調要清除黨內和軍中的「毒瘤」。

隨即,梁光烈的態度軟化,在接受鳳凰臺專訪時說:「軍方行動要根據國家外交需要。」中菲對峙當時緩解。

美國表示,中菲南海爭端不設立場,但會遵循「美菲防務合作條約」行事。5月14日,美國國會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在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 (CSIS)一場會議中,首席共和黨成員麥凱恩(Senator John McCain)以及與會學者都認為,中、菲兩國不至於因為島嶼爭端而引爆戰爭。

顯然,各方都知道,中菲打不起來,這場「大戲」隨著周永康失勢「倒臺」而落幕。中國宣布5月16日開始「休漁」,菲方也跟進表示「休漁」。中菲南海對峙再次緩解。

黃岩島事件 胡溫將計就計

《大紀元》專欄作家李天笑認為,梁光烈非常清楚,炒大南海衝突是一箭三鵰。一方面可轉移胡、溫和中共高層追薄打周的視線,另一方面可繼續維持和擴大江系在軍隊的影響,再一方面可陷胡於兩難:如胡不注重南海衝突,則輕可弱化胡在軍隊權威,重可扣上喪權辱國的帽子;如胡捲入南海衝突,則被迫弱化對薄、周的追查。

梁抓住了中共的慣例和規則:誰在愛國主義、領土、主權等方面叫得凶,誰就搶奪了話語權,誰就得勢。梁自以為這一招卡住了胡的咽喉。李天笑說,但梁小看了胡。胡正好將計就計,把處理黃岩島衝突的主動權從梁手中拿過來,反過來用打黃岩島加強自己在軍中的權威。


中菲黃岩島之爭被刻意炒作。(AFP)

因此,胡在黃岩島事件上也強硬,是胡把梁「轉移視線」的陰謀轉化為加強自身在軍隊地位,以便擒拿周、打擊江,以及對江系血債派進行最後清算的一個部署。胡對外勢必要宣示黃岩島的主權在中國,對內要藉此制約江系勢力。

軍中薄黨被查 胡溫再掃周殘餘

對於薄熙來問鼎中央最高權力,有港媒援引北京消息說,既有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作後臺,也有一大批有相同國家主義和血統論意識形態的紅二代,特別是一些少壯派將領的支持。這些紅二代支持薄熙來入常,先在18大代替周永康任政法委書記,掌握政法委國家專政機器大權後,在軍中少壯派配合下,待時機成熟後廢黜習近平,薄熙來即可登上大位。

《華爾街日報》報導,根據王立軍的口供和調查,中共中央已發現劉少奇之子劉源、前軍委副主席張震之子上將張海陽(二炮部隊政委)及另外幾位名紅二代人物有參與密謀之嫌。

薄熙來定期在府邸招待軍中將領,並經常批評現任中央領導人軟弱。據去年11月被發現陳屍重慶一家酒店客房的英國商人海伍德的一位朋友介紹,海伍德曾說,薄熙來「超出人們的意識,具有非常強烈的軍國主義」。

在宣布對薄熙來展開調查後第四天,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特意訪問成都軍區,並要求嚴格遵照黨中央的領導。

目前,隨著黃岩島局勢緩和,胡溫清理「血債派」的步伐將會加快。作為江派第一軍頭的梁光烈出訪半個多月,被迫「與世隔絕」,等到返回中國,逃不脫被架空的命運,而其他周、薄的軍中殘餘也會被加快清洗。◇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