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

?"
在李洪志大師傳法20周年之際,臺灣7400名法輪功學員在臺北市自由廣場排出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的圖像。(攝影/丹尼爾)

今日正在發生的中共高層搏擊,核心問題就是如何處理法輪功,如何正確評價李洪志大師。還原歷史、陳述真相,就成了當務之急。了解李洪志大師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非常重要,因為攸關中國最核心的問題,中國的前程、你我的未來。用他的話說:「我不想看到任何一個生命毀掉自己,因為我就是為你而來的!」

文 ◎ 王淨文

若問世界上哪個人的名字受到最多人的愛戴,同時又受到最多人的誤解,那就是李洪志大師了。

20年前的今天,1992年5月13日,在過41歲生日那天,李洪志大師第一次向這個世界傳授了他的「法輪大法」(簡稱法輪功)。如今「法輪功」這三個字傳遍世界,在中國大陸幾乎人人都聽說過「李洪志」,然而遺憾的是,很多人得到的只是被故意歪曲了的信息。

在中共的黑名單上,李洪志大師是被中共通緝的人,江澤民曾多次派人暗殺李大師,但都未能得逞。從2002年以來,美國國會先後通過188、304和605號決議,強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然而這場依靠鋪天蓋地的謊言和暴力支撐起來的迫害,13年來一直在神州大地上持續到今天。


李洪志大師榮獲1993年健康博覽會「邊緣科學進步獎」和「受群眾歡迎氣功師」稱號。(明慧網)

很多大陸人不知道,李洪志大師的學生和徒弟,無論是在1999年被中共打壓之前,還是被打壓13年後的2012年,「法輪功學員」、「大法弟子」、「大法徒」,一直都有一億多人,占了全人類總人口70億的七十分之一;在海外人們都尊稱他為「李洪志大師、李老師、Master Li」,他撰寫的書籍,如《轉法輪》等40多本書,被翻譯成了30多種文字,在全世界114個國家和地區廣為流傳;他和他的學生們在全球獲得的褒獎高達數千份。2007年「在世天才百強榜」排名中,他名列第12位,是當今全球影響力最大的華人。2009年他獲得「精神領袖獎」,並四次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法輪功就是李洪志大師自己的

不過在日常生活中,在外人眼裡,李洪志大師只是一個靦腆內向的普通人,同事們只覺得他憨厚、誠實,誰都願意接近他。李洪志大師從不與人爭辯,有人不理解,說他傻,該得的不得,該要的不要。他的確是到了那個境界,常人的各種慾望、個人的利益都拋置於腦後,一切順其自然,淡泊視之,泰然處之。面對著冤枉和責難,旁人都替他抱不平,而他卻一笑了之。

在修煉界有個說法,比如西藏活佛轉世,老活佛在生前把自己的功夫傳給其他修煉人,等小活佛轉生出來後,這些修煉人再把老活佛的法回傳給他,這樣一代代的流傳下來,外人很難知道誰是這法的真正主人。1996年5月27日李洪志大師在短文〈驚醒〉中寫道:「其實我今世的幾個師父所傳我的東西,也是在數世之前我有意叫他們得的,等緣份一到,安排他們再回傳於我,從而啟悟我法之全部。」

就這樣,在經過漫長歲月的準備後,李洪志大師開始傳授他的「法輪大法」。

在《轉法輪》中李洪志大師寫道:「道家修煉真、善、忍,重點修了真。所以道家講修真養性,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返本歸真,最後修成真人。但是忍也有,善也有,重點落在真上去修。佛家重點落在真、善、忍的善上去修。因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眾生都苦,所以就發了一個願望,要普度眾生。但是真也有,忍也有,重點落在善上去修。我們法輪大法這一法門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標準——真、善、忍同修,我們煉的功很大。」

適合現代人修煉

沒傳法前,李洪志大師已經預知到未來會有很多人學煉法輪功。為了盡量減少對現代人日常生活的干擾,李洪志大師從一開始就把自己的生活建立在普通大眾之中,因為他知道,他的學生會從方方面面模仿學習他。跟其他氣功師不同的是,李洪志大師並不專門吃素,普通大眾的食物他都能吃,只是對吃什麼從不挑剔,他也結婚,還有個女兒。

1991年40歲的李洪志大師開始向社會公開傳授他的法輪功,不過早在1984年李洪志大師就著手把原來歷代單傳、挑徒弟祕修的功法,改編成適合現代人忙碌生活的普及功法。比如法輪功第一套功法中有個「抻」的動作,別看表面一個抻直、抻長的動作,另外空間會演化修煉出什麼,這些都需要非常龐雜、非常精細的設計,改動一點都非常難。也因為是他自己的法,李洪志大師才能改動得了。在現代社會傳功,來的人心性高低不同,根基悟性不同,身體素質不同,如何讓更多民眾能從法輪功修煉中身心受益呢?李洪志大師為此費盡了心血。

1989年功法成型後,為了確保萬無一失,真正對社會負責,李洪志大師首先在小範圍內帶了幾個徒弟。經過兩年多的觀察,這幾個徒弟均達到了很高的層次。比如「三花聚頂」在其他功法裡需要經過十幾年乃至幾十年的苦修才能達到的,而這幾個徒弟有的兩年就達到了,足見法輪功功法之高妙獨特。

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

法輪功建立在中華數千年修煉文化的基礎之上、非常博大精深。要了解法輪功,最佳辦法就是不帶任何觀念的通讀《轉法輪》,李洪志大師說他把他的一切都融入《轉法輪》一書中了。不過簡單地說,法輪功就修煉三個字:「真、善、忍」,其功法最顯著特點之一就是李洪志大師會給每個真正學煉法輪功的學員一個「法輪」。

法輪是有靈性的、旋轉不停的高能量物質體,存在於另外空間。真修者讀法輪大法原著,或聽或看李洪志大師的講法錄音錄影,或跟隨法輪功學員學煉,只要真心修煉,誰都可以免費獲得這個珍貴無比的法輪。

法輪內旋度己,從宇宙中吸取大量能量,演化成功;法輪外旋度人,發放能量,普度眾生,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在修煉者附近的生命體都會受益,所以修煉法輪功能達到「法煉人」的時時修煉狀態,是對他人、對自己、對社會都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高德大法。

法輪功還有個不同於所有修煉功法的最大特點,李洪志大師在《轉法輪》中講到:「就是誰煉功誰得功的問題。據我看現在所有的功法,包括歷代的佛道兩家和奇門功法都是修了人的副元神(副意識),都是副元神得功。」而法輪功是修煉主元神,要求學員得自己明明白白修心性、去執著、實修昇華,「叫你自己真正得功,這是開天闢地頭一回。」

法輪功第一期學習班


1992年5月13日,第一期法輪功傳法面授班的學生證,由中國科學氣功研究會舉辦。李洪志大師從一開始就走得很正。(明慧網)

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大師41歲生日這天,原本計畫一年前傳出的法輪功,終於克服重重困難,在長春第五中學舉辦。據〈憶長春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的作者回憶,第一期法輪功學習班是在五中的階梯教室舉辦,參加學員180人。以下是作者的回憶:

「師父講課非常準時,講課時沒有講稿,就是一張小紙條。師父講完法之後開始教功。第一期班時,每人給了一本小冊子《法輪功》,十二頁,比現在的雜誌小一圈,都是單線條畫的煉功動作。師父教功的時候是手把手的教,一邊教動作,一邊給大家清理身體。

當時我是什麼都不懂,幾堂課下來,真是一身輕,上樓像有人推著,走多遠都不累,就是願意走,多遠都不坐車……

當時各種氣功門派特別多,師父傳功,那些所謂的氣功師也來聽,還有練各種氣功的。他們在場上大聲講話,像蒼蠅似的直嗡嗡。有個學員帶著一個十多歲的小女孩,在師父講課的時候她就『哇哇』地大哭大鬧。師父的課就講不下去了。有一個『氣功師』站起來到跟前給調理,那架勢是想在人前露一手,結果不行。又有兩三個『氣功師』比劃了一陣,還是不行。只見師父從臺上下來,到小孩兒跟前用手在她頭上拍了三下,她立刻就停住了哭鬧。會場上驚噓聲一片,緊接著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再後來出現一些干擾,師父就用手指在講桌上點幾下,一切就都平靜了……

一期班結束之後,我身上最明顯的有兩件奇異的事:一是平地摔跟頭,沒磕沒絆的就是摔跟頭,一連摔倒了十幾次,不疼也沒任何受傷。無意中我發現這是師父在給我治病。我原來患肋軟骨炎,肋骨都鼓出來了,身子都是偏的。這些跟頭摔得我身體正道了,骨頭也平乎了。另一件事就是回家煉靜功,單盤上腿,坐在地上打坐,一閉眼睛,我的身體就繞著圈的滿屋轉,臀部和腿還沒離地,可就像長了腿似的,睜開眼一看,轉到那邊去了,再一會又轉回來了,就這樣持續了二十多天。一煉到兩側抱輪時,頭就轉,轉得像撥浪鼓似的,耳朵裡邊還在打鼓。手一撂下來,頭也不轉了,耳朵也不響了。我原來第三節頸椎壓迫神經,腦袋都疼,這一下就把我的頸椎病搖好了……

我煉法輪功不到半年時間,十幾種病都好了,天目也開了,而且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我女兒得過垂體瘤,手術後醫生說生育能力特別低,結婚後八年了沒有孩子。我煉功後,我女兒生了個小姑娘,全家人別提多高興了,都讚佩大法神奇。孩子非常聰明,三歲半就會念《轉法輪》,對師父特別恭敬,現在都上初中了,功課特別好。看到師父給我們做的這一切,我開始明白師父傳功是『不講條件、不講代價、不計報酬、也不計名的』,『完全是出於慈悲心。』」

全國56期法輪功學習班

在第一個法輪功學習班之前,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就在認真考察的基礎上,充分肯定了法輪功的功理功法和功效,把法輪功接納為其直屬功派。從一開始,李洪志大師就走得很正。1992年5月13日到1994年12月30日期間,李洪志大師在大陸舉辦的56期法輪功學習班,參加學員六萬多,這些班的正式名稱叫「法輪功傳法面授班」,都是由當地官方的氣功協會舉辦,氣功協會負責租場地、賣票和納稅等事項,他們提取辦班收入的40%,其餘的60%由李洪志大師用來支付交通、住宿、資料和隨同工作人員的生活費等。

當時中國流行帶功報告,氣功師要從自身打出強大的功給人治病,非常消耗體力和功力,一般氣功師一天一場報告會就收費100元一人,最低的也要50元,不過李洪志大師每個學習班上課9至10天,總共才收40元,老學員還減半,只收20元。有些地方的氣功協會嫌收費太低,辦班期間還給李洪志大師臉色看,但李洪志大師堅持只收低價位。經常旅途奔波十多天下來,李洪志大師基本沒有剩餘的收入。

當時李洪志大師先後到過長春、北京、太原、山東冠縣、武漢、廣州、山東臨清、貴陽、齊齊哈爾、重慶、合肥、天津、山東墾利、遼寧淩源、石家莊、大連、錦州、成都、鄭州、濟南、湖南郴州、哈爾濱、吉林延吉這23個城市親自傳授法輪功。上海就沒舉辦過法輪功班,而北京辦了13期,是辦班最多的,長春7期,廣州5期。接下來這六萬多學員就像種子一樣,把法輪功迅速推向了全中國。


1994年3月,李洪志大師和部分石家莊「法輪功學習班」學員合影。(明慧網)

1993年4月,李洪志大師撰寫的《中國法輪功》由軍事誼文出版社出版發行,1994年9月,李洪志大師親自演示法輪功的教功錄像帶由北京電視藝術中心發行,1994年12月,李洪志大師的主要著作《轉法輪》由國務院廣播電視部下屬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出版發行。至此,人們從修煉中獲得身體和精神的巨大飛躍,在親朋好友和民間的口耳相傳中,法輪功如雨後春筍般在各地蓬勃發展。

1995年3月13日,李洪志大師受中國駐法大使館的邀請,在巴黎中使館文化處舉行了一場講法報告會,以及第一場海外法輪功學習班,法輪功正式走向海外。同年4月14日,李洪志大師來到瑞典哥德堡舉辦了第二場海外法輪功學習班。從那以後,李洪志大師只傳法,不再做功法傳授,學員學功都按照錄像、書籍或到煉功點上學功。


1995年4月在瑞典哥德堡講法班期間,李洪志大師親自教功。(明慧網)


1997年11月李洪志大師在臺北三興國小講法。(明慧網)

從一開始法輪功就強調修煉完全出於自願,法輪功沒有任何約束人的組織機構,沒有辦公室,也沒有花名冊,不強迫任何人修煉,修煉者來去自由,各地輔導站也只是義務為人服務,沒有任何報酬或名利,只是奉獻。


1999年紐約法會後,李洪志師父和學員們在一起。(明慧網)

大陸媒體的正面報導

從1992年5月至1999年7月的七年間,據中國公安部內部調查,大陸煉法輪功的人數達到7,000萬至1億,大陸媒體也做過不少正面報導。如1996年1月,《轉法輪》被《北京青年報》列入北京市十大暢銷書。1997年3月17日,《大連日報》載文〈無名老者默默奉獻〉,報導古稀老者因修煉法輪功為村民義務修路1 100多米的事蹟。1998年2月21日,《大連晚報》報導大連海軍艦艇學院法輪功學員從大連自由河冰下三米救出一名落水兒童。1998年7月19日,《中國經濟時報》以〈我站起來了!〉為題報導河北邯鄲家庭婦女謝秀芬在癱瘓16年以後,因煉法輪功恢復了行走能力。


1998年11月10日,《羊城晚報》報導廣州一法輪功煉功點5000人大型晨煉,及患高位癱瘓的女子在煉法輪功後恢復行走能力。(明慧網)

1998年11月10日,《羊城晚報》以〈老少皆煉法輪功〉為題報導了廣州烈士陵園等處法輪功煉功點5,000人的大型晨煉,及患高位癱瘓、全身70%部位麻木失靈的廣州皮革迪威有限公司統計員林嬋英在煉法輪功後恢復了行走能力之事。1998年11月24日,上海電視臺報導法輪功已傳遍歐美澳亞四大洲,在上海及世界其他國家廣受歡迎的情況,稱全世界已有一億人在煉法輪功。1999年3月4日,哈爾濱市法輪功輔導總站被哈爾濱市公安局評為拾金不昧先進單位。

1999年恐怖大王從天而落

然而僅僅因為法輪功習煉者的人數超過了中共黨員人數,時任中共黨魁的江澤民,不顧政治局其他常委的全部反對,1999年4月25日法輪功萬人上訪後,江某一人決定了要鎮壓法輪功。不過早在1998年初,李洪志大師就以「傑出人才」的身分移民美國,全家定居紐約。

7月20日,大量法輪功輔導員被抓,22日,中共宣布取締法輪功。當天李洪志大師在〈我的一點聲明〉中寫道:「我是個修煉中的人,向來與政治權力無緣,我只是在教人修煉。一個人要想煉好功就必須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事實上我做到了這一點,使一億多人成為好的人,更好的人。」然而中共不顧這些事實,還是向上億民眾舉起了屠刀。

「1999年7月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這是十六世紀最著名的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在其著作《諸世紀》中,唯一明確指出具體時間刻度的預言。《諸世紀》對其身後數百年間的事情作出了驚人準確的預言。

萬民敬仰的偉人

儘管中共已經肆意誣陷誹謗李洪志大師13年了,但每到佳節,如中國新年、元旦、中秋節等節日,特別是李大師的生日,也就是「世界法輪大法日」,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和敬仰李大師的廣大民眾們,都會以各種方式表達自己對李大師的問候和祝福。選在生日這天傳法,李大師曾解釋說,因為「我這一生就是來傳這部法的」。

每年李大師生日這天的前後,在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都會冒著生命危險,製作各種精美的賀卡,寄往海外,每次明慧網、大紀元等網站都會收到上萬份賀卡,還有各種祝福錄像等,寄託人們對李大師的感激之情。

正如一位大陸民眾在給李洪志大師的生日賀卡中說:「假如一位醫生治好了我的絕症,我會感激他一輩子;假如一位老師教給了我人生的真諦,我會永遠尊敬他;假如一個人把我從毀滅的邊緣救回來,我會永生永世不忘他的恩德,而您就是這樣的恩人!」這話可以說代表了億萬法輪功學員和受恩於李大師的廣大民眾的共同心聲。

去年李大師過生日時,還收到一封特別的大陸來信。寫信的是江蘇省灌雲縣的普通民眾,他們通過大紀元等海外媒體給李洪志大師寫了一封公開求救信,隨信附上了當地共產黨員們在2007年12月8日的集體退黨聲名書與簽名信。

信中反映了灌雲縣官商勾結,霸占了村民土地,政府大肆抓捕上訪民眾,九個村民被判刑,無數村民被拘留勞教。2011年5月13日上午,當地發生一起暴力拆遷致死的慘劇,事後公安還來搶屍,遭民眾抵制。5月14日村民把現場照片和錄影發給大紀元,並說,「在這種情況下,只有向尊敬的法輪大法李洪志大師求救,請求李大師救救我們。」

就在大紀元15日登出這封求救信的第二天,當地政府便宣布與死者家屬簽署了和解協議,據知情者透露,當局對外聲稱賠償金是160萬,而私底下賠償金將近翻了一番。

如今,越來越多的民眾看到真相後,對李洪志大師充滿了敬意,他們說:「法輪功了不起,法輪功的師父更了不起!」◇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