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紀元周刊|和您攜手,共同走進新的紀元

西方人眼中的烏托邦——康熙盛世

?"
因幼失恃怙,清聖祖康熙皇帝由祖母孝莊太皇太后撫育長大。圖為:〈孝莊文皇后常服像〉局部。(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當康熙大帝開創出滿清盛世之時,歐洲也出現了法王路易十四王朝。

是天意?是偶然?在這完美的時間點,西方人得以親炙東方的幸福夢土,於是,東西方開始進行了一場完美的神傳文化交流……

「歷史沒有偶然」,古之智者賢人知道從歷史中尋找規律、汲取教訓,於是我們可以思考:為何就在距離我們不算長的三百多年前,中國能夠出現一個「康熙盛世」?而且就在這中華帝國盛大巨偉的時刻,復有北方的彼得大帝、西方的路易十四遙相呼應?

康熙王朝是當時全世界人口最多、經濟實力最強、也是軍力最盛、國土最廣的國家。滿清入關,並未破壞五千文明底蘊,相反,康熙以滿腔熱情擁抱中華文化,以其所有的智慧、全副的精力,勤勤懇懇的埋首經營,使這廣大的帝國物產豐饒,社會祥和穩定,人民普遍幸福安樂、道德高尚。

方值此時,西方吹起了「中國風」,傳教士們生動地描述了他們所看到的中國,這是西方人從未能夢見的烏托邦——如天堂般的樂土,不可思議的出現在與他們同處的時空中,他們饑渴的汲取、大量翻譯中國古典,諸如《論語》、《中庸》、《易經》、《孝經》等……

那麼西方傳教士這時看到的是怎樣的烏托邦?康熙又將這廣袤的疆域建構成如何的盛世榮景呢?

髫齡天子 天意選擇

清聖祖康熙皇帝是清朝入關後的第二位君王,姓愛新覺羅,名玄燁。清順治十一年三月十八日(西元1654年5月4日)誕生。康熙八歲即位,根據傳教士湯若望的回憶,康熙能獲長輩垂青,很大原因是他已出過天花,天花在當時是很可怕的疾病,能夠活下來都不容易,康熙能在惡疾下存活,即表示已經免疫,未來不必很快面臨皇位繼承問題,因此是最理想的皇位繼承人,可見這是天意的選擇。

康熙大帝的養成

因幼失恃怙,康熙由祖母孝莊太皇太后撫育長大。孝莊是蒙古人,母親佟佳氏是漢人,因此康熙身上融合了滿、漢、蒙的血液,這似乎也預視了康熙寬大的包容力。

孝莊太皇太后的教育深刻影響了康熙,他經常回憶起祖母的諄諄教誨,生活起居、行住坐臥都謹守規矩,甚至與家人閒暇談笑也都「儼然端坐」。同時孝莊也提醒康熙,要做一個稱職的君王,首先得端正自己,要正直廉潔、堂堂正正、胸懷廣闊、嚴以律己,康熙都謹記在心,並認真實踐。

孝莊鼓勵康熙多讀書,康熙也真是嗜書如命,只要手持書卷便孜孜不倦,祖母曾心疼地說他貴為天子,可是一讀起書來,「卻像書生趕考一樣苦讀」。發自內心的喜愛讀書,並且律己甚嚴,所以後來康熙也要求皇子讀書,要讀滿120遍,背誦120遍,因為他小時候就這麼讀過來的。

孝莊告訴康熙「祖宗騎射開基,武備不可弛」,因此騎射也像讀書一樣,排課程天天練習。這使康熙自幼練就一身騎射武藝,身強體健,曾經射得135隻老虎、一天獵下300多隻兔子,是唯一親上戰場且武功最盛的清朝皇帝。

康熙有個令人佩服的特點,即做任何事都認真用心,並持之以恆。從親政至駕崩的55年間,康熙堅持每日御門聽政,已屬不易,而身為一個日理萬機、勤於問政的皇帝,康熙幾乎是一有空閒就寫毛筆字,維持每天書寫千字的自我要求,實難能可貴。


康熙行書(新紀元資料室)

康熙對撫育他成長的孝莊極為孝敬,每日早晚探視,一日不輟,只要能夠見到祖母、跟祖母聊上天,心中便感到無比雀躍。康熙曾數十次奉孝莊出遊,每回必定扶祖母上輦,並在旁護輦,直步行出紫禁城才上馬隨行,回程時亦然,山路崎嶇時亦然。幾次陪孝莊前往山中溫泉療養,路程艱難,但只要看到祖母身心舒適的神情,康熙就會無限欣慰。直到孝莊76歲病危之際,康熙跪地哭泣,祈求上天聽到他的呼求:「請減己算,為聖祖母延年。」然而終是無力回天。

鞏固江山 勇敢果斷

其實能夠匡持正義、打擊邪惡,正是一位君王能為人民帶來幸福的重要保證。康熙是清朝武功最盛的皇帝,他於十六歲時就以智慧擊敗輔臣鰲拜;二十歲時即以過人的膽識與勇氣,堅決撤除藩鎮,而後堅毅鎮靜地平定了為時八年的三藩之亂;之後更收復臺灣,擴大南疆;訂定尼布楚條約,令北方邊境和平;擊敗準噶爾和噶爾丹,為西疆帶來穩定,並實心經營西藏,使中國版圖奠定、民族融合、社會安定。

在此有兩件事值得一提:以擊退鰲拜來說,康熙雖然貴為皇帝,但當時卻只是個十五歲大的少年天子,而鰲拜是三朝重臣,旗下有二十多位軍政大臣,當時的實權其實是掌握在鰲拜之手。然而智慧的康熙深知鰲拜的殘暴跋扈,如不能取回實權,人民也無法安定幸福,因此康熙很聰明的組成了一個摔跤營,乍看只是滿足了年輕人切磋武藝的興趣,其實質卻是在訓練一批貼心的侍衛,保衛自己,也避開鰲拜勢力的掌控。因為有了這批勇士,加上皇帝支開鰲拜的親信,終於在康熙八年(1669年)召命鰲拜進宮、由勇士們將之拿下。這個原本看來牢不可破的巨大惡勢力,就在一瞬間被解體了。

而在平定三藩的過程中,康熙也展現了其獨特的人格風骨。當康熙決定平三藩時,吳三桂也憤而起兵反抗,一時全國抗清聲浪蜂起。滿清臣僚多被吳三桂的氣勢震懾,大學士索額圖甚至力主「前議三藩當遷者,皆宜正以國法」,也就是要皇帝殺主張撤藩的臣子以謝罪,再與吳三桂談和。

歷史上這類事件發生時,許多皇帝都選擇殺諫臣以平眾怒,如漢景帝殺晁錯、唐中宗罪上官儀等,都是皇帝諉過自保的例證。但康熙完全不是這樣的思維,他堅定表明撤藩,表明完全是自己的主張,所有責任願意一肩扛起。康熙的果敢堅毅與承擔大任的胸襟,都使他顯出了史上難得一見的聖王氣度。

康熙盛世圖景

法國傳教士白晉在其著作《康熙皇帝》中對康熙有如下的描述:「他是我作夢也未曾見過的偉大人物,他有高尚的人格、非凡的智慧,更具有與帝王相稱的坦蕩胸懷,他治民修身同樣嚴謹,受到本國人民和鄰國人民的崇敬;從其宏偉的業績來看,他不僅威名顯赫,而且是位實力雄厚、德高望重的帝王。……簡言之,這位皇帝具有作為英明君主的雄才大略……恐怕也可以說,他是自古以來,統治天下的帝王中最為聖明的君主!」一位法國人與康熙相處了一段時間,寫出如此發自內心、深刻推崇的至高評價。

康熙晚年確實受到了人民真心的擁戴:在「康熙南巡圖」、「萬壽盛典圖」和「康熙六旬萬壽慶典圖」中,我們看到了天朝聖景:繁華的街道張燈結彩,家家戶戶安居樂業,還看到了百姓們快樂自在的神情。康熙所到之處萬民簇擁,對皇帝真心感謝沿途跪拜,而且還出現了行書字體的大型排字:「天子萬年」……一切景象是如此的歡欣鼓舞、充滿活力、物資豐盈、幸福安樂,果真宛若置身無憂無慮的天堂般美好。


康熙〈萬壽盛典圖初集〉卷四十二,慶祝.圖畫。(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康熙六旬萬壽慶典圖卷(第二卷),康熙乘轎。(北京故宮博物院藏)

康熙對於民生極度重視。孝莊太皇太后曾經問過康熙的願望與志向,康熙回答:「惟願天下乂安,生民樂業,共享太平之福。」《清宮述聞》,在《清聖祖實錄》中康熙也說:「民為邦本,必使家給人足,安生樂業,方可稱太平之治。」


「天子萬年」行書排字。(新紀元資料室)

康熙在位期間採取重農政策,下令鐫刻印製「御製耕織圖」發予民眾,可見其體貼人民的用心。此外他竭盡所能照顧民生,深恐人民生活沉重,經常提及「念民力惟艱,國儲至重」,於是康熙不僅不敢多花人民一分錢,還不斷減免賦稅,有各省輪流免稅的「輪免」,又有「普免」、「蠲免」等利民政策。他對於人民的教育、人才的培育也極重視,並且深怕人才未能被發掘,正如康熙在山林間發現了松花石適合製硯一般,在《聖祖仁皇帝御製文二集》〈製硯說〉中他說:「朕御極以來,恆念山林藪澤必有隱伏沉淪之士,屢詔徵求,多方甄錄,用期野無遺佚,庶愜愛育人材之意。」這裡我們看到了康熙皇帝懇切愛民的「惓惓此心」。

  
焦秉貞(畫)朱圭(鐫刻)〈御製耕織圖〉。(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聖祖仁皇帝御製文二集〉卷三十〈製硯說〉。(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康熙,松花石雙鳳硯(附嵌玻璃、魚化石硯盒)。(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值得一提的,更是康熙皇帝對西方文明開放的態度與學習的精神,這在中國歷史的皇帝中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康熙十七年(1678),南懷仁寫信希望能召集到更多懂數學天文知識的耶穌會傳教士前來,於是在宮廷中,每日破曉時,幾位傳教士們以滿語教授康熙皇帝天文、數學等知識,幾乎是一日不輟。從現存清宮藏品中的望遠鏡、量角器、象限儀、簡平星盤儀等觀測儀器,可以想像當時的康熙積極學習的神情,這不僅展現了其開闊的胸襟與實事求是的態度,也是劃時代的重大突破。


簡平星盤儀(新紀元資料室)

康熙時代的藝術也極有特色,因為康熙本身十分務實,極具實驗精神,故在藝術上也呈現此一風貌。例如葫蘆器,這是一種成功率極低的製作,且充滿實驗性,必須配合天時地利,而康熙時期卻能將葫蘆形塑得如此完美,可見其模具必定極為細緻,並且工匠定是相當耐心和用心。而在繪畫上,此時已融合西方藝術技術,運用了西洋的透視法(線法畫),並能以明暗陰影畫出立體效果。在松花硯的表現上強調協調性,以不同顏色的松花石互為搭配,或綠或棕,或配上玻璃、嵌上喀爾沁的魚化石,表現一種獨特的美感。琺瑯器的成就更是十分亮眼,採用多種坯體製作,計有銅胎、金胎、瓷胎、宜興紫砂胎與玻璃胎,目的也是為了實驗出不同胚體的製作效果,設計上採用多視角以求變化,如「銅胎畫琺瑯菊花方壺」;此外尚有許多獨創的設計,其中「銅胎畫琺瑯花卉方盤」就令人萬分驚豔……在中國古代,這樣的設計大概也只有在喜愛數學的康熙朝,才能出現如此絕品。

 
銅胎畫琺瑯花卉方盤,器底。(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康熙,壺盧番蓮紋瓶。(國立故宮博物院藏)

天意巧安排--東西神傳文化完美交會

馬可波羅時代,歐洲對中國的印象還停留在物質層面——絲綢、陶瓷等的進口;但時代推移至此,中國對西方的影響已進入更為核心的文化思想層面了。

當時,傳教士大量翻譯中國儒道經典,並進一步介紹中國的政治社會,使西方啟蒙運動的思想家們對中國有了更深刻的認識。他們對中國的「開明君主」制度十分嚮往,認為由一群經過國家考試選拔出的官員來治理地方,比起歐洲由封建貴族主掌一切來得更加理想,他們對於中國的諫官、科舉制度,重農、教育、水利等政策都十分推崇,因此建議改為中國的政治制度,甚至連文字都希望能改為如中國的象形文字‥‥‥

能在此時大量翻譯思想經典,從而更深層的影響歐洲,其實是得力於滿語文的中介。從文化交流的角度來看,學習漢語的困難度,絕對會影響思想交流的深度與速度,傳教士們就經常在書信中提到學習漢語文的感想:有傳教士表示學習漢語的經驗,使其「萬分驚懼」;亦有如晁俊秀神父直言漢語過於艱澀難學,可以保證漢語和世界上任何語言都無一絲相似處。而滿文是十七世紀初新興的文字,是清太祖努爾哈赤命人依據老蒙文創造的,爾後皇太極命人在原滿文旁加置圈點,進一步完善滿文的形式。滿文為拼音文字,西方語文也是拼音文字系統,因此學習滿語文相較於漢語文容易得多,因為有滿語文為中介,這才大大的加速了傳教士與清朝人彼此的認識,更重要的是,因此才加速了傳教士翻譯中國傳統經典傳入西方,真正刺激西方人的思維,紮實影響了歐洲的啟蒙運動。

更確切的說,如果中國當時還是漢人統治的天下,沒有中介語文的出現,無法快速翻譯思想性的經典,這場中西文化交流,也許就無法衝撞出這般亮眼的火花,造就出如此深遠的影響。

筆者以為在往早推都不能促成東西方如此完美的交集:明代政治黑暗期較長,且是漢語文主掌的世界,學習難度同樣存在,雖然第一個來華的耶穌會士羅明堅在1593年於歐洲出版了《大學》的片斷翻譯,而晚明傳教士利瑪竇也已翻譯《論語》,但那只是粗略簡單的翻譯成拉丁文,並未擴及其他語種。元代雖有同樣是拼音文字的蒙古文,然而歐洲當時正處中古世紀的黑暗時代,文藝復興時代尚未來臨,連自身文化的精髓尚未熟悉,更遑論學習東方。

而在清初那樣的時間點,歐洲出現了興盛時代——法王路易十四在位時期,西方文明發展的程度已達一定水準。此時藉由康熙建構一個幾近完美、體制完善、物資豐富的幸福樂土,並擁有一顆可以包容天下人的心,讓西方相信中國古老文明的智慧同樣能為他們帶來幸福,理想的王國同樣能在歐洲實現;然後再有一個易學的語文——滿文為中介,讓西方能有序而自在的翻譯中國古代重要思想典籍,並能快速吸收,那些是神傳文化的精華,人類道德的規範,人與宇宙和諧的法則,是人類文明高度發展的智慧結晶,社會長治久安的穩定基石。

另一方面,藉由交流的機會,也讓中國汲取西方的音樂樂理、美術技法、天文知識、數學方法……如是和諧的交往學習,那將會是東西方神傳文化的完美交會;若再加上北方彼得大帝的積極融合,也許就不會讓蘇俄成為日後共產主義發展的溫床,一個真正美好、豐富多元、彼此友善包容的人類世界將於焉展現。然而這一切的「可能」,都在雍正繼位、宣布禁教,並進一步閉關自守後,嘎然而止!

山雨欲來

康熙事親至孝,然而他從小看著成長、寄予無限期望的皇儲--二阿哥胤礽卻是不孝之人。康熙一直不解,為何兒時乖巧聰慧的孩子,長大後會變得如此乖戾。在萬般無奈下,康熙做了廢太子的決定,但這個決定卻讓康熙無法承受,甚至「痛哭仆地」,從此他的健康便如江河日下,一蹶不起。但仁慈善良的康熙對人總是懷抱希望,總期待犯錯者能改正、一再給其機會,因此對廢太子胤礽的決定,康熙很快就後悔了,想再給機會,於是再立其為太子,觀察之後發現還是不行,只好再廢。這樣的歷程已使康熙萬分糾結,卻又發現眾多皇子為了得到太子之位,用盡心機、結黨互鬥,這讓康熙的心都快碎了。

康熙自年少開始一路過關斬將,憑藉著他過人的智慧勇氣和毅力,為百姓開闢了一片樂土,造就了人人稱頌的「康熙盛世」,然而面對自己最親近的人之間一道道難以跨越的鴻溝,卻有著強烈的無力感。

隋文帝楊堅相傳被自己的兒子楊廣所殺;「燭影斧聲」的傳說也暗示了宋太祖趙匡胤是被其弟趙匡義殺害。老年的康熙竟然要擔心自己不知哪一天將要被自己的親人害死!也就在這巨大的無奈下,給了皇四子胤禛圖謀不軌的間隙,於是果真應驗了康熙原先的擔憂,在極度悲涼、非自然的情況下,溘然離世。

雍正將中國的大門關上,神州終於遺世而獨立了‥‥‥直到西人拿著榔頭,硬是把大門撬開,東西方態勢瞬間逆轉。宛如「秀才遇到兵」,擁有博大精深五千文明的中國人,其自信的失落,一點一滴,自此伊始;人類文明史上璀璨光亮、高度成熟、人與宇宙和諧的思想智慧之捐棄,一點一滴,自此伊始;於是,人類將面臨的末世巨難,亦一點一滴,自此伊始。……所幸,「歷史沒有偶然」--時間的巨輪推轉至今,或許正是逆轉的契機!在西方科技文明山窮水盡、共產無神論使人失去判準的此刻,這個曾是西方人極力推崇效仿的烏托邦--有著深邃文化底蘊、社會安定繁榮、人民道德高尚的康熙盛世,也許已為人們面對未來,敞開了一道寬廣的門徑,提舉起一盞指路的明燈!◇
 

 

您也許會喜歡