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人民出逃又一樁 撫今追昔同一嘆

?"
中國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戲劇性擺脫中共公安的長期軟禁,最終於5月19日踏上美國,整個過程受到全球各大媒體的密切關注及追蹤報導。圖為5月19日陳光誠(中)到達紐約大學與媒體見面。(Getty Images)

中國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終於在5月19日踏上美國國土,整個過程受到全球各大媒體的密切關注及追蹤。國際專家因此仔細檢驗中國今昔政治避難事件,發覺中國民主呼聲雖高,但中共當局仍強力嚴控自由訊息的流通,人權狀況並未改善。

文 ◎ 吳達編譯

美國著名期刊《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在5月10日發表「國際援救委員會」(International Rescue Committee) 資深顧問安娜‧胡薩爾斯卡(Anna Husarska)的文章〈尋求政治庇護者,以前和現在〉(Asylum Seekers, Then and Now)。作者表示,極權國家善於製造「庇護者」,且其數量依其暴政程度而定,越殘暴的國家,就有越多的人民想要逃離極權體制。

文章說,中國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戲劇性擺脫中共公安的長期軟禁,最終於5月19日踏上美國,整個過程受到全球各大媒體的密切關注及追蹤報導。在此期間在美國也上演一場較不為人注目的政治庇護事件──4月底,2名古巴演員在隨團前往紐約參加電影節的途中,在美國邁阿密脫隊尋求政治庇護。

極權國家對待異議份子的手段不盡相同

極權國家對待政治異議份子的手段不盡相同,某些獨裁者容許政治對手出境,期望「甩掉包袱」、眼不見為淨。例如緬甸統治者一年前巴不得政治對手昂山素季儘早離開該國,但未能成功,現在她已當選為國會議員,在國會推動民主改革。

也有一些極權國家竭力防止異議份子出逃到國外,拒絕發給他們旅行文件,以免他們在國外宣揚反抗言論,與內部的反對人士來個裡應外合。過去的蘇聯即是如此,嚴禁異議份子出逃,但蘇聯領導人後來發現將異議份子留在國內,可能要付出更大的政治代價。

大多數極權國家以送入監獄或監視軟禁的方式,防範異議份子出逃。在此情況下,異議份子只好想辦法逃到最近的各國大使館、領事館、文化中心或任何《維也納公約》規定的「不可侵犯」的處所。

陳光誠出逃事件 國際矚目

中國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今年4月22日在支持者的幫助下,躲過中共公安監視人員,逃離山東省東師古村的住家,進入北京美國大使館。六天後美中達成協議,依陳光誠意願讓他留在中國並進修法學課程。隨後在美國官員的陪同下,陳光誠離開大使館到醫院治療腳傷。不久,西方媒體大量報導陳光誠是被迫離開大使館,並質疑美國過於草率,未給予陳光誠一家適當的保護。陳光誠亦告訴媒體家人安危遭受威脅,中共未遵守協議,呼籲美國幫助他與家人離開中國。在輿論的支援下,陳光誠全家於5月19日抵達美國。

中共利用異議份子交換政經利益

美國民間組織「中國人權」(Human Rights In China) 的執行主任譚競嫦(Sharon K. Hom)女士也在《外交事務》發表文章回顧從六四到今日的尋求政治庇護者,陳光誠並不是在中國選擇出逃大使館的第一例。1989年6月5日,天安門血腥大屠殺的次日,當時被中共指為學生抗議的幕後指使者、中國知名天體物理學家方勵之偕其妻李淑賢,逃入美國大使館尋求庇護。不同的是,方勵之夫婦在美國大使館的地下室待了1年多,才離開中國到美國度過22年的流亡生活。

對照過去,中共現在針對異議份子出逃要求庇護的處理方式已有顯著的不同。在天安門大屠殺事件後,方勵之及學生領袖(如王丹)只能選擇遭中共拘禁或流亡等方式。到了1990年代中共利用釋放被其拘禁的異議份子,作為與他國交換貿易或政治利益的籌碼,例如1992年及1993年為了要求美國維持其最惠國待遇,中共同意釋放工會領袖韓東方及政治異議份子劉青;1998年同意釋放民運領袖王丹以施壓美國在聯合國撤回譴責中共違反人權的決議文。

中共違反國際公約 網路民主呼聲高

今天中國在全球的地位已不同,不僅為世貿組織成員國,也是各國政府包括美國的主要債權國。此外,獲得美國授予永久正常貿易關係(PNTR),批准多項國際人權公約,包括保護婦女、兒童及少數種族的公約。不過,中共並未遵行國際公約,對於反對意見及信息的自由流通,仍是嚴加控制,不信任自己的人民。因此,中國境內的維權律師及異議份子仍必須面對中共施加的監視、騷擾、暴力、非法監禁、迫害、或非法指控等。今年4月12日新進律師還被要求發誓效忠黨的領導人。

文章說,拜網際網路發達之賜,中國網民快速成長,2012年3月網民數量已達5億人,持有手機人數達10億人,其中近1/5是使用智慧手機,微博(Weibo,中國的推特版)的線上登錄人數超過3億人。微博的使用者在線上討論的話題涵蓋很廣,包括貪腐醜聞、重大交通事故、環境污染、房市、土地爭議、非法事件等。

中共雖然建立了金盾工程防火牆,但仍阻不住網民上傳信息。以陳光誠事件為例,中共或許可以用威脅及暴力的手段,阻止陳的支持者支援陳光誠,但卻無法阻止陳光誠自己在互聯網上傳他與家人遭到中共迫害的影音檔案。

文章最後提出忠告,中國的未來取決於領導人是否充分還權於民,成為真正的民主國家,如此才不會屢屢出現讓中共領導人顏面無光的人民出逃事件。◇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