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重慶注資:中共政治生命完結

?"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Aiken

龍年進入仲夏,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中國經濟形勢正在加速惡化。即便在歐美強大的壓力下,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已回落至去年底以來5個多月的新低,金融市場對人民幣升值的預期,已悄然發生轉變。中國大陸經營環境惡化之中,大批臺商紛紛賣地賣廠,演出了一場撤退的大逃亡。回想臺資蜂擁至進入大陸的情景,好像就在昨天。業內人士估計,未來兩、三個月的窗口內,許多中國企業的資金鏈,恐怕都很難支撐、挺過這關鍵的階段。

中共血債派心驚肉跳

頗能令中共血債派心驚肉跳的,是美國政府智囊、中國問題專家如李侃如(Kenneth Lieberthal)等人都認為,給中共內部健康力量留出的時間不多了,美國政府也越來越變得不耐煩。這些人覺得,如果中共領導層無法控制目前的政治和經濟亂局,美國「肯定會支持可能冒起的要求開放和民主的新政治力量」。六四事件時,美國政府的立場贏得了民心和國際社會的尊敬,但可惜該立場在中共的銀彈攻擊下沒能持續太久。今天,歷史的機會又一次來臨了。

企業資金鏈斷裂怵目驚心,政府資金鏈的斷裂則更加驚心動魄。5月上旬,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剛剛與重慶市政府簽署合作備忘錄,繼續注入新的資金;5月中旬, 重慶市政府又與30家中央直屬大型企業,包括中石油集團、中石化集團、中國兵器裝備集團、中國船舶重工集團和中國建設銀行等簽訂了72個項目,投資總額 3500億元。重慶官方承認,這是自1949年以來重慶最大的一次企業集中簽約。

紅朝「集中簽約」的不良癖好

紅朝冠蓋好像特別喜歡這種「集中簽約」的做法,也特別喜歡在領導人出訪時來這麼一手。「集中簽約」轟轟烈烈,排場十足,領導人過足了成功的癮和顯示的慾望,能拿出君臨天下、捨我其誰的姿態,以顯示自身的權力和可控制的錢財。紅朝大員沒能想到的是,他們在從事一種最愚蠢、最冤大頭、最被對手恥笑的舉動。什麼時候中國領導人能像西方政治家那樣,以出席本國企業銷售成功、簽下巨額產品推銷合同為榮,中國才會離正常的公民社會近一些。

「集中簽約」是商業企業中最不可思議的蠢事,這種政治性的投資不是中共中央送給重慶政府的禮物,也不是理性的經濟行為,而是因為重慶經濟惡化、資金鏈的斷裂已經迫在眉睫甚至已經發生。一個石油項目和一個電訊項目,可行性研究都需要許多年,正好同一天發現需要在重慶投資,顯然是不可能的。一個兵器裝備的投資和船舶的建設,也居然同時發現需要在重慶動工,並與石油和電訊項目同步,就更滑稽了。好大喜功的紅朝,顯然不知道他們的舉動為國際社會所恥笑,反而樂此不疲,突顯中國人的悲哀。
 


重慶資金鏈斷裂預示著什麼呢?恐怕是中共政治生命的完結。圖為重慶武隆縣武隆山上刻畫的飛龍。(Getty Images)


但肉食者之鄙,其實不是人們應該關心的最重要的事情,因為人被權力薰陶過度時,這類舉動在當權者自己看來,是天經地義的。中國百姓應該憂心的是,重慶注資反映的是更大的危險,其中甚至可能有驚天的陰謀。可以預計的是,重慶經濟顯然出了非常大的問題,有巨大的窟窿,需要這些央企去急急忙忙的填補。當中央政府需要把石油、電訊、兵器、船舶等企業與國家專業銀行糾集在一起時,人們可以判斷,國有銀行的資金供給肯定不足,領導人需要央求現金豐裕的國企解囊相助。至於投資項目是否經過詳盡的可行性研究,是否能得到足夠的投資回報,重慶是否是投資項目最佳的地點,這都不重要。紅朝急於填補資金缺口的緊迫感,已遠遠超出了飢不擇食、病急亂投醫的地步。

重慶經濟出現的巨大窟窿,顯然跟薄王事件有密切聯繫。當年薄熙來在位時,為給自己的政績添彩,用了各種辦法,延請了很多臺灣企業到重慶投資。薄氏對臺灣富商大賈開出的條件、做出的許諾、批給的土地和稅務上的優惠,只有臺商自己知道,因為人們不太可能到囚禁薄熙來的地方去跟他核實。薄熙來垮臺時,眾多臺商如喪考妣式的反應,正好說明了(大陸)官(和臺灣)商的勾結,到了多麼深刻的程度。人們應該記得,因為富士康工人跳樓,重慶為了幫助富士康,居然在廠區外建了宿舍樓,告訴富士康只要跳樓不在廠區之內,臺灣人就不必擔心。

薄熙來垮臺,舊主人不在了,人治國家的劣處就展現無遺。承諾的優惠條件肯定沒什麼著落,投資項目也就很難賺得了錢。最為明智的做法,就是揮刀斷臂、自殘止血。文首提到的臺商紛紛賣地賣廠、演出撤退逃亡的一幕,就是這時展現的。

重慶窟窿的政經後果

臺灣和外企資本撤出,重慶眾多大項目和工程必然中止或下馬,大批工人失業的前景,是重慶和中央領導人的共同夢魘。資金鏈斷裂,馬上就會影響到整個重慶的經濟。但由國有大企業填補重慶這個無底洞,注定是會失敗的。盲目投資最後的惡果,可能不出一、兩年人們就會看到。

中國總理5月底在武漢召開六省經濟形勢座談會,表明中國經濟的問題已經開始蔓延。重慶大規模緊急注資所反應的現實,有人認為是「三駕馬車失靈」。但三駕馬車至少半年前就已經失靈了。中國經濟的出口、投資和消費都未能刺激經濟的成長。中共當前在經濟和政治上的虛弱,為歷史上所僅見。中共黨媒一篇警告中國經濟大蕭條的文章,在大陸立即遭到封殺,網友們都說紅朝 「弱不禁風、杯弓蛇影。」

重慶的「唱紅打黑」,也算一語成讖,真給它說著了。「唱紅」唱出了重慶財政上的紅字(赤字),「打黑」則打倒了一批中共自己的貪官、黑官和邪惡黑幫勢力。重慶政治是中國政治的焦點和縮影,重慶經濟也是中國經濟的聚焦和縮影。重慶政治葬送了王薄周的政治生命,重慶經濟如今不得不由全中國人民來買單。但是,中國經濟作為重慶經濟的放大和翻版,如今的崩潰能由誰來買單?指望全世界來買單?世界各國都自顧不暇。走投無路之際,中國經濟問題最後的解決,恐怕要由共產黨政治生命的完結來給予滿足。◇
 

您也許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